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二百五十九章查到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查到了

    最後一場壓軸大戲要開始了,前麵七場比賽的激烈讓所有觀眾對最後這一場比賽充滿了期待,此刻拳場的熱浪和喊越來越高。

    秦升和楊登以及馬超的幾乎被淹沒在人潮當中,下麵的眾多大老板們抽著雪茄喝著紅酒摟著妹紙,就等著這最後的重頭戲了。

    袁科並沒有看見秦升的存在,他的旁邊有位年輕人,袁科對這位年輕人看起來有些恭恭敬敬,這從說話的細節就可以看出來,袁科聽年輕人說話的時候,頭會主動低在年輕人的嘴邊,說話的時候則主動對著年輕人的耳邊,誰的地位高低,一目了然。

    這位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江浙老和尚的親孫子,如今已經開始接手他爺爺這一切了,而且在這方麵混的遊刃有餘。袁科本作為老和尚的義子,按道理也是這年輕人的叔叔,怎麼會對這年輕人如此恭敬,更有些趨炎附勢的樣子。

    因為老和尚對於他們這幫義子,從來根本不在意,不像吳三爺隻收了兩個義子,老和尚收了七八個義子,死了出事的都有三個了。他知道這幫人需要的是什麼,無非就是他的資源和背景,而他需要的是忠心和能力,雙方彼此所需而已。

    但是對於親人,老和尚的態度就不同了,完全是捧在手心,更是幫親不幫理的主,老和尚的兒子當年被仇人所殺,孫子孫女是他一手撫養的,他當然特別的重視,所以這年輕人就是他們這圈子的太子爺,未來的掌舵者,誰敢不把這年輕不當回事?

    “袁叔啊,你瞅瞅對麵那幫慫貨的樣子,今晚咱們要是贏不了,這臉得丟多大,你比我清楚哦”年輕人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道,同時盯著對麵的羅長功等人,今晚那邊來的三位大佬,都是吳三爺圈子的絕對心腹,在浙江有頭有臉的主,要是打了那幫人的臉,這才叫有趣。

    袁科笑道“少爺,放心吧,為了這場比賽,我可準備了很久了,特別是最近羅長功和我有些恩怨,今晚我得好好出口氣”

    “要是輸了呢?”年輕人並沒有那麼的相信袁科,爺爺給他說的是,不能相信這個圈子的任何人,除非是建立在絕對的利益和忠誠下,要以自己的判斷為準,那樣不管成敗都怨不了別人。

    袁科笑道“不可能輸,輸了我送一輛法拉利給少爺你”

    “好,袁叔,你知道我最喜歡你哪點麼,就是這麼的豪爽,哈哈哈哈”年輕人聽完以後哈哈哈大笑起來,今晚的任何比賽他都沒有下注,賭博這種東西,不管任何形式,上了桌麵的永遠都是輸家,因為概率是誰都無法掌控,隻有當莊才能穩贏。

    主持人已經暖場完畢,整個拳場充斥著荷爾蒙的味道,還有不少女人的尖叫和喊聲,接下來是介紹雙方的選手,袁科他們這邊的是一位光頭赤裸著上身的男人,叫延慶,四十歲,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睛更是清澈見底,似乎對於全場的熱鬧無動於衷。

    接下來是羅長功他們這邊的,一位三十五六的男人,名字叫南河,臉上帶著絲邪笑,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停的挑釁著對麵的延慶,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幹掉延慶似的。

    一動一靜,形成強烈的反差,這本來就是賣點。

    “我看袁科那邊的選手已經慫了,臉色都有些難看,你再看看我們這邊的,沒完全就是猛虎下山麼,今晚我們要穩贏了”馬超開始毒奶起來。

    楊登笑罵道“你別敗人品了,能上這個擂台的,都不是普通角色,能打最後一場的,都是真正的牛人,秦升,你怎麼看?”

    秦升笑道“我拿眼睛看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世間高人無數,隻是我們沒有接觸到那個層麵而已,大多數人都是井底之蛙,總不能以貌取人吧”

    “那咱就看看到底是火星撞地球,還是金剛戰女憂”楊登意味深長道。

    當裁判宣布開始後,重頭戲終於上演。

    主動出手的自然是羅長功這邊的選手南河,袁科那邊的延慶不為所動,就那麼的站在原地,等著南河的殺招過來。

    南河的開場就比較暴力,一個三連招先奔延慶麵門而去,延慶側步躲開後,一記鷹爪就已經到了他的心髒位置,延慶伸手擋開,南河的膝蓋緊跟著衝進了延慶的腹部,延慶單手直接頂住了這一記重擊,被南河推著向後退了數步。

    南河借著這股力量,直接騰空而起,從天而降的手刃向著延慶的頭頂而去,延慶知道根本不可能擋住,所以就放棄了防守,突然轉為進攻,一頭撞向了南河的腹部。

    兩人的幾乎是同時擊中對方,南河的手刃落在了延慶的後背脊柱上,同時延慶也將延慶撞飛了出去。延慶半跪在地上,這手刃實在是霸道,南河落地後踉踉蹌蹌的向後退了數步,差點就倒在地上。

    這麼漂亮的開場,實在是讓人賞心悅目,全場觀眾都覺得這票沒白買。

    “漂亮”馬超下意識喊出聲道。

    秦升和楊登卻有些擔心了,楊登道“也不知道羅哥這邊的選手是故意這麼的凶猛,還是本就是這種風格,袁科那位光頭佬的反應速度比較啊”

    “這也是我想說的,我怕這場凶多吉少”秦升默默點頭道。

    秦升在這地下拳場比賽看得熱鬧,卻不知道上海那邊的老仇人馮和終於查到了他的下落了,當得到確切消息後,馮和就迫不及待的給嚴朝宗打電話。

    “少爺,我已經查到他們的下落了”馮和激動不已道,他還等著報當初的仇呢,何況秦升讓他們嚴家吃了這麼大的虧,麵子丟了不說,還損兵折將的。

    正在夜場應酬的嚴朝宗聽到這個消息,本來微醺的他瞬間清醒,連忙道“你先等會,麵有些吵,等我出來再說”

    掛了電話後,嚴朝宗立刻和幾個朋友了打過招呼就跑出了夜店,找到安靜地方後,直接回撥給馮和道“你說你查到了他們的下落了”

    “是的,少爺,已經查清楚了”馮和底氣十足道。

    嚴朝宗激動不已道“你確定,他們現在在哪?”

    “杭州”馮和簡單直白道。

    嚴朝宗忍不住爆粗口道“操”

    沒想到查了這麼久,這兩個人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卻根本沒有發現,不得不說秦升和林素隱藏真深啊。

    “一直都在杭州麼?”嚴朝宗皺眉問道。

    馮和連忙解釋道“沒有,他們兩個月前才到的杭州,今年二三月份去的廈門,隨後就一直在廈門生活,林素開了一家咖啡館,秦升可能那天晚上受了重傷,就一直在養傷”

    “受了重傷?那那天晚上的事情有沒有查清楚,秦升到底是被人救了,還是隱藏實力殺了我們所有人?”嚴朝宗繼續追問道。

    馮和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沒有查到任何蛛絲馬跡”

    “他們現在杭州什麼情況,查到具體消息了沒有?”嚴朝宗咬牙問道,秦升和林素讓他在上海顏麵盡失,這次找到他們以後,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兩個人。

    馮和緩緩說道“目前隻知道大概,秦升在一家遠達控股集團出任副總,林素則在一家慈善基金會上班”

    “嘖嘖嘖,半年不見,都混到了副總了,還真是不簡單啊,難道不知道長三角是我的地盤麼?”嚴朝宗頗為霸氣的說道,可是他似乎忘了,就在半月前發生的那件事,他被四九城的紈子弟們狠狠的戲虐了一把,本來還想找回場子,可是知道那幫紈的背景後,嚴朝宗就徹底沒了脾氣。

    為什麼?因為他根本沒有實力去挑戰其中任何一個人的家族,特別是那個女的,真要找她麻煩,他還得賠禮道歉。

    回過神後,嚴朝宗立刻吩咐道“我要知道他們在杭州的所有情況,給我盯緊了,這次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秦升肯定沒有想到,他在杭州剛剛站穩腳跟,嚴朝宗就得到了他的消息,壓力接踵而來,他該怎樣麵對接下來的一切?

    杭州地下拳場,此時的比賽已經到了最焦灼的時刻,袁科那邊的延慶逐漸占了上風,而羅哥這邊的南河開始露出頹勢,隻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最前排的休息區,江浙老和尚的孫子歎口氣道“袁叔,看來這輛法拉利我是贏不了了,不過隻要這場比賽能贏,我回頭送袁叔兩位浙大的美女”

    “那我就先謝謝少爺的美意了”袁科洋洋得意道。

    相比之下,羅長功那邊眾人此時臉色十分難看,這場比賽要是輸了,今晚他們的麵子就沒了,現在錢都是小事,麵子才是大事。

    秦升和楊登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上的局勢,馬超忍不住歎氣道“是不是要輸了?”

    “還不一定”楊登隨口說道。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秦升看見氣急敗壞的南河露出了最明顯的破綻,無奈道“結束了”

    

Snap Time:2018-06-20 11:42:19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