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一百八十二節收編


    “永興軍陷,河東經製使傅亮率叛卒百餘奪城以獻。”這是發生在另一個時空的曆史,在這個時空,發生了一些微小的變化,傅亮在永興軍被金兵俘虜了,經過完顏婁室送衣推食一番之後,傅亮便答應完顏婁室到延州來做奸細。

    至於傅亮離開永興軍京兆府之後為什麼不逃走,而是按照曆史的軌跡繼續投靠金人,就不是呼延庚淺薄的知識所能分析的了。

    呼延庚在背嵬軍的駐地得知東城門被攻破的消息,他馬上將將領們都召集起來:除了折月嵐和高鷺,就隻有帶輕騎的郝思文,帶重騎的高寵,帶著教導指揮的史進以及陷陣營的指揮虞侯。

    “東城城牆雖失,但我呼家子弟絕不會就此散去。傳令輕騎沿十字大街巡城,收容潰卒,阻擋金兵,陷陣營與教導指揮去選定的民居,準備與金賊巷戰。”

    在另一個時空,金兵攻破東城以後,延州仍舊堅持了一年才陷落。這個時空,呼延庚能夠比呼家真正的英雄們堅持得更久嗎?

    在延州待的這些日子,呼延庚也沒有閑著,他隱約記得延州是淪陷了的,自行做些準備。他本就熟悉延州的地形,又帶著教導指揮好生考察了一通,早已為各麵城牆被攻破之後,在城內如何阻擊定下了地點。

    在延州的正中,延河從北向南穿城而過,將延州分作東西兩城,金兵雖然攻破了東麵的城牆,連帶著南北兩麵的城牆都丟失了一半,但在延河的西岸,整座西城還是完好的。

    呼家的主宅和州衙一起,處在延州西城,呼延庚讓教導指揮以都為單位,占據了南北兩側城牆,以及延河上的幾座橋梁。這並不能阻擋金兵過河,因為河水已經上凍了。

    這些分散出去的教導指揮,主要任務是帶著他們從九品和無品的印信,就地收容從東城逃過來得散兵,然後依托延河兩岸的民居,與金兵巷戰。

    武鬆和施恩也在教導指揮中。自打被剝奪了官職,他們都從底層的士卒從頭幹起。

    這時,他們在城中的十字大街靠近延河河岸的地方,

    “大哥,有酒嗎?”施恩問。

    “金賊就在河對岸,你還敢要酒?”武鬆本也好酒,卻是個精細人,進軍隊後從不隨意喝酒。

    “這幾天在營,整天想著和金賊打,眼下金賊進城了,卻沒精神了。我知道哥哥帶了個酒葫蘆,給兄弟提提神。”

    武鬆無奈的歎了口氣:“瞞不過你這牢頭的賊眼睛。”說完,把葫蘆遞給施恩。

    施恩拔出塞子,仰脖就喝,一口下去,大聲咳嗽起來:“哥呀,你這什麼呀?舌頭都麻了。”

    武鬆哈哈大笑:“這是花椒泡水,比喝酒還精神吧。”

    兩人正說笑間,都頭過來傳令:“都準備了,東邊有一群老百姓要過河,我們到河對岸去,看後邊有沒有金賊的追兵。”

    這一都人過了河,順著民居往東邊走,沒多遠,就看見一波老百姓,有好幾百人吧,拖家帶口的往西邊跑。

    都頭一揮手,這些人都躲到大路兩側的民房。

    這時,傳來一陣幾哩哇啦的女真話,施恩暗喝一聲:“還真的有金賊。”

    人喊馬嘶,百姓的哀嚎,不斷地從東麵傳來,這時,又一隊軍馬從東麵跑過來,是穿著宋軍服飾。

    武鬆一個箭步,跳到大道中央:“爾等哪去?”

    這隊宋兵正在向身後張望,武鬆的出現和吼聲嚇了他們一跳,正要四散而逃,見穿著宋軍服飾,領頭的才答道“兄弟是第九將第四指揮的,在東城牆被金賊打散了,正要到西城取齊。”

    “我等奉命在此阻截金賊,爾等可以留下,與我等並肩對敵。”這時,武鬆的都頭也站出來,大聲說道,他手上舉著自己從九品的官印。

    聽見麵前的都頭說話不是延州口音,而且不過一個都頭,那領頭的人說道:“對不住,奉太尉軍令,要到西城取齊。”

    “呸,你這廝膽敢以下犯上,不尊軍令。”武鬆一步跨上前去,單手將那個領頭的提了起來,啪啪就是幾個耳光,隨後將他扔在地上,“念在你是太尉部屬,饒你性命,還有膽敢違抗軍令者,斬立決。”

    就這樣,武鬆的這個都陸陸續續的收編了幾百名潰兵,在延河東岸建立了橋頭堡。

    雖然靠武鬆的武力,輕易的就壓服了這些潰兵不敢亂跑亂動,但要他們一門心思的跟著背嵬軍戰鬥,顯然是不夠的。

    “弟兄們,你們有多少是延軍的,有多少是麟府軍的?延軍的舉下手。”

    眾人吵吵嚷嚷的,有三百多人舉起了手。

    “我是河北軍的。”都頭自我介紹說,“是呼延庚安撫使的部下,咱們呼家軍折家軍是一家人。”

    “兄弟的家,已經被金賊給毀了。”都頭說的是親身經曆,他本是河北敢戰士,像這些軍漢一樣逃回家後,發現家已經是斷壁殘垣,隻見到孩子的屍體,而妻子不知所蹤。

    這個都頭說著說著,就動了感情:太原、隆德、洛陽、大名、真定,金賊所到之處,俱成齏粉。

    “兄弟們,你們家就在延州啊,剛才還有兄弟就是帶著家人往西城跑的,若是西城丟了,你們跑到哪去啊?”

    這時,遠方的民居射出一支響箭。

    “金賊就要過來了。”都頭摘下自己的頭盔,麵向東方跪下:“祖宗啊,俺就在在延州,為延州老百姓而死了,俺變成了孤魂野鬼,祖墳要收下俺呀。”

    “兄弟們,你們要是丟下延州的百姓逃走了,你們自家祖墳,能容下爾等嗎?”都頭質問著,鼓動著。

    “不能給祖宗丟臉,不能讓老婆孩子受害,和金賊拚了。”

    殺!殺!殺!

    這時,遠方已經出現了金兵的前哨。都頭喝一聲:“武鬆,去抓個活的過來。”

    武鬆輕輕諾了一聲,手腳並用,就爬到房頂上去了,他順著房頂一溜煙小跑,這時,幾個金兵已經推開民居,進屋劫掠。

    

Snap Time:2018-07-23 11:44:38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