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十章不聽話的,都是死人!

  
  道門功法最重根基,而先天功這門全真一脈的秘典雖然在實戰之上並沒有什麼招式,但卻能讓楚休的根基變得堅實無比,甚至能夠彌補他幼年時沒有打好的根基。
  奇經自走,八脈俱通。
  先天功那一絲微薄的真氣遊走在楚休的經脈當中,高級貨就是不同,楚休能清楚的感覺到真氣在體內遊走壯大,洗練著他的身軀。
  而楚休以前修煉他們楚家的瀚海心法基本上沒什麼感覺,真氣隻能感覺到一股微弱的熱流,模糊的很。
  修煉了一夜,楚休直接盤坐在床上入睡,等到第二天醒來時,他全身也沒有半點的不適。
  “道門功法中正平和,越是修煉,精力便越是充沛,這點倒是遠勝其他功法。”
  楚休推開門,院子已經豎立著十幾個粗木樁,昨天晚上高備便已經帶著人來弄這些東西了。
  拿起自己的隨身短刀彈了彈,散發著鋒銳之氣的刀身頓時發出了一聲輕吟。
  武功有等級,兵刃自然也是有等級之分的。
  江湖上把兵刃也跟功法一樣,大致分為九轉。
  其中前三轉為凡兵,中三轉為寶兵,後三轉為神兵嗎,而神兵之上還有傳說中的絕世神兵。
  尋常的武者手中所拿的都是普通的凡兵,由尋常鐵匠打造而成的。隻有那些在江湖上有一定聲望的煉器大師或者是鑄劍師親手打造的兵刃,才是有著屬於自己名字的寶兵。
  楚休手中這柄短刀便是由楚家在南山礦區出產的精練礦石所打造的,品級應該是二轉左右,在尋常兵刃當中也算是比較鋒銳的那種了。
  藏刀於袖中,楚休不動用真氣,一刀一刀的練習著那袖青龍的出刀之法。
  就算是再簡單,再平凡的招式你堅持不懈的練一百遍,練一千遍,一萬遍甚至是十萬遍都會變得不再平凡,更別說是袖青龍這種本來就不簡單刀武技,楚休在一邊練的時候還在一邊在腦海中觀想著那青龍出海的景象。
  他現在的刀隻有刀形,而沒有刀意,什麼時候楚休能夠斬出刀意來,他這袖青龍才算是真正登堂入室了。
  這一天的時間楚休都在練刀,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砍了多少刀,反正隻要手臂到了忍受不住的程度,他便開始修煉先天功養氣,然後再練。
  現在的楚休沒天賦,悟性未知,機緣搶不到,他也隻能在毅力這方麵下功夫了。
  傍晚十分高備來給楚休送飯,他猶豫了一下道:“公子,我聽到了一個消息,家主不是把通往燕國的商隊交給了您嘛,但那商隊麵的管事領隊都是二夫人的人,說是等商隊回來要給公子你一個下馬威。”
  楚休挑了挑眉毛:“這件事情對方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傳了出來?”
  高備道:“也不是明目張膽,消息是二夫人的一個丫鬟傳出來的,而那個丫鬟也是三公子的侍妾。”
  楚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這對母子還真沒把自己放在眼,或許在他們的計劃中,就算自己知道那些領隊管事是他們的人,自己也無可奈何。
  可惜這對母子還是低估了楚休的狠辣程度,不聽話的人,跟死人可沒什麼區別!
  “高備,明天早上跟我出城,去一趟殤邙山,去找上次你請來的那盜匪首領馬闊。”楚休道。
  高備聞言頓時就是一哆嗦,還去那地方?上次那些盜匪殺人的場景可是給高備留下了不少的心理陰影。
  楚休瞥了他一眼道:“怕什麼?盜匪也是人,又不會吃人,況且你上次都去過一次了,現在怎麼還怕成這樣。”
  高備聞言露出了一絲苦笑來,盜匪是不吃人,但他們可是會殺人的!
  第二日清晨,高備便準備好了馬匹,和楚休一起前往殤邙山。
  從通州府到殤邙山其實不遠,上次楚休他們走了好幾天是因為人多,而且還駕著馬車,在山路中根本就走不。
  現在隻有楚休和高備兩個人騎著馬,隻用了一天多也就到了。
  而楚家那邊也沒有懷疑,因為以前的楚休也是總出去晃蕩。
  楚家內除了楚休之外,楚家老大楚開和老三楚生都打理著通州府內的生意,而老四楚傷則是在族內練武,打根基。
  隻有楚休無所事事,在通州府內玩膩了便出去遊玩幾天,反正隻要不惹出大事,楚家也懶得去管他。
  高備來過一次殤邙山,他的記憶還算是不錯,在森山老林麵左拐右拐,很便找到了那盜匪首領馬闊的山寨,一個完全由木頭打造,看著簡陋無比的小寨子。
  剛到山寨門口,便有兩個小嘍囉拿著弓箭躥出來,指著楚休厲喝道:“什麼人!”
  楚休淡笑道:“不用緊張,我是你們寨主的老朋友了,跟他談生意來的。”
  這時其中一個小嘍囉這才認出了楚休,恍然大悟道:“想起來了,你不就是上次被連老三劫殺的那個富家公子哥嘛,你先等等,我這就去稟報寨主。”
  過了一會,馬闊帶著人走了出來,不過卻沒帶他那柄重劍。
  看到楚休,馬闊大笑道:“楚家小子,你楚家那批礦石可真心不錯,打造出來的兵刃,最強都能達到三轉,這次又有什麼好買賣了?”
  楚休聞言眼睛頓時一眯,他之前的猜測沒錯,馬闊應該就是那批人中的一員了。
  楚家的礦石品質是沒錯,但就算是楚家用最優質的那批礦石打造,也鍛造不出三轉的兵刃來,二轉就已經是頂天了,能夠用這種級別的礦石打造出三轉兵刃的,那已經不能叫鐵匠了,應該叫鑄兵師或者是煉器師。
  一個隻有幾十號人的盜匪勢力,結果卻有這麼一名煉器師在,想想都覺得奇怪。
  楚休衝著馬闊拱拱手道:“馬寨主,在下楚休,的確是有一樁生意要跟你談,而且還是一樁大生意。”
  馬闊也是神色一肅道:“鄙寨簡陋,楚公子請進去商談吧。”
  上次馬闊看楚休還帶著些許戲謔的意味在其中,不過他卻能感覺出來,這看似尋常的公子哥卻並不簡單。
  能重創在這殤邙山都小有名氣的連老三,還能麵不改色的跟他們這幫盜匪談生意的,又豈能是簡單之輩?
  所以現在一聽楚休要正經跟他談生意,馬闊也是立刻換了一種態度。
  馬闊說他的山寨很簡陋還真不是謙虛,不大點的山寨根本就連一間像樣的屋子都沒有,所謂的議事廳都隻是用木頭隨意搭建起來的。
  楚休也沒有在意,他隻是對馬闊道:“馬寨主,我要跟你商談的事情有些大,能否讓你的人回避一下?”
  馬闊淡淡道:“不用了,這些都是跟我有過命交情的兄弟,也沒什麼可瞞著的。”
  看著馬闊,楚休沉聲道:“其實這件事情我是想跟馬寨主你背後的人談的,還希望馬寨主你幫忙引薦一下。”
  此言一出,馬闊的神色頓時一變,不過他隨即便大笑了兩聲道:“我背後的人?老子背後除了我這幫兄弟,哪還有人?”
  楚休慢悠悠道:“馬寨主,你也不用瞞著了,我知道,你不是盜匪。”
  馬闊收斂起了自己臉上的笑容,手放到椅子後麵,悄無聲息的握住了放在那的重劍,淡淡道:“笑話!老子這模樣不是盜匪,還能是什麼?”
  楚休直視著馬闊的眼睛,沉聲道:“你們是巨寇!北地三十六巨寇的餘孽!”
  楚休此話一出,不光是馬闊,在場那些盜匪的麵色也是驟然一變,馬闊手中的重劍更是直接揚起,立刻就要向著楚休斬來。
  不過還沒等他的重劍斬出,楚休的刀卻是要比他更!
  一抹銀色的刀光閃過,轉瞬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馬闊的身前!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
  如此近的距離,馬闊甚至連收劍防禦都做不到,他一腳踢碎了身後的凳子,想要後撤,但這時楚休的短刀已經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那冰冷的刀鋒,馬闊根本就連動都不敢動。
  在場其他那些盜匪紛紛喝罵著拔出兵器對著楚休和高備,這一幕差點將高備給嚇尿了。
  楚休麵無表情道:“馬寨主,別激動,我沒有惡意,如果我想要用你們的身份做文章,我直接告訴北燕朝廷,就算魏郡實際上不歸北燕管轄,但隻要北燕朝廷一句話,一道懸賞令,你們也會被魏郡當地的武林勢力給剿滅的,我也會得到一份不菲的獎勵。”
  

Snap Time:2018-12-10 13:02:23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