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二百零二章我必報仇


    第二百零二章我必報仇

    (今天有事,隻有一更,見諒……)

    時隔半年,杭州再聚,秦升恢複如初,眾人心情都很不錯。

    唯獨韓冰是悶悶不樂,這半年韓冰時常想起秦升,飽受思念之苦,當知道秦升在杭州後,迫不及待的趕了過來。正因為她,夏鼎和郝磊才被六點折騰的起床殺向杭州。見到秦升以後,韓冰剛開始很激動,可是適應以後,卻有些不高興,無非就是林素的存在讓她很不習慣,畢竟他們以前的生活,並沒有林素這個角色,如今林素成了秦升的女朋友,韓冰覺得她成了多餘的。

    為了慶祝秦升痊愈而歸,夏鼎提前已經訂好一家特別有逼格的餐廳,位於半山腰上滿覺隴路的桂語山房,環境特別的幽靜,有種隱世的感覺,地處清淨內卻有一種大氣,靠窗可以直接眺望西湖風景,主打的是創意菜,夏鼎也是怕他們不習慣杭幫菜而選擇這家餐廳。

    夏鼎讓司機打車回去了,五個人正好一輛車,秦升和兩位美女坐在後麵,左邊是林素,右邊是韓冰,郝磊和夏鼎早就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識趣不參與這種爭寵。誰讓秦升桃花運太旺了,先是和韓大小姐曖昧不清,卻又和老相好再續前緣,雖然林大女神成功上位,可是韓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明顯沒有放棄,估計這以後還得鬥一鬥。

    夏鼎和郝磊感慨,這齊人之美也不是誰都能享受的,有時候也是一種煩惱。

    “藍蓮樸墅江南驛,桂語山房牧晨曦”為了緩解車內氣氛的尷尬,開車的夏鼎主動開口道,省的一會大家都憋出病了。

    韓冰一臉鄙夷道“沒事賣弄什麼詩文,就你那紈子弟的樣子,也就會花天酒地”

    熟讀唐詩宋詞的秦升沒聽出來這是誰的哪首詩,應該有其他意思,林素也微微皺眉,很是好奇。

    夏鼎早已習慣被韓冰打擊,笑著解釋道“這不是誰的詩,而是杭州比較有名的幾家餐廳,藍蓮餐廳,樸墅,江南驛,桂語山房,牧晨曦,老大,以後你和女神有時間,可以都去嚐嚐,挺適合情侶之間消磨打發時間的,今天我們就先去桂語山房,那的環境比較好”

    韓冰聽到這句話,氣是不打一處來,夏鼎這是在羞辱她。其實夏鼎也是好心好意,秦升和林素,那確實是郎才女貌,十分的般配,以秦升的性格,不管韓冰怎麼努力,他也不會放棄林素選擇韓冰,再者和林素相比,韓冰確實差了一點,所以,這也是在敲打韓冰,知難而退。

    韓冰直接反駁道“你不知道他最喜歡夏天燒烤冬天火鍋麼?這種裝逼的地方,還是留給你泡妞去吧”

    “說的倒也是哦,老大,中午這也沒燒烤,我們就將就將就,晚上我再帶你們去一家特別好吃的燒烤店,到時候我們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夏鼎隨口道,秦升倒是這性格,他們也喜歡那種場合,其次也給了韓冰麵子。

    路途聊的都是些無傷大雅的事,基本都是夏鼎再說,介紹著沿途的一些風景和建築,背後的典故和故事,其他人都是旁聽。

    半小時後,他們終於到了半山上的桂語山房,這桂語山房的門口略顯簡陋,小小的門在邊上並不引人注意,一般的時候都是關著的,要當客人走近時才會有人將其打開,旁邊的白牆上,用鐵絲繡出桂語山房幾個字,上麵早已經生了鏽。

    夏鼎帶著幾個人進門,這環境還確實不錯,不過林素和韓冰都是千金大小姐出身,從小到大什麼樣的世麵沒見過,對此見怪不怪,也就秦升和郝磊兩個土包子,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秦升更多的是發現很多地方的格局和細節。

    被服務員帶進頗有禪意的包廂,巨大得落地窗直麵西湖風景,夏鼎讓服務員先泡一壺虎跑龍井,隨後讓兩位美女點菜,他則選了一瓶檔次不低的紅酒,今天不管花多錢,夏鼎都是高興的。

    點好菜並沒有讓上,幾個人喝著茶賞著西湖美景聊著天,等著常八極的到來……

    約莫十幾分鍾後,服務員敲門而入,風塵仆仆的常八極總算是來了,半年沒見,常八極憔悴了不少,臉上看起來很是滄桑,頭發亂糟糟還留著胡子。

    常八極雖說跟著秦升到上海,可是在所有人眼,常八極是長輩,因此大家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迎接常八極,這也是對常八極的尊重。

    故人再相見,彼此欲無言。

    常八極打量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上海時期的老朋友,最後將眼神放在了秦升身上,秦升緩緩向前,兩人彼此打量,常八極打趣道“比我想象的要好,沒有缺胳膊少腿”

    “老常,你還是那麼的幽默”秦升感慨道,那些客套話他們不會說,再見是高興的激動的慶幸的。

    大難不死,唯有痛飲,常八極豪爽道“有酒麼?”

    夏鼎淺笑回道“有,不過是紅酒,肯定不和你們心意”

    “上白的”常八極大手一揮道。

    秦升哈哈大笑道“那就喝白的,我陪老常痛飲一番”

    夏鼎連忙喊來服務員,選了一瓶白酒,本來晚上的不醉不歸,就提前到了中午。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喝酒,敘舊,遺忘過去,暢想未來,分享這半年的喜怒哀樂,一群人樂在其中,就連性子向來安靜的林素,也被情緒帶動了。

    就這樣,他們在這桂語山房帶了兩個小時。這點酒還不至於讓這幫酒量都不小的人酩酊大醉,頂多也就是微醺。林素昨天就已經給秦升放話了,今天可以暢飲不受約束,秦升哪能錯過機會。

    午飯完了以後,夏鼎又在附近找了家茶樓,眾人移師茶樓,繼續聊天喝茶,男人們聊男人們,林素和韓冰相處時間長了,也有不少話題,不過大是大非上,韓冰可沒打算就這麼放過林素。

    喝完茶,眾人都有些困了,夏鼎早已在附近的四季酒店訂了房間,眾人就先去休息,林素有事先離開了。

    晚上繼續肆意狂歡,先是直奔夏鼎所找的燒烤店,完了以後又前往ktv唱歌,到最後幾個男人徹底醉了,也就常八極保持著清醒,秦升更是醉的一塌糊塗不省人事,韓冰也迷迷糊糊的,連平日很少碰酒的林素,今天也稍有些醉意了。

    還好夏鼎提前有安排,兩輛車在外麵候著,司機和林素將眾人送到酒店,這一天才算落下帷幕。

    不過林素半晚都沒睡,先是把韓冰安排好了,最後又過來照顧幾個大老爺們,除過常八極沒事,其他三個男人都吐了。

    折騰到淩晨三點的時候,常八極稍微清醒了,告訴林素他照顧夏鼎和郝磊,林素這才回到秦升的房間,躺在旁邊將就了一晚上。

    隔天早上直到十點左右,昨晚醉酒的幾個人這才醒來,一個個頭昏腦漲的,都不知道昨晚怎麼回來的。常八極和林素起的倒挺早,兩人下樓吃了早餐,常八極獨自在外麵溜達,林素則回房間照顧秦升。

    “罵了隔壁,昨天我們到底喝了多少酒,我這頭都炸了”起床洗完澡後,見到眾人,夏鼎嘟囔道。

    郝磊揉著頭道“我也不知道,反正隻知道最後在KTV,你個二貨還和我吹瓶子,沒喝完你就跑衛生間吐了”

    “好久沒有這麼放縱了”秦升的狀態還行,畢竟修養了這麼長時間,不禁感慨道,他可是無酒不歡的人,忍了大半年了,就等著今天。

    韓冰也是附和道“我也好久沒有這麼喝酒了”

    夏鼎嘲諷道“某人昨晚要和林素拚酒,愣是連碰了三杯,最後還要和秦升喝交杯酒,要不是我攔著,那就出大事了”

    韓冰惡狠狠的瞪著夏鼎裝傻道“誰啊,我怎麼記不起來了,是不是你,你怎麼還有這種癖好?”

    秦升是一臉尷尬,誰都看得出來韓冰對他的意思,林素這麼聰明,自然也很清楚。他小心翼翼的看向林素,林素隻是笑眯眯的望著眾人,並沒什麼異樣,秦升這才稍顯放鬆,省的回家跪搓衣板。

    林素一點也不生氣,她能感覺到秦升和他們的關係,確實是無話不說的朋友,秦升能有這樣的朋友,林素很欣慰。

    昨晚趁著他們喝的半醉,她聽了不少關於秦升的事,算是收獲頗豐。比如從郝磊那得知,秦升初高中的事情,還有那位青梅竹馬的初戀女友。比如從夏鼎那得知,秦升大學時候的光輝事跡,還有讓他們羨慕的校園愛情,似乎是同一個女孩。又從常八極和韓冰那聽到,秦升去年在上海的很多事情。林素喝的比較少,也算是連哄帶騙,知道了不少事情,回頭得好好和秦升聊聊。

    酒氣還未散,酒意還上頭,所以夏鼎找了家清淡的飯店解決午飯,順便讓大家醒酒。

    吃過午飯以後,眾人就再次說分別了,秦升不可能回上海,他們也不可能留在杭州,隻能他日再聚。

    昨晚,秦升也給他們說了,以後在杭州發展,至於幹什麼工作,秦升也沒有隱瞞,對他來說,這是新的開始。

    常八極和郝磊跟著他去了上海,自然打算跟他留在杭州,秦升深思熟慮後決定,先讓郝磊繼續留在上海,等到這邊事情安定以後,再讓他過來。

    至於常八極,反正也沒什麼事做,就現在杭州待著,正好也能保護秦升,畢竟秦升對很多事還有所顧忌。

    臨行前,秦升一臉平靜的對著眾人道“你們昨晚不是問我什麼時候報仇麼,現在酒醒了,我可以告訴你們了”

    眾人臉色微變,靜靜的等著秦升的答案。

    秦升緩緩道“再回上海,我必報仇”

    

Snap Time:2018-06-24 13:14:22  ExecTime: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