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一百五十二章讓我來?


    第一百五十二章讓我來?

    (今天參加完了這個月最後一個婚禮,從上個月底到今天,我參加了十幾個婚禮,幾乎每天都在奔波,實在是累的半死,明天撤離西安,不出意外後天開始保持兩更,希望大家見諒)

    秦長安,四九城風雲人物,隱藏在江湖中的低調大佬,又被稱為頂級紅頂商人和頭號掮客,能跟他在一個酒桌推杯換盞的,身價至少也得幾十億起步吧,官職至少也得副部級以上吧,可這位翻雲覆雲手眼通天的大佬卻也有不為人知的辛酸,那就是當初名動京城的老婆蹊蹺離世,緊接著被稱為半仙級別的父親突然帶著兒子遠走他鄉,這些事對他打擊特別大,這也是他身上最大的疑雲。

    再後來,這位大佬和某位豪門望族的女兒喜結良緣,從此運勢青雲直上,至今再無挫折,可是這位牛掰叉叉的大佬走得再遠爬的再高,都會被人戳脊梁骨,那就是沒人傳宗接代啊,前妻留下一兒一女,女兒倒是還不錯,可是兒子失蹤了二十多年了,至今杳無音訊,坊間都覺得可能早已煙消雲散了,後續的這位妻子,背景再怎麼通天,可就是生不出一兒半女,背後沒少被人嘲笑,近些年更是吃齋念佛一心向善了。

    這二十多年,秦長安通過不少渠道尋找父親和兒子,可就是怎麼都找不到,他知道那位老爺子的本事,想要那麼容易找到,太難了。直到前兩年才從某位老人那得到消息,老爺子已經仙逝了。

    秦長安有些惋惜和遺憾,那畢竟是自己的父親,關係再怎麼僵硬,父親還是父親,子欲養而親不在,這種感覺任何一個兒子都比較難受,不過最終秦長安還是坦然接受了。

    知道了父親的消息,也自然就知道了兒子的消息,奈何那小子跟老爺子一樣,也突然失蹤了,他千方百計的打聽,總算是找到了,不過直到前幾個月才見到二十多年未見的兒子,說不想念,那是假的,畢竟那可是親生骨肉。

    可是秦長安想的比較多,他並沒有就這麼直接相認,秦家男兒皆好漢,如果現在就相認,這孩子要麵對太多的東西,他有這個能力麼?所以秦長安想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不能擔起秦家的責任,這才一直沒有相認。

    不過今天晚上,又被人戳了脊梁骨,秦長安確實有些不高興,不禁在想他那麼做是否正確,是不是太自私了,緊接著又聽到公孫的匯報,秦長安借著酒勁不禁來了脾氣,一個立足於上海,根本擠不進四九城這個大圈子的嚴家,要真敢動他兒子,他絕對不會饒過。

    公孫聽到這句話,心不禁大喜,顯然主子雖然嘴上對少爺不滿意,可打心底還是向著少爺,這才是一個父親,可以給你自由,但絕對能撐起你頭上的那片天。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秦升正在經曆生死瞬間,嚴家哪會知道,這從西安出來的鳳凰男會有如此通天的背景,真要知道他是秦長安的兒子,那隻能把這口怨氣咽進肚子。

    秦升麵對馮和,常八極麵對震叔,都不是普通角色,馮和從小生活在嚴家,被嚴家一直當做嚴朝宗的左膀右臂培養,沒少拜訪名師,更是精通散打和泰拳,至於震叔,那可是老爺子培養起來的,實力怎麼樣,自然不言而喻。

    不然,馮和和震叔也不會就隻憑他們兩個人,不遠千殺到川西南,隻為除掉秦升這個心腹大患。

    直麵秦升的馮和,手握特製砍刀,這砍刀看似粗糙,可真是鋒利無比,真要被劃上一道,怎麼也得皮開肉綻。

    秦升迎難而上,他今晚也是拚了,想逃是不可能,誰讓這環境實在惡劣,如果條件允許,秦升才不會那麼衝動,所以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反正結果就兩樣,秦升隻能拚了老命,因為他想活,還不想死。

    隻是眨眼瞬秒,馮和就已經到了秦升麵前,手中的砍刀迎著秦升直接劈了下來,秦升匆忙側身貼著峭壁躲開,想要直奔馮和的麵門而去,馮和根本不是那種普通角色,手腕輕輕一抖,手中的砍刀就橫在手,直接順勢抹向了秦升的脖子。

    馮和占有優勢,秦升哪還有機會反抗,隻得繼續彎腰前撲躲開,馮和眼見一擊未中,收刀追砍,看到直接在峭壁上拉出一刀火花。

    剛剛落地的秦升還未站穩,馮和就追了上來,一個漂亮的劍招翻腕扭花,讓秦升始料未及,秦升肩膀的衣服直接被劃破,辛虧秦升反應神速,隻是擦破了一點皮,不然可能這個肩膀都有可能廢了。

    秦升往後退了數步,捂著肩膀死死的盯著馮和,心罵道這小子還真特麼的厲害,應該算是他回到上海這麼長時間,遇到最有威脅的對手了。

    “聽說你幹翻了楊登,還饒了他一命,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麼?”穩占上風的馮和洋洋得意道,根本不把秦升放在眼。

    秦升怒罵道“操你大爺的,有本事放下砍刀,單練啊,勞資要是怕你,就是你孫子”

    “匹夫之勇,我今天是來要你命的,不是和你比武切磋的,怎麼簡單怎麼來”馮和根本不吃這套,他隻想著速戰速決,然後打完收工回上海。

    秦升也是怒了,直接脫掉了外套,罵道“想要我這條命?你還不夠資格”

    說完,秦升就再次衝了上去,剛才秦升多少有些試探馮和的實力,多少有些保守,現在知道了馮和的實力,雖說吃了點虧,但秦升知道該怎麼來了。

    另一邊,常八極和震叔早已經打的不可開交,震叔手的看到倫的風生水起,他的實力稍微有點弱於常八極,可是手中有武器啊,常八極明顯吃虧,一直被壓著,但是常八極不急不躁,一直按著震叔的節奏來,等到摸琴了震叔的套路後,常八極在震叔揮著砍刀甩向他的大腿時,突然一個靈活的後轉身,緊接著左腿後腳跟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踢在了震叔砍刀的刀背上,常八極的力量那可不簡單,震叔隻感覺手背震的發麻,在他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常八極已經閃電般的一個翻越,直接淩空劈來一腿,震叔慌忙應對,奈何已經沒了時間,常八極的腳直接砸在了震叔持刀的胳膊上。

    常八極這一腳,差點就把震叔的胳膊給廢了,震叔身體由於慣性向前,常八極緊隨其後的一記大力金剛臂已經砸了下來,震叔已經沒法躲避,隻能硬生生的抬起左臂扛著。

    隻見的一聲,震叔被常八極直接砸倒在地上,悶哼了幾聲,最後常八極狠狠一腳踢在了震叔的胸口,震叔被踢出兩米開外,趴在地上怎麼都起不來。

    這一局,常八極贏了,震叔輸的很慘。

    不管是馮和還是震叔,隻想到了秦升,根本沒想到常八極的存在,他們對常八極不熟悉啊,哪知道常八極會是一個如此牛掰的練家子,震叔居然根本不是對手。

    常八極剛開始故意示弱,震叔占了上風,他一直都避其鋒芒,震叔隻覺得這男人還算有兩下子,也沒覺得有多麼的厲害,可是等到常八極熟悉震叔的套路後,就突然改變了風格,比如籃球麵的攻防轉換,隻是瞬間就完成了由防轉攻,毫無征兆,瞬間爆發,震叔根本沒明白過來,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徹底倒下了。

    “嚴家就派了你們這種選手來啊,真是丟人現眼,我還以為今晚得死在這呢”常八極冷笑道。

    常八極最後那一腳,實在是太霸道了,踢的震叔半天都沒回過神,肯定是受了傷,隻是不知道有多重,反正這會躺在地上根本起不來,嘴角更是流出了鮮血。

    相比於常八極,秦升那邊就有些棘手了,這馮和的實力確實不簡單啊,秦升根本找不到機會,此刻身上已經受了兩道重傷,一道在胸口,一道在大腿,血都流了出來。

    常八極見狀,隻得無奈歎口氣道“秦升,要不休息會,讓我來?”

    

Snap Time:2018-06-24 13:23:32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