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三百六十章如果你願意


    第三百六十章如果你願意

    南宮已經認出這個中年男人,能讓南宮如此堅定的離開,顯然這個中年男人讓南宮足夠信任,不會對秦升有任何危險。

    中年男人的身份肯定不簡單,不然也不會有兩個保鏢攔住南宮去路,那他會是誰?

    雁棲湖這邊大雪紛飛,據說市區那邊沒再下雪,秦升本想著去爬長城,站在長城上欣賞北國風光,那絕對是種享受。不過後來想想還是放棄了,一來離的有些遠,二來他一個人去了也會無聊,所以就出來跑步溜達。

    這小區建在雁棲湖副湖旁邊,離主湖還有些距離,不過麵積也不小,這會早已經被冰封了,上麵全是積雪。

    秦升跑完步以後,就站在湖邊鍛煉,打了會太極拳,又練了會五禽戲,感覺渾身神情清爽。自從昨晚在健身房酣暢淋漓後,今早起來秦升感到狀態不錯,沒有那麼多的困意,就是身上有點輕微的酸疼,但沒什麼大的問題。

    就在秦升準備回別墅的時候,中年男人適時的出現了,他在不遠處早已經觀察了秦升很久,但是一直沒有打擾秦升,隻是在那靜靜的看著。看著他這個失散二十多年的苦命外甥,如今是什麼模樣?

    是的,他就是秦升和秦冉的親舅舅,朱衛國。

    那晚秦冉被他接到大院後,陪著他們夫妻聊了足足三個小時,最後秦冉就直接住在家了。關於秦升的所有事情,秦冉都完完全全的告訴了他們,那些事情讓他們很是心疼,又對秦升充滿愧疚,卻也對秦升感到自豪。

    以前天真無邪奶奶氣的小家夥,如今都三十歲了,而他也已經年過花甲。時間過的真啊,歲月也是催人老,一眨眼二十多年就過去了,好像一切都不過是昨日的事。

    他家還有秦升小時候的照片,隻是如今早已變了模樣,完全沒有半點相似的樣子,不過這身高和長相卻是隨他這舅舅,並沒有給朱家人丟臉。

    “年輕人,你這太極拳和五禽戲打得不錯啊”穿著黑色大衣的朱衛國緩緩走了過來,頭發和身上已經有不少積雪,他也並不在意。雖說在這寒冬臘月大雪紛飛的季節,朱衛國看起來卻特別的精神抖擻,每走一步都氣勢如虹,身上更是有種浩然正氣。

    本都打算回去的秦升下意識停下腳步,轉頭看見走過來的朱衛國,微微皺眉道“馬馬虎虎,入不了行家法眼”

    秦升的謙遜讓朱衛國很滿意,隻是有些拒人於千外的冰冷,他回道“現在的年輕人,不少都崇洋媚外,很多傳統國學都已經丟失,比如這五禽戲,想來沒有幾個年輕人會打”

    對於這種事,秦升作為年輕人更有發言權,他並不覺得如此。這批年輕人所經曆的時代是最複雜的,但他們最幸運的是趕上了這個國家的高速發展期,見證了這個國家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位置。相比於上代人,如今成熟起來的他們,要更加的愛國,更加的有民族和國家自豪感。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上代讀書人,很多都出國了,但回來的並沒有幾個,而今天這批年輕人,大多數出國以後最終都回到了這塊他們深愛的土地。

    秦升搖頭道“您說的有些片麵,我卻覺得他們如今越來越愛國學,大多人的思想都會經曆三個階段,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他們最開始接觸傳統文化,後來慢慢接觸西方文化,緊接著兩者兼得各有韻味,到最後反過來覺得,還是中國傳統文化更加博大精深”

    秦升的話很有意思,朱衛國邊聽邊點頭,由此可見秦升的三觀很正,並不是他擔心的那種年輕人,朱衛國輕笑道“看來我有些老了,不太懂現在的年輕人了,還以為他們依舊是以前那樣子”

    “以前很多人都說八零後是垮掉的一代,然而今天他們已經是這個社會的中堅力量,很多人又說九零後靠不住,但今天他們的愛國情懷確是最濃的,很多人自稱自幹五。其實說白了,就是這個國家越來越強大,人民才會越來越有底氣和自豪感,他們怎能不愛國?”秦升淡淡笑道。

    朱衛國本意隻不過是和秦升搭訕,隨口說了這麼句話,卻沒想到秦升的回應如此強硬。身居高位的他,怎能不知道這些事,每年所看的各種智庫內參的深度報告,可比秦升說的這些要深入的太多。

    但是他最大的收獲,就是秦升的這種三觀,也就是如今年輕人所說的正能量。朱家的家庭背景本就是紅色的,所以自然不願意看到子孫離經叛道。

    “恩,仔細想想確實如此,看來我應該多了解了解年輕人”朱衛國笑道,臉上的皺紋都舒緩了不少。

    秦升悻悻一笑,也沒有再繼續說下去,畢竟眼前這男人作為長輩,態度卻很是誠懇,沒有那種老頑固思想。

    秦升剛才隻顧著反駁,這才認真打量起了朱衛國。眼前這男人給人的感覺很是正氣,眉毛濃密眼神堅定,法令紋深邃,臉上肌肉緊繃,更是有種強大的氣場。

    “您當過兵?”秦升饒有興趣的問道。

    朱衛國並不詫異,他在部隊待了一輩子,任誰都能看出來,畢竟軍人的氣質是不同的,他點頭道“當了一輩子兵了,這輩子都交給國家了,我深愛這個國家,更深愛這片土地”

    朱衛國的話讓秦升肅然起敬,整個人的態度立刻變了樣,他最大的遺憾就是沒當兵,當初他本想報軍校,奈何爺爺怎麼都不同意,林家也頗有意見,最終才去了上海複旦。

    軍人這兩個字,在秦升心中的份量很重。記得有人說,這並不是一個和平的年代,隻是我們生活在和平的國家而已。是的,我們能有現在這幸福安逸的生活,是因為有人在為我們負重前行,是因為有人在為我們守護著這份安寧,他們是最可愛的人,也是最辛苦的人,他們就是軍人。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秦升和郝磊的關係最好,因為郝磊身上至今都有軍人那股正氣。

    “您是住在這?”秦升收起冰冷,客氣的問道。

    朱衛國搖搖頭道“這倒沒有,今天在這邊開會,順便過來看一位朋友,這不正好碰見你在這打拳麼,作為軍人的我,當然對此比較感興趣”

    秦升本來對朱衛國還抱有懷疑態度,因為這段時間出現在身邊的陌生人,從來都不是偶遇,而是刻意的安排,所以秦升才有戒心。

    也許是因為朱衛國的話,又因為他是軍人,秦升這才沒有多想,已經信任了他。

    “您都這麼大的年齡了,如今還是現役,沒有退休退伍?”秦升好奇道。

    朱衛國笑道“怎麼,年輕人,你看不起我們這些老骨頭啊”

    秦升連忙說道“對不起,我沒冒犯您的意思,就是隨口問問,畢竟大多數人到了這年齡,已經開始過著抱孫子跳廣場舞的生活了”

    “我隻是開個玩笑,我在部隊待了一輩子了,老了也沒什麼事,就繼續發揮餘熱吧,順便帶帶年輕人”朱衛國平拍了拍肩膀的積雪道。

    秦升對朱衛國很是敬佩,不過他並不打算繼續叨擾朱衛國了,外麵這麼冷的,畢竟身體趕不上他這樣的年輕人,所以秦升準備告辭離開了。

    朱衛國卻主動開口道“年輕人,我看你眼神有些迷茫,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要是方便的話,可以給我說說,反正我這會也沒什麼事,難得遇見你這麼有趣的年輕人”

    秦升愣了下,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一直堆積在他的心,怎麼發泄都無法讓他舒服,他確實想要找個人傾訴,奈何如今身在北京,身邊沒有任何靠譜的朋友。

    他猶豫了會,最終道“有些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說,就隨便說幾句,我確實有些迷茫,您正好也給我點意見”

    “你說吧,我聽聽”朱衛國點頭道。

    秦升深呼吸口冷空氣,緩緩說道“我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一直以為自己沒有父母。後來爺爺去世了,我就四處漂泊,這期間得罪了不少人,也經曆了不少事。直到前段時間,我才知道,從前年開始,我的父親就已經找到我。可他並沒有和我相認,一直在暗中監視著我,最開始他並沒有幹涉我的生活,但是後來他突然插入我的生活,我完全生活在他的安排當中,我的每一步都是他安排好的,包括我身邊的朋友都是他的人,而我卻不知道。這期間,我的仇家找到了我,開始報複我,我的朋友因為保護我而死了,我陷入了深深的內疚,這些他都知道,卻依舊隻是在暗中,並沒有和我相認。直到前幾天,我才知道了這一切。我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也不知道他是對是錯,您說我該怎麼辦?”

    這些事情,秦冉已經說過了,但是朱衛國站的角度又不同,他不會給秦升隨便的指點江山,他更希望秦升自己走出這個困惑,所以道“既然你很迷茫,不知道對錯,也不知道怎麼麵對他。那你就把這些事先放在旁邊,人生不僅僅隻有這些瑣碎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何況你的路還長著,你走著走著,也許就明白了”

    朱衛國的一句話,瞬間點醒了秦升。對啊,自己為什麼要一直站在原地去糾結對錯呢,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一輩子想不明白,那一輩子什麼都不做了?走著走著,找著找著,經曆的多了,見識的多了,也許就明白了。

    良久,秦升才激動道“您說的對,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您”

    “看來你很聰明啊,孺子可教也”朱衛國笑道,這個外甥並沒有他所想的那麼迷茫。

    秦升看眼時間,他該回去了,所以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您了,希望您身體健康是事事順心”

    “好,謝謝”朱衛國淺笑道。

    秦升這才想起來,隻顧著和眼前這男人聊天,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所以道“對了,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

    朱衛國笑眯眯道“如果你願意,可以叫我聲舅舅”

    

Snap Time:2018-06-24 13:14:52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