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全文閱讀

作者:葉家廢人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最新章節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美女姐姐的貼身殺手最新章節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新的身體(18-04-25)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喂蛋(18-04-25)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靈瀾界的轟動(18-04-25)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賭命


    言邪從樓層的窗戶中一躍而下,手中的床單兜風,鼓脹成一個大氣泡,減緩了一下下落的速度,可是根本無濟於事,整個人的身體還在速的下落。

    薑環宇從上往下看,感覺自己的心髒都提到嗓子眼了。

    “真的會摔死嗎?”薑環宇心中已經在考慮,如何向言家交代。

    就在此時,忽然見到言邪上半身的衣服全都撕爛開來,幾條十分細長的金屬蜘蛛腿,從他的腰背部的一個銀色的盒子一樣的東西之中伸出來,頂端是幾個吸盤。

    那些吸盤朝著大廈外圍的玻璃幕牆上吸去,然後瞬間強大的下墜力,將玻璃幕牆拉扯的稀碎,掉下來一大塊。

    牆內的一家餐廳內,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的男男女女,嚇得抱在了一起,驚恐的大叫。

    言邪的八臂狼蛛戰鎧,此時開始了瘋狂的抓取。

    雖然玻璃幕牆一塊塊的被抓碎,但是言邪的下落速度,明顯的緩了下來。

    終於,在下落到第五十幾層的時候,八條細細的蜘蛛腿,終於將牆壁死死的抓牢,不在下墜。

    言邪操縱著腰部的金屬杆,開始往上爬。

    高空中的薑環宇,看著下麵的這一幕,忍不住大罵了一聲:“法克!”

    雖然不知道言邪腰部這個是什麼東西,但是他也有點佩服言邪,真的敢拿自己的命來玩。

    他麵色陰沉,看著言邪一點點的爬上來。

    王斜全身都在顫抖:“薑少爺,這怎麼辦?咱們輸了。”

    薑環宇麵容陰狠,看著周圍的人,道:“誰開槍,把他打下去,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隻見一個小紅點,在自己的心口處不斷的晃悠。

    他憤怒的一拍桌子,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言邪,像是一隻大蜘蛛一樣,順著牆壁爬了上來。

    “薑少爺,這……這怎麼辦啊?”之前那個被拿出來和言邪賭的王斜,此時一臉驚恐的看著薑環宇。

    薑環宇捂著臉,心中怒罵:我他媽怎麼知道該怎麼辦?

    言邪操縱著八臂狼蛛戰鎧,從光滑的如同鏡子一樣的牆壁上,爬了上來,再次走進宴會廳之中,笑嘻嘻的看著薑環宇:“我贏了。”

    說完,看著王斜,摸著自己的下巴沉思道:“嗯……怎麼處置你呢?是你自己跳下去,還是我把你扔下去?”

    王斜額頭上的汗水滑落,看著薑環宇:“薑少爺,你說了我們必贏的啊。”

    薑環宇的全身都在顫抖,一句話不說。

    他也想不到,言邪有這套鎧甲啊。

    再說了,就算是有這套鎧甲,叫別人到了言邪這個身份,誰還舍得這樣冒險。

    言邪就是個瘋子,玩命這種事對別人來說,可能需要考慮,但對於他來說,就和吃飯喝水一樣,無需經過大腦。

    王斜看著薑環宇沒了辦法,猛地一咬牙,對著言邪道:“言少爺,我的公司我不要了,我自己家族還有生意,我以後回去照顧家族生意了,我不玩了,你饒了我這一回吧。”

    王斜的話一出口,剩餘的闊少爺們,眼神全都有點動搖。

    薑環宇現在看起來被言邪吃的死死的,整個圈子已經要散掉了,薑環宇鬥不過言邪,剩下的人更沒有指望。

    大家的心,都開始在打退堂鼓。

    薑環宇明顯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猛地站了起來:“言邪,我要再和你賭一把。”

    言邪笑著搖頭:“不玩了,一點意思都沒有,你太弱了。說句實在話,你們這個圈子,要不是看在你們父母的麵子上,我早就把你們玩死了。你們就是麵團,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沒意思。”

    薑環宇的臉色變了,完全沒察覺到,言邪是在故意激將。

    他猛地站了起來,對著言邪道:“這一局,我拿自己和你賭,你來說怎麼賭,我奉陪到底。”

    薑環宇豁出去了,不但要贏,還想要贏的漂亮。

    “還是算了吧。”言邪裝出十分大度的樣子,“你不行,我饒了你們吧,你們的公司我不要了,看你們挺可憐的。”

    說完,言邪站起來就要走。

    “不行!!!”薑環宇一聲狂吼,指著言邪,“這一次,我用自己的命和你賭,你敢不敢,不敢就跪下認輸。”

    言邪假裝很為難的想了半天,歎了一聲氣:“好,既然你非要作死,我攔不住你,咱們就玩最古老的遊戲。”

    說完,言邪從懷中掏出一把左輪手槍,道:“俄羅斯輪盤!”

    俄羅斯輪盤是一種自殺式玩命遊戲,參與者在左輪手槍的彈巢放入一顆或多顆子彈,之後將子彈盤旋轉,然後關上。

    參與者輪流把手槍對著自己的頭,按下扳機;直至有人中槍,或不敢按下扳機為止。

    言邪掏出一顆子彈,塞進彈夾之中,用手猛地一拍,彈夾飛速選擇,然後直接拍合上,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著薑環宇:“你先來還是我先來?”

    薑環宇的心頭一跳,雖然說了要玩命,可是現在這個年代,真的這麼玩,還是很需要膽量的

    “你先!”薑環宇猶豫了幾秒鍾之後,對著言邪道。

    “沒問題。”言邪拿起手槍,對準自己的腦袋哢擦一聲,直接扣動了扳機。

    撞針打空,發出一聲輕響,並沒有預想之中的爆頭,讓薑環宇在失望的同時,更加的緊張了起來。

    “大黃,該你了。”言邪笑著道。

    薑環宇顫抖著,拿在手中哆嗦了半天,對準了自己的腦袋,又放下。

    看著周圍的人,看著自己的樣子,他的臉一陣青一陣紅。

    “怎麼啦?不敢了?”

    薑環宇閉著眼睛,大叫了一聲:“啊!”

    哢擦!

    扣動了扳機,依舊是一聲輕響。

    “啊~~~”薑環宇全身都被汗浸濕了,將槍遞給言邪,眼神之中帶著一絲的惡毒。

    言邪接過來,速的扣動扳機,然後再次放下:“又到你了,還剩三顆,你要考慮清楚哦。”

    “靠!”薑環宇忍不住暗罵了一聲,深呼吸了一口氣,心中暗自道:還剩三顆,不可能是我這麼倒黴的。

    他閉著眼睛扣動了扳機,又是一聲輕響。

    薑環宇感覺自己全身已經虛脫了,他還沒反應過來,言邪直接拿過槍,對準自己的腦袋扣了一下。

    哢噠!

    又是一聲輕響。

    隨著這一聲輕響,薑環宇的心,也沉到了穀底。

    五個空巢已經打完了,隻剩下最後一個,一定是有子彈的。

    言邪將槍放在桌子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必死之局!

    隻要薑環宇敢拿起來,對著自己的腦袋,那就是一槍爆頭。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要命,還是要麵子?

    言邪看著他:“好好考慮,我不急。”

    沉默了大概五分鍾,薑環宇猛地站了起來,對著言邪道:“言瘋子,我不和你玩這種傻叉遊戲了,你愛幹什麼就幹什麼,老子大不了一個公司不要了,反正也不是我一家。”

    言邪冷笑一聲:“現在想認輸,晚了!”

    說完,拿起那把槍,對準了薑環宇。

    薑環宇嚇了一跳:“言邪,你想幹什麼?你殺了我你覺得自己能逃的掉嗎?”

    “我很想試試,要不咱們試試?”

    “你……”薑環宇全身顫抖,“你不講信用。”

    言邪道:“不是我不講信用,而是你。這次賭局結束了之後,你肯定不會認的,我不如直接打死你,省的以後麻煩。”

    薑環宇嘴唇顫抖了半天:“言少爺,我錯了,我不該擋你的路,你放我這一次,我以後絕對不和你作對。”

    “不行!斬草要除根!”言邪笑眯眯的說完,猛地扣動了扳機。

    “啊!”薑環宇慘叫了一聲,直接坐倒在地上。

    然而,令他感到心驚膽寒的槍聲依舊沒有響起。

    言邪的左手,出現了一顆子彈,放在了桌麵上,道:“不好意思,和你玩了個小魔術,剛才這就是把空槍,別怕啊。”

    “言邪!”薑環宇感覺到自己的智商被玩弄了,就像傻子一樣被戲耍了,他憤怒的跳了起來,大聲吼道,“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

    他的話剛說完——

    砰!

    言邪手中的左輪對著他開了一槍,子彈貼著頭破飛了過去。

    明明已經打完一圈的手槍,此時居然發射出了子彈。

    “我說我沒放子彈你就信啊?難道你不知道,有的左輪手槍,是有七個彈巢的嗎?”

    說完,言邪吹了一下槍口的煙霧,再次將已經打空的手槍對準了薑環宇:“現在,你猜這把手槍,能不能射出第二發子彈,猜中了沒獎。”

    薑環宇看著黑洞洞的槍口,終於徹底的崩潰了,失魂落魄的坐倒在了地上。

    

Snap Time:2018-08-20 07:52:25  ExecTime: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