《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5章來者不善


    金藏站在屋簷下,自己這兩天躺著的“病房”外麵,原來是個不大的院子,四四方方,但是假山修竹,做得還挺精致。

    前兩天下下來的雪已經融化得差不多了。

    屋有炭盆,走到外麵,才真切感到正月的寒冷。

    更何況雪後初晴,這寒冷更加肆無忌憚,侵入骨髓。

    幸好有鍾離英倩給的皮襖子,還不至於太冷。

    金藏摸著服帖柔軟的羊皮襖子,說:“這不錯,比羽絨服都強。”

    鍾離英倩卻說:“咦,你這忘性,連自己的衣服都不認得了麼?”

    “這皮衣還是我自己的?我不是個太常的樂工嗎?哪兒來的錢?”

    “樂工的月俸雖然不多,皮襖子也不算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如何就買不起了?在長安,若不真是窮得叮當作響了,哪家沒件禦寒的羊皮襖子呢?”

    “我靠,唐朝人果然都是土豪……”金藏嘀咕著,“這皮襖少說也得好幾千塊人民幣……”

    他剛說完,鍾離英倩立刻緊張地捂住了他的嘴:“你剛從禦使台死逃生,這麼又想回去了麼?”

    金藏還沒反應過來,被鍾離英倩捂住的嘴還“頑強”地發出著聲音:“我說了什麼了?”

    “現在是大周朝!”

    金藏一聽,才反應過來,雖然在曆史課本,不把武則天這個大周朝單獨算個朝代,並在唐朝,但是在這會兒,說這話,絕對是犯了最大的****了。

    鍾離英倩還在小聲說著,“雖然皇上饒了你們,但是這到處都是來俊臣的耳目,隻要被他們發現,告密了去,下次可不見得這麼運氣了!”

    來俊臣?!就算金藏再不熟悉唐朝的曆史,這個人的名字也不可能不知道,這可是武則天時期有名的酷吏。

    落在他手,比直接落在武則天手更慘。

    原來自己穿越過來這會兒,這家夥還活著。

    而且聽鍾離英倩剛說話的口氣,說“再落在他手。”

    看起來,自己之前就是被他逼得自殘的。

    這麼一想,不由得後脊一陣發涼,原來,自己在這兒,還有這麼個難對付的敵人。

    看著不再說話的金藏,鍾離英倩把手放了下來,

    “另外,你剛說的土豪又是何意?難道是你們胡人對我們中原人的一種稱呼麼?”鍾離英倩不解地說。

    “胡人?你說我是個胡人?”金藏又得到了一個意外的信息,他模模糊糊地回憶起,自己剛醒過來,那群太醫署的人說什麼“夫人、夫人”的,這些天,還奇怪沒見有什麼夫人出現,敢情是他們“官話”,其實說的是“胡人”?

    金藏腦子轉得,想到很多年後的安史之亂,那個罪魁禍首安祿山就是個胡人,自己現在叫安金藏,所以是個胡人,也在情理之中。

    從醒來到現在,他還沒看到過自己的長相,“胡人……”他喃喃著,摸了一下自己的臉,似乎五官的確深邃了不少。

    “這兒有鏡子嗎?”按金藏問鍾離英倩。

    “太醫署不用鏡子,你們樂坊倒是有不少,你個大男人這會兒要鏡子做什麼?”鍾離英倩說話柔聲細語的。

    聽到這句話的金藏已經有點奇怪了:“什麼叫我個大男人?難道你不是麼?”

    金藏說出這句話,憑著長年做婦女工作的敏銳,仔細看了下眼前這個斯文的小太醫,細皮嫩肉的不說,這小身板兒還真不像個男人。

    金藏覺得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想到那種女扮男裝進宮的各種故事,壓低了聲音說:“難道你是個姑娘兒?”

    本來以為鍾離英倩會矢口否認,沒想到她反而理所當然地說:“你才看出來麼?”

    “啊?你穿成這樣,又是個太醫,我當然以為你是男的。”

    “都是什麼世代了,你這個胡人竟然比我們漢人更加迂腐,現在女官又不是我一個,穿這樣的,在宮中也比比皆是,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都說在唐朝婦女地位比較高,看來還真是……”

    “你又來了!”鍾離英倩緊張地提醒著。

    “哦哦,對對,是大周……”金藏忙不迭改口。

    正說著,站在金藏邊上的鍾離英倩忽然拉了拉金藏的衣袖。

    “嗯?怎麼了?”

    ”那人過來了……”鍾離英倩看著院子的對麵。金藏能感覺到她的緊張。

    這種緊張,和之前見到武則天時候是不同的,這麵,除了害怕,還有厭惡。

    迎麵走來的這個人,頭上裹著黑色頭,穿著紅色袍子。

    這人看起來四十出頭,顴骨很高,兩頰凹陷,和他這兩天看到的普遍比較豐腴的長相大相徑庭。

    俗話說;麵無二兩肉,相交不到頭。

    一看就來者不善。

    再加上鍾離英倩的態度,金藏已經基本猜出來這個人是誰了。

    “聽說安壯士已經能下床走動了,特來慰問下。”他走到安金藏的麵前,用鬣狗般的雙眼打量著他。

    這種眼神,仿佛在他看所有人之前都有一種預設,那就是這個人肯定是有問題的。

    這種眼神看得安金藏很不舒服,即便在機關待了近十年了,他依然不喜歡被人用評判的眼光審視。

    對於現在對著他的這個人,即便現在的金藏毫無印象可言,但是仿佛他的這副身體都還記得他。

    金藏覺得,自己身上每個細胞都在抗拒著這個人。

    一種生理上的排斥。

    “消息聽靈通的麼,我這才從屋出來五分鍾,你就知道了?”金藏沒好氣地說。

    “五分鍾?何意?”麵對金藏的傲慢態度,來俊臣竟然沒生氣。

    金藏看著他,心想,也是,他每天估計會被人多人罵吧,如果他在乎別人對他的態度,就不會成為“遺臭萬年”的酷吏了。

    但是,金藏知道,越是這種人,越是要小心,他們從不正麵和你發生衝突,但是,等你一轉身,就會在背上插上致命的一刀,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還得留著命回到2017年的北京繼續當他的公務員呢。

    想到這,金藏忍著脾氣,克製地問:“大人屈尊來見我這個小小的樂工有什麼事?”

    他對麵的來俊臣,一聽,笑了……

    

Snap Time:2018-06-20 09:41:05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