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十四章演戲

  
  商隊是楚休讓韓豹派人去劫的,但楚休的意思隻是要把張全這些管事給弄死,其他人他可是還準備留著的,要不然商隊一個人都沒有,他這個商隊又有什麼意義?
  而事實上他們也沒死多少人,但剩下的這些人貌似都已經被嚇破了膽子了,竟然不敢繼續走了,這讓楚休心中冷笑不已,他那便宜老爹是真對楚家的事情不上心啊,這幫下人都已經被慣成這幅模樣了,他居然也不管管。
  看著在場的眾人,楚休冷聲道:“修養一段時間?想個對策?簡直就是笑話!
  死的又不是你們,你們連一點傷都沒受,修養什麼?
  至於對策,南北殤邙山的盜匪為禍都已經幾十年了,連魏郡官府北燕朝廷都管不了,你們還想要對策?一群廢物,怕了就直說,找什麼借口!”
  那些商隊的成員都是一臉的怒容,不過楚休怎麼說也是楚家二公子,他們連管事都不是,也不敢跟楚休叫板,隻是帶著一臉怒容在那沉默。
  楚休冷笑道:“以為不說話就完了?楚家這麼多生意,商隊的待遇是最高的。
  其他打雜的下人每個月的月錢才一兩和二兩,你們商隊最少都是十兩,管事甚至能達到百兩!
  楚家給你們這麼多的月錢,不是讓你們來當大爺的,你們怕死不想去,有的是人想去!高備!”
  楚休喊了一聲,高備立刻走出來道:“小人在。”
  楚休淡淡道:“去,告訴楚家雜役房的那些下人,他們有人敢拚命,我商隊就敢要,月錢最低十兩,隻要每次順利歸來,商隊收益的半成便作為他們的賞錢。”
  楚休又把目光轉向了其餘商隊內的人,淡淡道:“至於你們,不想在商隊拚命沒關係,去找柳管家,讓他重新給你們分配地方,當然柳管家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估計也沒時間管你們了。”
  商隊那些人麵色頓時一變,他們也沒想到楚休做的那麼絕,竟然一下子就要把他們都踢出商隊。
  實話實說,在楚家這麼多的生意麵,商隊的待遇的確是最高的,而且他們連續走了幾年都沒遇到什麼太大的風險,就隻有這一次被嚇到了。
  就因為這一次便放棄這麼好的位置,方才還堅定的人立刻便猶豫了起來。
  而且跟以前張全管商隊時比,二公子可是大方的很,竟然願意把商隊半成的收益拿出來當賞錢。
  別看這半成好像很少,分攤在這上百號人手中更少,但每次商隊的收益可都是數千兩之多,平均算下來他們也能分到幾兩銀子的,這對於他們來說已經不少了。
  就在此時,方才那個最先跳出來質問楚休的人卻是第一個便倒戈,連忙哀求道:“二公子,方才是小人豬油蒙了心,楚家待我等不薄,還請二公子給我一個機會。”
  楚休對於商隊的事情一竅不通,現在那幾個管事都死了,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將他們全都趕出商隊。
  所以楚休隻是淡淡道:“機會隻有一次,你們若是再沒把握住,那就別怪我不講情麵了。現在願意繼續呆在商隊的,都跟我走。”
  在場七十多名商隊的成員,隻有十多人實在是被嚇破了膽子,寧肯不要商隊的待遇也要離開,至於其他人嘛,都乖乖跟著楚休一起去準備,重新起程。
  商隊的章程其實並不算太難,無非就是互通有無,把魏郡的特產賣到燕國去,大賺一筆,然後再從燕國那邊帶一些特產回到魏郡來。
  隻不過從若是從大路走的話,雖然安全,但時間太長,一個月的時間都無法繞過殤邙山。
  而直接橫穿殤邙山的話,的話一個月都能走兩個來回了。
  這次楚休帶隊,他早就已經跟韓豹打好了招呼,讓韓豹的手下配合他演一場戲,是演給楚家的人看,也是演給殤邙山內其他的盜匪看的。
  進入殤邙山後,楚休走的是另外一條張全他們曾經走過的商路,一路上那些商隊的下人都仿佛是驚弓之鳥一般,生怕再有盜匪。
  不過現實卻是怕什麼來什麼,就在此時,一個大笑聲卻是忽然傳來:“小的們,都出來吧,生意來了!人殺了,東西留下!”
  話音落下,上百名盜匪從密林當中竄出來,將商隊團團圍住。
  此時商隊內的那些人都已經後悔死了。
  早知道如此,他們才不會跟楚休繼續來找死,結果現在錢沒拿到,命卻是沒了!
  但就在此時,楚休卻是忽然對著高備道:“拿火油,準備點火!”
  高備點了點頭,直接掀開裝著貨物的馬車,打開馬車頂部的一個陶罐,其中散發出了刺鼻的氣味,赫然是一罐火油,而高備這時候也是從懷拿出來了一塊火石,隨時可以將那火油點燃。
  楚休指著那陶罐沉聲道:“諸位,每輛馬車上可都有這麼一個火油罐,你們求財害命,但我楚家之人也不會任人宰割!
  大不了我一把火將貨物給燒了,然後再跟你們死戰一場,你們也別想得到任何東西!”
  商隊的那些人看著楚休,眼中都露出了一抹訝異之色,顯然沒想到這位二公子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隻不過萬一碰上個脾氣爆的盜匪,寧肯不要這東西也要殺了他們怎麼辦?
  盜匪當中,一名扛著開山刀的壯漢走了出來,這人楚休認識,乃是韓豹的手下心腹之一,有著淬體境的實力,大名不知道,但其他盜匪都叫他馮一刀,意思是他的刀法很,殺人經常隻用一刀。
  馮一刀裝作不認識楚休,他冷笑道:“跟大爺我玩這一套還嫩點,你信不信大爺我寧肯不要這些東西,也要宰了你們?”
  楚休搖搖頭道:“這又是何苦呢?這位好漢,不如這樣,你跟我比試一場,我輸了,任你處置。我若是贏了,諸位便讓我們離去,這樣如何?”
  馮一刀大笑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公子哥也想跟我動手?你既然想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其他商隊的成員都是緊皺著眉頭,不怪他們擔心,實在是這位二公子在楚家內從來就不是以實力出名的。
  整個楚家也就隻有大公子是公認的武道天賦很不錯,現在已經到了凝血境。
  楚休下馬,拿出自己手中的短刀,對著那馮一刀拱了拱手,直接便向著馮一刀攻來。
  楚休擅長的是刀之術,那馮一刀也不是尋常盜匪,北地三十六巨寇出身的他一身武功傳承不輸於門派世家弟子,但他擅長的也是刀。
  但現在他們兩個人是在演戲,自然不可能動用那種一招斃敵的刀之術,所以便跟尋常的武者一樣,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
  楚家那些下人當中幾乎沒有真正的武者,大部分都隻是學過一些粗淺的拳腳功夫而已,所以在他們看來,雙方打的倒是很激烈。
  在交手了幾十招之後,馮一刀故意放水,楚休直接一刀將他手中的開山刀所斬飛,拱拱手道:“承讓了。”
  馮一刀的演技還不錯,他露出了一臉的鬱悶之色道:“行了行了,你們走吧,沒想到你這公子哥還是有幾分實力的,是大爺我輕敵了。”
  一聽這話,商隊那邊的人頓時便鬆了一口氣,集體歡呼了一聲。
  不過這時楚休卻是道:“這位好漢且慢。”
  馮一刀皺眉道:“你小子還有什麼事情?”
  商隊那邊的人也是十分不解,他們現在巴不得離這些盜匪越遠越好,二公子還往對方跟前湊什麼?
  楚休拱拱手道:“在下是想找好漢你談一筆生意的。”
  馮一刀指著自己道:“我沒聽錯?你找我一個盜匪談生意?”
  楚休點點頭道:“沒錯,就是談生意。
  在下這商隊把這批貨物運到燕國,轉手便可以賣上幾千兩,但實際上這批貨若是落入諸位的手中,以諸位的能力隻能把他們變成幾百兩。
  這可是十倍的差距,在下現在願意拿出一千兩銀子,請諸位好漢護送我的商隊離開殤邙山,這樣算下來,諸位好漢也算沒白走這一趟,甚至比尋常殺人劫貨賺的銀子還多。”
  馮一刀的眼睛頓時一亮:“你小子這主意不錯,有意思,大爺我答應了!”
  在場那些商隊的人都是對視了一眼,他們走這殤邙山也有十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做法,不過仔細一想,他們還真不算太虧。
  一千兩銀子雖然多,但以前他們卻是需要東躲西藏的躲避盜匪,而現在卻是直接由這些盜匪護送離開殤邙山,用的時間也短了許多。
  直到這一刻眾人好像才認識到這位二公子好像是真的變了,跟他們印象當中那位二公子簡直就是判若兩人一般。
  楚休這一出戲演的很成功,他這邊徹底在商隊內奠定了威望,而韓豹那邊也可以把這件事情傳出去,讓其他盜匪知道他們製定這種規矩的可行性。
  

Snap Time:2018-10-24 08:39:49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