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七十二章結交一番

  
  就在楚休等人都在那耐心的等候時,山腳下忽然傳來了一陣熱鬧的喧嘩之聲,一眾武者簇擁著幾人走上來,恭維聲不斷,楚休挑了挑眉毛,貌似是有大人物來了。
  楚休扭頭衝著身邊一名模樣略顯猥瑣的武者問道:“包老三,來的人是誰你可知道?”
  那包老三是呂陽鎮當地的一名散修武者,正是之前在張百濤等四人圍殺楚休時,他在旁邊看熱鬧多嘴卻差點被劉元海一刀砍死,結果卻被呂鳳仙給救下的那家夥。
  楚休和呂鳳仙回到呂陽鎮之後遇到他,這包老三在感激完呂鳳仙的救命之恩後便一直都賴在他們身邊,畢竟他隻是一名淬體境的武者,現在有資格混在先天境界的高手身邊,那可也是一種榮耀。
  楚休倒也沒攆人,這包老三雖然實力差勁,但卻是這呂陽鎮的地頭蛇,而且為人也比較八卦,對於林中郡周圍這幾個郡武林上的大小事情也都比較了解,有他在,楚休也能得到不少的消息。
  包老三聞言,眼中露出了一絲羨豔之色道:“在北燕之地能有這麼大排場的還能有誰?當然是聚義莊少莊主,‘淩雲布雨’聶東流少莊主了。
  嘖嘖,據說聶少莊主驚才絕豔,而且待人謙和,人脈遍布整個江湖,甚至有江湖傳言,隻要你能跟聶少莊主成為朋友,那聚義莊便永遠都會為你敞開大門。
  隻可惜啊,我老包本領不濟,這輩子可是沒有踏入聚義莊的機會了。”
  聽到聶東流三個字,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他淡淡道:“聚義莊的大門的確會為聶東流的朋友敞開,但想成為聶東流的朋友,你可是要有價值的,沒有價值的存在,那可不配成為那一位的朋友。”
  一旁的包老三沒敢搭話,聚義莊在北燕的名聲很大,大到讓他這種最底層的武者連說一句話壞話都不敢。
  人群的包圍中,聶東流嘴角含笑,跟著在場的眾多武者打著招呼,有他認識的,但更多的卻是不認識的,無論這些人實力高也好,實力低也罷,聶東流都把麵子上的功夫做的是麵麵俱到,沒有絲毫的遺漏,給人一股如沐春風般的感覺,也引來了在場武者的交口稱讚。
  挨個問候了一圈之後,聶東流身邊就隻剩下十多個人了,這些人都是呂陽山附近的大族或者是大宗門的人,自家都有著禦氣五重的高手坐鎮,這才能在這跟聶東流談笑風生。
  其中一名身穿金色華服,身材英挺高大,模樣英俊,甚至論外貌僅次於呂鳳仙的男子站出來,對著聶東流拱拱手道:“少莊主,聽聞你這段時間都在聚義莊內閉關,這次怎麼來呂陽山了?我還以為你們聚義莊隻是會派一些普通弟子來看看呢,沒想到你卻親過來。
  不論這呂陽山內有沒有重寶,少莊主你這次來可不能就這麼走了,我最近淘到了一批好酒,五十年的醉龍香!就等著少莊主你來品嚐呢。”
  聶東流笑了笑道:“在聚義莊內閉關閉的有些憋悶了,正好趁這個機會散散心。
  聽說嶽兄你北陵嶽家準備跟同為北陵府大族的穆家聯姻,迎娶穆家長女,這批醉龍香難道就是準備在訂婚儀式上準備的?”
  這名年輕人乃是林中郡大州府,北陵府嶽家的嫡長子嶽盧川。
  嶽家在北陵府的地位很高,甚至一提到北陵府,人們就隻會想到嶽家,在北陵府內,其他小家族的地位根本就不能跟嶽家比。
  此時那嶽盧川聽到聶東流這麼問,他的神色頓時有些不對,勉強笑了笑道:“一個訂婚儀式嘛,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醉龍香少莊主什麼時候想喝,我這邊立刻就準備。”
  這時旁邊有人調笑道:“咱們嶽公子是對這門親事不太滿意啊,那穆家大小姐生的也是花容月貌,嶽公子你之前不是還很樂意的嘛。
  聽說前段時日子你去了一趟燕南,用了幾個月便跟那神武門掌門的女兒勾搭上了,怕是看不上北陵府的那小家族了。
  那訂婚儀式少莊主你怕是參加不了了,咱們這位嶽公子,估計是已經準備悔婚了吧?”
  聶東流聞言挑了挑眉毛,這是那嶽盧川的家事,他倒是管不著,隻不過他對於嶽盧川勾搭上神武門大小姐一事倒是有點興趣。
  神武門也是北燕大宗,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在燕南之地,倒是離這有些遠,林中郡和聚義莊所在的樂平郡都屬於燕東之地。
  隻不過對方畢竟是七宗八派之一,遠比嶽家的實力要強,嶽盧川若是真能跟神武門聯姻,那嶽家的實力倒也會提升一大截。
  當然聶東流是看不上這種手段的,他本來就是一個強勢之人,想要獲得勢力,他可以靠手段,靠算計,但卻絕對不會選擇靠女人。
  最重要的是這家夥還有婚約在身,現在悔婚去攀高枝,好說不好聽,嶽家的名聲都容易被敗壞。
  嶽盧川惱羞成怒的指著那名武者厲喝道:“閉嘴!別在少莊主麵前造謠,我嶽家什麼時候準備悔婚了?再胡說八道,我跟你沒完!”
  眼看雙方的火藥味有些濃,聶東流連忙站出來打圓場道:“行了諸位,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吵起來不值得,對了,諸位有誰知道楚休此人,他是否在呂陽山之上?”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臉迷茫之色,對於他們這些出身大勢力的武者來說,楚休無論是滅了山陽府張家,還是在呂陽鎮內大開殺戒,這些都隻能算是小事而已,他們當然沒聽說過。
  至於張百濤嘛,他雖然是巴山劍派的弟子,但這是北燕,離西楚遠著呢,估計除了山陽府的人外,其他地方的人連張百濤的名字都沒聽說過,要是巴山劍派的長老死在了這,那估計還能掀起一點水花來。
  這時一名呂陽鎮周圍一個小世家的人走出來道:“少莊主說的楚休可是前段時間在呂陽鎮內斬殺四名先天武者的楚休?”
  聶東流道:“對,就是他,現在他可在呂陽山上?”
  那名武者在這群人當中地位可是最低的一個,平常隻能看著聶東流跟其他人談笑風生,此時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跟聶東流接觸的機會,他連忙道:“我聽下人說過,他在這呂陽山上呆了好幾天了,我這就帶少莊主你過去。”
  聶東流回身衝著其他人拱拱手道:“諸位先聊著,我去結識一個江湖上最近崛起的年輕俊傑,一會帶來給諸位認識一下。”
  在場的眾人都是點了點頭,他們知道聶東流豪爽義氣,喜歡結交朋友,隻不過在他們看來聶東流應該結交他們這些大勢力出身的武者才對,整日跟那些沒什麼背景的江湖草莽廝混有什麼意思?
  此時的楚休還在跟呂鳳仙閑聊著,旁邊的包老三也時不時插一句嘴,講一些當地武林的八卦。
  就在這時,他們感覺周圍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向著他們望來,楚休抬眼一眼,一名武者正態度謙恭的帶著聶東流向著他們走來。
  身後的包老三嘴巴張的老大,方才他還在說聶東流如何如何,沒想到這麼就見到真人了,這可讓包老三激動的很。
  來到楚休和呂鳳仙的身前,聶東流拱拱手道:“可是楚休楚兄弟?”
  說完之後,聶東流又看著呂鳳仙道:“這位是?”
  呂鳳仙淡淡道:“燕西漁陽呂鳳仙,無名之輩而已。”
  聶東流想了想,哈哈大笑道:“小溫侯之名在燕西之地可是不小,怎麼能算是無名之輩呢?”
  呂鳳仙有些詫異,沒想到聶東流竟然連他的名號都知道,不過呂鳳仙的神色仍舊是一片淡然。
  其實之前呂鳳仙對於聶東流的感官還是不錯的,畢竟整個北燕都找不到說聶東流壞話的人。
  但先入為主,知道了楚休跟聶東流之間的恩怨,又聽了楚休分析了聶東流的為人,現在的呂鳳仙怎麼看聶東流這禮賢下士一般的豪爽笑容都有些虛假。
  原版劇情中他們兩個是好友,但這一世有著楚休的插手,這兩個人卻是已經徹底如同陌路了。
  

Snap Time:2018-10-24 09:02:23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