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建炎篇誓掃胡塵不顧身第二百二十五節爭權


    張浚勉勵道:“我軍若能複長安,自可東向大同,直薄燕雲。開疆數百,得名城重鎮無數。自此,河東河西再無索虜,唯我皇宋天威。列位將軍之勇,也必然婦孺皆知。列為將軍定然有封侯之賞。”

    他說道封侯之賞,諸將都興奮起來,又一人邁步上前:“宣判,吾等雖說要光複長安,但末將以為,當殲敵為上,攻城為下。隻要與呼宣帥合力殲滅和河東的金賊,不愁長安不下。”

    張浚一看,說話的是劉,他不像聽見吳吳的話那麼高興,而是沉聲道:“攻伐大略,自有都統製調度。”又轉頭對曲端道:“請都統製調兵遣將。”

    曲端往張浚身側一站,諸將躬身聽命。

    曲端道:“此次我軍出戰,以光複長安為先,配合呼延……宣帥為後。”說起呼延庚的時候,曲端猶豫了一下,才說出宣帥兩字。

    “張中孚聽令,爾為帥,引萬人以鳳翔為依靠,屯駐鳳翔城西北。防備北麵的夏人,嚴守防區,不許放半個西賊進來。長安戰事不停,爾部一步不許後退。”

    張中孚,其父曾追隨王稟守太原,父親戰死,張中孚本有功勞,後受父蔭,迅速成為西軍新一代的將領。他慨然站出領命。

    “第二道命令,發往州呼延驟處,令延軍出發,攻取延州,隨後與我軍在長安城下匯合,不得失期。”

    自有記室起草文書,待張浚用印後就會送往州。

    “第三路,我親率之。以吳為先鋒,以秦鳳,熙河,環慶三路兵馬為主力,往赴富平,視敵破綻,襲取長安。”

    吳、劉錫、劉惟輔、吳、劉等將上前領命。

    張浚注意到曲端將自己麾下最精銳的涇源軍派往防備西夏,心中大疑,但沒有叫破。

    大軍要出動,也不是說動就動,而是要選擇黃道吉日,祭天犒地,大賞三軍,隨後又組織了一次田獵,帶有軍事演習的意味。

    等這一切都忙完了,張浚發出檄文,長篇大論指責金國背信棄義,奪宋城池,殘宋百姓,話鋒一轉宣揚西軍軍威。通篇文章,都是西軍為大宋收複失地,而隻字未提在河東的三河宣撫使,也未提河東作戰。

    張浚的這道檄文傳到汾州的時候,已經是建炎四年的臘月了,河東朔風凜冽,大雪飛舞,一時間無論金兵還是宋軍都不便調動大軍。

    “各營將士的薪柴石炭都發下去了麼?”

    “都已發下,保證各營都能夠燒炭取暖。”宣讚回報。隨著河北冶鐵業的發展,煤已經成為紅巾的常用燃料,而且河東又遍地都是煤源。

    “內外巡邏隊呢?”

    “這幾日城外的巡邏隊,都未發現金兵蹤跡。城內也有巡守,一查奸細,二來糾察驚擾百姓的軍漢。”

    “好,郡馬也去休息吧。養足精神,再與金賊廝殺。”

    宣讚退下以後,呼延庚又拿起張浚的檄文仔細看了看,帶著檄文去找折月嵐:“張宣判的檄文三妹可曾看過了?”

    “張浚是不認你這個宣撫使呀。你叫他來支援汾州,他卻跑去打長安。”

    “那以娘子之見,為夫該怎麼處置呢?”屋就隻有路眉在,呼延庚又改稱呼了。

    折月嵐道:“遣使,痛責之。”

    呼延庚哈哈大笑:“娘子不愧是女中丈夫,巾幗英雄。做事光明磊落。”他握了握折月嵐的手,這點小便宜是要占的。

    “說正事,”折月嵐抽回了手,“張浚既然把朝廷掛在嘴邊,宣帥就要幫他揚名,讓天下百姓知道,河東才是與金賊的主戰場,張浚不來河東,就是避敵。”

    “那該如何做呢?”

    “要他提軍馬向前,過黃河,取石州,打通與汾州的聯係。而我軍自可安坐於城中,靜候觀望。”

    “若是張浚不從呢?”

    “西軍以往是朝廷屏障,對名分看得極重,宣帥好歹是監國太後任命的宣撫使,張浚隻是宣判,若是公然違抗宣撫司的命令,他未必壓得住西軍。”

    折月嵐又道:“若是西軍與張浚離心,則伯父持一支令箭,就可收了河西六路。”

    “娘子真我臂助也。寄望於張浚與西軍離心,終究太過飄渺。而且我軍離心,定有破綻,讓金賊占了便宜。”

    “那……宣帥可遣一軍,打下石州,然後輕軍直赴張浚大營,奪了他的軍權。”

    “太原金兵,近在咫尺,我又怎能分兵去打石州。”呼延庚歎了口氣,“我且派王貫清去傳令,看張浚的反應,再做定奪。”

    張浚已經推進到富平,眼看著就要過新年了,長安的金兵、太原的金兵,大同的金兵,都沒有什麼消息傳來。

    “報宣判。轅門外,有一騎前來,引了七八隨從,自稱宣撫司的信使。”

    輪值將校進來稟告。

    此為意料中事,張浚毫不奇怪:“請進來罷。”

    帥帳中有曲端,劉錫,吳氏兄弟等人在場,張浚沉吟片刻,道:“你們先行退下,各自回營約束士卒,到四下去打糧,冬天,沒糧食可支撐不住。”

    說完了,他想了想,又吩咐兩句,眾人躬身退下。

    帥帳外走進一人,二十出頭,相貌清謹,裝束整齊。見他頭帶唐巾,一襲青衣,腰懸長劍,劍柄上鑲嵌了塊纏絲紅瑪瑙。他向呼延庚長長一揖,道:“學生王貫清,見過宣判。”

    兩人落座之後,客套一番,張浚問道:“老先生此來,宣帥有何指示?”這的老先生就是尊稱,並非說王貫清年紀大。

    “聞聽宣判引軍來援,宣帥大喜。隻是金賊主力,盡在河東,宣帥要召西軍前往河東,與金賊會戰。”

    不待張浚開口分辨,王貫清道:“敢問宣判軍中,步、騎各有幾何?”

    “王某忝為宣撫判官,執掌河西六路,但涇源軍還需防備西夏,延軍正在攻打延州,眼下隻有秦鳳,熙河、環慶、永興四路兵馬在此。”張浚強調他對河西六路的控製權。

    “宣判此言差矣,宣撫判官,宣撫使之佐屬也,乃是代宣撫領軍。”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17 02:29:14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