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地獄來》全文閱讀

作者:純潔滴小龍  他從地獄來最新章節  他從地獄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他從地獄來最新章節第二十八章你到底是誰!(17-12-27)      第二十七章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17-12-27)      第二十六章不想死!(17-12-27)     

第二十八章你到底是誰!

  
  有人喜歡將“生”與“死”說得很淡然,也形容得很灑脫,比如,“生死不過一念間”,但陰陽的間隔,遠遠比常人所想象的更加地殘酷。
  一步走進去,再回首,卻幾乎沒辦法重新出來,這是一條不歸路,帶著枷鎖,帶著折磨,渾渾噩噩,不知終點。
  無麵女人歇斯底地怒吼,帶著濃濃的不甘心,
  她還在沉淪,
  每天輕歌曼舞,隻為了等待一個機會,
  今日,她等到了,
  但這個人,
  卻讓她嫉妒得發狂!
  梁川開始掙紮,從無麵女人的誘、、、惑之中掙脫,
  掙紮,是一種本能。
  他還沒有死,
  他隻是處於死亡的邊緣,
  所以他才會走到這,
  他也清楚,自己的存在,自己的特殊,對於這的存在到底意味著什麼。
  因為曾經經曆過,所以更懂得死亡的可怕,他不願意再回去,也不可能再回去!
  眼眸中的模糊和麻木慢慢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濃鬱的腥紅。
  “給我…………滾!”
  四周的水草在此時開始一根根崩斷,剩下的也不再去勾連梁川,它們本就是無根的浮萍,也不是無麵女人的專屬。
  “告訴我,你是怎麼活過來的,告訴我,告訴我!
  求求你,告訴我!!!”
  無麵女人的雙手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掙脫開,她失去了對梁川的束縛,這個水潭,在此時也開始沸騰起來。
  她清楚,他醒了,他要回去了,陰司岔路,本就是給將死未死的人準備的,現在,他醒悟了,也就將醒來,這是大勢所趨,是生與死邊緣的幸運。
  有不少曾有過死逃生經曆的人都說過,在自己的彌留之際,他仿佛看見了很多以前看見不的東西,比如穿著黑色鬥篷的死神,或者頭戴白色高帽子手持殺威棒的白無常,又或者,是一片荒涼的孤墳;
  這意味著他們的意識,或者稱之為他們的靈魂曾在這個位置短暫地停留過,等待著最終的歸宿和決定。
  無麵女人一開始因為嫉妒而發狂,但當她發現自己沒辦法留下梁川和自己一起沉淪後,她選擇了退讓,不,她除了退讓別無選擇。
  若是普通人,渾渾噩噩地進來,哪怕出現了轉機,她也依舊能夠將其留下來,但是梁川不同,他很特殊,他是過來人,
  他,
  其實和她一樣!
  “告訴我,你是如何活過來的,告訴我,告訴我!!!!!!!!!”
  女人不停地咆哮,
  但梁川的身形卻開始距離她越來越遠,且在逐漸的變淡。
  那一雙赤紅色的眼眸帶著些許懷念和緬懷最後一次掃過四周,
  這個他曾經來過的地方,這個他剛剛故地重遊的地方,
  不好意思,
  我真的不想再回來了。
  最終,梁川消失,
  水潭再度恢複了平靜,四周的荒蕪小路也重新變得淒清起來,小路在等待下一個來客,而潭水中的無麵女人在自己的秀發重新覆蓋住自己的臉時,又再度伸出手浮出水麵,
  手,
  是她藝術的縮影,是她魅力的精華,
  她相信,自己能等到一個梁川,
  那麼,
  自己也肯定能等到下一個同樣特殊的人。
  那個人,會告訴她活過來的秘密。
  她不怕等,
  因為她除了時間,
  已經沒有其他東西了,
  或許,
  她下一個等到的人,
  就是你?
  ………………
  濕潤潤的感覺在臉上傳來,
  梁川緩緩地睜開眼,
  看見是普洱正在舔自己的臉;
  梁川笑了笑,伸手將普洱摟過來。
  他是孤獨的,但他也是幸運的,在這個世間,他還能碰到它。
  走廊那邊傳來了一串腳步聲,一名護士打開了門,帶著不敢置信之色看著已經醒來的梁川,她愣了足足十秒,然後喊道:
  “我去叫醫生!”
  ………………
  後背的創傷不輕,梁川在醫院又躺了一個星期,然後吳大海親自接他出院,開著車將梁川送回冥店。
  車上,吳大海說了關於趙武六案子的情況,梁川沒有戳破警方對趙武六自殺的論斷,至於讓趙武六的徒弟劉廣福安上一個“迷途知返”光輝點的形象,梁川也不介意。
  比起那個水潭,比起水麵上的那雙鬼魅的手,很多事情,其實都已經可以無所謂了,再者,這件事既然警方自己已經根據所謂的線索推理出了一個可以把自己摘出去的結論,梁川也就沒必要再去節外生枝。
  秦桃也來了,她先從吳大海那拿了鑰匙,當梁川回到店時,小姑娘剛剛將店鋪打掃了一遍,這也算是她的一點心意,之後她就和吳大海一起走了,蓉城最近在搞環保工程,很多養豬場都被關停了,需要維穩。
  坐回到熟悉的櫃台後麵,梁川手捧著蓄滿開水的茶杯,普洱匍匐在櫃台上,這隻貓最近好像變得有點溫柔,在醫院陪著自己時也一樣,自己想摸時它也不反抗了,有時候還能看出來它在捏著鼻子迎合著自己,故意側側身,讓自己摸得更舒服手感更好一些。
  可能,它也是怕擔心自己死了,它一個人就孤單了吧。
  在這個世間,他們兩個,算是為數不多的異類了。
  回來時梁川看見隔壁的推拿館今日關著門,朱砂不在了,對這一點,梁川不是很在意,他和她本就沒什麼,而且梁川本人平時也沒什麼串門的興趣。
  不過,還是有人上門了,是一個讓梁川意想不到的人————邢明。
  這位蓉城網絡調查科的主任,居然在自己出院的這一天拜訪自己,梁川嗅出了一點不同尋常的味道。
  “梁顧問,昨天聽大海說你今天出院,我來看看你。”
  邢明將手中的幾盒補品放在了門口的小桌上,然後搓了搓手,道:“不唐突吧?”
  “請坐。”梁川起身,準備去給邢明泡茶。
  “不麻煩了,不麻煩了,梁顧問,最近您的生活可真是豐富啊。”邢明帶著善意地調侃說道,“那四個人的案子包括這次的趙武六案子之所以能速破獲,梁顧問你居功至偉。”
  “過譽了。”梁川仔細觀察著邢明的表情,一般來說,當別人想要對你“出手”前,都會刻意地恭維一下你,這是防止之後雙方下不來台麵。
  中國人喜歡一切都和和氣氣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都不會撕破臉皮。
  你可以說這很虛偽,但這也是一種處世哲學,是老祖宗傳下來也是現在大家基本默認的遊戲規則。
  “梁顧問,是不記得我了吧?”邢明抽出煙,遞給了梁川一根,“現在能抽煙麼?”
  梁川接過了煙,當邢明說這話時,他的眼,閃現出一抹沉思。
  “哈哈,看來是真的不記得的了。”邢明搓了搓手,“也難怪了,當初梁顧問給我們上培訓課的時候,下麵坐了幾百個學員,怎麼可能都記得過來。”
  “很抱歉。”梁川歉然道。
  “沒關係,不過,梁顧問還記得這枚銅板麼?”
  邢明從口袋拿出了一枚銅板,這是一枚乾隆通寶,算是小古玩,但價格並不會如何高,屬於誰興致來了都能買一些收藏的類型。
  梁川沒說話。
  邢明拿出手機,翻出了一張照片放在了梁川麵前,
  照片中,邢明和梁川站在飯桌邊離別擁抱,那時候,梁川看起來有些稚嫩,邢明也比現在年輕多了。
  “這是我們那期培訓結束之後大家一起聚餐時的照片,當年的梁顧問在所有導師麵,年紀最小,但卻是對我們所有在培訓人員影響觸動最大的一個。
  這枚銅板,就是梁顧問在飯桌邊送給我的。
  我還記得那次在飯桌邊你對我們說的話,你說,網絡調查科是為了保護國家安全和網絡安全才誕生的機構,我們中國人不會像歐美人那麼矯情,把隱私什麼的看得太重,因為中國人知道如何去取舍,知道什麼叫犧牲個人維護集體的安全。
  但,一些平衡,一些底線,其實是在我們心底。
  就像是這枚銅錢,邊是圓的,但心,是方正不阿的。”
  梁川還是沒有說話,隻是喝了一口水。
  等到邢明說完後,他點了點頭。
  “好了,我隻是來看望您一下的,就不打擾您休息了。”邢明作勢起身。
  梁川準備起身相送,背後的傷勢在此時還在隱隱作痛,但梁川的心,卻開始湧現出些許的不安,這種不安,很淡,但卻又有一種山雨欲來的趨勢。
  走到門口時,邢明忽然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梁川,
  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
  變成了一抹深沉的嚴肅,
  同時,
  沉聲道:
  “梁顧問,
  哦不,
  或許我該這麼問,
  您,
  到底是誰?”
  邢明將手機拿在手晃了晃,
  “當年,所有導師都參加了結業聚餐,就隻有您這位年紀最小的導師沒來。
  還有,
  這張圖,
  是我P的,我的PS技術,不差吧?”
  

Snap Time:2020-11-28 21:25:51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