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作者:關中老人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最強逆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逆襲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六章相他已經來了(18-04-13)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份善緣(18-04-13)      第四百七十四章不用擔心(18-04-13)     

第二十八章春風十


    第二十八章春風十【求收藏,月票】

    (2o16最後幾個小時,祝大家忘記那些好的不好的,用盡力氣去擁抱即將到來的2o17……ps.這兩天來回醫院跑,更新不穩定,過兩天就好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衡山路對於上海,就像是北京的三屯,每個城市都有這樣的地方,比如西安還有德福巷,成都有蘭桂坊,每到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時,城市的男女們就傾巢出動,白天積攢的壓力在此時釋放,他們或孤獨或寂寞也或悲傷,他們借酒消愁,聽歌打時間,在瘋狂中釋放天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和目的。??

    那秦升呢?

    秦升去酒吧的次數絕對不少,但絕大多數時間去酒吧,都是去聽一個女孩唱歌,順便保護她,不讓那些酒勁上頭精.蟲上腦失去理智的男人們欺負她。

    這個女孩,就叫蘇沁。

    衡山路,young酒吧,這是一家裝修簡約大氣,隻要你想喝,基本什麼酒都會有的民謠酒吧,不過這至今沒出過什麼有名的樂隊或者歌手,老板倒是來者不拒,隻要你願意駐唱,都可以來試試,前提是你唱的歌得讓老板喜歡。

    大學時期,秦升經常來這,連帶著夏鼎那幫人也會跟著跑來湊熱鬧,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他一個人,一杯啤酒可以坐一晚上,啤酒還是老板送的,就像高中時,在南門城牆根的南巷酒吧一樣,你唱我聽,怎麼都不厭。

    再回上海,秦升回複旦看了,也去川菜館吃了,就是沒有來這轉轉,應該說好久都沒有來了,隻是他知道,那個曾經的女孩,早已不可能再在這唱歌了。

    她唱陳綺貞,她唱蔡健雅,她唱陳粒,她也唱瑪利亞.凱莉,偶爾唱唱泰勒斯威夫特,有唱片公司想培養包裝她,不過被她拒絕了,她說不想過那樣的人生。

    十月底的上海還很熱,衡山路上依舊很熱鬧,秦升和常八極根本沒理會後麵的跟屁蟲,將奔馳停在酒吧外麵不遠處的車位上,隨後步走進了young酒吧,也許因為不是周末,麵並沒有多少人,三三兩兩坐在那抽煙聊天喝酒聽歌,一位長得不帥但挺有文藝範的男歌手在唱趙雷的《成都》,趙雷這新歌最近很火,大街小巷不少人都在傳唱,秦升喜歡這《成都》,但更喜歡趙雷,他覺得趙雷真的有才,大多數民謠歌手在傷春悲秋無病呻吟,而他的歌卻沒有那種負能量,每歌他都像是簡單敘述自己的人生經曆,每歌詞都像是幅畫,能給你無限的想象,讓每個人代入進去。

    比如這《成都》,秦升最喜歡麵那句,“成都,帶不走的,隻有你”,這句話很應景,因為成都也有他的故事。

    當初他和她就在成都認識,這個她不是蘇沁,而是那個讓他欠了一頓火鍋的她,他和她相識於九眼橋的時光酒吧,他獨自坐在那聽歌抽煙喝酒,她就坐在旁邊那桌靜靜喝酒聽歌,據說曾經在川渝翻雲覆雨的某位大佬,就是從那走出來的。

    也許是緣分,他就起身詢問一個人?

    她回,一個人。

    他說,不介意我坐在這。

    她搖搖頭,也沒說什麼。

    於是他坐了下來,兩人開始隨意的聊天,她似乎興趣不大,隻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

    他問她,來旅遊?

    她點頭。

    他說,我也是,那結個伴。

    他本以為她會拒絕,沒想到她隻是笑笑道,好啊。

    於是,一個人的旅途,成了兩個人的旅行,他們結伴而行,走遍了四川所有城市,最後分別於蜀南竹海,她去雲南,他去西藏。

    他覺得,她就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也許她也有這樣的感覺,但他們都沒有進一步了解展,隻當成旅行路上的一個過客。

    他說,下次再見,我就追你。

    她說,那你先請我吃頓火鍋。

    從此,一年多了,至今再未見,也從未聯係。

    秦升和常八極隨便找了個位置,那個年過半百卻心性未老的老板沒在,酒吧的服務員應該都是新的,並沒有人認識秦升,畢竟沒有誰會願意一直做服務員,如果有老服務員在,肯定會認出這個當年young酒吧人氣最高女歌手的男朋友。

    “兩位喝點什麼?”服務員禮貌客氣的問道,聽口音應該是四川人,反正這酒吧大多數服務員都是在校大學生,所以時常換人。

    秦升隨口道“兩瓶啤酒”

    “啊,隻要兩瓶啤酒,其他的不需要麼?”服務員有些失望,畢竟這些酒水帶著提成。

    秦升沒等服務員開始推銷,就打斷道“隻要兩瓶啤酒,其他什麼都不需要,謝謝”

    “好”服務員隻能微笑著離開,還沒半點脾氣。

    服務員走後,常八極就開玩笑道“我說秦升,你來帶我感受大上海的夜生活,也不至於這麼摳搜吧,一人一瓶啤酒,這要是在西安,不管是哪個場子,不管是什麼酒,絕對讓你暢飲”

    “這倒沒有,就是習慣了,以前學生麼,窮,隻能買得起一瓶啤酒,後來跟老板熟了,一瓶啤酒還是老板送的”秦升笑著解釋道。

    常八極好歹在這個浮躁的社會混的遊刃有餘,還能不清楚怎麼回事,哈哈笑道“你帶我來這,肯定是有故事吧”

    “隻是想回憶一下過去,以前有個女孩在這唱歌,喜歡聽她唱歌而已”秦升並不掩飾自己的過去。

    “前女友,還是初戀情人?”常八極嘿嘿笑道,很是八卦的問道。

    秦升沒想到這位年過四十的大叔還喜歡窺探別人的**,也沒逃避這個問題,回道“前女友,也是初戀情人”

    “難怪跑到這,看來還是放不下這段感情啊,你們這些年輕人啊,什麼情啊愛啊,一點都特麼不真,在我眼,除過生死再無大事”常八極那口帶著陝西方言的普通話,多少有些搞笑,但這話的境界還真不是一般。

    秦升不否認道“說的也是,除過生死,再無大事”

    “我看韓冰那姑娘就不錯,你那麼拚命的保護她,估計喜歡她吧,以我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她對你也有好感,你們這剛好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多般配啊”常八極不僅喜歡八卦,而且還喜歡當媒婆。

    秦升無奈白了眼他,實在是懶得理會,知道越描越黑。

    兩瓶啤酒剛到,秦升隻抿了一口,對麵的常八極直接吹了一瓶,這大叔的酒量還真杠杠的。

    “完了”一口而盡後,常八極笑的盯著秦升道,顯然今天不打算掏錢,狠狠的宰秦升了。

    秦升真想說聲,你特麼這是找茬。

    不過沒這個底氣,真要打起來,根本不是常八極的對手,估計得被狠虐一番,無奈隻能再喊來服務員道“再來一打百威”

    服務員聽到這話,拿著錢高興的離開。

    “這還差不多”常八極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樣子點頭道。

    秦升就默默的聽著歌,喝著自己的啤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和平日那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爽完全是天壤之別。

    為什麼?

    因為他在這,從來隻喝一瓶啤酒,因為蘇沁不喜歡他喝酒,隻允許他一瓶。

    一瓶啤酒見底,那位駐唱歌手已經唱完,正在旁邊休息,估計半小時後才會繼續。

    於是秦升眯著眼睛笑了笑,緩緩起身上台詢問道“能借你吉他用下麼?”

    那文藝範的駐唱很是疑惑的盯著秦升。

    秦升笑的說道“我想唱歌”

    酒吧的負責人也已經換了,對於這種情況,他們向來允許,從來不拒絕,於是點點頭。駐唱將吉他交給秦升,秦升坐在了那個以前屬於蘇沁的位置,又和旁邊的樂隊老師交流幾句,很慶幸的是,樂隊老師會這歌,畢竟是民謠酒吧。

    秦升試了下麥音,做好準備後對著樂隊老師點點頭,隨後看向眾人,毫不怯場的說道“一《春風十》,送給大家”

    這會已經來了不少客人,對於這種熱鬧,大家都喜歡起哄,鼓掌尖叫聲一片,下麵的常八極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沒想到秦升還有這道行,回過神後大聲的呼喊起來。

    音樂響,前奏。

    秦升眯起眼睛,彈著吉他,開嗓。

    “我在二環路的邊,想著你

    你在遠方的山上,春風十

    今天的風吹向你,下了雨

    我說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我在鼓樓的夜色中,為你唱花香自來

    在別處,沉默相遇和期待

    飛機飛過,車水馬龍的城市

    千之外,不離開

    把所有的春天,都揉進了一個清晨

    把所有停不下的言語變成秘密,關上了門

    莫名的的情愫啊,請問,誰來將它帶走呢

    隻好把歲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當秦升聲音響起,以及他嫻熟的吉他,所有都知道,這是個行家,而不是門外漢,比剛才那位駐唱歌手都要牛掰,而且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和低沉。

    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聽著,也包括常八極,他真是大跌眼鏡。

    重複,

    最後一遍。

    當秦升唱完最後一句

    “我說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全場掌聲響起,夾雜著口哨聲和尖叫聲,四十歲大叔常八極最瘋狂。

    而秦升,隻是對著大家淡淡說聲,謝謝。

    隨後將吉他還給那位目瞪口呆的駐唱,緩緩回到常八極那,輕聲道“走了”

    兩人揚長而去,隻留下一片唏噓聲。

    酒吧二樓,一個女人此刻早已淚流滿麵……

    

Snap Time:2018-06-20 11:56:48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