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三百五十三章沒人教你規矩,我來!

  
  之前越女宮的人提到風無冷,在場的眾人都以為這是越女宮的人準備要感謝楚休幫她們殺了這個讓越女宮蒙羞的家夥呢,但誰承想這越女宮的人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簡直就是無理取鬧的話來。
  對於劍者來說,自身的佩劍的確是十分重要的,特別是像越女宮這種佩劍來曆都有傳承的宗門,對自己的佩劍重視一些倒還算是很正常。
  但問題是如果楚休折斷的是越女宮武者手中的佩劍,對方要來找自己討要說法還行,但楚休折斷的佩劍卻是在風無冷身上的,難道楚休在那種緊要關頭還要顧忌著你越女宮的劍,小心翼翼的別傷到那劍不成?
  楚休當即便冷笑道:“我這個人不喜歡跟人講道理,也不想跟你們這種拎不清的女人講道理。
  你們沒本事殺風無冷,我幫你們殺了,不道一聲謝也就算了,還想管我要說法,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聽到楚休這麼一說,婉兒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怒色,她剛想說些什麼,便看到楚休麵無表情道:“我這個人很少對女人動手,但前提是你別來招惹我。
  看你的模樣也不是第一天闖蕩江湖了,應該知道一些規矩,持劍之人用劍柄對著人,可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
  這些江湖禮儀和上下尊卑你師父既然沒教過你,那好,我來教你!”
  話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步踏出,伸手便向著那婉兒抓來。
  在場的眾人誰人也沒想到楚休竟然說動手就動手,對象還是越女宮的這些女人,他們都是愣了愣,半晌才反應過來。
  那婉兒的實力並不強,隻有內罡境而已,直到楚休出手她也沒反應過來。
  顏非煙的麵色卻是忽然一變,她手中的一柄泛著淡藍色光芒的越女劍卻是突兀的出現在她的手中,一劍刺來,猶如煙雲飄渺,看似輕描淡寫的劍勢卻是轉瞬之間就已經來到了楚休的身前。
  楚休身形一動,麵不改色的手捏智拳印,瞬間方圓十丈之地盡成他的罡氣領域。
  因為雙方的距離實在太近了,在楚休的智拳印之下,所有越女宮的弟子甚至都被籠罩在了智拳印的罡氣領域範圍為內,除了一個顏非煙還有動作,其他人盡皆被禁錮。
  智拳印之下,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對於楚休這麼一個擅長近戰殺伐的武者來說,讓他靠近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噩夢,哪怕是顏非煙的實力不弱,卻也是拿楚休毫無辦法。
  楚休左手向著婉兒抓來,右手直接捏出大金剛輪印擋下這一劍,將其直接蕩開。
  但顏非煙的劍勢卻是猛然間一轉,劍鋒之上綻放出一抹奇異的幽光來,好似將這方天地都給刺穿一般,向著楚休刺去。
  越女劍典的劍法天成,這顏非煙對於越女劍典的領悟並不遜於風無冷,這一劍已經攜帶這一些天地之威了,並不是靠境界引來的,而且完全憑借她越女劍典的修為。
  隻不過如此近的範圍內,顏非煙的劍法根本就沒有施展的餘地,楚休反手持刀,帶著滔天洶湧魔氣的一刀斬出,再次擋下顏非煙這一劍,而此時他的左手卻是已經要捏到婉兒了。
  婉兒驚叫一聲,下意識的將手中的越女劍刺出,但楚休的手中卻是綻放出了一絲金芒,仍舊是大金剛輪印。
  不過這一次楚休的大金剛輪印卻是並沒有直接轟下,而是握住婉兒手中的越女劍,直接將其抓碎!
  越女宮的越女劍雖然樣式都一樣,但差別卻是蠻大的,各人手中的越女劍級別不一樣,效果也是不一樣,像是婉兒手中的越女劍才隻是四轉的初級寶兵而已,當然看不住楚休的大金剛輪印。
  抽身後退,楚休淡淡道:“你們之前說斬碎了風無冷的越女劍是侮辱你們越女宮?那你們可就錯了,我現在,才是在侮辱你們越女宮!”
  越女宮的那幾名女弟子都是麵色發黑,被楚休捏碎了佩劍的婉兒更是氣的眼圈發紅。
  唯一還能保持鎮定的便隻有顏非煙了,她皺眉道:“楚大人,方才婉兒是有一些用詞不當,但你也不用下如此狠手,上來就捏碎了她的佩劍吧?
  你好歹也是龍虎榜第六的高手強者,婉兒隻不過是一個剛剛踏入江湖,不怎麼懂規矩的小女人而已,你這般欺負她,就不怕被江湖人恥笑?”
  楚休眯著眼睛看著顏非煙,當然他的眼神可不是色迷迷的,而是打量,這女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那婉兒不知道江湖規矩,她一個位列龍虎榜前十的年輕俊傑難道還不知道?結果她方才可是沒阻攔婉兒,而現在卻是把他楚休說的跟欺負弱女子的無恥之徒一般。
  夏侯無江在後邊冷笑道:“顏姑娘,這你可就說錯了,這楚休可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主兒,他都已經被江湖人罵過無數次了,但也依舊好意思繼續在江湖上廝混,他可不擔心名聲。”
  楚休撇了夏侯無江一眼,冷聲道:“夏侯無江,這沒你的事情,你要是不服氣,在通天塔開啟之前想要戰上一場,我也是奉陪到底!”
  看到夏侯無江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楚休又將目光轉向顏非煙,麵無表情道:“我這個人不習慣跟人講道理,更不習慣去跟女人講道理。
  越女宮我沒想招惹,但你們若是非要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來找我的麻煩,那好,我也接著。”
  楚休說的這可是實話,他雖然惹事的能力強了一些,但前提是惹事之後他能夠得到好處。
  他跟越女宮這幫女人無冤無仇,但對方卻是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來找他的麻煩,那好,楚休也隻能接著了。
  正常情況下楚休是不會打女人的,但前提是別把他給惹急了。
  一旁的呂鳳仙站出來,拱拱手,沉聲道:“這位姑娘,你這麼說可是有些過分了。
  上次楚兄在跟那風無冷交手時,可是以三花聚頂境對戰天人合一,步步都是殺機,別說折劍的事情,楚兄能夠活下來都是萬幸,那還管得了什麼劍?”
  顏非煙瞥了呂鳳仙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她並不認識呂鳳仙,之前陳雲提到呂鳳仙也隻是說他是楚休的援軍,並沒有細說呂鳳仙一戟斬落七叔一箭的事情,所以顏非煙還下意識的認為呂鳳仙隻是無名之輩而已。
  這時莫天臨也是站出來道:“顏姑娘,你們越女宮這死心眼的規矩也要改改了,如果劍是拿在你們越女宮人的手中,楚休折斷的確是對你們越女宮的侮辱。
  但之前劍可是在那風無冷的手中,你們這般做,可是有些強詞奪理了。”
  謝小樓話不多,他隻是站在莫天臨身旁淡淡道:“行走江湖也是要講道理的,當然有些勢力倒也有不講理的資格,但顯然你們越女宮現在沒有。”
  莫天臨跟謝小樓一個背後是九大世家之一的商陽莫家,一個則是西楚天下盟,都不是好惹的存在,分量不是呂鳳仙能比的。
  顏非煙沉默半晌,道:“你們說的有道理,不過方才楚大人折了婉兒的劍,還是當著這麼多的麵,這件事情,我越女宮記下了,來日有機會必將找楚大人討教。”
  說完,顏非煙便帶著人後退。
  婉兒不甘的喊了一聲:“師姐!”
  顏非煙皺眉道:“婉兒,別鬧!”
  在這些越女宮弟子中,顏非煙的威望還是很高的,她一開口,婉兒就算是不甘心也隻得撅著嘴離去。
  等人走後,楚休皺眉對莫天臨問道:“怎麼越女宮的人都是這幅德行?這幫女人真以為她們是五大劍派之首了?”
  莫天臨苦笑道:“方才我就說了,這幫女人練劍練的有些拎不清,現在一看她們卻是變本加厲了。
  不過楚兄,這也就是你,若是換成其他人也是打不起來的。
  越女宮昔日畢竟也曾經輝煌過,江湖上各大門派也都會給她們一個麵子,最重要的是越女宮都是一些美貌的女子,對待美女,大家怎麼也要有些耐心,有些優待的嘛。
  方才你態度若是沒有那麼強硬,仔細耐心的給對方解釋一遍,再加上有我等為你幫腔,這件事情估計也就過去了。
  但現在你卻是當著眾人的麵又折了越女宮一柄劍,這件事情怕是沒那麼好了結了。”
  楚休笑了笑,反問道:“我的脾氣看起來很好,很有耐心?”
  莫天臨想了想,直接搖了搖頭。
  這也怪越女宮的人自己作死,楚休的態度之強硬,殺性之重可是世間少有的,就憑方才越女宮那婉兒的態度,楚休隻是捏碎了她的劍,沒廢了她,這就已經算是憐香惜玉,手下留情了。
  他們這四人麵,估計也就隻有莫天臨和呂鳳仙能夠耐心的解釋這件事情。
  莫天臨向來對女人的態度就不錯,而呂鳳仙的性格也比較好,換成謝小樓的話,估計也是直接拎刀便會砍過去的。
  莫天臨道:“不過得罪也就得罪了,越女宮現在的實力並不算太強,五大劍派當中,現在的越女宮也隻能排到末尾而已。
  上次夏侯氏包庇風無冷,越女宮來討要說法,結果也是什麼都沒要來,輕易便被夏侯氏給糊弄了過去。”
  PS:七夕是情人節,2月14是情人節,520還是情人節,愛情的酸臭每年都這麼濃鬱吃得糧中糧,方為狗中王。單身狗們挺住了~~有女朋友的也不要在書評區秀恩愛,做人,要厚道!
  

Snap Time:2018-10-24 07:06:48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