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  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魔教教主最新章節推書啦,廢紙橋的《神話原生種》(18-09-06)      第五百九十九章三清殿的饋贈(18-09-06)      第五百九十八章林燁怕了(18-09-06)     

第五章快刀出鞘,袖青龍!

  
  馬車外,上百名手持兵刃,一臉凶惡的盜匪已經將馬車團團圍住,楚休手下那十幾個人都是一臉的驚恐和絕望。
  他們都是楚家的尋常下人,會一些拳腳功夫,勉強達到了淬體境,單打獨鬥麵對這些實戰經驗豐富的盜匪都有些勉強,更別說現在對麵可是足有上百人。
  楚休走下馬車,淡淡道:“諸位好漢要是想要劫財,我這還有幾千兩銀子,你們若是想要盡管拿去,其他的嘛,你們也看到了,我這又不是商隊,也沒什麼好東西。”
  那盜匪的首領是一名披散著頭發的巨漢,手中拿著一柄造型猙獰的虎頭奪金刀,寬大的刀身拖在地上,刀柄處的銅雕虎頭上滿是血汙,顯然這把刀沾染的鮮血可不少。
  “幾千兩銀子是不少了,可惜你的性命可是要比幾千兩銀子值錢多了,小子,說吧,你想要個怎麼死法?”
  楚休看著那盜匪首領,麵色不變道:“都是花錢買命,有人花錢要買我的命,那我現在自然也可以花錢買我自己的命。
  你知道我的身份,現在讓開,將來你想要多少銀子,直接開口就是。”
  那盜匪首領拖著刀走過來,大笑道:“都說楚家老二是個窩囊廢,現在一看倒是挺有膽氣的嘛,可惜你說晚一步,大爺我雖然是盜匪,但也講信用的,所以你還是安心的上路吧!”
  楚休搖了搖頭,歎息道:“反正都是花錢,既然買不了我自己的命,那就隻能來買你們的命了!”
  那盜匪首領的麵色一沉,不過還沒等他說什麼,楚休的竟然直接速的向著他衝來,好像是準備擒賊先擒王一般。
  “找死!”
  那盜匪首領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手中的虎頭奪金刀斬出,刀勢霸道,風聲怒嘯!
  他是野路子出身的武者,隻學過一些粗淺的外功打熬筋骨,甚至連正經的刀法都不會。
  隻不過他天生力氣就大,虎頭奪金刀這種重兵器在他手中舞起來簡直就跟玩一樣,這一刀掃下去,哪怕就是穿著盔甲,也要被斬成兩截。
  同為淬體境,同階武者之間的差距還是挺大的。
  之前那李通也是淬體境,他還是李家的旁係,修煉的也是李家的內功,結果實戰經驗卻是弱的很。
  而眼前這盜匪首領身上沒有一點內力存在,但出手之間卻是果決狠辣,換成李通跟他交手,很可能一刀就會被他給砍了。
  但楚休不是李通,麵對這勢大力沉的一刀楚休冷靜無比,他的力量不如這盜匪首領,麵對那勢大力沉的虎頭奪金刀,恐怕他連一刀都擋不住。
  所以在那一刀斬來之時,他身形猛然停住,體內先天功的真氣流轉,隻有薄薄的一絲,作用不大,但也聊勝於無,起碼楚休才修煉了幾天,真氣的總量就要比他修煉了好幾年的瀚海心法都大。
  一拳轟出,楚休的拳頭落在了寬大的刀身之上,使得虎頭奪金刀稍微那麼一偏,險之又險的從楚休身旁劃過。
  那盜匪首領眼中露出了一抹詫異之色,似乎沒想到這廢物公子哥竟然能躲過他這一刀。
  不過隨後這盜匪首領便直接手腕發力,化斬為掃,對著楚休攔腰斬來,但楚休卻是順勢這麼一滾,看似狼狽,但卻躲過了這一掃。
  而且接下來這盜匪首領雖然打的凶狠,楚休也是閃躲的狼狽無比,但實際上楚休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
  連續十幾招都沒奈何了對方,那盜匪首領已經有些著急了,不是怕殺不了楚休,而是自己的麵子上過不去。
  當著自己這麼多手下的麵,結果自己竟然連一個廢物公子哥都奈何不得,這豈不是顯得自己比廢物還廢物?
  他的心一亂,手中的動作便有些亂了,完全是瘋狂的攻擊,已經放棄了自身的防禦。
  就在此時,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精芒,在躲過了一刀之後,他的身形直接一矮,猛然間貼近了那盜匪首領,一抹銀光從他袖中閃耀而出,直接向著那盜匪首領的脖頸劃去!
  刀出鞘,袖青龍!
  那盜匪首領也算是身經百戰,在看到那銀色刀光的一瞬間他瞬間感覺頭皮發麻,一股極強的危機感傳來,他的身體強行扭曲,向後退去,避過了這必殺的一刀。
  但誰承想楚休卻是刀勢一變,仿若遊龍一般扭曲著,向下斬去,一刀斬在他的肩膀上,差點將他一條胳膊給斬斷!
  盜匪首領捂著鮮血橫流的胳膊向後退去,眼中露出了驚懼之色,方才那一刀他要不是躲得,隻是一刀就會要了他的命!
  楚休手持短刀站在原地,他倒是沒什麼感覺,自己得到這袖青龍的時間還是太短了,缺乏練習,如果再給他幾天時間的多熟悉一下,那這盜匪首領絕對躲不過他這一刀。
  那盜匪首領眼中露出了一抹凶光道:“殺!一起上,把他們全都給我殺光!”
  ‘殺’字剛剛出口,一片喊殺之聲便已經傳來,不過卻不是盜匪首領這邊的,而是另外一波人。
  那一波人隻有幾十個,數量隻有眼前這盜匪首領的一半,但卻各個出手狠辣無比,上來便砍翻了一片人。
  其中一名三十多歲的漢子乃是他們的首領,麵色蠟黃,身材雖然不矮但卻幹瘦,但他手中卻是拖著一柄重劍,跟他的體形十分的不般配。
  這時高備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來到楚休身邊小心翼翼道:“公子,小人沒來晚吧?”
  楚休一邊盯著戰場一邊漫不經意道:“還行,剛剛好。”
  楚休雖然在武道上剛剛入門,但他畢竟算是武道世家出身,比一些野路子出身的武者見識要廣一些,楚休隻是從那黃臉漢子拖劍行走的步伐當中便能看出來,此人絕對跟那野路子出身的盜匪首領不一樣,乃是有著正宗武道傳承的武者!
  此時那盜匪首領看到這一幕,他不禁紅著眼睛怒喝道:“馬闊!你他娘的想要幹什麼?”
  馬闊咧開嘴冷笑道:“幹什麼?當然是要幹你!連老三,你仗著自己是這殤邙山的老資格,搶老子的生意可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老子就送你去見閻王!”
  話音落下,馬闊手中的巨劍轟然斬落,從踏步、拖劍、抬劍、斬,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每一個動作都將勁力給發揮到了極致。
  隻是尋常的豎斬,一分的力量卻是能讓他發揮出三分來,比那野路子出身的盜匪首領強太多了。
  這一劍落下,盜匪首領因為肩膀被楚休所傷,無法雙手握刀,虎頭奪金刀直接被斬飛,他想要逃脫,但那馬闊的身法卻是靈活無比,直接追上去,一劍將其攔腰斬斷。
  甩了甩劍上的鮮血,馬闊回頭衝著楚休森然一笑,他身邊的高備已經被方才馬闊一劍把人斬成兩截的那一幕給嚇到了,看到這笑容頓時就是一哆嗦。
  楚休隻是對著那馬闊拱拱手道:“這次多謝好漢出手相助了。”
  馬闊拖著重劍走過來獰笑道:“小子,你就不怕我黑吃黑?”
  楚休一攤手道:“馬寨主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許諾給你的條件你也看到了,殺了我頂天能得到幾千兩銀子,但不殺我,你們得到的可是各種精煉礦石,起碼可以讓你的手下把那些破銅爛鐵全換一遍。”
  之前月兒鼓動楚休走元寶鎮,從那時候楚休便能猜到,他那位二娘下手可是足夠狠辣,就算是對他這種幾乎沒有繼承家主之位可能的庶子也是絲毫不留情,多半是不想讓他回到楚家了。
  所以之前楚休便讓高備去殤邙山走一趟,他二娘能花錢讓盜匪殺他,那楚休便能讓盜匪來保他,反正都是花錢的買賣。
  隻不過楚休的身上的銀子可不多,所以他便許諾給那些盜匪一些精煉的礦石,這些都是楚家在南山礦區的特產,也是楚休現在唯一所掌握的一點可憐的權力了。
  馬闊有些狐疑道:“你當真沒騙我?據我所知,你們楚家開采的那些精煉礦石可都是有數的,你舍得給我?”
  出來當盜匪自然也是要有裝備的,他手下兵器不缺,但卻都是些尋常鐵匠打造的刀劍,而楚家的南山礦區出產的那些精煉礦石才是真正的珍品,用來鍛造利刃用的。
  這次他會出手除了來劫殺楚休的是他的老對頭外,還因為楚休開出的條件的確是讓他很心動。
  楚休淡淡道:“馬寨主,今天這些人為什麼來殺我你應該知道,楚家都有人想讓我死在外麵了,我還會為楚家心疼物資?”
  說著,楚休直接拿出一張紙交給了馬闊道:“這是我的手令,上麵有我的印鑒,馬寨主派人拿著它去南山礦區,直接可以用低價拿到一批精煉礦石,當然動作要,現在南山礦區我還是管事,但說不定什麼時候可就不是了。”
  拿到了東西馬闊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嘟囔道:“你們這些大家族狗屁倒灶的事情就是多,不過你小子倒是幹脆利落的很,以後有這好事還可以來找我,反正都是殺人,我祁連……我馬闊麾下的人可是都利索的很。”
  說完這句話之後,馬闊直接拖著巨劍,把那些還在追殺盜匪的人都叫回來,直接離去。
  後麵的楚休則是看著馬闊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祁連?盜匪?有著武功傳承的盜匪?
  片刻之後,楚休忽然想到了什麼,他貌似已經知道對方的身份了,高備這小子運氣倒是不錯,讓他隨意請來一波盜匪,他倒是請出來個來頭不小的。
  等到馬闊等人都離開之後,楚休這才將目光轉向了馬車,嘴角露出了一絲人的笑意來。
  

Snap Time:2018-10-23 19:57:10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