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四百四十六章魔教餘孽(第八更)

  
  PS:這章是為了書友太美補更的。
  數日的追殺已經讓張楚凡的神經變得異常敏感,在那小販露出怪異笑容的一瞬間,他便直接將那肉饅頭裹挾著內力扔向那小販。
  隻不過就在此時,長街之上十餘名武者從人群當中湧現而出,手持兵刃向著張楚凡再次殺來。
  現在的張楚凡雖然已經算是強弩之末了,但這群人中卻並沒有三花聚頂境的武者,所以倒是讓這張楚凡在拚死搏殺之下逃離了。
  “我說王雙冬,你這法子不行啊,是不是你那毒下的太明顯了,所以讓那小子發現了?”
  孫長超拎著長劍走過來,一臉鄙視的說道。
  打扮成小販的正是剛剛投靠了楚休的王雙冬,在這埋伏張楚凡等人的,也都是昔日呂鳳仙的好友,現在新加入楚休手下的王雙冬等人。
  摘下帽子,王雙冬冷哼道:“你放屁!老子的毒無色無味,根本就不可能被發現的,一定是你們在埋伏的時候不小心露出了殺氣,這才被那小子給察覺到的。”
  前些日子王雙冬等人才剛剛加入楚休的麾下,這一次他們自然也是想要好好表現一番的。
  王雙冬等人大部分都是散修出身,相比於一些宗門世家的出身的武者,他們可是很明白事理的。
  呂鳳仙乃是他們的好友,但楚休卻不是他們的好友。
  在楚休的麾下他們若是想要混日子,那楚休看在呂鳳仙的關係上倒也不會為難他們,但他們自己卻是過不去自己那一關。
  他們表現的丟人,丟的可不光是他們自己的臉,更是在丟呂鳳仙的臉。
  所以這次被楚休給帶出來,他們可是鉚足了力氣準備幹出點成績來的,沒想到算計了這麼久,卻還是被那家夥給逃了。
  其他人走過來打圓場道:“那小子也不是易與之輩,要不然楚大人也不會對其如此重視。
  不過這家夥已經被之前的好幾撥人給重傷了,而眼下楚大人也要趕來了,這家夥,逃不掉的。”
  眾人都是點了點頭,立刻向著安泰府追了過去。
  此時安泰府楊家門前,張楚凡的模樣可謂是淒慘至極,渾身鮮血灰塵,好像是從戰場當中逃出來的一樣。
  楊家門口,守門的兩名楊家弟子看到張楚凡這般模樣,當即便不客氣的開口訓斥道:“哪來乞丐破落戶?這也是你有資格來的地方?給我滾一邊去!”
  張楚凡此時已經沒有力氣跟他們廢話了,他直接道:“去稟報你們家主,就說我張楚凡來了,若是出了事情,你們擔待不起!”
  那兩名守門的武者其實是認得張楚凡的,畢竟之前張楚凡還被楊家的人客客氣氣的迎進了楊家,說邪極宗對他招攬的事情。
  眼下聽到張楚凡這麼一說,他們仔細一看,眼前這位看著淒慘無比,好像是乞丐的家夥貌似真就是之前看著風光無比的張楚凡。
  兩個人嚇了一大跳,連忙把張楚凡給扶進去,並且去通知了他們家主前來。
  楊家家主楊開泰今年五十餘歲,有著天人合一境的修為,他的親兒子此時便在邪極宗當內門弟子,所以這次邪極宗想要招攬張楚凡,也是通過楊家來傳的話。
  看到張楚凡這般模樣,楊開泰頓時嚇了一大跳。
  “張小友,你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張楚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道:“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楊家主你信嗎?
  就在前些天,有數股不知道底細的人開始追殺我,有的想要殺我,有的則是想要活捉我。
  我壓根就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路,甚至連對方身後究竟是什麼人都搞不清楚便弄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楊開泰聞言不禁皺了皺眉,不過他也沒當回事。
  說實話,楊開泰其實是不怎麼喜歡張楚凡的,因為這個人有些太過囂張了一些。
  剛得到點機緣便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上次自己代表邪極宗招攬他時,這張楚凡甚至狂妄到還以為自己能夠讓邪極宗傾力培養呢。
  以楊家跟邪極宗之間的關係,楊開泰當然是知道邪極宗的底細的。
  邪極宗在魔道當中的實力雖然不算弱,但也絕對不算是太強,所以整個邪極宗就隻能傾力培養一人,那就是修煉成功血蛟心經的葉天邪。
  所以就算張楚凡加入了邪極宗,其排名也是必定要在葉天邪之下的。
  當然能夠讓邪極宗親自招攬,張楚凡隻要加入邪極宗內,那一個內門精英弟子的名頭是跑不了的,所以楊開泰倒也不想跟對方交惡。
  這段時間以來張楚凡在樂安郡所幹的事情楊開泰也都聽說過了,這廝有些小人得誌的意思,這段時間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現在有人要殺他,貌似也不奇怪。
  楊開泰隻是拍了拍張楚凡的肩膀道:“張小友莫慌,在我楊家你可以說是絕對安全的,等過段時間你也要進入邪極宗修煉了,到時候有邪極宗的庇護,就算是有再多的人殺你,你也不用害怕了。
  對了,我楊家也有人在邪極宗內修行,等到張小友你加入邪極宗之後,還請多多照料啊。”
  張楚凡聞言鬆了一口氣道:“還請楊家主放心,我張楚凡有仇報仇,有恩也是必報,我是絕對忘不了楊家主今日的幫扶的。”
  楊開泰有些詫異的看了張楚凡一眼,這張楚凡改性子了?
  不過就在這時,外麵卻是有幾名楊家的武者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大喊道:“家主不好了!外麵有數百人,把我們楊家全都圍住了,還揚言要我楊家交出魔教餘孽,若是膽敢包庇,那就視為同黨論處!”
  楊開泰聞言頓時一驚,看向張楚凡道:“你方才不是說追殺你的人隻有十幾個嗎?現在怎麼冒出來這麼多人?”
  張楚凡苦笑道:“每一股人都有十多個,但我這一路上碰見要殺我的人可就有十多股了,而且他們究竟有多少股,我也不知道。”
  楊開泰皺了皺眉,以楊家在樂安郡的威勢,誰人敢惹?對方既然還敢打上楊家,那就證明對方應該不是樂安府的人,起碼是不怕楊家威勢的人。
  不過楊開泰還是有些的底氣的,他對張楚凡道:“張小友不必擔心,我楊家在樂安郡經營了這麼多年,名聲在外,更是跟安泰府周圍的這些武林勢力交好,哪個人來到安泰府,敢不給我楊家麵子?”
  就在楊開泰話音剛剛落下之時,隻聽一聲巨響傳來,好似什麼東西碎裂了一般,幾名楊家的武者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大喊道:“家主不好了!外麵的人打進來了!”
  楊開泰的目光頓時變得陰沉無比。
  剛才他還說隻要有人來到安泰府,那就不敢不給他楊家麵子,結果現在便有人把楊家的大門給打破,這可就有些打臉了。
  楊開泰冷哼道:“去通知老祖前來,還有,去召集安泰府內其他的世家勢力,告訴他們,有外來人來我安泰府鬧事,其餘人跟我一起出去,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誰這麼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在安泰府挑釁我楊家的威嚴!”
  楊家宅院內,大門已經被雁不歸一劍轟的四分五裂,地麵上還有幾名楊家武者的屍體,身上沒有絲毫的傷痕,隻有額頭上精準的插著一枚透骨釘。
  這幫人也是找死,楚休隻是為了張楚凡而來的,但這幾名守門的楊家武者卻是出言不遜,楚休懶得跟他們虛與委蛇,那就隻能來硬的了。
  對於其他事情,楚休或許還不會如此強勢,但這張楚凡的存在卻是關乎到他在隱魔一脈的安危,所以這張楚凡,必須要死,誰擋在麵前都沒用。
  也就是這張楚凡運氣好,並沒有直接跟楚休碰上,要不然他可是連逃到安泰府的機會都沒有。
  楊家宅院中央,楚休一身黑衣負手而立,周圍全都是身穿黑衣或者是灰衣的關中刑堂武者,那股殺氣讓在場的那些武者盡皆心中膽寒。
  在整個關中刑堂的江湖捕頭當中,隻有兩批人是最為特殊的。
  一個是緝刑司的人,他們乃是關中刑堂真正的殺招底牌,幹的不是偵緝探案的事情,而是殺人的手段。
  另外一個便是楚休的手下了。
  從楚休擔任巡察使以來,他手下那些人跟隨他破家滅門無數,而且他手下當中本身便有一部分人乃是青龍會的殺手出身,所以這一身的殺機煞氣可是恐怖的很,甚至堪比緝刑司出身的武者。
  楊家在樂安郡堪稱大族,在整個安泰府更是當之無愧的霸主,但楊家這些武者跟楚休手下這幫人比,簡直就跟初出茅廬的江湖新人一般,殺氣弱的可憐。
  楊開泰帶著張楚凡從屋內走出來,看著地上的屍體,他不禁指著楚休冷喝道:“你是何人?竟然敢來我楊家撒野?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楚休淡淡道:“你這三個問題我隻能回答你第一個和最後一個。
  我叫楚休,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
  至於我究竟要幹什麼,很簡單,交出你身後的那個人,你應該知道他的身份是什麼。
  包庇魔教餘孽,你楊家便是武林罪人,至於武林罪人的下場是什麼,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那就是:全家死光。
  別以為我在開玩笑,我這個人不喜歡開玩笑,如果你不信,可以試一試。”
  

Snap Time:2018-12-10 13:14:58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