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八章霸氣的關堂主(18-08-17)      第五百五十七章小凡天(18-08-17)      第五百五十六章回歸(18-08-16)     

第一百二十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PS:感謝書友躍馬の天山、糖橘子冰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姚家莊滅門一事傳的很廣,甚至在整個燕東之地都掀起了不少的風浪。

    一個是因為姚南謙之前準備金盆洗手時所造成的聲勢便已經不小了,結果現在他又在自己的金盆洗手儀式上被人所滅門,這一連串的事情讓知情者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而且這次滅門姚家莊也算是讓青龍會重新出現在燕東之地眾人的眼前了。

    當初天罪分舵被滅,青龍會幾乎在燕東之地消聲滅跡,即使後來青龍會重新派來了一位天罪舵主,青龍會大部分的時候也隻是小打小鬧而已,並沒有造成太大的聲勢。

    這一次滅絕姚家莊是青龍會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大規模的出手,也讓所有人都意識到,整個燕東武林可是又出現了一頭陰狠的毒蛇。

    與此同時這次參與滅門的青龍會殺手名聲也是傳揚了出去,不過其中風頭最大的卻是楚休。

    其實按照戰績來說,唐牙和雁不歸殺的人都比楚休多,他們兩個可是以一敵二,將兩名外罡境的對手輕鬆解決的,特別是唐牙,姚南謙可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但誰讓楚休乃是位列龍虎榜的人物呢,之前還有人說這楚休一上來就位列龍虎榜第十八位有些不公平,風滿樓將他列入龍虎榜怕是有什麼暗中交易。

    結果現在楚休的實力一出,當著眾人的麵斬殺善禪師這麼一名老牌外罡境高手,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實力,再也沒有人議論風滿樓的榜單有問題了。

    此時岱山郡與林中郡邊界的一座山林內,無數軍寨坐落在山腰上,大旗迎風而舞,這座小山便是鎮山軍所在營地。

    項未央從姚家莊回來之後便直接回到軍營,路上有士兵見到他,都會對他恭敬的一禮,喊一聲項校尉。

    鎮山軍剛剛開始鎮守燕東之地,上將殷羅華更是要求他們每日都要來山林中操練,最後索性把整個軍營都搬到了山上來。

    掀開主帳,項未央走入其中,帳內隻有一名身穿黑虎鎧的中年人,在其中看著一本書。

    那中年人相貌十分儒雅,氣質溫和,若不是穿著一身鎧甲,你甚至會認為他隻是一個讀書的儒生,而不是殺人的將軍。

    此人便是鎮山軍上將,‘鴆虎’殷羅華!

    雖然殷羅華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儒生一般,但實際上此人卻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兒。

    看他的綽號就知道了,鴆虎。

    什麼是‘鴆’?鴆乃是傳說中的毒鳥,身上一根羽毛都劇毒無比。

    殷羅華被人稱為是鴆虎,就是因為他做事陰毒狠辣,而且手段果決無比,猶如猛虎下山,勢不可擋。

    這兩種特性融合在一起,使得殷羅華在北燕軍方可是很有名氣的。

    看到項未央進來,殷羅華問道:“姚家莊那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

    項未央嘿嘿笑道道:“是結束了,那姚南謙死的可是淒慘極了。”

    殷羅華詫異道:“姚南謙死了?怎麼回事?”

    等到項未央把這一切都說出來之後,殷羅華沉吟了半晌,最後沉聲道:“山雨欲來風滿樓啊,燕東武林,或者說是北燕武林都即將不太平了。”

    項未央遲疑道:“將軍,不至於吧?青龍會的殺手這些年幹的滅門大案可不止一個了,就以一個天罪分舵的實力,應該不至於影響到整個燕東武林啊。”

    殷羅華搖頭道:“天罪分舵這次出手隻是一個引子而已,代表著三年前被各大派聯手剿滅的天罪分舵又一次出現在江湖當中。

    三年前天罪分舵被滅,不是因為殺了不該殺的人,而是因為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所以這才導致的整個天罪分舵都被絞殺一空。

    其實這些大派還是有些敏感了,東西搶回來也就罷了,他們竟然還直接聯手滅了青龍會一個分舵。

    要知道整個青龍會也隻有天罡三十六分舵而已,現任的青龍會大龍首‘偃月青龍’步天南更是出了名的脾氣暴躁,喜怒難測,根本就是瘋子一樣的人物,如此做可是相當於接連甩了他好幾個巴掌,他怎麼可能不來找這些人拚命?

    那一戰我也沒看到,反正當年的餘波現在可還沒有散盡呢,結果青龍會便派來這麼一個能惹事的家夥當天罪舵主,我估計的不錯,對方隱忍不了多長時間便會忍不住跳出來搞事情的,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項未央詫異道:“現在青龍會那位天罪分舵的舵主您認識?”

    “算是認識,打過一些交道。”

    殷羅華沉聲道:“這位天罪舵主以前乃是在青龍會總部的當殺手的,實力很強,甚至我都沒把握勝之,但其為人嘛,隻能說是誌大才疏,有些過於自滿自傲。

    天罪分舵當初被絞殺一空,其實最適合的應該是沉穩發展,但這位卻是一個沒有耐心的性子,以他的實力,天罪分舵稍微有些起色必將會搞一些大動作的,現在你也看到了,接下姚家莊這個任務,便是對方動作的第一步。”

    項未央嘿嘿冷笑道:“反正不管如何,讓他們殺去就是了,這幫江湖人在這殺來殺去,我們作壁上觀豈不是更好?”

    殷羅華沉聲道:“之前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以現在朝廷的情況,我們怕是無法全程作壁上觀了,怎麼也要參與到其中才是。”

    項未央詫異道:“朝廷那邊有什麼動靜?”

    殷羅華看了項未央一眼,忽然放低了聲音道:“我北燕昔日是什麼情況你應該知道,不光被東齊壓製,更是被西楚壓製,幸虧當今聖上雄才偉略,聯合北燕武林,這才滅掉為禍多時的北地三十六巨寇,更是對外壓過東齊一頭。

    不過近些年來,這些江湖人卻是有些越來越不像話了,鬧的有些太厲害。

    甚至極北飄雪城那片地域,我北燕朝廷說話還沒有極北飄雪城說話管用。

    不管他們是自詡為燕國的功臣也罷,還是單純隻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我北燕都要插手管一管了,否則這當今天下,誰還會拿朝廷當回事?”

    項未央聞言心中一凜道:“將軍,這是陛下的意思?”

    殷羅華淡淡道:“準確點來說這是朝廷的意思,不過你也不用緊張,眼下整個北燕江湖還算是平靜,還沒到動手的時候,隻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這雨可還沒下呢。

    你這段時間盡修煉到三花聚頂之境,等提拔你成為副將之後,我便會進京,新的鎮山軍上將還不知道是誰,不過以你在鎮山軍的資曆,提拔你成為副將之後,誰來接管鎮山軍也都是會用你的。”

    項未央詫異道:“將軍你要調回到京城?”

    殷羅華點點頭道:“我已經要凝練武道真丹,踏入凝神三境了,到時候我估計會去鎮國五軍當中擔任副將。”

    燕國真正的精銳都在鎮國五軍那,雖然現在殷羅華乃是鎮山軍的上將,遷升之後成為副將好像是地位變低了,其實是高升了一級。

    項未央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拱手道:“恭喜將軍了。”

    他是殷羅華的心腹,眼下自家大人實力又進一步,他自然也是與有榮焉的。

    殷羅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現在功績有了,差的便隻是實力了,早日踏入聚三花、凝五氣的境界,我也好在鎮國五軍當中為你找一個位置。”

    “多謝將軍!”

    …………………………

    靈劍派內,一名身穿藍衣,膝前橫著一柄長劍四十許中年人盤坐在一座瀑布前,聽著一名武者匯報著姚家莊的事情。

    此人便是靈劍派的掌門,‘霜月小劍’林飛羽了。

    聽完門下弟子的稟報之後,林飛羽隻是點了點頭,便閉上了雙目。

    他身後那名弟子看到掌門沒有說話,遲疑了半天這才道:“掌門,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

    林飛羽睜開眼睛,反問道:“為什麼要處理?”

    “啊?”

    那名弟子下意識道:“姚長老畢竟是我靈劍派的長老啊,而且這次還死了三名外罡境的師叔,我們靈劍派難道就沒有反應嗎?”

    林飛羽深深的看了那名弟子一眼,淡淡道:“記住了,從姚南謙決定退出江湖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我靈劍派的人了。

    至於那三個白癡,為了一個即將要退出江湖的家夥打生打死,最後還把命丟在了姚家莊,難道還要我整個靈劍派為他們報仇嗎?

    況且我靈劍派就算是想報仇又該找誰去報?究竟是誰雇傭青龍會殺了姚南謙,就算是姚南謙自己都不知道。

    找青龍會報仇?誰都知道青龍會隻是他人手中的一把劍,況且青龍會行蹤隱蔽,一個天罪分舵的實力都要比我靈劍派強,我們還能打上門去找青龍會的麻煩不成?

    從現在開始,這件事情便結束了,我不想在聽到宗門內有人討論這件事情,記住了沒有?”

    那名弟子聞言頓時心中一凜,連連點頭。

    他這才反應過來,貌似宗門內有過傳言,姚長老年輕時好像打壓過掌門,所以等掌門坐上這個位置後,姚長老便再也沒掌握過任何的權力,最後甚至要金盆洗手、退隱江湖。

    以前他以為這隻是謠傳,現在一看,貌似這件事情是真的。

    

Snap Time:2018-08-21 23:28:40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