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一百九十九章虛驚一場


    第一百九十九章虛驚一場

    (今天第二更,這個月的更新節奏是,如果沒有事,每天就會兩更,如果有事,隻能一更)

    酒隱是家餐廳類酒吧,近些年這種風格的餐吧比較受歡迎,有名的比如胡桃等等,蕭若晴和林素吃完飯以後,就坐在這繼續喝酒聽歌。

    秦升急匆匆的趕來,今天為了見莊叔和曹總,他穿的比較體麵精神,畢竟第一次見麵,要給別人留下良好的印象,這是一個年輕人必須學會的習慣和態度。

    秦升走進酒吧以後就找到了林素,林素和他的習慣差不多,要麼是靠窗位置,要麼就是角落,同時也看到了坐在對麵的蕭若晴,所以麵帶笑意緩緩走了過來。

    “你好”見麵後秦升主動打招呼道。

    林素和蕭若晴已經起身,蕭若晴笑眯眯的打量著秦升,林素挽著秦升的胳膊道“這就是我男朋友,秦升”

    “我閨蜜,中國美院的老師,才女,蕭若晴”林素又看向蕭若晴介紹道。

    秦升微微點頭道“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久了,剛才有點事,才忙完”

    “沒事,我和素素好久沒見了,吃完飯就坐在這喝點小酒聊聊天”蕭若晴對秦升的初始印象還不錯,笑著伸手道“坐下聊吧,你喝點什麼?”

    服務員已經拿著酒單過來了,秦升打開酒單隨意點了一杯教父,這段時間喝酒都是小飲小酌,沒有了以往那種暢,因為沒有讓他值得大碗喝酒的人。

    “剛才我還在和素素說,到底什麼樣的男人追到了我們的女神,現在總算是見到廬山真麵目了,真是讓我這個女人都羨慕不已”蕭若晴打趣道。

    秦升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可能是上輩子積的善緣吧,這輩子讓我遇見了她,我有時候都覺得不可思議,會不會把所有的運氣都用完了”

    “我看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吧”蕭若晴捂嘴嬌笑道。

    林素緊握著秦升的手沒有鬆開,她嬌嗔道“若晴,別欺負他了”

    “呦,這就開始護著了,我們可是二十多年的感情啊,你真是重色輕友,哼,我吃醋了”蕭若晴撅著嘴道。

    兩位美女嬉戲笑罵,倒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靠窗位置比較陰暗,所以秦升沒有注意到這位不算熟人的熟人,不過這位不算熟人的熟人卻一直盯著秦升,他很意外會在杭州見到這個男人。

    男人猶豫片刻喊來了服務員,直接開口道“你們這最貴的紅酒是什麼?”

    男人的身邊還坐著兩位朋友,一男一女,看起來都不是普通人,他們也注意到他一直盯著剛剛進來的那個男人,下意識問道“遇到熟人了?”

    “一位有些淵源的朋友”男人隨口道,並沒有說實話,隨後看向了服務員,等待著服務員的答案。

    女人,應該說女孩冷哼道“這能有什麼好酒,保不準都是假的,你也不懂,還是讓我來吧,沒必要當那冤大頭”

    有些非主流的女孩拿過酒單,隨意的瞥了兩眼以後,直接道“就這瓶聖埃美隆產區12年的白馬吧,這應該已經算你們店最好的了吧”

    “小姐,您眼光還真不錯,我們老板也特別喜歡白馬酒莊的紅酒,這是僅剩的兩瓶之一了”服務員連忙拍著馬屁,這瓶酒可要將近五千大洋,來他們這喝酒的,哪個傻逼會點這麼貴的紅酒,他們酒吧還沒這個逼格,這應該算是他來這這麼長時間,第一次見有人點這麼貴的紅酒,辛虧老板留了兩瓶在這,不然今天都要丟人了。

    非主流女孩冷哼道“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服務員悻悻陪著笑。

    男人掏出信用卡丟給服務員,隨後指著秦升那桌道“一會紅酒送給那桌的先生”

    說完又掏出幾百元遞給服務員道“這是給你的”

    服務員再次震驚的目瞪口呆,這特麼什麼套路,點這麼貴的酒自己還不喝,要送給別人,我勒個去,有錢人真會玩。他哪敢再說什麼,拿著小費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秦升林素和蕭若晴正聊得投機,文藝女青年麼,總喜歡一些心靈雞湯,哲學係畢業的秦升可是專業人士,蕭若晴完全被秦升帶著節奏,目不轉睛的聽著秦升侃侃而談。

    就在這時候,服務員將那瓶老板珍藏的白馬送了過來,還沒等服務員開口,今晚請客的蕭若晴皺眉道“這個送錯了吧,我們沒有點紅酒啊”

    服務員指著不遠處靠窗那桌客人道“這是那桌客人送給這位先生的”

    見過酒吧點酒送美女的,這是搭訕的常用套路,這桌兩位大美女,有公子帥哥紈子弟送酒不奇怪,可送給秦升這位老爺們,那就是天方夜譚了,畢竟秦升在杭州沒有認識的朋友,難道那桌客人是GAY?

    聽完服務員的話,秦升和林素以及蕭若晴同時看向了那桌客人,當看見送酒的那個男人後,秦升臉色瞬間冰冷下來,緊跟著是一種警惕和緊張,這特麼的剛來杭州第一晚上,不會就要來一場生死搏鬥吧?

    因為這個男人不是朋友而是敵人……

    他叫楊登,去年秦升剛到上海的時候,那會韓國平還沒自殺,不少仇家正對他落井下石,準備將他分而食之,韓國平擔心韓冰的安危,讓秦升保護韓冰,而秦升遇到的第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就是這個男人。

    楊登,江浙吳三爺旗下的一員悍將,據說還是吳三爺的義子……

    那晚,秦升沒敢大意,拚盡全力最終才將楊登拿下,他也付出了一點代價,受了點輕傷。隻不過秦升並沒有殺了楊登,而隻是重傷他後,最後將匕首插進楊登大腿揚長而去,任由他死活。

    那次的事情,最終由薑顯邦給壓下去了,最後不了了之,也是因為楊登沒死,不然惹了吳三爺的秦升,秦升不會活的那麼滋潤。

    如今時隔近一年了,兩位對手再見,卻是在這樣的場合下,秦升如同楊登一樣很是意外,更沒想到楊登會給他送酒,但是畢竟是敵人,曾經有過恩怨,楊登差點死在他手,今日機緣巧合偶遇,楊登未必不會報仇。

    經曆了九華山的事情後,秦升遇事不得不小心謹慎,何況他還帶著林素,還有林素的這位閨蜜……

    秦升眯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對麵的楊登,思考著最壞的後果以及應對之策。

    “嘖嘖,居然是12年的白馬酒莊,秦升,你這什麼朋友啊,出手如此大方?”蕭若晴並不知道怎麼回事,回過神後拿著紅酒細看後驚喜道。

    秦升沒有回答蕭若晴的話,思索片刻後最終起身,不動聲色的掐了林素的手心,林素立刻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顯然秦升和那個男人不是朋友,如果是朋友,秦升也不會如此臉色。

    這時候,楊登似笑非笑的起身走向了秦升,他的兩位朋友沒有跟著,秦升也不示弱,緊跟著走向了楊登。

    兩人的眼神一直對視,如果眼神能電影化,那絕對是一場你來我往的刀光劍影。

    數秒後,秦升和楊登站在酒吧中央,正麵相對,彼此距離隻有一米,在場其他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兩人的異樣,氣氛一時間有些劍拔弩張,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局勢,連駐唱歌手都嚇的忘記了詞。

    這兩人要是打起來了,那這家酒吧估計保不住了……

    “怎麼回事啊?”蕭若晴也感覺不對,小聲問道。

    林素一臉無事道“喝酒,和我們沒有關係”

    酒吧中央,灰暗的燈光從兩人身上掃過,有種電影那種生死對決的感覺。

    “我沒想到會在杭州見到你,真是意外”楊登率先開口道,杭州是他的主場,他必須要有足夠的氣場鎮住秦升,縱然上次差點死在秦升手。

    秦升嘴角露出一絲輕笑回道“我也是,我們這應該算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看來你怕了”楊登有些不屑道。

    秦升不以為然道“怕,這應該是我給你說吧,我隻是怕真打起來,毀了這家酒吧,多少有些不值得”

    “我怕?難道你不知道,杭州是誰的地盤?”楊登底氣十足道。

    這是大實話,也是事實,吳三爺在浙江那算是梟雄式的人物,還真沒有幾個人不給麵子,而秦升以後要在這落地生根,剛到杭州就遇到楊登,真要打起來,估計以後也別想在杭州待了,又得顛沛流離。

    所以,秦升認慫了,歎口氣道“得,說實話,我怕了。隻不過並不是怕你,而是怕你背後的吳三爺,我以後要在杭州生活,得罪了你們,我隻能離開”

    “直來直往,有意思”楊登若有所思道,同時在琢磨著秦升的話,意思很明顯,這男人以後要在杭州發展,所以才會怕。

    秦升不想虛與委蛇,直接道“怎麼做,那事才能過去?”

    秦升攤牌了,楊登卻哈哈大笑起來道“真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把我當敵人而不失當朋友,如果你是我的敵人,我也不會給你送酒,可能會給你送刀子”

    “什麼意思?”秦升有些迷糊了。

    楊登緩緩向前兩步,拍著秦升的肩膀道“當初我們,各為其主各謀其事,敗在你手,隻能說我技不如人,你完全可以殺了我,卻饒了我一命,這人情我記著,我不是恩將仇報的,做事也恩怨分明,在我眼,你是朋友,不是敵人”

    “朋友?”秦升喃喃自語道,倒真沒明白楊登的套路,他是有所忌諱的,不會輕易相信楊登。

    楊登再次拍了兩下秦升的肩膀道“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當朋友,以後在杭州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有機會找你喝酒,走了”

    說完這句話,楊登也不等秦升明不明白,直接轉身揮著手離開,隨後帶著他的兩個朋友徑直離開酒吧,隻留下秦升站在原地淩亂。

    不禁感慨,虛驚一場。

    

Snap Time:2018-06-24 13:25:02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