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三百九十四章天子望氣鍛因果

  
  方七少的話讓在場用刀的武者感覺很不爽。
  劍者需要尊嚴,刀客就不需要了?
  不過就事論事的話,方七少說的還是有些道理的。
  現在別說楚休消耗過度,哪怕是楚休恢複到巔峰時期,他都勝不過方七少,既然是這樣,還死纏爛打有什麼意思?
  看著方七少,楚休淡淡道:“尊嚴那東西是靠自己搏殺出來的,而不是嘴皮子上說出來的。
  我想要再戰一場隻是因為我不習慣說認輸這兩個字而已。”
  看到楚休執意如此,方七少也是聳了聳肩,無所謂道:“你開心就好。”
  他雖然懶得動手,但在現在的方七少看來,解決楚休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憑現在楚休的狀態,說不定用不了三劍就會解決楚休。
  不過方七少為人雖然有些不靠譜,但他卻還算是一個厚道人,動手之前他還特意問道:“你還需不需要恢複一下體力?”
  楚休搖搖頭道:“不用了,就這樣便好了。”
  方七少聳了聳肩道:“那好,我就不客氣嘍。”
  說著,方七少的手已經握在了他的劍上,同時方七少那看似嬉皮笑臉的表情也是變得肅然。
  方七少是一個很分裂的人,他平時的狀態跟他握劍時的狀態根本就是兩個人一樣。
  方才楚休出手時的威勢方七少已經看到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楚休的確是不弱,但也僅僅隻是不弱而已。
  差了一個大境界,對方勝不過自己。
  隻不過就算方七少有勝過楚休的把握,哪怕現在楚休已經消耗掉了大部分的體力,但麵對楚休這種對手,方七少也依舊是要拿出自己認真的態度來,因為不認真的方七少,怕是要在眼前的楚休麵前丟臉的。
  方七少手中那看似尋常的長劍出鞘,一劍刺出,因果輪轉,他的人,他的劍還有楚休,三者好像是在冥冥當中有了一絲奇異的聯係一般,神異無比。
  一上來方七少便動用了自己所能掌握的,最強的因果劍道,他這也是打算跟楚休速戰速決,然後下去休息。
  這一招並不是劍法,已經上升到了劍道的層次,所以除了武道宗師之外,下麵的人是看不明白的,雖然他們也感覺方七少現在有些玄之又玄的感覺,但顯然在他們看來,此時的方七少遠沒有之前跟顏非煙交手時,那劍罡縱橫十餘丈,橫掃一切的強大氣勢。
  而此時麵對方七少這一劍,楚休的眼中所流露出來的竟然是隱隱的興奮之色。
  明知不敵,楚休卻是執意要跟方七少交手,他為的便是方七少這一劍!
  楚休的精神力攀升到了極致,甚至他的雙目都變得空洞無比,如果仔細看去,甚至能夠看到日月星辰在楚休的眼中來回輪轉著。
  天子望氣術被楚休施展到了極致,尋常人看到隻是方七少輕描淡寫的刺出那一劍,而楚休所看到的則是強大的因果之力!
  方七少的劍道是先有的果,才有因,這幾乎是必中的一劍,除了硬抗抵擋,無人能夠破去,哪怕就算是曆代的劍道宗師都沒聽過如此堪稱詭異的劍道,天知道方七少是如何領悟出來的。
  但楚休的天子望氣術卻是跟方七少的劍道正好相反,他看到的是因,影響的卻是果。
  哪怕是必中的一劍,楚休也能夠看到其中的軌跡,然後再進行預判躲閃或者是反擊,可以說楚休以天子望氣術所看到的是未來,也算是因果的一種。
  所以在方七少這一劍刺來的瞬間,楚休忽然向著一個方向踏出了一步,就是這一步,便讓方七少的身形猛的一頓,眼中露出了一抹驚駭之色。
  他的因果,被打斷了!這一劍,他刺不中楚休!
  自從方七少領悟成功因果劍道以來,哪怕是劍王城的那些劍道宗師都對其讚歎有加,甚至換成他們來,除了強行抵擋,他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式將其破去。
  而現在方七少也不知道自己的因果劍道算不算被楚休給破去了,反正它現在已經被打斷,再次強行出手,那這一劍才算是真正失敗了。
  方七少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他本以為自己能夠一劍便解決楚休,沒想到現在卻是遇到了這般怪事。
  手中的長劍改變軌跡,因果變幻,那邊的楚休也是一步踏出,再次改變因果。
  兩個人的軌跡來回變化,這讓在場的眾人看來,方七少和楚休簡直就好像是在胡鬧一般,一個人的劍勢緩慢,出到一半就停下,而另外一個人根本就在擂台當中亂走嘛。
  但殊不知現在楚休和方七少的精神力都已經緊繃到了極致,因果的改變,對拚的是他們對於自身武道的理解,以及精神力上的強大對拚。
  楚休執意對方七少出手為的便是現在這一幕,從方才方七少施展那因果劍道擊敗顏非煙時,楚休便已經有了計劃。
  他的天子望氣術極難修煉,甚至根本就不能在閉關當中有所進境,隻能在殺戮當中磨練。
  但就算是如此,天子望氣術的進境也是十分緩慢的,直到楚休看到了方七少的因果劍道,竟然跟天子望氣術原理有些相似,都跟因果有關,所以楚休才想利用方七少的因果劍道來磨練自身的力量。
  事實證明,楚休所想的沒錯。
  方七少每次更改自己那一劍的軌跡,楚休都要費勁自身所有的精神力來施展天子望氣術,在這般壓力下,他的精神力雖然緊繃到了極致,但在天子望氣術上的修為卻是在壓力下有著肉眼可見的提升。
  而此時在場其他的那些武道宗師眼中卻是都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
  方七少天賦驚豔這點他們早就知道了,所以方七少展露出現在這般修為他們並不驚訝。
  而現在這楚休竟然也擅長因果之類的武道,還能跟方七少僵持到這般模樣,雖然他們也都清楚現在的楚休絕對不是方七少的對手,但顯然楚休已經有了追趕方七少這等級別存在的潛力了。
  高台之上,藏劍山莊的程庭山有些酸溜溜道:“關中刑堂還當真是走了大運了,這幾代麵幾乎是英才輩出。
  先有楚狂歌聲振江湖,再有關思羽力挽狂瀾,這一代竟然又白撿了一個楚休,這關中刑堂還當真是運氣好。”
  五大劍派當中,其實發展潛力處於弱勢的隻有藏劍山莊和越女宮這兩個。
  越女宮弱勢是因為她們隻收女弟子,而這個江湖則是由男人主宰的,所以越女宮可以說天生便將八成的江湖人給排除在外了,而且越女劍典本身也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
  至於藏劍山莊嘛,原因則是更簡單,整個藏劍山莊雖然有外人,但實際上藏劍山莊卻是一直都是由程氏一脈來做主的,幾乎跟世家一樣。
  所以這樣一來,藏劍山莊的秘傳功法還有一些他們珍藏的那些強大寶劍,都隻能他們程氏一脈的人自己來用,外人哪怕是有實力,程氏一脈的人也不放心將功法和兵刃交給他們。
  劍王城那名武道宗師壓下心中的驚訝,淡然道:“走大運又能如何?潛力並不等於實力,這一局是方七少勝了,而且之後方七少也會一直繼續勝下去,這楚休雖然有潛力,但卻威脅不了我劍王城的方七少。”
  程庭山冷笑了一聲並沒有說話,雖然他有些看劍王城不順眼,不過倒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多嘴。
  方七少畢竟是他們五大劍派的人,而楚休則是關中刑堂的人,哪怕五大劍派之間互相有矛盾,但麵對外人時,他們卻還是要一致對外的。
  而此時場中,方七少已經接連變化了九劍,但這九劍卻是最終都沒有刺出,便被楚休的天子望氣術所看破,最後隻得憋屈的收取。
  而此時楚休的精神力也差不多已經要到了極致,看到方七少還想要變幻劍勢,楚休直接道:“不用打了,我認輸。”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這就完了?兩個人莫名其妙的走了幾步,連一招都沒出楚休便認輸了?方才你不是還說自己不習慣說出認輸兩個字嗎,現怎麼說的這麼熟練?
  不過無論怎麼說,台下的這些武者都是看的一臉懵逼,完全摸不著頭腦。
  方七少將手中的長劍背回到背上,惡狠狠的瞪著楚休道:“合著你是在利用我來當你的磨刀石!虧的我還想請你吃飯,現在應該是你請我才對!”
  方七少雖然有些不著調,但他卻並不是白癡,相反方七少還很聰明。
  方才對戰的時候他一心都在劍道之上,所以還沒有注意,直到現在楚休滿頭大汗的認輸之後方七少才反應過來,雖然他贏了這一局,但他卻是被楚休給算計了,幫對方磨練了武道。
  輸贏對於楚休來說從一開始就是無所謂的,所以他才‘不知好歹’的堅持要跟方七少一戰,為的便是要借方七少的手來磨練他天子望氣術上的修為。
  此時聞言,楚休笑了笑道:“吃飯倒是沒問題,不過我估計你劍王城的長輩可不希望你跟我攪在一起,而且回到劍王城後,你還能不能出來也是一個問題,你那位不知道是師兄還是師叔的家夥,肯定會告你一狀的。”
  

Snap Time:2018-10-24 05:16:14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