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一百八十六章到底是誰?


    第一百八十六章到底是誰?

    (求月票)

    從青陽縣醫院開始,秦升和林素就沒有用過他們原本的信息,如今所用的全部都是莊周安排的其他信息,應該說是秦長安安排的,以秦長安的能量,這點小事不過是舉手之勞,所以其他人才找不到秦升和林素。

    諾大的中國,如果沒有基礎信息,想要找一個人,那無異於.大海撈針,再者不管是林家還是嚴家,在這種事上也不可能大張旗鼓,何況這段時間秦長安給他們找了點麻煩,他們也顧不上這些瑣碎小事,牽扯到既得利益的才是大事,比如林家,在建和在售項目被房管局查封,這無異於釜底抽薪,讓他們徹底失去了現金流,哪還有時間去想林素。

    林悅知道林素在廈門,算是機緣巧合,她一位閨蜜在廈大的財務學讀博士,以前見過林素的照片,誰讓林素沒少吹噓她的堂姐,這位女學霸無意間來到春風十見到了林素,當時覺得有些不可能,可是聽到老板娘確實就叫林素,這才連忙打電話給林悅確認,聽到消息的林悅激動的語無倫次,沒想到消失了三個月的堂姐居然在廈門,隨後拜托閨蜜想辦法弄到了林素的電話,這才聯係到了林素。

    坐在酒店大堂,林素等了幾分鍾後,穿的涼爽拉著日默瓦行李箱的林悅就出現在林素的視野當中,遠遠的也看見了林素,直接一個百米衝刺飛奔過來。

    久別重逢,頗為想念,林悅激動的喊著姐,同時想給林素一個大大的擁抱,卻被林素給躲開了,她皺眉道“就不能淡定點麼?”

    林悅克製住內心的興奮,拉著林素的手道“姐,我這不是好久沒見你麼?”

    “也就三個月,以前你在國外留學,一年多沒見,也沒見你這麼的激動”林素不以為然道,如今的她出了秦升和奶奶,似乎對任何人都不會在意。

    林悅撅著嘴道“這不一樣麼,這次你是突然失蹤了三個月,我還以為你被人賣了呢”

    “你的想象力真豐富,點去辦入住,完了帶你去吃飯”林素敲了下林悅的額頭笑罵道,她知道這丫頭對她好心疼她,是林家偶有的幾個能和她走在一起的同輩。

    辦完入主,放下行李,林素開車帶著林悅去一家海鮮餐廳,廈門這種海邊城市,最有名的自然是海鮮,雖說寧波也有海鮮,但沒有廈門這麼的豐富。

    莊周配給林素的是輛沃爾沃XC60,沃爾沃以安全著稱,林素平日要帶秦升出去散心或者檢查,生怕出現意外,所以選擇了最安全的沃爾沃。

    “姐,三個月不見,你瘦了好多,還有些憔悴”坐在餐廳的落地窗邊,林悅有些心疼道,她知道這三個月姐姐肯定不好過,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林素給林悅剝了隻蝦笑道“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挺享受現在的生活,平淡、充實也幸福”

    “姐夫呢,你怎麼沒帶姐夫過來,當初我還以為你和姐夫私奔了,你不知道家那幫長輩氣的,吹胡子瞪眼的,最後還是奶奶說了,既然你這麼決定了,那就隨著你去吧”林悅唉聲歎氣的說道,她沒想到那種電視劇豪門望族的狗血劇情,居然會真的發生在她的身邊,林家這幫人還真是勢力。

    林素並不掩飾的說道“他啊,在店忙著呢,我也並不想讓你見他,怕他多想,畢竟現在的生活難的如此的平靜,我不願意被人打破”

    “我聽閨蜜說,姐夫還拄著拐杖,這是怎麼回事?”對於姐姐的話,林悅倒也能理解,好不容易爭取的到的二人世界,自然不想被誰破壞,她的出現顯然會讓姐夫多想。

    林素微微皺眉,每次想到秦升受傷,林素的心都隱隱作痛,沒有人知道秦升經曆了什麼,剛開始恢複的時候,如果普通病人,需要大量的鎮定藥止疼藥,這種藥對人體多大的傷害,誰都清楚,可是秦升每次傷口發作的時候,都咬牙堅持,更有幾次疼的躲在被子滿頭大汗直流眼淚,這些林素都知道,她比誰都心疼難受,隻是她不說,那麼重的傷,能活著已經是奇跡了,而始作俑者就是嚴朝宗,林素更懷疑林家在背後推波助瀾,所以她恨嚴朝宗也恨林家。

    “受了點傷,沒什麼大事”林素隻能這樣解釋,並不想讓林悅多想。

    林悅默默點頭,看得出來姐姐的微妙變化,暗罵自己真是沒有眼色,趕緊轉移話題道“姐,那你們什麼打算,以後就過這樣的生活麼?”

    林素若有所思道“我聽他的,他喜歡什麼樣的生活,我就陪他過什麼樣的生活,反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林素雖然這麼說,但她清楚秦升有顆並不安分的心,何況還有如此深仇大恨,他不可能就這麼認了,遲早有一天,終歸還是要回去,麵對那幫人,出一口惡氣。

    林悅多少有些無法理解林素的內心,她歎氣道“姐,你為姐夫犧牲這麼多,值得麼?”

    “我覺得我很幸運,遇到了對的人”林素並沒有回答值不值得,對她來說是這個話題毫無意義,秦升為了她可以直麵死亡,她為了秦升付出了什麼,這些身外之物?

    林素不想繼續糾結這些問題,隨口道“不說這些了,林家怎麼樣?”

    “不怎麼樣”林悅聳聳肩略顯無奈道。

    林素不解道“什麼意思?”

    林悅這才緩緩解釋道“你一走啊,也不知道怎麼了,整個林家就突然亂了套,剛開始大伯他們說,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你,可是接下來家出了大事,參股的寧波商業銀行突然進行股東大會,將我們家踢出了董事會,房地產項目因為虛假宣傳違規銷售,被省住建廳點名批評,然後被市房管局全部查封禁止銷售,你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整個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所以這段時間家忙壞了,大伯和我爸經常好幾天見不到人,不是出差就是應酬,所以大家也顧不上你的事了”

    林悅說完以後,林素一臉震驚的看著林悅,她沒沒想到短短幾個月,林家發生了這麼多事,怎麼突然出了這麼大的變故,這到底怎麼回事,林素有些不解,她不覺得這是偶然,難道說有人從中作梗?

    林家在寧波算是土皇帝那種大家族,加上經營這麼多年的關係,和省關係也保持的很好,不可能有人突然發難,顯然有更大的勢力在阻擊林家,為什麼呢?

    難道和秦升的事情有關,莊叔叔麼?莊叔叔應該沒有這麼大的能量吧,那又是誰呢?難道說是嚴家的報複,這倒有可能。

    “有人在惡意針對林家,知道是誰麼?”林素詢問道。

    誰都知道這是林家被針對了,林悅也不意外林素能猜到,點頭道“確實如此,林家被針對了,可是就是查不到,到底誰在對付林家”

    “嚴家?”林素隨口道。

    林悅聽後噗嗤笑出聲道“姐,你不會覺得這是嚴家的報複吧,沒這個可能性的,嚴林兩家有許多生意往來,難道要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再說了,嚴家這段時間日子也不好過,也出了不少事呢”

    林素臉色瞬變,如果嚴家也出了很多事,那這就耐人尋問了,幾乎可以確定的是,和秦升的事情有關係,絕對是有人在替秦升出氣,到底是誰啊,莊叔叔沒有那麼大的能量,難道是薛清妍?薛家紮根在浙江,如今又是滬上的新貴,倒真有可能,可是雖說秦升喊薛清妍一聲姐,但薛清妍不可能為了秦升得罪嚴林兩家,就算是她願意,薛家也不願意。

    那到底是誰呢?

    林素開始琢磨起來,莊叔叔說他是秦老爺子的故交,再加上秦升以前說,薑顯邦也和爺爺有些淵源,林素就在想,秦老爺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會給秦升留下這麼多的退路,這次的事情保不準,就和秦老爺子有關係。

    “好了,不說這些事了,我現在已經和林家沒關係了,趕緊吃飯吧,我也沒時間陪你,明天你就回去吧”林素打住話題,開始趕林悅走。

    林悅很不高興道“真是重色輕友更輕妹妹”

    春風十,秦升和那位大叔聊的很盡興,他肯定想不到,這位中年大叔會是他的親生父親,秦長安選擇用這樣的方式接近他,和他慢慢相處,真不知道秦升知道真相以後會怎麼樣。

    秦升和秦長安聊起了經濟規律和模式,秦長安是真正的商業,也是隱形的大佬,但他懂得低調,從來不拋頭露麵,隻是用代理人去操控著一切,比起秦升這理論家,有更多的經驗和見解,秦升就當一個悉聽尊教的好學生,乖乖的聽著中年大叔聊這些。

    最後又說起了堪輿風水和周易,秦長安和秦升都是從小跟著秦老爺子耳濡目染,對這些多多少少都比較了解,什麼尋龍斷脈風水格局麻衣神相等等,反正聊的很開心。

    八點多的時候,陪林悅吃完飯的林素回來了,秦升和秦長安還在聊,林素遠遠看見他們談笑風生,不禁有些好奇,店已經沒有多少客人了。

    這時候,昨天被秦升狠狠教訓了一頓的人渣,帶著更多的人渣出現在了春風十外麵,大吼道“麵那個瘸子,你給勞資滾出來”

    秦升和秦長安都聽到這句話了,同時看向了窗外,下意識皺眉……

    

Snap Time:2018-08-14 21:48:24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