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一百八十四章堅強的傻孩子


    第一百八十四章堅強的傻孩子

    清晨,當海風拂麵而來時,林素已經做好了早餐,這段時間在秦升的調教下,林素已經成了五星級大廚,她每天沒事的時候就會看看菜譜,還關注了各種營養大師的微博,就是為了能給做營養健康的菜品,以保證秦升能早點恢複。

    這頓早餐依舊很豐盛,有暖胃的小米綠豆粥,還有蔬菜沙拉和水果,再加上雞蛋包子和鹹菜,比很多人的午飯都要誘人,係著圍裙的林素樂在其中,她最大的感受就是明白了那些大廚為什麼把做飯當成了一種藝術,而給最愛的男人做飯,那更是一種享受。

    書房,秦升已經在練字了,他用草書寫曹植的《洛神賦》,字體大小卻如小楷,不過比較耗心力,密密麻麻蠅頭小字講究的是心境,寫出來卻行雲流水很有大師的味道,林素最喜歡秦升認真的樣子,有種不同的魅力,都說認真的男人是毒藥,林素已經深陷其中,洛神賦全文九百八十四個字,想要一氣成那顯然不可能,秦升這段時間斷斷續續的寫著,眼看就要完工了,這是他送給林素的禮物。

    剛開始的時候,心境不佳的秦升經常出錯,每次出錯秦升就重新開始,到後來就比較遊刃有餘,再過兩天就要大功告成了。

    “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寫完倒數第二段,筆墨剛好,秦升很是滿意的點著頭,隨後放下了手中的毛筆,欣賞著這份佳作,如果有書法大師見到,肯定會稱讚此子有天賦。

    “該吃飯了”林素一直沒有打擾秦升,直到秦升放下筆,兩人已經形成了默契,林素知道秦升能寫多少字,秦升也知道林素幾點能把飯做好。

    餐廳,林素隨口詢問著秦升最近在旁聽什麼課,秦升說依舊是金融和法律比較多,因為哲學課他不去了,連教哲學那位老教授的電話都不敢接了,生怕又讓他代課,或者推薦他當老師,林素笑罵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過今天早上有位史學大家的講座,秦升已經讓隔壁唐姨的女兒占了座,九點準時去聽,難得的清閑時光,秦升自然要想盡辦法充實自己,隻有自身實力足夠強大,才能在任何條件和環境下綻放光芒,不然就算是機會在你眼前,你也不可能發現。

    今天天氣有點熱,林素穿著身灰色的棉麻連衣裙,這種貼身的麵料特別舒服,更能秀出身材,再加上林素的氣質,絕對是迷倒任何男人的女神。

    陪著秦升在海邊散完步,林素就去忙了,秦升則步行前往學校,在夏大的禮堂樓下,唐姨的女兒杜菲已經等著了,見到拄著拐杖的秦升慢悠悠的走過來,杜菲連忙迎了上去,她今年已經大三了。

    杜菲很漂亮,典型的南方女孩,穿著灰色的短袖和碎花裙子,見到秦升後撒嬌道“秦哥,你什麼時候讓林姐姐陪你上課啊,你再這樣下去,我就真的找不到男朋友了,現在大家都說我是你女朋友,要真的是我也就沒話說了”

    “怎麼,不願意啊,你在我家蹭飯的時候可沒這麼說啊”秦升不以為然道,這丫頭性格很開朗,在學校也是係花級別的,不過唐姨管的比較嚴,至少大學畢業前不準戀愛,畢竟是單親家庭,杜菲也很聽話,雖然很多男生追,倒是從來沒有點頭。

    杜菲扶著秦升上台階,邊走邊說道“秦哥,你知道我認識你最大的壞處是什麼?”

    “壞處?難道你愛上我了,我不介意納個小妾,隻要你能說服你林姐姐”秦升打趣道。

    杜菲白眼秦升,這是她和林姐姐學的,隨後才道“就是我找男朋友的條件越來越高了,我現在發現你是無所不能啊,除過生活不能自理,寫得一手好毛筆字,會彈吉他會唱歌,做飯水平一流,學仕更是才高八鬥,哲學、曆史、金融等等都頗有研究,你說我怎麼辦啊,以後找不到男朋友我就賴上你了”

    秦升聳聳肩道“這我也沒辦法,實在不行了,我到時候將就將就”

    “有本事你在林姐姐麵前說啊,哼,信不信打斷你第三隻腿”杜菲惡狠狠的威脅道。

    秦升立馬認慫道“沒本事,我就說說而已”

    對於曆史,秦升是真的很有研究,不管是正史野史還是傳記,他看過的書不比那些所謂的專家少,所以聽講座的話,其他人是聽聽而已,秦升是真的聽的,這所謂的專家大家有沒有真材實料和幹貨,他一聽就能明白,要是碰到那種假冒偽劣產品,秦升二話不說,就兩個字,懟他。

    今天這位曆史大家主要研究的是宋史,對於兩宋時期的人文曆史科技商業等等頗有見解,秦升聽的津津有味,旁邊的杜菲卻聽的昏昏欲睡,這也不怪秦升,主要是她非要陪著秦升聽講座,美名其曰幫林姐姐照顧秦升。

    兩個小時的講座,到最後隻剩下三分之一的學生,秦升對此唏噓感慨不已,這年頭真正願意靜下心的人真不多,靜下心認真做事的更不多,難怪都開始懷念匠心了。

    從禮堂出來,秦升準備回家,媳婦估摸著已經做好了午飯等著他,杜菲也沒課,就跟著秦升一起回家,當初選擇廈大,一來是離家比較近,二來是可以照顧媽媽和弟弟,杜菲的弟弟學習也比較好,何況有三位學霸級大咖沒事就給他補課,秦升主攻數學和物理,杜菲主要是語文和英語,林素則是化學和生物,杜菲的弟弟杜峰給三人起了外號,珍珠灣三大魔頭。

    不過杜峰的選擇是清華,不努力怎麼可能,嘴上雖然老說壓力大,可是為了媽媽和姐姐,杜峰也得拚一把。

    當杜菲陪著秦升回到小區樓下,一個麵相不善的男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杜菲見到男人時,眼神滿是恐懼,下意識的躲在秦升的後麵,秦升微微皺眉,聽小區其他人說過,唐姨的這個前夫以前是混混,吃喝嫖賭無所不幹,沒錢就給唐姨要,經常威脅杜菲和杜峰兄姐弟兩,他隻見過一麵,那是剛來廈門的時候,這是第二次見。

    “菲菲,見了爸爸怎麼不叫啊”男人穿的華麗花哨,敞著胸口,提拉著拖鞋,頭發亂糟糟的,黑眼圈很重,胳膊上還有兩道刀疤,看起來就不是好貨色。

    杜菲咬牙質問道“你來幹什麼?”

    “你說爸爸來幹什麼,自然是想你們娘仨了”男人絲毫沒把秦升這個拐子放在眼,嬉皮笑臉道。

    秦升也沒說話,隻是心平氣和的打量著男人。

    “我沒你這樣的爸爸,你給我滾,不要再騷擾我們了,算我求你了”杜菲很是憤怒的說道,別人都是父愛如山,可對她來說,根本不願意提起這個男人,更別說見他了。

    男人很不高興道“再怎麼說,我都是你爸,有這麼和你爸說話的麼,你這個不孝的女兒,你想讓我滾可以啊,讓你媽給我再拿兩萬塊,我最近缺錢花”

    “你還是不是男人,我媽和你離婚這麼多年了,你還不放過她,上次她給了你兩萬,你說那是最後一次,你到底還想怎麼樣?”杜菲聽到這話怒吼道,這個男人這些年不知道從媽媽那拿了多少錢,周而複始肆無忌憚,如果媽媽不給,他就拿他們姐弟兩威脅,媽媽為了他們,無奈隻能妥協,如果有本事,杜菲真想把這男人送進監獄,他更想過一氣之下殺了這男人,可是想想媽媽和弟弟,最終還是放棄了。

    男人依舊笑,根本沒當回事,樂道“這不是最近輸了點錢麼,放心吧,這絕對是你最後一次了”

    “你給我滾”杜菲怒罵道,隨後攙扶著秦升準備上樓。

    男人直接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道“想進去可以,先讓你媽給錢,不然後果你們知道”

    杜菲還想說話,卻被秦升拉到身後,如此沒有骨氣不要臉的男人,他還真是第一次見,男人沒本事也可以窩囊,但欺負妻兒老小,那就真算不上男人了。

    “你刷新了我對無恥這兩個字的認識,就你這慫樣,要是我,立馬出門被車撞死得了”秦升眯著眼睛說道。

    男人惡狠狠的瞪著秦升道“特麼的,我和我女兒說話,你算什麼東西,你個瘸子還想管閑事,信不信我讓你本身不遂”

    “我給你善意的提醒,立刻從我眼前消失,以後也別再讓我看見你,不然我肯定讓你後悔”秦升一字一句的說道。

    “草泥馬,還來勁了,我讓你特麼的多管閑事”男人聽到秦升這話,徹底怒了,直接衝向了秦升,一腳踢向了秦升的腹部。

    秦升撐著拐杖,直接往後跳開,男人緊跟著一拳襲向秦升的麵門,秦升不換不忙的躲過,隨後出其不意,掄起拐杖,直接一拐杖砸在了男人的臉上,男人臉上瞬間開了花,鮮血橫流。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況秦升這匹馬已經開始恢複了,對付這種跳梁小醜那不過是小菜一碟,沒等男人回過神,秦升再次掄起拐杖,一拐杖砸在了男人的後背上,秦升雖說實力大不如從前,可也不比普通人力氣小,男人直接被砸趴在地上。

    站在秦升的後麵的杜菲被嚇壞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她沒想到秦升打架如此厲害,這還是腿腳不便的情況下,最重要的是,秦升麵對這樣的渣滓,絲毫不害怕。

    秦升可沒就這麼輕易的饒了男人,緩緩向前兩步,用那隻沒有受傷的腳,一腳踢在男人的胸口,被酒色掏空身體的男人,哪還有還手的機會,蜷縮在地上疼的直叫喚。

    秦升單腳踩在男人臉上冷笑道“記住這次的教訓,如果還有下次,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說完,秦升轉身拉著杜菲的手道“我們走”

    杜菲根本沒有回過神,就這樣被秦升拉著走進了大門,當電梯門關上那一刻,杜菲再也忍不住了,抱著秦升嗚的一聲就痛哭了起來。

    這麼些年,第一次有人如此保護著她,這個傻孩子再也不用堅強了,因為有些堅強是強撐著。

    

Snap Time:2018-06-24 13:22:07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