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節襄漢失守(18-04-20)      第三十一節太行山東麓(18-04-17)      第三十節襄垣(18-04-13)     

第二百三十六節質子營


    完顏銀術可輕傷,但他帶的騎兵受了重創,兩個謀克的鐵浮屠全軍覆沒。完顏轂英指揮著金軍大部安全退回了太原。

    “可惜沒有一支兩千人的精銳騎兵,不然沿途襲擾,定叫這數萬金兵埋骨群山。”

    呼延庚聞言勸慰馬擴:“恢複河山是持久之戰,豈在一朝一夕。三哥不必惋惜,往後必有機會殺個痛。”

    既然太原的金兵已退,忻州的金兵受了重創,縮在城中不敢出來,呼延庚便應馬擴之邀,前往五台,查看保甲的進展情況。

    馬擴一麵與呼延庚並馬而行,一麵向呼延庚介紹五台的現狀。

    “說來慚愧,兩年前宣帥幫我等打下了代州全境,可馬擴無能,眼下隻剩下五台一縣之地。”

    “三哥哪話來,在金賊環伺之下,能保得一縣之地,已是莫大本事,不知發展的銳士和公士有多少人?”

    馬擴更加不好意思了:“馬擴已經盡力,將有功之人授予銳士,將參軍一年和按期給保甲交租的人授予公士,可是馬擴手上沒有朝廷名義,人家把這兩樣頭銜都不當回事。”

    “名義好說,此次小弟將各色印信都帶在身邊,好生給三哥做個背書。與河東豪強的聯姻做得如何了?”

    “各地豪強,倒是送來了些子女,但都是庶出,屬於隨時可以放棄的那種。”

    “庶子庶女,我也要見上一見。三哥切勿灰心,也許這正是讓代州歸心之途!”呼延庚催馬,讓馬擴直接帶著自己到質子營中去看看。

    質子營原本代州某個士紳的院子。這個士紳的院子很大,像一個小寨子,適合一支小型的軍隊駐紮在這。

    士紳早在連綿不絕的戰爭中不知去向。或者已經投靠了金人成為仆從,或者已經成為黃河邊的路倒,或者趁著機會南下到了江左正在辛苦的生活著。反正再也沒有人關注這個院子的原來主人命運。

    當金兵占領代州之後,這便是金兵淫樂代州子女的地方,當呼延庚將代州金兵屠殺一空之後,曾想自己駐紮在這。後來交給了馬擴,馬擴便用作質子營。

    呼延庚站在寫著“聯姻營”三個字的牌匾下麵,他遲遲沒有推門進去,從邊傳出一陣陣的喧嘩與笑鬧的聲音,夾雜著一陣陣女子的嬌笑。此刻各位豪強首領不可能在此,保甲兵也不會這樣作樂。這些喧嘩顯然是那些被豪強派遣來的族子們,正在尋歡作樂。

    “羅兄,莫要想的太多,那馬擴受了呼延庚的命令尋我等來,非是讓我等出謀劃策的,聯姻,說得好聽,其實不過是人質罷了。”一個帶著幾分醉意的聲音勸說著。

    他端起一杯酒,送到被稱為羅兄的人的嘴前,被稱為羅兄的人推了兩下,卻沒有推開,隻好皺著眉頭喝了下去。

    喝完酒之後,他將半依在他身邊的女子有些厭惡的推開,走到人群中間昂聲說道:“不管那馬防使如何想,我等大好年華,豈能困於此處。明日我當向那馬擴說明,若有用到我處之地,我等當為之盡心盡力,若是單單想我等質押在此,恐怕我等還不夠身份,不妨放我等回去,換族長的親子前來更加妥當。”

    “那馬擴若是聽從你言,便不是馬擴了。”勸酒的那個人發出難聽的笑聲,其他眾人也陪著幹笑。他笑了幾聲,然後對這那些女人們說道:“今日誰若是將這位公子伺候好了,我們便讓這位公子收了她做小妾。哈哈哈”

    幾個女子聽到這話,紛紛擠到那個羅兄的身旁上摸下摸。那個羅兄大叫一聲,拿起旁邊的一杯酒倒在一個女子臉上,接著將另外一個女子推的疊坐在地上。口中大聲叱罵道:“爾等也是大族中出來的名門淑女,怎的如此不知廉恥。”

    被他這麼一罵,氣氛立刻冷卻了下去,幾個女子呆坐在哪,不再出聲,眼淚卻不停的流了下來。

    勸酒的苦笑了幾聲,將手邊一個人喝的剩下的酒倒在口中,向著那個羅兄說道。

    “你以為大族真的會把自家愛女送來與軍漢聯姻,無非是些買來的煙花女子,玩膩了送來充數。”

    這人又頓了頓說道:“我等與她們,又有什麼不同,身為家中庶子,被送來抵災而已,又有什麼選擇。”

    “怎麼會由不得你們選擇?”聲音從一直禁閉的門外傳入,呼延庚笑嘻嘻的站在門口,跟在身邊的還有馬擴。

    他一邊笑著,一邊指著那位羅兄說道:“我記得你,寶興軍寨的大公子。寶興軍寨全體被屠,你才投靠了我。你是被編入聯姻營了嗎?”

    “在下羅青,見過大人!”羅青眼圈都紅了,他掩飾的抹了抹臉,拉了拉那位已經有些醉意的仁兄,向著呼延庚介紹道:“這位是孔亮,他有些醉了,大人莫要怪罪。”

    呼延庚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他,轉頭看了看其他幾位正在驚訝之中的人,接著說道:“怎麼由不得她們選擇,我軍破代州以來,紅巾男女老弱皆可宣誓而入,隻是她們自己選了這麼一條任人魚肉之路罷了。你等當然也可選擇,與我紅巾一體而活,或者任由族中他人將你等生命質押與此,依靠他們的行為來決定你等生死。”

    “不知大人能否明說?”那個方才好像已經醉了的孔亮,忽然之間清醒了過來,一雙眼宛如發光一樣的看著呼延庚。這諸人大多遠遠的見過呼延庚,更認識馬擴。見到呼延庚這身裝扮,加上馬擴陪在一旁,不難猜到呼延庚身份。

    “聯姻營,你們要叫質子營也罷。自從我軍介入河東以來,與諸位豪強牽扯甚多,但仍未兵民合一。我到河東來,就要統一政令,將所有豪強改編保甲。若大家各行其是,難免會磕磕絆絆,甚至因摩擦而相互嫉恨。”

    呼延庚擺明了要將全部豪強改為保甲的趨勢,停了一停,觀察了下各位質子的反應,接著說:“若是質子營與我軍協調,代表你們家族與我軍合作,最後得到無論是我等,抑或諸位豪強皆為滿意的辦法,不是大家皆取其利。而你們成為家族的代言人,在豪強塢堡改為保甲之後,甲主,保長,都保甲長甚至太守之位,難道我會交予他人?以後我軍相關補給,糧秣,皆需要保甲支持,諸位莫要小瞧了自己才好。”

    

Snap Time:2018-04-21 02:20:04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