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八章霸氣的關堂主(18-08-17)      第五百五十七章小凡天(18-08-17)      第五百五十六章回歸(18-08-16)     

第二百六十七章越界


    辰州府的一座店鋪內,羅家老祖親自坐鎮,將羅家的生意發展到辰州府內。

    其實羅家的這些生意大部分他都已經交由自己的子嗣來管理了,他隻是負責大致的方向,不會經常插手。

    不過今天這件事情乃是楚休大人親自吩咐下來的,而且如果真的成功了,他們羅家的實力也必將大漲,所以羅家老祖這才親自出手的。

    去其他州府侵占當地的生意,其實方法很簡單,就是拚財力和實力而已。

    來往的商隊走私一些違禁品,你辰州府世家花一百兩收,我便花一百一十兩。

    而他們若是買東西,羅家更是什麼東西都拿得出來,畢竟整個建州府都已經徹底上下一條心,他們羅家沒有的東西,也可以去其他世家調來,價格也要比辰州府的世家低。

    羅家這麼一套下來,來往的商人也都知道了在羅家這能賣出好價錢,更能花低價買到好東西,所以才幾天的時間,羅家便已經徹底籠絡來了九成來往的客商。

    雖然這麼做羅家也是賺的很少,甚至到最後都容易虧本,但把整個辰州府的走私生意都占據,但損失最大的卻還是辰州府當地的那些武林勢力。

    等他們忍不住了,要麼就隻能主動來找羅家老祖認慫,要麼嘛,他們就應該想其他的辦法來對付自己等人了。

    至於辰州府的勢力會不會像他們建州府一樣聯合在一起,這點羅家老祖從來都沒想過。

    這些當地的小勢力是什麼模樣羅家老祖清楚的很,一百個人一百條心,建州府能有現在的光景,還多虧了楚休的強勢手段。

    此時店鋪內不僅有羅家老祖在,還有著唐牙在那把玩著一柄精致的龍尾追魂鏢,模樣略微有些無聊。

    他還以為來了便有事情可以做,沒想到這辰州府當地的武林勢力也是這般慫,竟然連一個出手的都沒有。

    羅家老祖看唐牙有些無聊,他湊過去笑道:“唐大人可是西楚蜀地之人?”

    唐牙懶洋洋癱在椅子上,聞言略有些詫異道:“咦?你這老頭是怎麼知道的?”

    羅家老祖沒有在乎唐牙的稱呼,雖然唐牙隻是外罡境,但他卻是楚休麾下的心腹,而且之前還是青龍會的精英殺手,真打起來,他都未必是對手。

    羅家老祖笑道:“老夫年輕時也是曾經去外闖蕩過的,其中去的次數最多的地方便是川蜀那一代了。

    唐大人應該是來中原很久了,不過還是能夠依稀的聽到一些川蜀之地的口音。

    川蜀之地人傑地靈,像唐大人這樣的年輕俊傑,可是出了不少。”

    唐牙隨意的擺了擺手道:“行了,你也別恭維我了,年輕俊傑指的是楚大人,我這樣的算什麼年輕俊傑?

    川蜀那地方人傑地靈個屁!到處都是山林瘴氣,跟中原之地是沒法比的。

    看看東齊,處於中原腹地,地大物博,要什麼有什麼,放在川蜀你想要這些東西,那隻隻能靠自己去搶,去奪了。”

    唐牙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羅家老祖閑聊著,就在這時,一名羅家的弟子急匆匆跑進來道:“老祖!辰州府張家來人了!”

    唐牙聞言眼睛頓時一亮道:“等了這麼長時間,這幫人總算是來了。”

    不過等唐牙急匆匆的跑出去之後,看到張家來的那些人,他頓時便沒了興趣,直接一揮手,對羅家老祖道:“你來處理吧。”

    張家倒是來了十多個人,不過最強者也隻不過是外罡境而已,而且看樣子實力還很弱,唐牙連動手的興趣都沒了。

    羅家的店鋪外,張家那名外罡境的中年人看著羅家老祖沉聲道:“你們羅家越界了!這不是你們建州府,而是辰州府!”

    羅家老祖淡淡道:“我隻知道這是關中,大家都是關中之人,怎麼,難道這辰州府便賣給你們張家了不成?”

    辰州府這麼多世家宗門,結果這張家卻是第一個跳出來,顯然也是被推出來當槍的貨色,想要試探一下他們羅家究竟是什麼意思,所以羅家老祖也並沒有在意。

    張家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道:“別扯這些文字遊戲,這一次是你們羅家壞了規矩,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羅家老祖淡淡道:“我們羅家現在正在為誰辦事你們應該知道,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若是識時務,把家族內一部分的生意交出來,那麼有錢大家一起賺,這辰州府我們羅家也不會多留。

    但你們若是不識時務嘛,後果你也看到了,你們辰州府一盤散沙,拿什麼來跟我們爭?”

    那張家的外罡境武者麵色驟然一變,其實他來之前便已經擔心過羅家的背後是不是有那一位。

    畢竟現在誰都知道,那一位在建州府簡直就是說一不二,羅家隻不過是那位麾下的一條狗而已。

    現在這隻狗忽然跑出來亂咬人,到底是不是那一位吩咐的他們也說不準。

    其實投靠楚休倒也沒什麼,如果他們也在建州府的話,他們也會選擇投靠楚休的。

    但眼下楚休還管不到他們,他們又憑什麼把孝敬都給楚休?

    身為關中之地的武林勢力,孝敬打點一下上麵的巡察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他們隻會把這些東西給直管他們的巡察使,而不是給其他地方的巡察使,哪怕他楚休的名氣再大,也管不到他們,手伸的那麼長,等他楚休當上掌刑官那一天再說吧!

    那名張家的武者想明白了厲害關係,他直接冷哼了一聲道:“不知所謂!我管你羅家是為了誰辦事,規矩就是規矩,你們羅家的店從今天開始就給我從辰州府內消失!”

    羅家老祖一揮手,直接道:“給我打!”

    話音落下,當即便有幾十名羅家的武者從店鋪當中跑出來,對著張家的人便開始動手。

    這一幕羅家老祖早就已經料到了,不動用一點手段,這幫人哪會那麼老實便臣服楚休?

    甚至昔日他們都有些對楚休不服氣,還是在楚休那狠辣的手段之下,這才選擇屈服的。

    而今楚休雖然實力和名聲都有了,但他畢竟還不是掌刑官,手伸的那麼長,其他州府的勢力當然不會不滿。

    羅家的實力要比張家的這些武者都強上幾分,半刻鍾下來張家的人便已經支撐不住了,隻得退走。

    一眾張家的人狼狽離開,其中一名弟子問道:“家主,現在該怎麼辦?”

    張家那名外罡境的家主冷哼道:“怎麼辦?當然是去找薑濤然大人了。

    咱們張家這些年可是沒少給往巡察使堂口麵送東西,現在那羅家越界了,他不管誰管?

    他要是管不了,那我們便直接認慫,大部分把家族內一部分的收益交給楚休,換個平安!”

    你一個巡察使若是連自己手下的勢力都庇護不住,讓其他人亂伸手,我們又憑什麼給你這麼多孝敬?

    此時辰州府的巡察使堂口內,薑濤然正好也在此地,盤算著自己這個月的收益是多少。

    薑濤然為人小心油滑,之前他麾下隻有一個州府,在關西之地的這些巡察使當中實力算是比較弱的。

    但他卻是通過衛寒山和楚休之間的鬥爭,分走了衛寒山的一個州府,其手段也算是犀利了。

    就在這時,他手下的人匯報說張家家主求見。

    “讓他進來吧。”薑濤然淡淡道。

    辰州府之前乃是衛寒山的底盤,但薑濤然接手之後卻是並沒有什麼障礙。

    關西之地有關西之地的規矩在,以往大家可都是按照規矩來行事的,基本上沒有人像楚休那般,非要搞出一些事情來。

    所以薑濤然在接手辰州府時也是順利的很,對於當地的這些大族世家來說,他們隻不過是是換一個人孝敬而已。

    不過等張家家主進來之後,薑濤然卻是一皺眉道:“張家主,你這是跟誰動手了?怎麼弄的這般狼狽?

    本官雖然是辰州府的巡察使,但你們這些家族的紛爭我卻是不能插手的,你這次怕是找錯人了。”

    薑濤然還以為張家家主來找他是因為辰州府內部的一些鬥爭,所以這才想要來找他撐腰呢,不過這種事情薑濤然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他身為巡察使,天生可就是跟這些人對立的,州府麵這些世家大族之間的矛盾越深他才越好管理,相反他們若是團結一致,那才麻煩呢。

    張家家主連忙道:“不是我們辰州府的事情,而是建州府羅家,還有那楚休!他們不講規矩!大人,你這次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說著,張家家主便將事情的經過都給薑濤然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薑濤然的麵色頓時一變,他猛的一拍桌子厲喝道:“楚休!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上次魏九端克扣了他應得的獎勵,還有九原衛家的挑釁他們都看到了,不過那時候他們都是看熱鬧去了。

    結果這才沒過幾天,這楚休竟然發瘋到跑來動自己的利益,他楚休到底想要幹什麼?自己可是沒招惹過他。

    

Snap Time:2018-08-22 11:14:25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