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八章霸氣的關堂主(18-08-17)      第五百五十七章小凡天(18-08-17)      第五百五十六章回歸(18-08-16)     

第一百六十三章什麼叫敬畏(打賞補更)


    PS:這章是為了盟主0o雨小莫o0的打賞補更的。

    阿鼻道三刀的力量就算是現在的楚休也沒能完全掌控,昔日楚休動用第二刀時差一點就壓製不住那股強大的反噬之力,而現在楚休在動用第二刀之後卻是立刻結出者字訣,內獅子印,以內獅子印的強大力量鎮壓自身,倒是很輕鬆的便將自己的反噬之力給鎮壓了下去。

    隨著江家老祖被殺,江家其他的族人則是徹底絕望了。

    正如同楚休說的那般,這一次楚休根本就不會給他們鬧大的機會,整個江家都已經死絕了,又有誰會把事情鬧大?

    “逃!逃出去!”

    江西晨衝著他們江家幾名小輩厲喝的大喊著,現在他隻期望著他們江家這些天賦好的年輕小輩能夠逃走,這樣他們江家還能有一絲希望。

    不過此時楚休已經用內獅子印徹底將阿鼻道三刀的反噬給壓了下去,他持刀走來,淡淡道:“現在才想起來逃嗎?太晚了一些。”

    如果方才有著江家老祖和江西晨聯手擋住楚休等人,其餘江家的人一心想要逃走的話還是有可能的。

    隻不過現在江家老祖已經死了,僅憑江西晨一人便想攔下楚休,完全就是癡人說夢!

    紅袖刀斬來,一瞬間刀芒仿若細雨一般連綿不絕,強大的血煉神罡夾雜在刀芒當中爆發而出,那股強大的力量讓人顫栗,直接把江西晨給逼到了極致。

    “我跟你拚了!”

    江西晨怒喝一聲,周身的白色的罡氣此時竟然泛起了一絲血色,他周身氣血在湧動著,瘋狂的開始燃燒,一拳落下,血色拳芒映襯得他整個人都恐怖無比。

    “拚命竟然還留有一絲餘地,你比起你們家老祖來可是要差得遠了!”

    阿鼻道三刀中的第一刀轟然斬落,無間地獄死門大開,漆黑色的刀芒劃過長空,江西晨的屍體轟然一聲倒在了地上,身體直接被斬成了兩截,但卻詭異的沒有一絲鮮血流淌而出。

    看著江西晨的屍體楚休搖了搖頭,這江西晨若是真的想要跟他拚命,那對楚休或許還有點威懾力。

    但方才這廝卻還留了幾分力氣,或者是在幻想著把楚休重傷後自己也能逃走,這可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連拚命都不敢拚的徹底,這樣的人不死誰死?

    而這邊隨著江家老祖和江西晨一死,其他江家的武者跟關中刑堂的武者比還真不夠資格。

    關中刑堂出身的武者,無論是自己培養出來的,還是像楚休這種半路加入的,其他的先不說,起碼實力都要比同階的江湖武者要高一個級別。

    像是江家這些長老中雖然還有幾個外罡,但卻完全不是杜廣仲等人的對手。

    一刻鍾後,杜廣仲走過來,衝著楚休拱拱手,帶著些許的不適應道:“楚大人,江家之人,已經……全部被斬殺!”

    今天這件事情對於杜廣仲的衝擊可以說是最大的。

    以前的杜廣仲是標準的老派江湖捕頭,雖然不算心懷俠義,但卻是嚴謹的守著關中刑堂的規矩。

    結果最近這些年他可以說是徹底的墮落了,貪墨稅收不算,如今更是在證據不全的情況下動手屠戮關中的武林勢力,將其斬盡殺絕,這種事情他可是第一次做,所以還有些不適應。

    “去把江家的寶庫等地都打開,將所有的資源都移入到議事廳當中。”楚休吩咐道。

    過了片刻,杜廣仲等三人立刻把東西都搬到議事廳內,有功法秘籍,也有修煉資源,還有一些刀劍兵器和紫金等珍惜財物等等,加起來可是足足有十幾個大箱子。

    將所有參與屠殺的關中刑堂武者都喊來,楚休看著在場的眾人沉聲道:“關中刑堂有關中刑堂的規矩,但我楚休也有我楚休的規矩。聽話的有賞,出力最多的也有賞!”

    楚休指著眼前這些從江家搜刮出來的東西沉聲道:“這些東西,兩成是你們的,三成是我的,五成是要交給刑堂的,能拿多少東西不在我,而在你們有沒有能力去做!”

    這些話一出,巡察使堂口的那些捕捕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與興奮之色。

    不是他們沒見過好東西,而是關中刑堂從來就不會像楚休這般簡單粗暴的給他們分東西。

    就比如關中刑堂的稅收都是從底層收上來,然後再按照人員發放到下麵,給多少完全要看刑堂內部的決定。

    而現在楚休則是把一切好處都放在他們眼前,能拿多少不看其他人,隻看你自己的能力!

    這樣一來,他們所能分到的東西簡直就是尋常執行任務無法想象的。

    看著在場的這些人,楚休的眼中則是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關中刑堂的實力很強,昔日楚狂歌為關中刑堂打下基礎之後,關思羽能夠帶領關中刑堂崛起,靠的就是這規矩二字。

    雖然最開始的時候關中刑堂當真是規矩森嚴,但越到後期,關中刑堂的底層懈怠的就越厲害,哪怕關思羽當真是鐵麵無私,他也管不了人心。

    最底層的江湖捕頭能拿到的資源還是太少了,開始的時候眾人還能保持一些心氣,隻不過到了最後,那些江湖捕頭加入關中刑堂的目的就已經從出人頭地變成了混日子。

    在大部分的江湖捕頭和捕感覺到自己晉升無望之後,他們通常都會變得懈怠,開始混日子,反正隻要沒犯錯,他們便一直都會是關中刑堂的人,並且還能按時領到一份不算少的俸祿。

    這樣一來雖然不會有大問題,但卻是會把一切都給變得暮氣沉沉的。

    看著在場的眾人,楚休沉聲道:“關中之地因為有了關中刑堂這才會有現在的安寧和秩序,這一切的功勞都是關中刑堂曆代先輩所打下來的根基。

    可是這些關中之地有些武林勢力卻是以為自己才是這關中的主人,枉顧法紀,不將我關中刑堂放在眼中。

    前任的巡察使是什麼行事方式我不管,掌刑官大人是什麼行事方式我也不管,但在我楚休的地盤上,無論是宗門還是世家,都要學會兩個字,敬畏!

    不要怕把事情鬧大,就算是鬧大了,也一樣有我給你們撐腰!”

    在場那些捕和捕頭眼中均是露出了一絲異樣的光芒來,沉聲到:“是,大人!”

    對於建州巡察使堂口的這些江湖捕頭和捕來說,他們憋屈的時間足夠長了。

    在方正元之前,建州府曆任巡察使都是庸碌之輩,所求的無非就是一個穩字而已,隻要不惹出什麼大事情來,基本上都會對下麵的這些宗門世家讓步。

    而後來換成了方正元當這個巡察使,他雖然不會對那些宗門世家讓步,但為人卻是迂腐的很,非要證據確鑿之後才會動手。

    但問題的關鍵是建州府的這些宗門世家若是幹了什麼違背關中刑堂法紀的事情,他們難道還能留下什麼明顯的破綻不成?

    而且方正元不光是對外迂腐,對內也是嚴格的很,導致手下的人灰色收入少了許多,讓人怨聲載道,名聲甚至還不如前幾位平庸的巡察使呢。

    而現在楚休所展露出的一切卻是讓他們看到了些許不一樣的東西,那就是霸氣!

    關中之地本來就是以關中刑堂為尊,結果他們卻是過的如此憋屈,正如同楚休說的那樣,他們應該讓下麵的那些宗門世家知道知道,什麼才叫做敬畏,這關中之地,到底誰才應該是主人!

    不管你有沒有罪,也不管自己這邊有沒有證據,反正隻要我說你有罪,那你便有罪,就是如此的簡單至極。

    當然最讓這些捕頭捕認可楚休的還是楚休的大方,整個江家兩成的資源都歸他們平分,這已經算是相當大方的舉動了,看楚休現在的姿態,估計以後肯定也還是這樣。

    看到眼下這些人的氣勢,楚休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之前第一次見到這些建州府麾下的捕頭捕時,楚休便感覺這些人身上都籠罩著一股暮氣,氣勢簡直低迷到了極致,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如今在重賞之下,這些人才稍微有了一些動力,當然實力嘛,在楚休看來仍舊是有些低的。

    可能是以前楚休跟天罪分舵麵的殺手呆的時間長了,總喜歡拿他們做標杆,所以才會感覺建州府巡察使堂口的這些捕頭捕實力弱

    實際上這些人的實力已經算是同階武者當中比較出色的了,而天罪分舵中的殺手則是同階武者當中的精英。

    否則當初天罪舵主如果放寬一下選擇殺手的實力,天罪分舵也不會才隻有可憐的百餘人了。

    杜廣仲三人對視一眼,直到現在他們好像才明白了一些這位楚大人的行事風格,不過這感覺倒也不錯,起碼要比方正元和前麵幾任巡察使要好多了。

    “帶著人,把東西都帶回到巡察使堂口去,並且讓手下人把江家的罪名傳遍整個建州府所有城池,徹底把他們的罪名坐實。”楚休吩咐道。

    “是,大人!”杜廣仲三人一拱手,立刻便去執行。

    而一天之後,緊鄰建州府的商州府內,衛寒山得到了手下人報告上來的消息,他的麵色驟然一變,冷聲道:“這楚休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Snap Time:2018-08-22 03:18:41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