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二百九十八章心境裂痕

  
  楚休的話讓董相宜的麵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他冷聲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楚休淡然道:“我的意思很明顯了,董相宜,你的目的不純,江東五俠,其他人或許配得上這個俠字,但你卻配不上。
  程不諱行俠仗義乃是為了滿足平生所願,而你,卻是帶著很大的功利性啊。
  你董相宜出身高陵董家,而是還是嫡係出身,隻不過因為跟董家上一代的年輕俊傑爭奪家主繼承人的位置,而被栽贓陷害,被族內責罰。
  你氣不過便直接離開董家,想要在外麵闖蕩出一番天地來,然後再光明正大的回到董家,告訴之前董家的那些人他們的選擇都是錯的。
  這個時候你碰到了程不諱,跟他們結拜,在江湖上行俠仗義,闖出了這麼大的名聲,你難道就不想利用這些名聲做點什麼嗎?
  程不諱等人都是草莽出身,他們更加理解底層江湖人的那些心酸,而你一個世家出身的公子哥,哪來那麼多的感慨?”
  楚休的話讓董相宜渾身一冷,讓他感覺有種被從看到外的感覺。
  其實他的身份倒也不是什麼大秘密,他也沒想過去遮掩。
  但一直以來他的那些心中所想卻是被楚休堂而皇之的說出來,卻是讓董相宜心中驚駭,這些事情他沒跟任何人說過,楚休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董相宜深吸了一口氣,道:“那現在你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要把這些都告訴大哥他們,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不過你怕是打錯主意了,我們兄弟幾人相交數年,你這話就算是說出去也是白費,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是相信你這個居心叵測的敵人,還是相信我!”
  楚休搖搖頭道:“不,你說錯了,我像挑撥的不是程不諱他們,而是你啊。
  董相宜,你想要借助江東五俠在江湖上揚名,讓其從江東五俠變成東齊五俠,甚至是像楚狂歌那樣被整個江湖都稱頌的大俠,有著無上的榮光和名聲。
  到了那個時候你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董家,甚至被董家的人親自請回到董家去。
  隻可惜你沒發現,你這個算盤打錯了嗎?
  你們江東五俠是一個整體,外人提到你們,他們隻會說是江東五俠,具體到一個人,那個人則是程不諱,你們江東五俠的老大,而不是你董相宜!
  想想看,這一路上你們所遇到的人和事,全都是由程不諱出頭的,他是江東五俠的建立者,也是江東五俠當中名聲最大的那個。
  到了最後,世人都隻知道他程不諱,而你董相宜哪怕實力再強,也隻是江東五俠之一,是陪襯,跟其他那三人,沒什麼兩樣!”
  楚休的話宛若尖刀一般,每一句都插在了他的心口當中,讓他不得不正視這些事情。
  結果他卻是悲哀的發現,楚休說的全都是真的。
  江湖上的人隻知道江東五俠,隻知道程不諱。
  在外麵報上名字,程不諱若是說自己乃是程不諱,那對方就會恍然大悟的說:哦,原來是江東五俠程大俠當麵。
  而在外麵董相宜若是報上自己的名字,那對方則是會一臉疑惑,他若是再提起江東五俠,對方才會恍然大悟,知道他乃是江東五俠之一。
  沒錯,他隻是那個之一。
  江東五俠是程不諱的,程不諱代表的才是江東五俠,而他,隻能是之一,因為這個代表人物隻需要一個人就足夠了,不需要第二個!
  楚休緩緩道:“董相宜,聽說你們昔日結拜時所學的乃是聚義莊?
  你有沒有想過,昔日聚義莊五人結拜聚義,在江湖上的名聲的確很大,也是一樁流傳了幾十年的美談。
  但你仔細想想,昔日聚義莊的五人聚義,其他的四個人都叫什麼名字?
  想不出來對嗎?我相信不光你不知道,整個江湖上九成九的人都不知道,他們隻會記住一個人,那就是聚義莊莊主‘覆手乾坤’聶仁龍!
  不管多少個人聚義,隻有走到最後的才能夠名揚江湖,所謂的名聲也隻能安到一個人的身上才有效。
  隻要有著程不諱在,你這一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
  說完之後,楚休直接便轉身離開,留在董相宜在原地麵色陰晴不定,內心卻是已經糾結到了極致。
  他知道楚休說的這一切都是挑撥,就想要讓他們五人心生嫌隙,想要讓他們內鬥,正麵敵不過他們,他便要暗中施展這些陰謀詭計。
  但問題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他的心中有漏洞,那也就別怪楚休盯上他了。
  董相宜知道這一切,他想要看開一些,但奈何楚休的最後一句話卻時不時的縈繞在他的耳邊。
  ‘隻要有著程不諱在,你這一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
  就這麼恍恍惚惚的回到營地當中,程不諱看到他的麵色有些難看,他不由得問道:“二弟,你這是怎麼了?”
  董相宜苦笑著搖搖頭道:“沒事,隻是這麼長時間不洗澡,有些不舒服而已。”
  程不諱無奈的搖搖頭道:“你這世家公子哥一般的毛病也該改改了,咱們行走江湖的,可沒那麼矯情。”
  程不諱並不知道董相宜的真正身份,不過他也猜到了董相宜乃是世家出身,這點從董相宜一直以來的做派當中就能看出來了。
  不過程不諱也並沒有在意,大家既然結拜了,那就都是兄弟,義結金蘭,不問出身,反正隻要大家的心中都有俠義,那便好了。
  隻不過程不諱卻是並沒有發現,這一夜當中可是有兩個人都沒睡好,一個是吳天冬,而另一個便是董相宜了。
  第二日清晨,呂瞳早早的便起來去溪邊打水,程不諱等人也沒有擔心。
  呂瞳的劍是他們這五人當中最的,身法速度也是他們這五人中最的,所以他就算是敵不過楚休,也是不怕楚休的偷襲。
  拎著水袋來到溪邊,呂瞳麵無表情的打著水。
  不過就在這時,他手中的水袋卻是忽然一頓,原本身上氣勢內斂的他,周身瞬間便被殺機所填滿。
  因為他從水麵的倒影上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身穿黑衣,頭戴黑鐵鬥笠,臉上帶著簡陋黑鐵麵具的人正站在樹上看著他。
  這幅裝扮呂瞳很熟悉,因為他曾經便是這身裝扮,一穿就是十餘年,並且無數次的噩夢當中,都有著人帶著黑鐵鬥笠,帶著黑鐵麵具,用空洞的眼神看著他,要將他帶回到那個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回去的地方。
  “別激動,說起來你我也是同病相憐,都是叛出青龍會的殺手,見麵先別亮兵器,敘敘舊可好?”
  楚休將他的鬥笠和麵具收起來,帶著一臉和煦的笑容看著呂瞳。
  江東五俠每個人的身份都不一樣,這呂瞳的出身其實是最有趣的,因為他也是青龍會的殺手出身。
  而且他還不像是鬼手王等人,都是走正常程序,付出了代價之後這才離開青龍會的,他是跟楚休一樣,叛逃出青龍會的。
  隻不過他叛逃時的實力並不強,所以並沒有被大規模的追殺,隻有一個分舵的人在追殺他。
  而且青龍會的人也想不到,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殺手,竟然會變成了行俠仗義,扶危濟困的江東五俠,所以這麼多年來,青龍會的人竟然都沒有發現呂瞳。
  呂瞳麵無表情道:“你想把我的身份透露給青龍會,用這點來威脅我?
  你想多了,這些年來我做了無數的準備來應對青龍會的追殺者,能安穩的活到現在,這已經算是大幸了。
  你想去便去,到時候我會主動離去,不給大哥他們添麻煩的,你也一樣別想用這點來威脅我!”
  楚休似笑非笑的看著呂瞳,實際上江東五俠這五個人當中,呂瞳可以說是身上漏洞最小的一個。
  他是青龍會出身,青龍會出身的殺手不怕死,楚休哪怕是用死亡威脅他也沒用。
  而且呂瞳乃是被程不諱救下的,當初他被青龍會的殺手追殺的瀕死之際,是程不諱救了他,也沒有去問他的出身。
  但自從那次開始,呂瞳便跟著程不諱,對其言聽計從,可以說是忠心到了真可以為其付出自己性命的地步。
  一個青龍會出身的殺手不知道俠義是什麼意思,甚至直到現在呂瞳都不明白,在這個弱肉強食的江湖中,程不諱為何要這般不顧自己的利益來幫別人。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因為程不諱跟他說過,身為武者要心懷俠義,那他便心懷俠義。
  身為武者要懲奸除惡,那他便將自己以前為了利益殺人的劍對準那些凶徒惡賊。
  呂瞳不懂俠義,也不想去行俠仗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程不諱。
  所以這是一個無法挑撥的人,哪怕是他跟柳卿卿的那一次他都感覺不在乎,也沒有愧對吳天冬的意思,因為他隻在乎程不諱一個人的感受。
  隻不過心境上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或許存在,但那樣的人怕是已經成神成聖了。
  呂瞳不是聖人,他不怕死,也不在乎任何東西,但程不諱便是他心境上的一個漏洞!
  

Snap Time:2018-10-24 04:49:55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