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八章霸氣的關堂主(18-08-17)      第五百五十七章小凡天(18-08-17)      第五百五十六章回歸(18-08-16)     

第五十二章命,才是自己的


    PS:感謝吾折天一萬五千起點幣的打賞

    聽到韓威說楚休的身份有問題,張鬆齡臉上立刻便露出了一抹異色來。

    說實話,他調查楚休的身份也隻是為了以防萬一,怕對方背後是那些魔道凶人,別再有什麼歹意,但沒想到這一查竟然還真查出問題來了。

    “風滿樓那邊有什麼消息?”

    韓威道:“風滿樓那邊是這麼解釋的,因為這楚休的資料太少,所以他們大部分的情報都隻能是推測。

    魏郡那邊曾經出現了一樁滅門慘案,魏郡通州府楚家滿門被滅,隻有其庶子楚休生死不知。

    但因為這滅門慘案當中死的人有滄瀾劍宗大弟子‘落雨劍’沈白的弟弟,沈白便懷疑凶手乃是楚休,所以便在魏郡開始通緝,不過卻一無所獲。

    因為這楚休以前籍籍無名,也並不算什麼人物,所以並沒有畫像流傳下來。

    不過按照年齡、性格,還有兩個楚休都是用刀,從這些共同點來分析,風滿樓那邊得出的結果,兩個楚休八成就是同一個人。

    當然因為風滿樓也不敢確定,所以這消息風滿樓隻收了八成的價格。”

    張鬆齡冷笑了兩聲道:“八成就已經足夠了!沒想到啊,這麼一查,竟然還當真查出來點好東西!”

    一旁的韓威詫異道:“家主,你是想要把這楚休的消息賣給滄瀾劍宗?

    不過家主,滄瀾劍宗乃是魏郡的宗門,而魏郡那邊跟我們北燕的關係您也知道,就算是知道了消息,他們也不敢大張旗鼓的來抓人的。”

    張鬆齡冷笑道:“誰說我要把這楚休的消息賣給滄瀾劍宗了?風滿樓的情報,真正的重點並不是這楚休被滄瀾劍宗通緝追殺,而是他背後沒有任何勢力,反而是一隻倉皇逃竄的喪家之犬!”

    韓威晃了晃腦袋,仍舊沒明白張鬆齡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他知道,被張鬆齡這老狐狸惦記上,那楚休這次可要倒黴了。

    張鬆齡論及武道,實力甚至不如他那已經拜入巴山劍派的大兒子張百濤。

    但在張百濤沒有拜入巴山劍派之前,張家能在山陽府有這麼大一片基業,靠的可都是張鬆齡的算計。

    入夜之後,拍賣會那邊已經把楚休拍下來的秘匣送到了張府內。

    張百晨在一旁道:“爹,那楚休不是說他有內幕消息嘛,我們打開看看,他這秘匣麵究竟是什麼東西。”

    張鬆齡點點頭,他也是有些好奇,不過他剛想要打開看看其中到底是什麼寶物,但下人卻忽然通報說楚休來訪。

    張鬆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的笑意,將那秘匣放在了桌子上。

    過了一會,楚休被張家的下人帶進來,不過在進來的一瞬間,楚休便感覺氣氛有些不對。

    之前張鬆齡對於楚休的態度還算是客氣,雙方都是先天武者,起碼張鬆齡沒有把楚休當成是晚輩擺出那種傲倨的態度來。

    結果現在看到楚休進來,張鬆齡卻是依舊坐在椅子上,一句話都沒說,甚至連動都沒動。

    而他身邊的張百晨則是看著楚休,臉上帶著一種玩味之色,竟然還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異色,淡淡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張家主,這次我們也算是合作愉了。”

    話音落下,楚休看到桌子上那猩紅色的秘匣,直接便要伸手去拿。

    不過就在這時,張鬆齡卻是直接搶先一步,把那秘匣拿揣在了懷,這讓楚休的麵色頓時一冷。

    “張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張鬆齡淡淡道:“沒什麼意思,我隻是想要跟楚公子你聊一聊而已。”

    “哦?聊什麼?”楚休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冷色。

    張鬆齡坐直了身子,沉聲道:“當然是聊一聊楚公子你被七宗八派之一的滄瀾劍宗通緝是什麼感覺!”

    楚休低著頭,他眼中的殺機隱現,不過等他再抬頭時,那股殺機卻是已經消弭無蹤。

    “滄瀾劍宗的消息傳遞的這麼?竟然連北燕的人都知道了我的消息?”

    看到楚休那副平靜的表情,張鬆齡反倒是詫異道:“你不害怕?”

    楚休冷笑道:“我為何要害怕?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我又沒想隱姓埋名一輩子。

    滄瀾劍宗隻是在魏郡通緝我,又不是在整個北燕,整個江湖通緝我。

    張家主你現在說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想要拿滄瀾劍宗威脅我?那你可是想多了。

    滄瀾劍宗的勢力範圍是在魏郡,你認為滄瀾劍宗會大規模出動,隻為了一個弟子的親人便大張旗鼓的來北燕抓我?”

    張鬆齡冷笑道:“滄瀾劍宗是不能大張旗鼓的來抓你,但我若是擒住你,將你送到滄瀾劍宗,你說身為七宗八派之一的滄瀾劍宗,他們會給我多少好處?”

    話音落下,張鬆齡直接拍了拍手,頓時便有幾十名張家的精銳武者圍了過來,其中凝血境便有五人之多,其餘的也都是張家內的精銳。

    楚休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冷芒道:“張家主這是準備用強?我之前可是很誠心誠意的想要跟張家主你合作啊。”

    張鬆齡搖搖頭道:“非也,我也不想動手,我隻是想要讓楚公子認清你現在的處境而已。

    滄瀾劍宗是魏郡大派,如果沒有必要,我張家也不想因為些許的蠅頭小利去跟滄瀾劍宗打交道,所以楚公子,你今天若是拿出一些財物買命的話,我可以放你離去,甚至會在山陽府內主動幫你遮掩消息。”

    說到這,張鬆齡的眼中露出了一絲貪欲道:“楚家滅門,活著的便隻有你一個,楚家大部分的家產也應該都在你手中吧?將他們都交出來吧,錢財乃是身外之物,命,才是自己的。”

    其實從一開始張鬆齡便沒想過要把楚休的消息出賣給滄瀾劍宗,甚至他都沒想過要把楚休擒住送給滄瀾劍宗。

    原因很簡單,滄瀾劍宗那邊隻是說通緝楚休,並沒有說誰獻上楚休的情報或者是直接擒住楚休能給多少賞賜。

    滄瀾劍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對於整個魏郡的武林勢力來說,誰都要給滄瀾劍宗一個麵子,所以滄瀾劍宗發布通緝令,並不需要有獎賞,甚至那些宗門還會因為能跟滄瀾劍宗搭上關係而竊喜。

    張家乃是北燕的小勢力,哪怕他們主動把楚休的消息或者是楚休本人送到滄瀾劍宗麵前,估計也得不到什麼好東西,頂天是那沈白本人表示一下感謝而已。

    而且張家若是不知好歹的去跟滄瀾劍宗獅子大開口,那他們可是會死的很慘的。

    所以在得知了這楚休的真正身份後,張鬆齡便已經打定了主意,他要把楚休身上那些楚家的財物寶物都給榨出來才行!

    楚家被滅門,楚休是唯一活著的那個,那楚家所有的財物和修煉資源等寶物肯定都在這楚休身上,這些東西加在一起,對於現在的張家來說絕對是一筆大收入的。

    隻不過張鬆齡可不知道當時楚休已經身受重傷,廢了一隻胳膊,而且還因為沈墨也死在了楚家,哪還敢在楚家久留?

    楚家那些財物資源楚休都沒來得及去找,隻有他身上這些銀子,還都是從楚宗光的屋內翻找出來的。

    楚休的眼中閃爍著冷芒道:“張家主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自己撐著了,這打家劫舍的本事,可是要比盜匪都強。”

    張鬆齡拿出了一柄青銅鍛造的鬆紋古劍,這是產自巴蜀之地的兵刃,由巴蜀的鑄劍師鍛造出的四轉長劍,乃是他的大兒子張百濤送給他作為五十大壽賀禮的。

    張鬆齡持劍指著楚休淡然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若是一個有背景的先天武者,我張家也不敢得罪。

    而你若是一個尋常的散修先天武者,沒什麼好東西在身上,我張家也懶得費力去得罪,打生打死的也沒有好處。

    但偏偏你楚休現在身懷巨富,還隻是一個被滄瀾劍宗通緝的喪家之犬,不動你動誰?

    楚休,你年紀輕輕便能到先天也算是不容易,但可惜,年輕氣盛,你的江湖經驗還是太少了,惹了這麼大的事情竟然還如此高調行事,這次老夫便幫你長點記性!”

    

Snap Time:2018-08-21 15:38:42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