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節襄漢失守(18-04-20)      第三十一節太行山東麓(18-04-17)      第三十節襄垣(18-04-13)     

建炎篇誓掃胡塵不顧身第二百二十一節英雄


    呼延庚又把《華北治安戰》翻了出來,看來看去並沒有什麼頭緒,書中無非是幾月幾日出外掃蕩,遭遇幾次戰鬥,斃匪幾人。對於作者的對手八路軍,如何建立壯大組織,如何發展根據地,描述得並不多。

    “唉,為什麼沒有一本《如何建立根據地》的教材呢?”想到這,呼延庚啞然失笑,另一個時空的抗日根據地,都是在日軍的包圍當中,靠著各個小分隊的膽大心細開拓出來的,哪有什麼成型套路。何況古代的群眾基礎,民族意識,物質條件都和抗日戰爭不大一樣。

    他把《華北治安戰》合上,這本書,對自己就是個精神依靠吧,也許在將來最困難的時期,麵對八麵囚籠十方碉堡大掃蕩的時候,是重要的精神食糧,能夠激勵自己堅持下去。但在目前自己身為左擁右抱小軍閥的境遇下,並不能從書中找到直接的戰術借鑒。

    還是要對河東的具體局麵做分析,也許,自己應該親自到河東去一趟,和馬擴聊一聊。但自己跑到河東去,不知道汴梁會有什麼反應。

    “帶來了麼?汴梁有什麼變動?”嶽飛焦急的問探子。

    自打攝政王逃往明州,嶽飛這支軍隊就像斷了線的風箏,無根的浮萍,不知道該往哪去,不知道皇帝太後親王們如何了,不知道去哪領軍糧,不知道周邊友軍和敵軍的情況。

    幸好有報紙。

    汴梁發行的《順天時報》源源不斷的從北邊送來,在揚州、金陵公開售賣,最開始金人還在查禁這些報紙,但自打完顏兀術要讀《呼家將演義》、《西遊記》的更新,而且麵的朝政部分完顏兀術認為可以為己所用,這些報紙就在金陵、揚州、杭州等地流傳開來。

    精明的江南商販看出商機,想辦法弄來了報紙,自行抄寫,到小地方販賣,賺上幾十上百文。駐紮在廣德軍的鍾村的嶽飛部,定期的派人到四下去搜羅這些手抄報,雖然晚了些,但好歹了解一點汴梁的信息。

    探子這次帶回來了半份報紙,嶽飛大喜,和王貴湯懷劉經等人一同觀看,剛看了幾句,嶽飛的臉色就沉了下來。“太後這事,做得差了。”

    報紙的第一版,是汴梁朝廷的大誥,斥責康王趙構,涉嫌戕害皇帝,又逃避回京辯難,甚而殺害大將,媚侍敵國,將趙構罵了個狗血噴頭。

    王貴道:“兄長慎言。”

    湯懷道:“康王從揚州逃到金陵,又從金陵跑到杭州,現在聽說逃到海上去了,朝廷是該問罪。”

    嶽飛看看兄弟們,慨然說道:“所謂忠臣,文死諫,武死戰而已。吾何須慎言。眼下金賊肆掠,唯有攝政王能團結江南人心。攝政王縱然有錯,也該在打走金賊,光複河山之後,再作計較。朝廷如此斥責攝政王,讓大王威信盡失,江南人心喪盡,局麵會一發不可收拾。”

    劉經在一旁說道:“統製所言,正是末將心想的,都說要保扶趙宋,一心報答趙官家,可汴梁遠在天邊,江南的攝政王都是罪人了,那咱們這些軍漢聽誰的呢?”

    劉經的擔憂不無道理。軍漢們不識字,但並不妨礙他們從各種渠道得到消息,無論這消息被誇大到何種程度。

    有傳言說,趙構逃到海上,已經被朝廷的水師截住,拿回汴梁問罪,凡事受過攝政王封賞的軍漢,都已造反論處。

    又有謠言,朝廷與攝政王反目,已被金賊個個擊破,汴梁已經被圍,指日可下。

    三天之內,嶽飛麾下的軍漢逃亡了三成。很多將士轉當擄掠為生的盜匪。各種各樣的壞消息,使軍心浮動,大家深感前途渺茫。軍糧也告罄竭。嶽飛部下有的軍士逃往其他各軍,情願充當盜匪。某些地方上的駐泊禁軍,甚至派人前來,約嶽飛為首領,共同降金。

    嶽飛麵臨前所未遇的艱難複雜處境,必須當機立斷。他召集全體將士說:

    “我輩荷國厚恩,當以忠義報國,立功名,書竹帛,死且不朽。若降而為虜,潰而為盜,偷生苟活,身死名滅,豈計之得耶!建康,江左形勝之地,使胡虜盜據,何以立國!今日之事,有死無二,輒出此門者斬!”

    他慷慨的音容,激昂的言詞,使全體將土感泣起來,眾人不敢再萌生異誌。嶽飛最後對劉經等軍說:

    “吾絕不叛宋,絕不禍害社稷和百姓,爾等信不信我。”

    “吾等豈敢懷疑將軍。”劉經等一眾依附的將領答道。

    “凡不願投虜,不願為盜者,隨吾!吾絕不負汝等。”

    “願隨將軍,絕不降虜!”劉經等人表示願追隨嶽飛,共同抗金。

    嶽飛又大撒英雄帖,邀請廣德軍左近的亂軍,山賊,以及已經降金的偽軍頭領,到鍾村來“共商出路”。

    對於前來相約降金的各路散兵遊勇,嶽飛假意應允,並且要求他們上繳兵籍。當他們按預定日期抵達時,嶽飛率親信三、五人,全副武裝,“彎弓躍馬”,同各部的勇健者比武,接連擊敗了幾十人。最後,嶽飛點閱兵籍,對眾人大聲說:

    “以爾等之眾且強,為朝廷立奇功,取中原,身受上賞,乃還故鄉,豈非榮耶!必能湔滌舊念,乃可相附,其或不聽,寧先殺我,我決不能從汝曹叛!”

    嶽飛態度決絕,義正詞嚴,終於使眾人悔悟。大家欽佩嶽飛勇武絕倫,異口同聲地表示:

    “唯統製命!”

    在危難而複雜的局麵中,嶽飛進行巧妙而果斷的處置,表明了他非凡的智勇,也使眾將士一心一德地團聚在抗金這個總目標之下。

    盡管如此,軍糧的匱乏,仍然威脅著這支軍隊的生存。嶽飛千方百計籌措軍糧,並且盡可能資糧於敵。他和士卒們同甘共苦,每次進餐.總是和下等的兵士共用粗糲之食。嶽飛認為,在供給困難之時,尤須維護嚴明的軍紀。他規定全體軍士雖忍受饑困,也必須在營寨安心操演或值勤,絕不準私出騷擾百姓。

    嶽飛在廣德軍的一係列行動,終於讓江南西路到兩浙路一帶暫時穩定了局麵。嶽無敵成為江南宋軍事實上的擎天之柱。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4-21 02:15:05  ExecTime: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