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一百零五章真特複雜


    第一百零五章真特複雜

    此刻,畢勇和洪濤兩人當中,畢勇是叛徒的可能性更大,畢竟這幫人緊隨著畢勇而來,總算是露出了破綻,這讓一籌莫展的秦升喜上眉梢。

    趙鬆找的那輛比亞迪F3就停在山下不遠處,秦升帶著趙鬆迅速跑到了車,靜靜等著那幫人無功而返,秦升將手機還給了趙鬆,示意趙鬆再次關機,兩人這次算是徹底消失。

    一根煙還沒抽完,那兩輛豐田霸道就從山上下來了,這次是秦升開車,他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麵,生怕被發現,不然又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他們一路跟著兩輛豐田霸道,跨過了之江大橋,最終停在了蕭山區湘湖附近一處農家別墅獨院,位於湘西路這塊,秦升的反偵察能力很強,至始至終他們沒有被發現。

    將比亞迪停在不遠處的空地,這停了好幾輛車,所以並不顯眼,秦升和趙鬆就坐在車上,正好可以盯著不遠處的那棟小洋樓,門口停著數輛車,這幫人選擇郊區,看來也是掩人耳目,畢竟幹的不是能見光的事情。

    對方人手眾多,秦升和趙鬆並沒有貿然行動,先得弄清楚這幫人的身份和背景,於是整個早上秦升和趙鬆都在這盯著,確實有些無聊和無趣。

    這會已經到了午飯時間,趙鬆下車找地方買點吃的,秦升則繼續盯著那棟小洋樓,意料當中的人物出現了,那就是四人當中的叛徒,這個叛徒就是畢勇。

    畢勇開著輛沃爾沃,下車後還四處打量周圍後才進去,顯然他也明白自己在幹什麼,一旦被發現,那肯定是要被往死整的。

    叛徒出現了,幕後黑手也現身了,真相越來越近了,不過秦升最關心的還是洪哥的死活,這是薑顯邦交代的任務。

    就在秦升思索接下來的策略時,他的女神林素打來了電話,瞅見手機屏幕顯示的號碼,秦升還愣了幾秒才接通,顯然也有點意外,畢竟這是時隔兩年後第一次接林素的電話,從再見開始好像都是短信聯係,真是夠落伍的。

    “在杭州出差怎麼樣?”站在落地窗前,望著對麵的外灘風景,林素淺笑問道,她剛點了外賣,正在等送來。以前林素經常去保利廣場的餐廳,不過奈何總是被人搭訕,這讓她頗為煩惱,最後午飯就靠外賣解決了,多少有些心酸,長的美也不是她的錯。

    秦升翹著二郎腿,自然不敢說,奶奶滴腿,差點就死翹翹了,還是笑道“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州。杭州這麼好的地方,我自然得好好享受一番”

    “你這是出差呢,還是旅遊呢?”林素好笑道,對於以任何目的接近自己的男人,林素都希望他們有種自信和底氣,而不是在自己麵前自卑或者低三下氣、溜須拍馬,可惜的是,目前大多數的男人都是後者,包括嚴朝宗在內,麵對自己總是顧忌太多、

    秦升收起嬉笑道“我也就說說而已,自然是出差啊,怎麼,女強人今天不忙啊?”

    “我不是女強人”林素語氣很不高興的說道。

    秦升知道猜到雷了,連忙解釋道“奶奶來上海,你都沒好好陪老人家逛逛?”

    “昨天晚上陪奶奶說了會話,今天奶奶要去見老朋友,有姑姑陪著,自然不用我了”林素微微皺眉道,昨天晚上的事,多少心存愧疚,畢竟是自己臨時放鴿子了。

    秦升若有所思道“有時候,工作可以放放,多陪陪老人家,畢竟他們年紀大了,說句難聽的,過一天少一天,最高興的就是兒孫繞漆,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就是沒有好好陪陪爺爺,現在想陪他,也沒機會了”

    對於秦升的事,那晚林素已經知道了,多少有些心疼。

    “嗯,我知道”林素歎口氣道。

    秦升隨口問道“吃飯沒呀,再忙也得照顧好自己”

    “正在等外賣”林素輕聲道。

    秦升正打算說,怎麼不吃點好的,這時候不遠處的小洋樓出現了情況,一群人從小洋樓出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則是一男一女。

    秦升臉色瞬變,有些震驚,因為這一男一女他認識,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遇見他們,這什麼情況,他們怎麼牽扯進這件事了?

    “先不和你說了,我這臨時有點事,一會再聊”這時候秦升已經顧不上林素了,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說完還沒等林素回話,就已經掛了電話。

    那邊的林素,愣了片刻才回過神,咬著下唇有些生氣,什麼時候還有男人敢掛她的電話,這秦升真是膽大包天。

    秦升沒敢輕舉妄動,隻見那兩位老熟人坐著一輛豐田霸道離開了,而叛徒畢勇並沒有離開,站在門口抽煙,過會才進去了。

    幾分鍾後,趙鬆買午飯回來了,兩份炒米飯和水,上車後詢問道“秦哥,有情況沒?”

    秦升並沒有說遇到了熟人,隻是說道“你們當中,果真有叛徒,他已經出現了”

    “是誰?”趙鬆大驚失色道,沒想到還真有叛徒,難怪他們會被處處針對,這特麼的狗東西,要是被他抓住了,非得弄死丫的。

    秦升笑眯眯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等到他們吃完飯後,畢勇再次出來了,這次直接開車準備離開,當看到畢勇時,趙鬆震驚道“居然是他”

    “沒什麼意外的”秦升不以為然道。

    趙鬆雖然猜到可能就是畢勇和洪濤之一,可是真看到畢勇後,還是有些吃驚,畢竟認識這麼長時間了,可是想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趙鬆又有些憤怒。

    秦升沒有多想,毫不猶豫的追上了畢勇,一直尾隨著他。

    畢勇從湘湖這邊,一直開到了南山路中國美院這塊,將車停在路邊,他想著西湖邊而去,秦升和趙鬆也將車扔在了這,兩人分頭行動去賭畢勇。

    幾分鍾後,在要到湖邊的林蔭小道上,畢勇看見了站在前麵臉色不善,死死的盯著他的趙鬆,當看到趙鬆那一刻,畢勇就意識到自己暴露了,毫不猶豫的往回跑,可是他剛轉身就發現,秦升站在後麵。

    畢勇不想束手就擒,果斷衝向了樹林麵,秦升和趙鬆直接追了上去,秦升的速度比畢勇要,沒跑兩步直接高高躍起,一腳踹在了畢勇的後背上。

    畢勇直接來了一個平沙落雁狗吃屎,起身後他還想跑,趙鬆已經到了跟前,一腳踢在了他的臉上,當趙鬆準備彎腰將畢勇拉起來的時候,畢勇突然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刺向了趙鬆,辛虧趙鬆早有防備,連忙向後退了兩步。

    起身後的秦升見狀,直接迎了上去,一把抓住畢勇的胳膊,右肘猛的一肘砸在了畢勇的頭上,緊跟著一個過肩摔,將畢勇扔出數米遠,這次畢勇再也起不來了。

    這地方比較隱秘,所以沒什麼遊人,不然保不準有好事者報警什麼的,秦升和趙鬆緩緩走到畢勇麵前,秦升冷笑道“跑啊,怎麼不跑了”

    “特麼的,沒想到你居然是叛徒,草泥馬的,吃扒外的狗東西”趙鬆抓著畢勇破口大罵道。

    畢勇吐了口血水道“別打我別打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勇哥,薑爺對你們不薄吧,你為什麼要背叛他?難道你就不怕薑爺知道後,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秦升笑眯眯的問道。

    畢勇哭喪著臉道“秦先生,我也是被逼無奈的”

    這人雖說隱秘,但也有路人經過,秦升和趙鬆隻得先帶畢勇上車,上車以後秦升吩咐道“秦哥,去哪?”

    “最危險的地方,自然是最安全的地方,還是梅家塢”秦升隨口道,他不信還會有人守在那,畢竟梅家塢沒有任何價值。

    等到趙鬆開車上路以後,秦升把玩著手的匕首問道“勇哥想,現在可以說說了吧,洪哥在哪?”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不知道姐夫在哪”畢勇直接搖頭道。

    秦升冷哼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嘴硬,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昨天晚上我就懷疑有叛徒,所以設了個局讓你們露出馬腳,最終跟蹤到了湘湖那邊,卻沒想到你就是那個臥底,你背後的勢力不簡單,洪哥不是他們抓走的,還能是誰?”

    “秦先生,我這人雖然貪財,可也不至於出賣我姐夫,那幫人也不知道我姐夫的消息,他們也在找我姐夫”畢勇忍著疼痛解釋道。

    秦升冷哼道“你以為我這麼好忽悠?昨天晚上的事,今天的事,怎麼說?”

    “昨天晚上的事,真不是他們幹的,不然我也不可能受傷,本來我想等夜深人靜的時候再通知他們,沒想到會被人截了胡。至於今天,倒是我通風報信的,因為他們想要那件東西,現在找不到我姐夫,我們幾個也不知道,以為秦先生你知道”畢勇繼續說道。

    聽完畢勇的話,秦升的臉色越來越沉重,畢勇不像是撒謊的樣子,如果真如他所說這樣,那就說,除過畢勇背後那幫人,還有一幫人。

    真特麼複雜啊。

    

Snap Time:2018-06-24 13:19:21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