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地獄來》全文閱讀

作者:純潔滴小龍  他從地獄來最新章節  他從地獄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他從地獄來最新章節第二十八章你到底是誰!(17-12-27)      第二十七章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17-12-27)      第二十六章不想死!(17-12-27)     

第二十六章不想死!

  
  “我也是之後才發現的。”梁川回答道。
  “你以為我會相信?”朱砂身上的病人服並不能掩蓋她那姣好的身材,甚至,這種寬鬆的衣服再加上這種姿勢反而讓她更具備那種吸引力。
  身體柔軟,
  多變可以適用各種高難度的誇張體位,
  像是一隻小烈貓一樣的目光神情,
  確實能夠激發起男人內心深處的那種征服欲。
  “不以為。”梁川微笑著回答。
  這笑容,在朱砂眼很是刺眼,她幾乎有些控製不住自己想要一針刺瞎麵前的這個男人,他分明知道自己不會對他出手,但他那種懶得哄一哄連敷衍都覺得沒必要的姿態真的是讓人恨得牙癢癢。
  深吸一口氣,胸脯一陣起伏,
  朱砂後退,從梁川身上下來,坐回到了自己的病床邊。
  她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看樣子是準備出院了,那邊的吳胖子估計還得觀察個一天,這邊人家妹子已經沒問題了,足以可見吳胖子的體質差到何種地步。
  如果吳胖子知道此時梁川的想法估計會真的欲哭無淚,他之所以不能出院是因為他現在有嚴重的腹瀉問題,迷藥的作用和副作用其實已經差不多解開了,但他還喝了尿槽那麼多的水兒啊,直接喝壞肚子了都。
  “聽說犯人還溜了?”朱砂抬頭看著梁川問道,她作為當事人之一,也有一定的知情權。
  “嗯,溜了。”
  “如果我沒昏過去,那個家夥跑不掉。”朱砂很自信地說道。
  “如果那老頭再老個二十歲,他想跑也跑不動了。”
  “梁川,你以前是不是被女人重重地傷害過?”朱砂對梁川的這種聊天方式幾欲發狂!
  “犯人的指紋和DNA都被采集了,應該不用多久就能抓住犯人了。”
  “你知道麼,有時候我真的很痛恨現在的這些科技,她讓我的很多所學都變成了沒有意義的事情。”朱砂準備換衣服。
  梁川很自覺地背過身去。
  少頃,朱砂拍了拍梁川的肩膀,“一起回去麼?”
  梁川點點頭。
  出院手續暫時不需要去辦理,跟吳大海打個招呼就好了,二人走到了醫院門口準備打車。
  “我忽然想起來我的車還在警局。”朱砂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我去取車。”
  “那我先回去了。”
  朱砂先坐進了計程車,然後梁川等了一會兒,坐上了下一輛計程車。
  剛上車時,梁川還在想著待會兒要不要先去菜市場買點菜回來,自己平時吃得不多,又太簡單,長久下去,這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不良影響。
  不過,忽然間,原本側著頭看向窗外的梁川看向了計程車司機。
  這位司機一直在偷偷地觀察自己,
  這不是一種純粹意義上對陌生人的觀察,反而,帶著一種特殊的刻意,再加上梁川是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對司機的表情也能看得很清楚。
  “師傅?”梁川主動問道。
  “嗯?”出租車師傅應聲道,他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
  “你走錯路了。”梁川提醒道。
  “吱呀…………”
  忽然之間,出租車司機猛地一腳踩死車,同時鎖住了車門,出租車直接橫亙在了路邊,巨大的慣性將司機和梁川一起頂向了座椅上。
  也就在此時,原本空無一人的後車座上出現了一個老者的身影,老者的胸口位置還裹著白紗布,隱約間可以看見血漬浸潤出來。
  “我要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
  老者手中的刀直接隔著車座刺了過去。
  “噗!”
  梁川感知到尖銳冰冷的東西刺入自己的身體,劇烈的疼痛感在此時襲來。
  ………………
  “喵!”
  原本躺在冥店二樓陽台上悠哉悠哉曬太陽的普洱在此時忽然抬起頭,發出了急促的叫聲,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
  ………………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
  老者馬上抽出刀,準備繼續刺下去。
  但梁川的眼睛馬上化作赤紅一片,
  那位是老者徒弟裝扮的出租車司機這時候忽然撲向了老者,和老者搶奪著那把刀。
  “你果然是魔鬼,是魔鬼!”
  老者一邊和自己忽然“失心瘋”的徒弟搏鬥著一邊怒吼道。
  這詭異的一幕,昨晚他已經經曆過一次了,這一次,他再次見到了。
  梁川弓著腰頭抵在車窗,後背位置的傷口正在不斷流出著鮮血。
  “我倒要看看,你會不會死,沒想到吧,沒想到我居然還敢再來找你!
  我知道我隱藏不住了,警察很就會找到我,但我完蛋之前,我也要試試,魔鬼,他到底會不會死!”
  老者手中的匕首直接割開了自己徒弟的手筋,然後一記肘擊擊中徒弟的麵框,這位出租車司機當即向後仰倒過去。
  雜技演員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和練武出身的人差不多,都需要長時間的刻苦練功,所以身手肯定不會差,這個老者既然能將縮骨功練到那種境界,其他方麵肯定也不弱。
  但就在老者即將再度舉起匕首刺向梁川的後脖頸位置時,那位已經受傷的徒弟忽然再度撲了過來,主動趴到了梁川身上,用自己的身體替梁川擋下了這一刀。
  一時間,
  鮮血橫流,
  有梁川的鮮血,也有司機的鮮血。
  老者幾乎是殺紅了眼,哪怕和自己關係最好的嫡傳弟子被自己一刀捅了個生死不知他也依舊沒有絲毫猶豫,
  他清楚,自己,沒有多少時間,麵對這個惡魔,如果給他反應過來的時間,自己就沒有絲毫機會了。
  掀開還依舊死命保護梁川的自己徒弟身體,老者的刀再度刺了下去。
  梁川則是在此時猛地抬起頭,
  他的表情有些扭曲,
  是的,
  梁川根本沒有想到,這個老頭居然能夠隻通過一晚上的時間就克服了對自己的恐懼,而且居然敢明目張膽地主動來找自己複仇!
  後視鏡中,梁川的眼眸已經是赤紅一片,
  老者幾乎厲嘯著一刀刺下去,卻在最後關頭猛地偏離,刺向了一側的空檔位置。
  老者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他感知到自己的身體正在慢慢地不接受自己的控製,昨晚那種熟悉恐懼感,再度來臨!
  “你…………你…………”梁川一邊重重地喘息著一邊低聲咆哮道:“你…………給我去死…………死!!!!!!!”
  老者緩緩地舉起了刀,
  這一次,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拿刀的雙手將刀對準自己。
  “魔鬼…………魔鬼…………你是魔鬼…………哈哈哈哈………………你真的是魔鬼………………”
  老者癲狂地大笑起來,他很惋惜,惋惜自己隻差一點點,隻差一點點就能殺死這個魔鬼了,他看出來了,魔鬼也會受傷,魔鬼也會流血,
  魔鬼,
  也會死!
  但就是這麼一點點,
  就差那麼一點點,
  自己的徒弟心性不如自己堅定,而且他完全沒有昨晚的經曆,所以很就被魔鬼控製住了,如果沒有自己徒弟的阻攔,
  自己已經成功殺死這個魔鬼了。
  但反過來說,沒有自己徒弟的幫忙,自己也不可能獲得這麼好的機會接近魔鬼。
  “噗!”
  匕首刺入了老者的胸口位置,
  這一次和昨晚不一樣,
  這一次是直接刺入了心髒,
  同時老者的手狠狠地一攪,
  而後身體一陣顫栗,直接癱倒在了後車座上。
  “魔…………鬼…………”
  老者的嘴充斥著血沫子,
  生命的最後關頭,
  他還伸手指著前麵的梁川,
  想要再說什麼,卻沒辦法說出來。
  “哢嚓…………”
  梁川打開了車門鎖,推開車門,踉踉蹌蹌地下了車。
  後背傷口還在不停地流著血,
  梁川不清楚自己的傷勢到底有多嚴重,但是他現在真的很難受,自己的身體素質本就不是很強。
  “額…………”
  梁川想要向街上的人呼救,
  但是街上卻沒有多少行人,
  遠處有人看見了這一幕,也沒人跑過來,他們隻是站在遠處眺望著這,一些原本距離近一些的人見到從出租車跑出來渾身是血的梁川也下意識地拉開了距離。
  鮮血,不斷地流出,
  後背上的傷勢自己也難以去止血,
  梁川雙手撐著地麵搖搖晃晃地向前走,他記著醫院的位置,應該不是很遠,他眼中的血色在此時基本褪去,取而代之的,
  是一種迷茫和渾濁。
  他不想去死,
  死亡,
  真的是太可怕了,
  不管以何種方式去苟活,
  他都不願意再經曆一次死亡,
  “咳咳…………”
  喉嚨泛起了一陣腥甜,
  梁川感知到自己似乎正在處於半麻痹狀態,
  刀口,
  應該抹了什麼東西。
  這時候,梁川來不及後悔,也沒時間去後悔自己的粗心,他還在堅持地往前走,拖動著自己這具虛弱的身體。
  但四周還是沒人敢過來,
  沒人敢過來幫人,
  更沒人願意讓自己惹上是非將自己拖下水,
  這是人間,
  這可是人間!
  梁川跌跌撞撞地抱住了前麵的電線杆,他走不動了,隻能大口地喘息著。
  忽然間,
  四周的人影開始變得密集起來,
  有些穿著很豔麗腮紅發豔的男男女女從自己身邊穿梭過去,他們目光遊離,表情淡漠,像是一具具行屍走肉,隻是麻木地走向自己的歸宿。
  四周的光線,在此時也開始變得昏暗了下來,
  介乎於虛幻和真實之間,
  “你累了…………我們來攙扶你一起走吧…………”
  有人停了下來,開始準備攙扶梁川走向他們的歸路。
  “不…………不…………不行…………”
  梁川掙紮著,
  他不要回去,
  他不要回去……………
  

Snap Time:2021-01-24 06:45:40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