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一百八十五節勾結

  
  建炎三年的最後幾天,在波瀾不驚中過去了。黃潛善在出征之前,去拜訪了自己的老友,現在擔任揚州行在知府兼尚書右丞的汪伯彥。
  在汪伯彥府上,黃潛流遞上一個盒子,作為覲見之禮。
  “你我老友,還做這些虛文。”汪伯彥一麵客氣著,一麵打開了盒子,盒子媊悇O是個銀光燦燦的元寶。
  “這……”宋代的白銀還未完全參與流通,但貴金屬既保值,又美觀,因此元寶被引做禮品。
  “這是十個銀元寶,共一百兩,聊表寸心,不成敬意。”
  一百兩不過二十萬錢,這點菲薄的奉獻,汪伯彥還未看在眼堙C不過黃潛善不可與那些鑽營的門徒一概而論。汪伯彥和黃潛善在河北都曾是一府太守,後又一同投靠到河北兵馬大元帥康王趙構門下。
  兩人身上,已經牢牢的打上了“康黨”的烙印,即使現在康王深居簡出,隻給皇帝奉承些玩樂之事,他們兩人在李綱等宰執眼中,仍舊是陌路之人。
  在家人把禮物拿下去之後,汪伯彥屏退左右,拱手道賀:“教授得以重登樞密,執掌幕府,可見君恩深重,他日以隨駕之功,重列宰輔,指日可待。”
  “相公,休得取笑。學生得以重列樞密,都是康王和韓相公的恩惠。這一點,學生感於腑內。”
  趙諶隻是對黃潛善為自己背鍋有點好感,但遠談不上信任。能夠將他提拔為簽樞密院事,全靠康王和韓肖胄在皇帝麵前時時吹風,讓趙諶覺得黃潛善這個人還值得一用,黃潛善這才得到了複起的機會。
  黃潛善告辭的時候,汪伯彥站起來相送,黃潛善按著他的雙臂讓他坐下,說道:“學生明日便要隨駕出征,此後不知何時才能相見,辭別時有隆重一禮,望相公勿辭。”說吧跪在青磚地上隆重的叩了三個響頭。
  汪伯彥與黃潛善雖為舊友,但知道黃潛善這三個響頭是磕給康王的投名狀,這三個頭一磕,才將黃潛善,和受禮的汪伯彥綁到了康王的船上。汪伯彥口中雖然叫道:“禮重了,太重了。請起。”身體卻端坐在太師椅上不動,受了黃潛善這一禮。
  上元節後的淮南,已經不見一點雪色,黃潛善將轎簾高高卷起,讓冷風吹進轎子堙A以讓自己保持清醒。
  在主持幕府以後,黃潛善知道了很多軍情,完顏訛埵溶P完顏兀術已經合兵一處,總計有六七萬正軍,若說十萬大軍,也不是誇張。
  而大宋這邊,隨皇帝出征得二龍二虎四軍,乃是最後的精銳,而皇帝決心帶著這些人乾坤一擲。
  揚州和金陵一帶,驟然湧入了數百萬北方的難民,一時之間,田宅奇貴,錢米匱乏,民心浮動。幸好李綱等人竭力穩住局麵。
  黃潛善雖然慶幸能夠重列樞密,但了解到具體的情形之後,又感到艱險重重,二龍二虎精兵如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一旦王師敗績,豈不要替皇帝頂罪,身首異處,遺臭萬年?
  當初接到任命時的一腔狂喜,由於康王和老友汪伯彥對自己的再造之恩而產生的結草銜環之心,已經煙消雲散了。黃潛善讓家人抬著轎子,在野外吹風,以讓自己清醒一下。
  黃潛善突然想起杜充來,這個也是在河北一同為官的老朋友,他去杜充府上請教機宜。
  杜充已經從壽州之敗中恢複過來,麵色紅潤。他故意拿出衣服矜持的派頭,口氣冰冷,言辭模棱兩可。稱聖上明見萬堙A此去定然馬到功成,不提出具體的方略。黃潛善隻得告辭而去。
  在苦尋無門之後,黃潛善硬著頭皮在城外大營中,代表皇帝,主持了第一次軍事會議。看到王稟鎮定自若的給諸將布置,黃潛善又恢複了一些底氣。
  “待得春暖花開,虜酋授首,天兵凱旋之日,再與諸君痛飲,到時老夫說不得還要塗鴉幾許陋章拙句,效仿曹孟德橫槊賦詩之舉。”
  簽院大人留下這一番文鄒鄒的話,匆匆升轎出發,給人留下懸念和希望。加上文官的百年積威,讓在場的武將們覺得他學養淵深,精於韜略,必能製服虜酋,救大宋於水火之中。
  王稟的布置並不複雜,金兵已經取一條直線,向著揚州推進,王稟也隻得正麵迎上去,在天長一帶擋住金兵。同時命令在淮西就糧的劉光世部北上,從側後夾攻金兵。
  就在王稟與金兵相持的時候,西北的戰報送到了東南,延州戰局已經進入尾聲。
  “我就聽了一耳朵,上邊過來和指揮使說,咱們要退過延河防線了。”
  宋金兩軍在延河之畔絞殺了一個多月,借著這點時間,延州西城的百姓在向山中撤退。陝北素有住窯洞的傳統,延州的男丁大部集中在山中開掘窯洞。
  武鬆在心想,這是要放棄延州了,雖然這不是他武二郎的家鄉,但苦戰之後在放棄也挺難受的,什麼時候能把索虜攆出去啊。
  武鬆和施恩扯著閑篇,武鬆其實不怎麼愛答理施恩,他隻是想休息。
  兩個人正說著話,武鬆神色一緊,一下子跳起來,嘴上罵著:“索命鬼般的索虜。”
  大地跟著隆隆的巨響一下下地抖動,施恩覺得有點喘不過來氣,他早已不再怕死,但金軍逼近的壓迫感讓他的胃都有點痙攣了,他探頭想喘口氣,這時看見煙霧後麵遠處有些個黑點。
  “索虜要衝過來了,兄弟們抄家夥啊,趕啊,索虜要上來啦。”施恩也顧不上害怕列在第一排的鐵浮屠了,在陣地上來回喊。
  武鬆在這邊聽了,手搭涼棚看了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索虜日子是真不過了,陣地正麵至少有兩三百的索虜。第一排全是騎馬的鐵浮屠,金兵對他們這一個點可真夠下本的。
  這婺g過宋金兩軍的反複拉鋸,周邊的民居都已被燒城一片白地,倒也適合金兵的鐵騎衝擊。
  武鬆一把扯過施恩:“去叫大夥兒,各依障礙,看旗號行事。”
  都頭已經戰死,勇猛無敵的武鬆自然而然成了這個戰場的領袖,無論是河北來得背嵬軍,延州本地的呼家軍,還是從府州來馳援的折家軍,都對這個力大無窮的九尺殺神心服口服。
  金兵的鐵浮屠組成一堵矮牆,緩慢地向前推進,武鬆取了一張硬弓,彎弓搭箭,左手如托滿月,右手似懷抱嬰兒,一箭射出,正中一名鐵浮屠,堪堪從他護心鏡的邊上紮入胸前,讓他一命嗚呼。
  金兵的鐵浮屠衝近了,宋軍的一群刀盾手伏地而出,長刀專砍馬腳,長槍直刺人身,跟在鐵浮屠後麵的金兵一擁而上,與宋軍混戰在一處。
  武鬆右手戰斧,左手七葉錘,旋風一樣殺進金兵陣中,渾身上下變成了一個血人,敵人的鮮血腦漿順著武鬆的盔甲往下流淌。
  一番苦戰殺退了金兵,武鬆抓緊時間清點傷亡數字,這次金兵的衝擊非常勇猛,所以傷亡太大了,整個陣地,還能保持戰鬥力的已經不足一百人。
  武鬆心堳亄M楚,金兵不會這麼輕易完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重新組織一次進攻了。想到這兒,他就安排著挖一道簡易的長壕,讓金兵不能直衝陣地。大夥都知道,這個是性命攸關的事,都挺自覺地動起手來。長壕修到一半,命令改了,不修了,準備撤。
  武鬆一把抓住傳令兵:“就這麼跑了?這些兄弟就白躺在這堣F?”他一把把傳令兵扔在地上,“要走你們走,我就杵在這了。”
  施恩讓傳令兵先回去,然後自己沿著河跑了一圈,回來告訴武鬆:“整個又十多個渡口都被金賊占了,延河已經挺不住了,金賊一抄後路,不撤也不行。”
  “的確已經到了撤出延州的時候了。”呼延庚在延經略使王庶和兩河宣撫副使折彥質麵前侃侃而談。
  “延州的百姓,大部已經撤入山中窯洞,糧草軍械軍資,也都轉入山中,除了這些房子,延州已經是一座空城。而等我軍退出延州之後,也會將這些房子焚毀,金賊不過得到的是一片白地。”
  折彥質道:“放棄延州?呼觀察,如果早知要放棄延州,又何苦打得生靈塗炭?”他對呼延庚在府州坐收漁利還是有些不甘心。
  “宣副此言差矣,”呼延庚昂然道:“吾等當有寸土必爭之決心,而不計一城一地之得失。”
  “好一個寸土必爭,又好一個不計一城一地,這兩句話自相矛盾,是何道理?”
  呼延庚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等自不能讓大好河山淪於敵手。但兵法有雲,不能謀全局者,不能謀一隅。故而,我們既不能見敵必走,隨便放棄城池,也不能固守一城,不顧大局的變化與金賊生生消耗。”
  “那現在為何要撤出呢?我軍在延州城內,並未處於下風呀。”王庶開口問道。
  “可是經略,外勢已經不容我軍在延州堅持。”
  

Snap Time:2018-10-21 15:59:57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