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
  林希依舊記得,當初在樓觀台偶遇秦老爺子時候的場景,那會他的生意舉步維艱,遇到了很多困難核問題,心情很差的林希就跑到樓觀台燒香。林希信道而不信佛,他覺得佛教是舶來品,而道教才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延伸,正好樓觀台是道教聖地,林希就獨自跑到了這散心。
  那會的樓觀台破爛不堪,隻有幾間年久失修的大殿,遠沒有今天這般盛景,更沒有今天這麼多的遊客,可是那個時候的樓觀台才像是真正的道教聖地,有仙則靈。如今的樓觀台,隻是一個熱鬧的旅遊景區而已,大多數道士都避入了終南山。
  燒完香出來,在外麵的一個涼亭下,林希遇到了兩個下棋的滄桑老人,其中一個則是樓觀台的道士。那會林希並不知道這個道士就是後來連任中國道教協會兩任會長的任老道長,直到後來有天才偶然知道。但當時讓他更好奇的則是任道長對麵的那位老人,任道長對他是恭恭敬敬,兩位老爺子下了三盤棋,林希在旁邊也就看了三盤棋的時間,直到兩位老人收官準備改日再戰,最終結果是老人以二比一贏了這場棋局。
  觀棋不語真君子,林希雖然一直在看棋,但是從頭至尾一句話都沒說,一來他懂規矩,二來也是心情不好不願意插話,當然兩位老人也沒和他說一句話。
  當林希準備離開的時候,那位贏了棋局的老人才緩緩開口道“年輕人,福運將至,怎麼看你這般神態?”
  林希聽到福運將至四個字有些哭笑不得,他這會都已經被逼上絕路了,哪還有什麼福運?於是林希歎了口氣道“老人家,我最近遇到了不少挫折,算是人生最低穀吧,所以才跑來樓觀台。不知道老人家所說的福運將至,這福運到底在哪,還請老人家解惑”
  於是,秦老爺子就和林希這個偶遇的男人的聊了會,詢問了他最近遇到了什麼困難,又一一給他解答他所問的問題,最終林希是茅塞頓開,瞬間豁然開朗,好像看到了雨過天晴後的那片彩虹。
  林希有些不知所措道“老人家,你才是我的福運啊,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老人家,如此大恩大德,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秦老爺子倒也不客氣,笑道“既然我們有緣,你要覺得不麻煩的話,還真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也算是一份善緣吧”
  “老人家請講,隻要我林希能辦到,絕對全力以赴”林希毫不猶豫的說道。
  於是,秦老爺子就說了那件事,大概意思就是他帶著孫子遊曆大江南北,如今打算定居在終南山,但是孫子到了上學的年紀,想讓林希幫忙撫養。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這可是一件麻煩事,何況秦老爺子隻是對林希說了三言兩語而已,但是林希思索片刻便答應了,於是這份善緣就一直到了現在。剛開始王麗還難以接受,覺得林希肯定是瘋了,但是拗不過林希的脾氣,也就隻能如此了。
  再後來,秦升在林家待習慣了,而且秦升很討林希和王麗喜歡,他們兩個隻有一個女兒,於是就把秦升當親兒子對待。秦老爺子從來沒有提過更沒給過林家撫養費等等,林希也根本沒當回事,秦升的所有花銷都由他負責,而且比女兒的待遇還要好。
  今天,此刻,林希總算是知道了秦老爺子當年所說的那份善緣是什麼,如果當初沒有遇到秦老爺子,先不說那一關能否渡過,那定然不會有今天這件事,而且林希心很清楚,以後的人生將是什麼樣子。這份善緣,也將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福報,辛虧當初沒有拒絕秦老爺子。
  “沒想到啊,真沒想到啊”林希喃喃自語道。
  欣欣並不知道秦長安是何許人也,畢竟她從來不關心這些,但是他知道長安集團是什麼背景和地位,畢竟她學的是企業管理,那些教授和老師可沒少拿長安集團當商業案例。
  秦升苦笑道“我也沒想到,那麼現在,林叔可以放心了吧?我父親這段時間事情比較多,不然會親自來西安處理這件事,不過臨行前他說過,他在北京等著和林叔叔把酒言歡”
  林希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那個男人,畢竟他和那個男人相差著十萬八千的距離,他當然知道長安集團的背後代表著什麼,所以也就清楚了秦升以後的份量了。
  林旭若有所思道“升兒,記得你爺爺去世前,我去見過他老人家一次,老人家破例給我算了一卦,說我最近這兩年可能有一場大災大難,但是不要心灰意冷,隻要一切看淡看輕,自然會風平浪靜,今天我總算是明白了”
  秦升頗有些震驚,沒想到爺爺居然未卜先知,對於很多超出科學解釋的事情,秦升從來都是半信半疑,但是在爺爺的事情上,秦升卻堅信不疑,因為他見過爺爺這輩子太多的故事和傳奇。
  沒再聊太多東西,爺爺的事情也點到為止,有關於爺爺的一切,秦升才剛剛揭開神秘的麵紗,但他知道一定很精彩。
  想到年前匆匆祭拜了爺爺,也沒和爺爺聊幾句,爺爺怕是一個人有些孤獨,等到明天再去祭拜爺爺,到時候再陪爺爺好好聊會,他老人家肯定想他這個孫子了,畢竟整個秦家和爺爺感情最深的,也就是他了。
  從林叔服刑的監獄回來後,這會已經差不多傍晚了,秦升將欣欣送回家,就準備和郝磊匯合前往曲江那邊的日料館,因為給姐姐打電話的時候,姐姐說那位朋友喜歡吃日料,秦升這才讓郝磊訂了家日料館,還好曲江這邊上檔次的餐廳不在少數,畢竟是西安所謂的富人區,不缺有錢的主。
  由於在西安要見各種不同的人物,所以秦升帶了幾套不同場合要穿的衣服,這些衣服都是在上海的時候媳婦林素幫忙準備的,就是怕他到了北京以後,在這種事情上沒人幫忙會有些手忙腳亂,畢竟秦升如今代表的可是秦家。
  這家日料館的名字很有意境,叫梵,在曲江芙蓉新天地那邊,離金地芙蓉世家並不遠,秦升換好衣服出門,常八極和郝磊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王麗和欣欣還是頭次見秦升穿的如此正式,見慣了秦升的自由散漫,如此正式的秦升還讓她們多少有些不適應。不過人靠衣裝馬靠鞍,西裝襯衫的秦升確實氣質出眾,何況本來就長了副還算不錯的臭皮囊,這都歸功於秦家的強大基因。
  “哥,要是不知道你是見朋友,我還以為你要出去相親呢”欣欣打量著眼前這位不比男模差的哥哥,半開玩笑道。
  秦升樂道“你哥我還需要相親麼?那都是美女們排成隊倒追呢”
  欣欣翻著白眼說道“嘖嘖嘖,差點忘了某人當年追蘇沁姐的時候,又是寫情書啊,又是彈吉他啊,還答應考試全年級第一,嘖嘖嘖”
  這些都是秦升當年的往事,也都是蘇沁說給欣欣聽的,秦升雖然沒有和蘇沁走到一起,但是蘇沁卻一直把欣欣當做妹妹,所以她們兩人的關係比較好。包括後來和韓冰,秦升怎麼著不知道,但是韓冰和欣欣關係卻不錯,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秦升一聽這話,瞬間就不想說話了,畢竟一提到蘇沁就有些煩躁,他回來也沒打算去找蘇沁,彼此不打擾慢慢忘卻最好。
  日料館,一個安靜的角落位置,秦升靜靜的等候著那位在西安混的風生水起的男人,秦升總覺得這種餐廳比較適合情侶,如果是和朋友什麼的,更願意去那種路邊大排檔。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是他這樣的生活態度,何況今天初次見那位男人。
  秦升沒等多久,那位男人就姍姍來遲,和秦升穿的差不多正式,也是西裝襯衫,顯然也很重視今天這場見麵。
  等到男人走近以後,秦升才緩緩起身,笑道“劉哥,總算是見到廬山真麵目了”
  “秦升啊,客氣了,讓你久等了吧”劉哥主動和秦升握手,笑眯眯的說道“肯定是冉冉告訴你我喜歡吃日料,所以你才選的這家日料館吧”
  秦升好笑道“這都被劉哥猜到了”
  “這家日料館還不錯,老板是我的一個朋友,我也經常帶朋友過來捧場,不過我還是喜歡自己做,哪天你要有時間可以來家,想吃什麼我親自下廚”劉哥很是自來熟的說道,一點都沒有初次見麵的生分和尷尬。
  秦升自然應承道“那我就有口福了”
  因為劉哥經常來這,所以秦升就主動讓劉哥點菜,還點了兩瓶清酒,畢竟男人之間有酒關係才進展的。不過秦升和劉哥兩人的關係比較有趣,論地位自然是秦升高於劉哥,但是秦升有求於劉哥,所以兩人還算平等。
  劉哥並不是秦冉的同學,而是秦家在西安這邊的商業合作夥伴,所以走的比較近,而且劉家的背景也不簡單,至少朝中有人。
  聊了些寒暄客套的瑣事,秦升就笑道“劉哥,上次的事情多虧你了,這杯酒敬你”
  劉哥若有所思道“那麼一點小事,不提也罷,你們姐弟倆要是在西安出了事,我怕秦爺回頭非得罵死我,我可記得他以前罵我的樣子,真是把我嚇壞了”
  “老頭子還罵過你?”秦升好笑道。
  劉哥並不覺得這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相反覺得很光榮,笑道“你以為呢,不過我一點都不生氣,秦爺罵我那是把我當回事”
  “老頭子就是這樣的脾氣”秦升樂道。
  劉哥又喝了杯清酒才緩緩道“秦升啊,冉冉給我說過你這次來西安的事,我也大概了解了,關於那邊……”
  接下來,劉哥給秦升說起了當初將林家整的差點家破人亡的死對頭的具體情況,秦升也安安靜靜的聽著。
  在秦升和劉哥聊這件事的時候,一對母女剛剛坐上前往西安的飛機……
  

Snap Time:2018-11-22 04:30:45  ExecTime: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