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四百七十三章有些髒

  
  PS:感謝書友逆命貪狼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鄭城永是廢物沒錯,而且還是個貪花好色,幹啥啥不行,吃啥啥沒夠的極品廢物。
  但鄭城永畢竟是從西南那片蠻荒之地走出來的人,他比大部分的武者都有一個優勢,那就是識時務。
  在西南那片蠻荒之地,大城州府很少,到處都是荒野密林,二十三寨的盜匪殺人越貨,血腥滿地。
  鄭城永的父親鄭天圖便是在這種環境下崛起的,所以鄭城永雖然修為不行,但他卻是知道一點,在麵對自己無法匹敵的強大力量時,第一點就是要認慫,慫到家那種。
  所以在楚休的殺氣之下,鄭城永第一時間閉上嘴,用最的速度穿上了衣服,然後用一副異常乖巧的模樣看著楚休。
  楚休淡淡道:“知道你身邊的這個女人是誰嗎?”
  鄭城永點了點頭,貌似他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睡了太子的女人。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這天下間能給太子帶綠帽子的人可沒有幾個,你現在做到了,有沒有感覺很有成就感?”
  鄭城永這才忽然反應了過來自己究竟幹了些什麼,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驚恐之色來。
  太子的女人讓他給睡了,這感覺真的很好,好到讓現在鄭城永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若是有人給他帶了綠帽子,那隻要有機會,鄭城永一定會讓對方生不如死的,正因為如此,他才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麼。
  不過這時候鄭城永忽然反應了過來了什麼,他直接衝著楚休跪下,帶著哭腔道:“好漢救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鄭城永雖然是廢物,但卻不是傻子。
  他中間雖然缺失了一段記憶,但他卻知道,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跟眼前這個仿佛是惡魔一樣的家夥脫不開幹係。
  對方不會閑的無聊就為了讓自己去睡一遍太子的女人,現在一切都掌握在對方的手中,隻能活命,他願意去做任何事情。
  他老爹剛穩固了自己的勢力沒多久,鐵劍門在西南之地乃是五門之首,他這個鐵劍門的大公子就算是廢物,但也能活的很滋潤,他可舍不得死。
  楚休伸出一根手指,擺了擺道:“第一,我不是什麼好漢。第二,你的生死不在我的手中,而是在你爹的手中。
  我說多了你也不明白,你隻需要記住一句話就成了,我是二皇子的人。
  等回到了鐵劍門,隻需要把你今天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你爹,他自然會明白的。
  行了,把這都給收拾幹淨了,等這女人醒來了之後,她什麼都不會記得的。
  但她是否會永遠都不記得今天的事情,這取決於你爹的態度,有時候站隊,不要站的太早了。”
  說完之後,楚休轉身便走,隻留下目瞪口呆,外加欲哭無淚的鄭城永。
  等回到自己的包廂之後,李公公和方鎮旗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楚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了。
  方才的那一切他們雖然沒有參與,但卻都看在眼。
  不得不說,楚休的手段有些太髒了一些,很下作。
  不過也不得不說,這一招也是相當的有效。
  自己要招攬的人給自己帶了綠帽子,太子會怎麼辦?
  這種事情要是太子都能忍,那太子還能算是男人?
  而太子若是不忍的話,那他這麼長時間來費力招攬鐵劍門,他所付出的一切可就都白費了。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太子根本就是進退兩難,楚休這一招,也是相當的毒辣了。
  李公公看向楚休的目光也是有著一絲忌憚。
  還記得第一次見楚休,那時候的楚休便敢拿著證據,從呂隆光那換來了天絕地滅忘我殺拳,當時呂隆光問李公公對楚休的印象如何,那時候李公公對楚休評價是大膽果決,貪婪自利。
  不過現在李公公又要在心底給楚休加上一個標簽了,那就是不擇手段!
  對於楚休來說,他的眼中隻有結果,沒有過程,隻要能完成他的目標,那對於楚休來說,任何事情他都敢去做。
  這是一個沒有絲毫底線的人,這樣的人,也是最為恐怖的。
  不過所幸的是,現在楚休是站在他這一邊的,同時李公公也是在暗中冷笑著,這次太子是昏了頭了,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竟然還來招惹楚休,要知道以前太子可是故意做出了一副禮賢下士的大度模樣,哪怕就算是有些摩擦,他都不會去輕易找人麻煩的。
  當然這件事情其實並不是呂隆基鍋,因為這件事情呂隆基壓根就不知道。
  如果當初在洛家李元和陳公公當真是殺了楚休或者是重創了楚休,那他們才會把事情上報給呂隆基,當作是自己的功勞。
  但結果卻是他們失敗了,既然如此的話,那他們還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幹什麼?都不夠丟臉的。
  李公公一邊想著,一邊把這些念頭都甩開,對楚休問道:“楚大人,現在去把這件事情捅到太子那?”
  楚休搖搖頭道:“為何要捅到太子那?別把一個鐵劍門看的太重了,大不了太子一怒之下放棄招攬鐵劍門就是了,五門八家十一派二十三寨,西南之地這麼多的大小勢力,換一個目標就是了。
  鐵劍門隻是一個開始而已,李公公,方大人,接下來便要到真正動手的時候了,把各位的力量都拿出來看看吧。”
  聽到楚休這麼說,李公公便也沒有多問,而是直接跟方鎮旗把自己手下的人都給帶來了。
  通過這件事情,李公公和方鎮旗也都見識到了楚休那狠辣的手段,此時自然是沒什麼疑議了,全都交給楚休處理便是。
  方鎮旗手下乃是龍騎禁軍的一個營,整編人數足有三百餘人,別看人數少,但卻各個都是精銳,實力最弱的也有先天境界。
  而且最重要的還不是境界,而是這一批龍騎禁軍的戰鬥力。
  他們在龍騎禁軍訓練時便已經身經百戰了,之後在分配給呂隆光之後,這些人更經曆過無數次的任務,個人素質極強。
  打量著這些龍騎禁軍,楚休忽然也有感慨。
  昔日他那個便宜老爹便是龍騎禁軍中的一員,準確點來說應該隻是一個尋常的兵丁而已,甚至連伍長都不是。
  但就是這麼一個尋常的兵丁在脫離了龍騎禁軍之後便可以在一個小地方稱王稱霸,成為一家之主,可想而知龍騎禁軍的實力有多強。
  而除了龍騎禁軍之外,李公公手下的那些人也是二皇子手下的精銳。
  跟龍騎禁軍比,這些人質量有些參差不齊,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江湖散修出身,最後被二皇子招攬到麾下,有些實力是真的不很不錯,但有些人實力卻有些水。
  不過李公公這批人的優勢卻很大,他們的人數足有六百多人,乃是龍騎禁軍的一倍,而且實力最弱也是先天境界。
  眼下這接近千人便是呂隆光借給楚休的力量,當然實際上呂隆光手下的力量肯定要比現在更多,也更強。
  楚休沉聲道:“二位,這些人也就麻煩你們帶到西南去了,記住了,動作一定要小心,否則被太子發現了蹤跡,那可別來怨我。”
  方鎮旗和李公公都是點了點頭。
  他們又不是白癡,當然知道注意這一點。
  眼下是他們在暗,太子在明,當然是要慎重一些,不能被太子發現了。
  方鎮旗和李公公在後,楚休要比他們一步,就跟在鄭城永的後麵來到了西南之地。
  東齊之地富庶繁華,但越是往西南方向走,人煙便越少,荒野密林便越多,等到了真正的西南之地,上百都看不到一個州府,甚至東齊都沒怎麼在這駐兵防守,隻是象征性的弄了一萬人丟在這,實際上根本就是個裝麵子的貨色。
  這不是東齊朝廷的人玩忽職守,而是他們知道,就算是在這派兵也是無用,敵人是不會從這打過來的。
  十萬大山中到處都是密林小路,單人或者是小部隊獨行還好說,但人數一多,勢必都會擁擠在密林當中出不來的。
  而且東齊也絲毫不害怕西楚打過來。
  天下三國當中,西楚是最沒有野心的,應該說西楚的實力也是最弱的。
  此地已經被征服了無數次了,但每次西楚就算是可以獨立建國,也都是一個被動防守的角色,很少會主動去進攻其他的國家。
  不是西楚不想,而是西楚做不到。
  整個西楚的武林勢力倒是不弱,但國內人數太少,而且大部分都是荒山密林,別說是不如東齊繁華,就連北燕都是比不上的。
  地廣人稀還貧瘠,西楚能夠爭霸天下的可能性為零,所以曆代西楚皇族都隻能做兩麵派,看北燕和東齊哪個厲害便幫對麵的那個,爭取苟活到底。
  當然西南雖然靠近西楚,其風情還是截然不同的。
  整個西南之地都民風彪悍,這點也體現在當地的這些武林勢力這。
  五門八家十一派二十三寨這些勢力便是整個西南之地比較能拿得出手的了,而這些勢力別管強弱,每一個幾乎都有著滅他人滿門的經曆,可想而知這西南之地的殘酷性。
  

Snap Time:2018-10-24 07:02:48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