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二百一十九章再次相見


    第二百一十九章再次相見

    曹達和袁科,以前交情不淺,兩人也算多年朋友吧,而且當初走的路子差不多相同,所以遠達控股袁科是二股東,旗下的子公司袁科也參股不少。

    隻是後來曹達逐漸改變方向,特別是前兩年大病一場,逐漸退出了生意場名利圈,而袁科則因為攀上他義父,這些年順風順水,生意越做越大,層次越來越高。

    也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兩人的分歧逐漸拉大,到後來也就不怎麼走動,曹達對遠達不聞不問以後,袁科才會惦記上遠達,畢竟如今實力相差太大,袁科對曹達根本沒有忌諱。

    可是現在出現了變數,薛家和曹達扯上了關係,袁科再想坑曹達,就要掂量份量了。

    一場鬧劇結束,薛清妍隻是一個照麵,就幫秦升豎起一道保.護.傘,錢布平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找秦升的麻煩了。

    所以,秦升任務圓滿完成,還順利脫身。

    陪著薛清妍和蘇沐雪吃完飯,秦升和常八極就回來了,薛清妍和蘇沐雪則去逛街了,秦升可不想當苦力。

    秦升讓常八極回天目山了,現在可以放了馮青,讓他出去避段時間,秦升下意識覺得,如果曹達真的拿下錢布平這幫人後,那遠達必然空出不少位置,到時候他就能讓常八極和郝磊留在杭州,再加上常八極從師兄那借調兩位徒弟出來,他在杭州就算有了嫡係,這樣接下來的路,就比較好走點。

    常八極把夏鼎那輛車開走,秦升直接回到了公司,現在他在公司有了底氣,可以不用管錢布平呂士民那幫人了,喊來了於茜以及其他幾位秘書,直言不諱道“如果你們還想留在遠達,今天我問你們什麼,你們就回答什麼?”

    一身職業裝,將胸前撐的飽滿的於茜秀眉緊蹙道“秦助理,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我不管你們站在誰那邊,也不忌諱你們出了這門會給誰說,但是現在,你們誰要是再多想什麼,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明天都不用來上班了,你們可以當這是曹總的意思”秦升臉色陰沉道,如果公司連辦公室這幾個都不能拿下,那他還真無人可用了。

    於茜眯著眼睛道“我們隻為曹總服務,如果這是曹總的意思,那你問吧”

    整個下午,秦升就待在辦公室,讓於茜和其他幾個秘書,將遠達每個部門領導、子公司負責人的問題都說了遍,包括集團哪有問題漏洞,他們之前有過什麼疑惑等等。

    秦升為什麼這麼做?

    就是為了接下來的清洗做準備,隻要曹達拿下錢布平那幫人,其他人自然明白怎麼回事,秦升也不跟他們玩虛的,大家問心無愧的那留著,隻要有問題的,如果不主動交代,那就走正規程序。

    要下班的時候,秦升將於茜喊到辦公室,眯著眼睛打量著身材豐滿的於茜,這讓於茜有些後怕,謹慎道“秦助理,你找我有事麼?”

    秦升輕笑道“於茜,你看起來不太信任我,或者說你覺得我根本不可能撬動死水一片的遠達?”

    “秦助理,你多想了”於茜客氣道,不過說實話,她確實不願意參與秦升和遠達兩大派係的爭鬥。

    秦升揮揮手打住於茜道“於茜,不過我希望,你最好不是我想的最壞的那種人,不然我對女人也不會心慈手軟”

    於茜臉色微變,倒是真被秦升給嚇住了……

    今天曹達這邊沒有任何任務,估摸著還在考慮如何針對錢布平等人,發生的小插曲,秦升也不會告訴曹達,那是他的事。

    下班以後,秦升無所事事,媳婦不在家,所以也不願意回家,隨便找了家路邊攤解決了晚飯,給媳婦打了個慰問電話,拍著馬屁說她為祖國的慈善事業辛苦了,惹來媳婦的幾句調侃,秦升心卻是美滋滋的。

    薛清妍約了秦升明天清晨去拜訪一位老人,但並沒有給秦升說這位老人的身份背景,秦升對於薛清妍很感激,他付出的隻是舉手之勞,獲得的卻是滿山桃花。

    閑來無事,秦升就又溜達到了黃龍體育中心,去那家生意還行的夜店溜達了圈,也沒找那的負責人,隻是隨意待了一會就出來了,最後又來到了光音。

    今晚的光音依舊沒有演出,隻是平日駐唱的樂隊和歌手在那展示著音樂才藝,秦升很好奇光音的環境和設備都不錯,服務員的質量也還行,怎麼生意就這麼慘的,還是這種livehouse並不適合杭州這塊土地?

    秦升剛坐下沒多久,每天都在的於一笑便走了過來,打趣道“今晚還是不喝酒麼?”

    “媳婦不在,可以喝兩杯啤的”秦升隨口道,於一笑確實是有趣的人,秦升也不否認他對音樂的喜愛,但卻是不是一個運營的人才。

    於是於一笑吩咐服務員拿了幾瓶科羅娜過來,秦升加了冰塊,和於一笑碰了杯,緊跟著說道“老於啊,你說這光音的生意怎麼這麼差,這可不行啊”

    於一笑眼神微變道“秦助理,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這人沒那麼的矯情”

    “那我就實話實說了,我覺得光音開了這麼久,一直虧損不太好,曹總和曹彰欣賞你的音樂才華,這毋庸置疑,可你並沒有給他們帶來收益,他們投入的卻是真金白銀,任何事情都會有終點,如果哪天曹總退出遠達,那光音怎麼辦,我想任何老板都不會留著它吧”秦升不加掩飾的說道。

    於一笑有些難堪,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如果沒有曹家父子的支持,光音可能早已經關門歇業了,而他也不會有這樣的工作環境和待遇,更不會和音樂美酒作伴。

    “唉,秦助理,我也有難處,你也知道,曹總這兩年不管事後,公司對光音基本不聞不顧啊,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於一笑感慨道。

    秦升很是直接點出道“我覺得,這是一方麵原因,但另一方原因則是,你的思想有些保守,並不懂具體的運營和管理,但是在音樂方麵,你肯定是專業的”

    秦升說的比較直接,但是於一笑點頭道“這點我比較承認”

    “所以說,光音想要繼續下去,必須做出改變,等到最近公司事情結束後,我想對光音進行一次整體的調整,老於,你有意見麼?”秦升隨口說道。

    於一笑盯著秦升,並沒說話。

    秦升很直接道“我想給光音找位專業的運營人才,懂得怎麼去將光音打造成一張品牌,讓他成為杭州livehouse的一張名片,跟黃龍體育中心這些酒吧差異化,讓人提起livehouse,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光音,而你則依舊統籌大局,但是主要隻負責音樂這方麵,我會聯係國內知名的音樂經紀公司,保證在一年內光音每周都有一兩場專業演出,其他時間你可以留給杭州本地的音樂人或者樂隊,也可以留給那些國內比較小眾的樂隊和音樂人”

    於一笑聽完以後,雖說有些不舒服,但知道秦升是為了光音,而他要克服的就是內心的自私,畢竟他把光音當做自己的地盤。

    “不管你同不同意,這都是我肯定會做的,你好好想想吧,到了你這個年齡,有時候寧可原地踏步,也不願再進一步,這是心理惰性”秦升盯著於一笑道。

    於一笑若有所思道“你讓我好好考慮考慮”

    於一笑低頭沉思的時候,秦升卻注意到光音吧台坐著一位陌生的熟人,她穿著身碎花連衣裙,幹幹淨淨的獨成一道風景,點了一杯雞尾酒,眯著眼睛打量著台上的歌手,酒吧似乎已經有老辣的獵手注意到這位美女,正在琢磨著如何過去搭訕。

    秦升沒給於一笑打招呼,端著杯啤酒緩緩走過了過去,直接坐在了美女的旁邊,笑道“你說我是相信我們的緣分呢,還是你專門找到這的?”

    “你怎麼想,那就怎麼想”美女轉身盯著秦升,眼帶笑的說道。

    這位靚麗的美女不是別人,正是想念弟弟而專程從北京跑到杭州的秦冉,她傍晚剛到,將東西放在酒店後,就直接詢問到秦升的位置跑了過來。

    廈門一見後,終於解開了她多年的心病,也緩解了她的思念之苦,但是回到北京沒多久,她就又想弟弟了,奈何事情太多抽不開身,再加上有所顧忌,才隔了這麼久再來杭州。

    秦升打趣道“我很好奇啊,你那位去世的朋友不會是你的男朋友吧,因為我和他長的很像,所以你才會找我?”

    秦冉真想敲眼前這油嘴滑舌的弟弟一個大板栗,這腦子都想的什麼亂七八糟的,可是她忍住了這種衝動,隻是哭笑不得的喝著酒。

    於一笑回過神後,注意到秦升已經跑到吧台,旁邊坐著一位讓人心動的美女,不禁好笑,這男人本事倒是不小。

    “怎麼沒見你那位漂亮的女朋友啊”秦冉半開玩笑道,她現在不奢求什麼,隻想先和弟弟從普通朋友開始。

    秦升樂道“她要是在的話,我也不敢坐在你旁邊,省的回家跪搓衣板”

    “她有這麼小氣麼?”秦冉好笑道。

    秦升嘿嘿笑道“不是她小氣,是我膽小啊,我這絲樣,能找到那樣的女朋友,晚上睡覺都偷笑呢,不好好伺候著,哪天甩了我咋辦?”

    秦冉顯然還不熟悉秦升的聊天方式,有些驚訝的看著秦升,秦升哈哈大笑道“你還真信啊”

    “話說,我自認為還算美女,男人都是花心動物,你在我麵前談你女朋友,顯然是對我沒有興趣,難道說我魅力不夠?”秦冉噘著嘴歎著氣道。

    秦升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說實話啊,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感覺和你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並不是因為我們曾經有過一麵之緣,可是又想不起來那見過你,你對我的感覺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

    秦冉臉色微變,身體卻有些顫動,或許這就是親情吧,不管茫茫人海,再見也能相認。

    秦冉想要和弟弟好好獨處聊聊天,但這酒吧太吵鬧了,所以她主動邀請道“如果可以的話,不介意陪我出去走走吧?”

    秦升稍顯意外但最終還是點頭道“對於美女,我樂意效勞”

    於是秦冉結了賬,和秦升並肩離開了光音,秦升都忘了和於一笑打招呼。

    酒吧眾多男人以及於一笑目瞪口呆,我勒個去,這就拿下了……

    

Snap Time:2018-06-21 03:10:00  ExecTime: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