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全文閱讀

作者:葉家廢人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最新章節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最新章節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新的身體(18-04-25)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喂蛋(18-04-25)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靈瀾界的轟動(18-04-25)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一招敗宗師


    墨先生的幽魂白骨幡,是用人的陰魂和屍體煉製的。

    至於這些人是不是墨先生殺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這種可能性極大。

    那些被殺的人,在臨死之前,都受到了極大的折磨,產生了極大的怨氣。

    在死後,他們的魂魄依舊被囚禁在白骨之中,煉化在幡麵,每日受陰火焚燒的痛楚。

    這種苦痛,逐漸的消磨了人性的最後一點靈光,讓所有的冤魂,都變成了隻有獸性的魔鬼,唯一的一點意識,就是吞噬掉周圍的一切活物。

    墨先生靠著這個殘缺的幽魂白骨幡,縱橫嶺南,被尊稱為一代術法大師,享受十幾個大家族的供奉,威風無比。

    然而這無往而不利的幽魂白骨幡,今天在葉錯的金劍之下,釋放出來的黑霧,如同一匹黑布被瞬間撕裂,無數的冤魂被直接斬成兩半。

    葉錯手中的金劍,純粹是真元所化,蘊含著殺戮法則,縱然冤魂不是生命體,但隻要屬於葉錯的敵人,就會被殺戮。

    金劍巨大無比,足足十幾米長,比葉錯還要高好幾倍,像是一個小螞蟻拿著一把巨劍一樣。

    一劍斬下來,無數的鬼魂嚎哭,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金光如同閃電,隻是一瞬間,就到了墨先生的麵前。

    仿佛晴天霹靂,一道金光從葉錯的手中延伸出去,在空中如開天巨斧一般,撕裂空間,轟地一聲斬在黑霧上。

    那團黑霧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被直接劈開。

    然後金光去勢不減,一直朝著墨先生斬去,轟隆一聲巨響,無數的黑煙升起,周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了。

    “啊!”

    墨先生慘叫了一聲,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手中的幽魂白骨幡,直接被斬成一塊破布,十分奇怪的是,那一塊布,原本是平麵的,但是此時卻源源不斷的從麵,滾出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頭骨。

    大的有籃球那麼大,小的隻有拳頭大小,但都是人的腦袋的頭骨,一個個在地上滾動,哢噠哢噠的張嘴咬來咬去,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但是這些人頭還沒咬到人嗎,就被四溢的金光,直接碾壓成齏粉,一股無形的氣浪,如同一個透明的肥皂泡一樣,朝著四麵八方散開,整個賭場大廳的窗戶玻璃全部被當場震碎,賭桌東倒西歪。

    大廳內仿佛台風過境,被肆虐的一片狼藉。

    地麵上,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出現了一條半米深的溝壑,露出破碎的水泥混凝土和折斷的鋼筋。

    墨先生身上的衣服都被撕裂成了一堆爛布片,他捂著襠部,驚恐的看著葉錯:“高手……啊不,大師……啊不,前輩大人,我錯了!小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您老高抬貴手,饒了我這糟老頭子吧!”

    葉錯冷哼了一聲,往前跨出一步,整個大樓都是一晃,淡淡地道:“你要和我聊聊?”

    “不!不敢!前輩大人,您來去縱橫,晚輩不敢在你麵前多言!”

    葉錯再往前跨出一步,周圍的窗戶玻璃儀器破碎:“你說我出老千?”

    “沒有沒有!前被大人,這天下財富,你取之,則天下盡是你的。區區一個億,還不知道您動手,是我們壞了您的雅興!”

    葉錯手中金劍起,四方風雲動:“你想以術法殺我?”

    “不敢不敢!前輩大人,您神通無敵,天下罕有,晚輩一時糊塗,狗眼看人低,瞎了一雙狗眼,不識泰山真容,冒犯之處,還望前輩大人有大量,海涵!”

    “區區小輩,以陰魂練功,傷天害理,也敢自稱術法宗師?我今天廢你法器,滅你神通,羞辱你尊嚴,折損你威名,你可有半分不服?若有不服,盡管說出來!”葉錯手中的金劍越來越鋒利,似乎要將整棟大樓都攔腰斬斷。

    “不敢不服!前輩大人神通驚天下,晚輩心中,隻有驚恐畏懼,沒有半分不服氣。前輩大人今日饒我不死,日後前輩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不敢有半分怨言!”

    墨先生的話,清晰無比的傳入了岑老板和脂月的耳朵之中。

    兩個人的顏色越來越難看,萬萬沒想到,平時在嶺南,如同神仙一般的墨先生,在葉錯的麵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岑老板此時,一張臉已經沒有了半分的血色。

    葉錯轉頭,看向了他,道:“岑老板,我今天在你賭場出老千,你打算怎麼處置我?”

    “這……這位先生,您開玩笑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岑老板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對著葉錯點頭哈腰。

    “我就問你,你要怎麼處置我?”葉錯麵無表情。

    岑老板咬著牙,對著葉錯道:“以後先生但凡來我們賭場玩,隻要贏了,全是你的,輸了先生您一分都不需要給。”

    葉錯冷聲道:“可笑!你們這狗窩一般的地方,也配讓我踏足?今日若不是幾個女孩有興致,你覺得我會來這?區區小利,也想收買我,不殺你不足以警醒世人!”

    “不要!”脂月咕咚一聲,跪在了地上,花容失色的對著葉錯道,“這位老板,您高抬貴手,岑老板也是年輕不懂事,他不是那個意思。今天我們得罪了老板您,我們自會備上一份大禮,改日親自登門,負荊請罪!”

    岑老板此時,知道這次大出血是必須的了,看著被一劍幾乎斬殺的墨先生,他也隻好咬咬牙,一起跪下道:“是的,這位老板……啊不,是前輩高人,我們一定備上大禮,登門謝罪。”

    葉錯冷笑了一聲,道:“行啊,那就把你的百億家產,盡數送來吧!”

    “什麼?”岑老板麵色一變,驚恐的看著葉錯。

    “岑老板,我早說過,你舍不得一個億,就要損失更多,警告過你的,你自己不聽。”葉錯指著他,麵無表情地道,“三日之內,將所有家產送到香江酒店,否則,看我手中金劍,能否斬你百層高樓!”

    葉錯說著,手中金劍一揮,一根直徑兩米多粗的柱子,直接被攔腰斬斷。

    轟地一聲,無數的煙塵四起,葉錯等人,已經轉身離開。

    岑老板呆了幾秒,猛地跳了起來,破口大罵道:“百億家產盡數給你,你獅子大開口,瘋了吧?”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墨先生一把捂住了嘴:“岑先生,噤聲!小心招惹來滅門之禍啊!”

    岑老板憤怒的看著墨先生:“墨先生,這人是誰?你平日不是威風凜凜嗎?怎麼遇到他就不行了?”

    “岑老板,輸在他手中,不怨啊!我勸你,趕緊收拾自己的錢財,盡數送去吧,至少能保命啊。”

    “墨先生,你什麼意思?”岑老板憤怒的看著他。

    隻有脂月在一邊,猛地一拍腦袋:“這人和我說過,他姓葉,難道是……”

    “唉,你們想想,手執金劍,一招敗宗師,還這樣年輕的,這世間能有幾人?”

    墨先生的話,引來了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Snap Time:2018-08-14 21:48:40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