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八章霸氣的關堂主(18-08-17)      第五百五十七章小凡天(18-08-17)      第五百五十六章回歸(18-08-16)     

第三百七十四章魔道會盟


    深夜時分,劍離閣的客房內,楚休的房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楚休打開房門,一名相貌陌生,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站在那,輕聲吐出了兩個字來:“是我。”

    一聽到這個聲音,楚休頓時便反應了過來,這人便是陸先生。

    楚休詫異道:“這可是劍離閣,乃是坐忘劍廬的地盤,陸先生你這麼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就不怕出事情?”

    陸先生關上門,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臉道:“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我無相魔宗早就被人剿滅無數次了,放心,哪怕是燕不合站在我麵前,他也看不出破綻來的。

    我現在的身份可是標準的正道中人,東齊商陽的散修俠士,‘鬆濤劍’徐鬆濤。”

    楚休有些好奇道:“那真的徐鬆濤呢?”

    陸先生輕描淡寫的一擺手道:“當然死了,死的連渣都不剩了。”

    楚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魔道手段向來就是如此的狠辣,他楚休這個冒充的魔教傳人自然也是好不到哪去。

    別看現在陸先生對他的態度是客氣跟和氣的很,但實際上作為無相魔宗的高手,陸先生絕對也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道凶徒。

    擺了擺手,陸先生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楚休道:“我卻是沒想到,你竟然跟聖女大人有關係,之前聖女大人已經告訴我了,這次魔道會盟便由你來代表陰魔宗參加。

    這種好事情落到了你的頭上,你該不會是加入了陰魔宗吧?”

    楚休搖頭道:“當然沒有,隻不過陰魔宗暫時無人,聖女大人有事情脫不開身,所以才讓我跑這一趟的。

    對了陸先生,聖女大人在隱魔一脈當中的實力很強?身份很特殊?”

    陸先生道:“武道宗師的實力當然很強,而且不是聖女大人的身份特殊,而是陰魔宗的身份本來就很特殊。

    昔日依附於昆侖魔教的宗門麵,陰魔宗跟昆侖魔教的關係乃是最近的幾個之一,甚至陰魔宗的宗主跟聖女都可以成為昆侖魔教的魔使,地位甚至要比我無相魔宗都高。

    隻不過這些年來陰魔宗被正道宗門絞殺的差不多了,而且還因為其中出現了一個叛徒,導致陰魔宗差點覆滅,便隻剩下聖女大人一個。

    不過哪怕隻剩下聖女大人一個,隻要陰魔宗的傳承在,地位也就還在。

    昔日聖女大人曾經幫過我,這次魔道會盟,肯定不會讓你吃虧就是了。

    收拾一下,你現在便可以跟我前往骨木山莊了,不過你這身份卻也要遮掩一下,換成一個魔道的身份。

    這些年來魔道一脈當中已經有些不純粹了,保不齊就有一些叛徒奸細混雜在其中,陰魔宗便是因為一個叛徒而差點覆滅。

    你在江湖上的身份還不錯,沒人會懷疑關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竟然是昆侖魔教的傳人,所以這重身份必須要遮掩好了,省得被人認出來,惹出什麼不必要的麻煩來。”

    楚休點了點頭,這點不用陸先生說他也是知道的。

    這年頭就連正道中人都無法去相信,更別說是那些陰邪狠辣魔道中人了。

    陸先生因為是無相魔宗的關係,隻要楚休搬出自己是昆侖魔教的繼承人的身份後,陸先生便不會害他,但其他跟昆侖魔教關係不是那麼密切的宗門,甚至是昔日曾經背叛了昆侖魔教的明魔一脈可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幹得出來的。

    楚休拿出了一麵被他磨去了青龍會標記的麵具,帶在臉上,換了一個沙啞低沉的嗓音道:“在下魔道新人林燁,見過陸先生。”

    陸先生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意道:“青龍會的黑鐵麵具?這倒是一個不錯的好東西,不過你那些比較顯眼的武功能不用最好就別用,否則有心人還是能夠推算出你的身份來的。”

    出了劍離閣,楚休跟著陸先生一路向著骨木山莊行去。

    所謂的骨木山莊其實是一個已經荒廢的山莊,名字很奇怪,來曆卻是更加的恐怖。

    傳說中骨木山莊的主人乃是一名正道豪俠,結果因為修煉了一門魔道秘法導致走火入魔,必須要用人血人肉來煉丹才能夠維持生機。

    所以這位正道豪俠便利用自己的名聲請了許多江湖人前來骨木山莊做客,結果那些江湖人卻是連一個活著走出骨木山莊的都沒有。

    而且那些被殺的人除了血肉用來煉丹,他們的骨頭也被當作是材料,用來加固整個骨木山莊,這也是所謂骨木山莊的由來。

    據說後來骨木山莊的主人因為事情敗露而被眾多正道豪俠誅殺,骨木山莊也徹底的荒廢了下來,但因為此地死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那些冤死之人的血肉被人煉丹,骨頭還被當作材料,所以每到午夜時分,骨木山莊便會傳來冤鬼哭嚎之聲,十分的恐怖。

    等到楚休跟著陸先生來到骨木山莊之後,他才發現這地方的確是有些恐怖的。

    原本破敗的山莊就顯得有些陰森可怖,而這骨木山莊的建築也是十分的奇怪,要麼就是漆黑之色,要麼就是詭異的灰白之色,看著就給人一種詭異之感。

    臨近骨木山莊的時候,陸先生對楚休沉聲道:“楚小友,你是昆侖魔教的嫡係傳人,不過你跟現在的魔道並沒有打過交道,現在魔道之間的關係可是要比往日更加的複雜,不過這些你都不用去管。

    你隻需要知道,你是昆侖魔教的嫡係傳人,身份比大多數人都尊貴。你是陰魔宗的代表,身後站著的人也比大多數人都強,這就足夠了。

    明魔一脈跟我隱魔一脈並不和睦,這幫人當初背棄聖教換得苟且偷生,這些年來雖然也積攢了不少的實力,但我隱魔一脈在暗中卻也是一樣不弱。

    攘外必先安內,這所謂的魔道會盟其實也就是我魔道內部先勾心鬥角一番,然後才能夠一致對外。”

    楚休點了點頭,扯虎皮做大旗,這點他倒是擅長的很,就算是不用陸先生教,楚休也是明白的。

    步入骨木山莊內,兩名頭戴惡鬼麵具,有著三花聚頂境修為的黑衣武者忽然冒出來,低喝道:“來者何人!”

    陸先生扔出了兩麵令牌,那兩名武者看了一眼,立刻將令牌交給了陸先生,拱手道:“原來是無相魔宗和陰魔宗的代表,請進。”

    楚休看了一眼這兩人,問道:“守門的人是?”

    陸先生淡淡道:“是海南第六天魔宗的人,第六天魔宗在魔道當中算是中立,嚴格來說算是明魔一脈,但昔日我聖教覆滅時第六天魔宗並沒有選擇背叛,也沒有選擇逃離苟活。

    那些正道大派沒有動他們完全是因為第六天魔宗遠在海南孤島,遠離中原之地,並沒有什麼存在感,等到聖教已經徹底覆滅了,他們這才得到消息。

    所以第六天魔宗其實也並沒有對不起聖教,我們這隱魔一脈自然對其也沒什麼敵意。

    這次魔道會盟便是由第六天魔宗來主持的,否則我們這些明魔一脈跟隱魔一脈的人若是坐在一起,恐怕還沒等對五大劍派出手,我們自己便先行打起來了。”

    說著,陸先生便已經帶著楚休踏入了骨木山莊內。

    此時原本破敗的骨木山莊已經被重新整理幹淨,不過內卻還是一片陰森恐怖之色。

    骨木山莊的大廳內,陰冷邪異的魔氣遍布,整個大廳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派,一邊人多的便是明魔一脈,而一邊人少的則是隱魔一脈的人。

    看著陸先生帶著楚休進來,在場的眾人都將目光望向了這二人。

    陸先生一揮手,露出了本來的相貌,隱魔一脈的人這才有著不少人給陸先生打著招呼。

    而明魔一脈那邊,一名穿著花花綠綠、畫滿了奇怪圖案長袍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忽然怪笑了一聲道:“陸晉,聽說你無相魔宗之前已經跟藏劍山莊較量過了,還吃了虧,最後還是沒搶來魔劍長相思,這次你是來報仇的嗎?

    還有你身邊那個是誰?魔道會盟可不是誰想參加便參加的,你帶一個隻有五氣朝元境的小輩武者來是什麼意思?見世麵的?”

    這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衣著奇怪,不過相貌卻是十分俊美妖異,甚至俊美到了讓人都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地步,就連那嗓音都是帶著一股柔媚的氣息,讓人聽了以後有一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陸先生的麵色一黑,他冷聲道:“仇湘子,管好你五毒教的事情,就你也好意思來譏諷我無相魔宗?昔日你們五毒教貪圖風雲劍塚的劍蠱,難道忘了被人家一劍連斬數名長老的事情?

    還有我身邊的這位可不是小輩武者,他名為林燁,乃是昆侖魔教正統傳人,此次更是代表著陰魔宗前來參加魔道會盟的,這身份難道還不夠?”

    一聽這話,那仇湘子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道:“他是代表陰魔宗聖女來參加魔道會盟的?什麼時候陰魔宗也有男人了?這小子該不會是那女人的姘頭吧?”

    

Snap Time:2018-08-21 23:26:18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