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三百六十八章一個人


    第三百六十八章一個人太苦了

    有些愛情,也許是因為太完美了,老天爺才會狠心拆散他們。

    如果沒有二十多年前的那場事故,也許秦升父母的愛情,會讓很多人繼續羨慕下去。

    他們初見的時候,彼此才不過十六歲,一場大雪剛過,院子的積雪已經蓋過腳踝。幾個男孩在那堆雪人,一個穿著棉襖,臉蛋紅撲撲的女孩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他們,嘴哼唱著誰也沒聽過的歌謠。

    秦長安被父親領著進了院子,瞬間就被女孩吸引住了,後來他回憶說起那天,終於知道什麼叫一眼萬年,什麼叫做前世情緣今生再續。

    父親進了屋子,秦長安卻站在外麵沒有動,一直就那麼的盯著女孩,因為女孩實在是太漂亮了,特別是那如同一汪清水的眼睛,充滿了靈氣。

    女孩終於回過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秦長安緩緩走了過去,很直接的開口道“我叫秦長安,你叫什麼?”

    “朱清歡”女孩淺笑道,似乎並不怕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孩。

    十六歲的秦長安下意識嘀咕道“人間有味是清歡?”

    “你也喜歡蘇軾?”女孩驚喜道,她的名字就取字於蘇軾的那首詞《浣溪沙細雨斜風作曉寒》,但是在那個文盲頗多的年代,不是誰都會知道這首詞的。

    秦長安搖搖頭道“讀過一些,但我更喜歡李白,十步殺一人,千不留行”

    “哦”女孩並沒有和男孩爭論蘇軾與李白的文采高低,隻是低頭噘著嘴,把玩著她的紅色圍巾。

    對於眼前這個女孩,秦長安此時的感覺很奇怪,激動又緊張,連他都不知道為什麼,他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道“朱清歡,再等幾年,我會來娶你”

    聽到這話,女孩愣了下,然後抬頭一臉詫異的盯著眼前這個才認識沒有幾分鍾的男孩,不胖不瘦也不帥,就是個頭比較高,看起來有些少年老成。女孩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但被人喜歡總歸是高興的事,所以她噗嗤捂嘴笑出聲。

    那一瞬間,秦長安覺得,這個冬天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冷,好像一那就來到了春天,春暖花開,豔陽高照。

    後來幾年,秦長安再也沒有見過這女孩,他也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有時候在四九城,有時候就在外地,畢竟那是個動蕩的年代,很多大人物的命運都無法由自己掌控,何況是他們這些年紀不大的孩子呢?

    在時代麵前,誰也不曾幸免。

    直到二十四歲的時候,他才徹底回到四九城,再也不用四處流浪了。

    一個偶然的聚會,他又見到了女孩,他一眼就認出了這幾年讓他念念不忘的女孩,再一次走到了女孩麵前,還是那麼直接的開口道“朱清歡,還記得我麼?”

    十六歲和二十四歲雖然過去了八年,但容顏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所以朱清歡還記得秦長安,畢竟沒有幾個男孩如此直接的對她說,我要娶你,也沒有幾個男孩準確的說出她名字的出處。

    “秦長安”穿著紅色連衣裙的朱清歡淺笑道,她的身邊圍繞著不少朋友,不少人都在打量著相貌平平的秦長安。

    秦長安再次語不驚人死不休道“我回來娶你了”

    一句話,平地起驚雷,周圍的人群都炸開了鍋,要知道此時的朱清歡很受歡迎,是不少男人的夢中情人,追她的男生也不少,其中不乏家世優越者。

    朱清歡哭笑不得,八年過去了,這男人還是和當初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那你至少得先追到我吧”朱清歡並沒有拒絕,她對秦長安的印象也很深刻。

    秦長安擲地有聲的點頭道“好”

    “追我的人很多,你有信心?”朱清歡笑著打趣道。

    秦長安沒有回答,掉頭轉身就走。他不敢說有信心,但他會全力以赴,最終就算是追不到朱清歡,也不會給自己留下遺憾和後悔。

    那一年,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能做到的,秦長安都盡力去做了,結局自然不言而喻,朱清歡答應了秦長安,但秦長安也為此付出了很多代價,光是情敵就得罪了不少,這也為日後的一些事情埋下隱患。

    相識相知相戀,結婚生兒有女,兩人婚後的生活很幸福,秦長安為事業奮鬥,朱清歡相夫教子,彼此相濡以沫,感情如膠似漆,讓所有人羨慕不已。

    可是,那一年,一切就此戛然而止。

    妻子的突然離世,對秦長安是近乎毀滅性的打擊,那時候他根本顧不上父親帶走秦升這事。因為他對自己已經完全自暴自棄了,無法從巨大的悲痛中緩過來。那個時候,他甚至想過去死,因為答應說好的一生一世白頭偕老,如今隻剩一個人,他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活下去。

    隻是,想到還有女兒,還有女兒,他最終沒有輕生,因為他怕妻子怪他。

    沒有人知道秦長安那幾年是怎麼過來的,沒人知道他是怎麼將這些悲痛一點點的發泄出去的,隻是當眾人回過神的時候,秦長安已經徹底變了個人,負重前行。

    這些年,不管是妻子的忌日還是生日,亦或者是結婚紀念日等等,但凡重要的節日,秦長安都會去看妻子,一定會帶束花,因為他知道妻子喜歡花。

    一個人,陪她聊聊天,說點煩心事,亦或者是和女兒的趣事等等,有時候會獨飲半瓶白酒,似乎那樣才最酣暢淋漓。

    今年秦升回來了,秦長安覺得相比於他,妻子更希望看到兒子吧。他知道兒子回來了,妻子肯定想見他,但是先前秦升狀態不好,秦長安沒有催促秦升。隻是後天就是妻子的生日,所以今天才開口說到這事。

    秦長安說這話的時候,秦冉的心很是難受,她知道老爸幾乎每個月都會去看媽媽,她以為這麼多年過去,那份感情早已經淡了,直到今天她才明白過來,老爸對媽媽的那份感情太深了,深到已經無法抹掉任何一丁點的記憶。

    “爸,對不起”秦冉有感而發道。

    秦長安好笑道“哪有女兒和爸爸說對不起的,你做什麼事,爸爸都不會怪你的,隻要你們高興就好”

    秦升心也不是滋味,他猶豫片刻才舉起了酒杯道“我陪您喝一個”

    秦升這一句話,已經秦長安知足了,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這杯酒是他這些年喝的最舒服的一次了,差點就讓他覺得醉了。

    一家人,一桌菜,一瓶酒。

    雖然氣氛還沒有那麼的融洽,但秦長安還是很高興,因為這些年所有的付出在這一刻都覺得無所謂了。

    對於他來說,人生理想和目標都早已經實現,他站在了他這個層次的最頂層,現在隻圖兒女幸福,兒孫繞膝,安享晚年,足矣。

    吃完晚飯,秦長安去書房了,秦冉和秦升坐在偏廳麵看電視,桌上擺滿了水果和點心,秦冉心不在焉的說道“他這些年不容易”

    “沒有再找一個?”秦升眯著眼睛問道。

    秦冉搖搖頭道“沒有,我知道他在外麵有女人,但從來沒有誰走進這個家門。對於他在外麵的女人,我也能理解,畢竟一個人太苦了,但他的心隻能裝下咱老媽一個人,沒有誰再能住進去的”

    “姐,我們去喝酒吧”聽到這些話,秦升心憋得慌,隨口說道。

    秦冉有些詫異的盯著秦升,似乎能理解秦升為什麼這麼說,低聲道“嗯,讓我先打個電話”

    沒多久秦冉就打完了電話,對著秦升開口道“走,姐帶你去個地方”

    秦升哪管現在去哪,隻要讓他有酒喝就行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喝一次了。

    秦冉帶著秦升出門,臨走前自然給公孫叔叔通知了聲,說帶秦升出去玩,今晚就不回來了,公孫當然沒有攔著。

    對於秦冉來說,既然秦升如今已經回來了,作為她的弟弟,她當然會帶著秦升慢慢融入她的圈子,因為這對秦升必然是好事,以後就算是遇到一些事,也能照應秦升。

    不過,秦冉並沒有給他們說,今天帶誰過去。

    這是位於國貿那邊,一家從不接待外人的小酒吧,基本都是朋友帶朋友。主人也並不靠這個掙錢,就是給圈子好友一個聊天打趣的地方。

    這酒吧隱匿在一家西餐廳的包廂,包廂有個裝飾書櫃,推開裝飾書櫃後會進入一條幽暗的小道,穿過小道就會來到酒吧,麵瞬間豁然開朗,別有洞天。

    秦冉經常來這,所以帶著秦升輕車熟路進了包廂。包廂有專門的服務員接待,還有個人臉識別係統,是不是熟人,係統自然能分辨出來。

    這會,秦冉的那幫好友已經在麵,等著見秦冉所說的這位新朋友是誰,而且還是個男的,他們怎麼能不期待?

    當秦冉帶著秦升走進酒吧麵後,瞬間就引起了不少熟人的注意,大多數人認識秦冉但不熟,不過大家都知道秦冉每次都是單獨來,從來沒有帶過朋友,最多也就和她那幾個死黨,今天怎麼帶了個男人出現在這?

    這是要宣布告別單身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四九城不知道多少男人要心碎了。

    

Snap Time:2018-06-24 13:28:35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