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一百五十二節演武


    杜充的戰略很清晰,先用較少的兵力王淵的三萬人擋住從西邊來的粘罕主力,以其餘七萬人先殲滅完顏賽。當即戚方就稱頌道:“此上駟對下駟之法也。”

    其實杜充的戰略在前幾天布置過,戚方這句吹捧也是早就準備好的。戚方一起頭,諸將跟著一片讚歎之聲。

    已歸於王淵指揮的陳粹卻深眉緊鎖。他曾經和王淵共事,深知王淵的為人。

    在宣和七年的時候,王淵是真定府兵馬都監,陳粹是中山府兵馬都監,兩人並肩抗擊金賊。但金兵第一次南下,陳粹堅守中山府,王淵卻逃走了,幸好真定有劉主持,未曾失陷。

    靖康元年,種師中救援太原,王淵被提拔為真定兵馬都鈐轄,負責種師中的後路,王淵臨敵轉進,導致種師中被斷了後路。王淵回到真定後,就被提升為鎮定路兵馬都鈐轄。成為陳粹的上級。

    還是靖康元年,李綱親自坐鎮,第三次救援太原,劉指揮東路援軍,在井陘與完顏斡離不決戰,王淵臨陣逃跑,導致河北禁軍最後的主力大敗。隨後劉被革職問罪,王淵接著做他的都鈐轄,在金兵圍真定之前匹馬轉進,被提拔為都統製差遣。

    這一次,陳粹得知要在王淵麾下作戰,心中就疑雲重重,莫非要被王淵坑的,就是自己?他在分配完兵力的當晚,就去找杜充陳情。沒想到杜充把王淵誇讚了一番,讓陳粹放心在王淵麾下效力。

    待嶽飛回來後,陳粹又將此事與嶽飛講了。嶽飛也奇怪:“以王淵三次臨陣脫逃的名聲,杜安撫怎麼就看的入眼呢?”杜充念在同鄉之誼,對嶽飛比較寬容。因此嶽飛對杜充還沒什麼太負麵的看法。

    陳粹道:“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杜安撫也是從大名臨陣脫逃的。鵬舉,幫我想辦法,如何從王淵麾下出來。”

    嶽飛道:“大軍出發之前,多半要演武,統製向王淵麾下挑戰,將他的部下一一打敗,王淵麵上無光,自然不再願意用你。”

    “唉,也隻好這麼試試了。”

    今天,在誓師大會上,祭祀四神後,就要校場演武,陳粹第一個站出來:“吾河北軍陳粹是也,要向真定、濱州豪傑討教。”王淵現在還掛著濱州知州的頭銜。這各軍都出了幾百人,全場幾萬人的大校場,王淵自然不能輸陣,他打發手下一員大將,與陳粹單挑。兩人都手持一條沾了石灰的木棍,當做長朔

    兩人驅馬相對,陳粹手挺鐵朔當胸便刺,兩人便廝打在一起,坐騎雙雙在原地盤旋,兵器瘋狂的攪在一起,發出激越繁急的鏗鏘聲。

    校場周圍的軍漢們喊助威,看到驚險處,發出陣陣驚呼。突然,陳粹單手持朔,右手一伸,一把抓住對方的朔杆,左手的長朔往前一捅,將對方的鎧甲刺得“”的一響,若是帶著槍頭肯定就把鎧甲刺穿了。

    陳粹勝了一陣,接著繼續向王淵的部下叫陣,再上來的幾員將領都不如第一員,都被陳粹打敗了。

    嶽飛在下麵觀戰,心想:“王幾道的手下被殺得大敗,他一點顏麵也無,留著陳統製在麾下,則軍心不齊,他一定會私下把陳統製調回來。”

    王淵的臉上果然青一陣,白一陣。陳粹打得英武,校場上軍心大振。

    陳粹退下以後,杜充正想宣布出征演武結束,王淵從旁邊出列,單腿跪倒:“陳統製英勇無敵,杜帥將他派給末將,末將感激不盡。這次末將手下攻堅克難,就指望陳統製了。”

    陳粹一驚,心想,這人好不要臉,手下被我打得大敗,也好意思繼續做我的上官。

    當天晚上,在淮西轉運司衙門,現在是趙諶的行轅,舉行晚宴招待出征得文武官員,陳粹因為今天演武沒有達到目的,不願意與人寒暄,便站在院落一角,獨自想著事情。

    湯懷喝了許多酒。嶽飛有一段時間做過陳粹的下屬,故而湯懷有一段時間也跟過陳粹。他酒氣噴人,兩眼通紅。此次嶽飛被杜充單獨調作遊兵營,一來為大軍哨探,而來作為預備隊。

    湯懷以無法和王彥、陳粹這兩位英勇的主帥並肩作戰而惱火。他看到陳粹獨自站在一邊,便走了過來:“統製,你說都統製,你和我家哥哥協同得多好,就算杜安撫瞎指揮,咱們也不會吃大虧。也不知安撫怎麼想的,把都統製和你都調給王幾道這個逃跑將軍。”

    “湯製使,此處人多眼雜,不要亂說話。”

    湯懷其實是有心機的,他裝醉說話,來試探陳粹。他眼見周圍沒什麼人,便道:“嶽大哥讓我給統製說,統製一路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便往霍山方向靠攏,霍山易守難攻,一定能堅持到援軍到來。”

    “謝過嶽兄弟了。”

    宴會一結束,杜充就召集了他麾下諸將,作出征前最後一次交代。

    “此次索虜與我兵力相當,但我軍都是禁軍,而索虜大多是強拉的簽軍,如此一進一出,索虜便不是我軍對手。唯一可慮者,是粘罕此獠,凶悍而詭計多端。故而用王幾道擋住他。我軍隻要在粘罕到達之前,殲滅完顏賽,則大勝可期。”

    “嶽飛已經偵知,索虜已經燒毀了襄陽,這樣從襄陽到壽州,索虜都沒有大城可以搶掠,能夠補給的糧草有限,因此隻要殲滅完顏賽,索虜就得不到壽州的糧草,隻能一路餓肚子回去了,我等就可以大肆追殺。”

    “安撫神算。”

    第二天,三路宋軍都出發了。就在當天晚上,完顏粘罕就收到了情報。完顏粘罕此時在距離廬州五百的固始。裝了一筐沙來,對著它運籌帷幄。杜充的謀劃太簡單清晰了,即使按照剛剛收到的三路大軍的出行路線,粘罕也能猜到每一路兵馬的任務。

    宋軍的行動如同釜底遊魚一般,呈現在粘罕麵前。這位金軍早期的第一智將,他的目光如同巨網一般罩住桌麵上的一堆堆沙土,要將這些沙土代表的宋軍一網打盡。

    至於要不要抓住小皇帝……再看吧。

    既然杜充對他粘罕是用的上駟對下駟之法,那他也就以此法應之,先集中手上三個兒子的兵力,將王淵吃掉,然後再包抄杜充的後路,將他們一網打盡。

    現在粘罕所部,包括女真、契丹、渤海、奚、燕地漢人以及草原蠻部等有戰鬥力的部隊,確實隻有三萬出頭,其他都是簽軍。

    女真在進入中原之後,強征中原漢人當兵,時稱“剃頭簽軍”。漢人簽軍在金軍中地位最為低賤,充當苦力,“衝冒矢石,枉遭殺戮”。

    信報中報告的規模,王淵部就有三四萬人,與完顏粘罕的全部主力不相上下,而且主力中的六千人,還在壽州跟著完顏賽。

    此戰的勝利依賴於兩點,第一是完顏粘罕順利的打垮甚至吃掉王淵部,第二是完顏賽在壽州堅持到援軍到來。他招進來一名親兵,然他送信給完顏賽,讓他死死守住壽州城,不讓宋軍占了便宜,便是大功一件,切切不可受了宋軍的誘惑,出城浪戰。

    完顏粘罕到淮西,他早已對淮西的城池河流探查清楚,他傳下命令,三更天叫起全軍,埋鍋造飯,五更出發,搶在宋軍之前到達六安。

    先到六安有兩個好處:先到者自然得到六安的糧草,二來宋軍擅長守城,王淵要是據城固守,粘罕還沒有把握短期之內就把城池打下來。

    然後,他又把完顏拔束叫進來:“老四,幾個兄弟當中,設合馬最穩重,賽最勇猛。”完顏粘罕表揚兩外兩個兄弟,完顏拔束眼皮一翻,不以為然。

    完顏粘罕又道:“你是最精明的,你聽好,有一件大事,要用到漢人的方法,讓你去辦。”

    “阿瑪隻管說。”

    “叫爹爹,不要說那些野人的話了,按宋人的話說,你好歹也是世子,要學一些高貴的風範。”見兒子居然不遵從自己推行的漢化政策,完顏粘罕好一通數落。等完顏拔束虛心受教,粘罕才接著說:“在壽州以南,有一條淝水,你選一條河道狹窄,樹林茂密,易於防守的地方,把河水堵截起來,然後派人到高處巡視,待宋軍渡河渡了一半時,你便放水淹沒敵軍。待敵人溯源上來奪堵水口時,你便向壽州撤退,但不要進到壽州城。”

    完顏拔束點頭領命。

    完顏粘罕略帶歉意的說:“這次,你不能帶著自己的猛安去,而隻能帶一個謀克,吾要集中兵力,先把王淵打爛。”

    “爹爹,兒子明白,人力不足就用馬匹。”

    粘罕大悅,又給兒子交代了一番堵截河道的技巧,從草袋規格,麻繩粗細,直到迅速決口放水的方法,粘罕都一一交代。

    “阿瑪,爹爹,你從哪知道的這些。”完顏拔束感到奇怪。

    “跟漢人學的。你切切注意,隻要一根麻繩被拉斷,或者有一個繩結提前鬆動了,都會壞了大事,要千萬小心。”

    

Snap Time:2018-07-17 02:30:28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