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一百四十三節回汴

  
  呼延庚從濟南出發,向西南經過鄆城、甄城、濟陰,隨後進入京畿路。在目睹了京畿路的破敗,荒涼之後,他終於回到了汴梁。
  他讓背嵬軍在玉津園下寨,隨後讓郝思文索超坐營,自己帶著高鷺高寵去拜見呼延灼。呼延灼現在是提舉四壁守禦使,又是三衙之一,湖呼延庚首先去找他任誰也說不出話來。
  “在家埵矰U吧。”呼延灼道。
  “末將還是住軍營,隻是有一小妻隨行,讓她住到府上。”
  “嗯,你要想過來住,隨時都可以,不要客氣。”
  隨後,呼延庚前往樞密院繳令。河東河北宣撫司已經名存實亡,張叔夜以留守知樞密院的身份管理軍務。呼延庚麵見張叔夜,將大令交還,這才在形式上了結了恢複河間的任務。
  張叔夜讓呼延庚坐下,與他敘談。
  “轉眼之間,已然三年,庶康雄姿英發,老夫卻垂垂老矣。”
  “樞密國之股肱,官家出巡,單留樞密鎮國,足可見樞密簡在帝心,待戰事結束,樞密必可為相。”呼延庚費勁的說著恭維話,把腹中的四字斷句都搜刮出來。
  張叔夜寬容的笑笑:“你到京師來,河北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自保絕無問題,而隻要汴梁一支令箭,三萬大軍能立馬增援汴梁。”
  “說到增援汴梁,倒有些奇怪。自上次金賊襲擾鄭州以後,就再也沒有來過。”
  “那是自然,鄭州以西,俱被水淹,金賊運糧不便,又無處打糧,而東麵各州縣尚在我大宋手中,金賊自不可從東麵來。”
  張叔夜微微點頭。呼延庚問道:“眼下汴梁又禁軍幾許,廂軍幾許,能征發幾多弓箭手?”
  “大約有三萬人吧,詳情可問令叔。”
  和張叔夜說完了軍務,呼延庚又道都堂拜望了留守執政張誠伯。兩人在河北是監察與被監察的關係,互相之間還耍了一點小心思。
  但隻要張誠伯是大宋的忠臣,還是以抗金為第一大業,這一點小芥蒂,從他彈劾杜充開始,早就煙消雲散了。
  最後,呼延庚去拜見了張所,將張憲的家信遞給張所。隨後敘談到河北的一些情形。
  張所道:“眼下官家出巡,倒未必是壞事,各色製肘都隨著官家南下,庶康可以放手布置,在汴梁與金賊決一死戰。”
  從禦史台出來,天色已經漸晚,呼延庚沒有回呼延灼家去住,而是帶了些點心,去鄆王府上。
  朱鳳英聽家人稟報呼將軍來訪,驚喜的親自迎出來:“安撫大駕光臨,怎麼也不先說一聲。”
  “今天剛到,一下午的時間,都在忙公事,現在有點閑空,就來看看……看看你。”
  朱鳳英將呼延庚引到書房落座,命家人到了兩杯茶,呼延庚喝了幾口,便道:“去看看……貴公子。”
  朱鳳英帶著呼延庚來到嬰兒的住處,從乳母手上將孩子接過來,呼延庚看到這孩子的眉目,不禁脫口一句:“倒是像……”
  朱鳳英揮手讓乳母退出去,逗弄著孩子的臉蛋:“叫啊,叫……義父。”
  “就叫爹爹好了。”呼延庚輕輕地說。朱鳳英會意,在旁人看來,這個爹爹也是“義父”的意思。
  呼延庚問道:“可曾起名?”
  “還未起名。”
  “那就叫趙氦吧,先叫趙氦。”
  朱鳳英道:“可趙家這一代,都該是言字旁呢。”
  “皇帝都被人抓走了,還管這些。”
  “好吧,就依你,趙氦。”
  又逗弄了一會孩子,呼延庚與朱鳳英往外走,呼延庚問:“我沒住的地方,你這堣隢K嗎?”
  朱鳳英臉上一紅,沒有說話。呼延庚見她因為生孩子的原因,比以前要豐潤些,卻因為沒有哺乳,身材保護得非常好。
  “去你的臥房,我等不及了。”
  “色鬼……”
  臥房門茲溜一聲打開,趙諶衣冠不整,驚惶的大叫:“亂兵圍了符離?王殿帥回來了嗎?李相公在哪堙C”
  趙諶出巡,王稟、李綱、許翰等人分別帶領百官家眷南下,並沒有都在趙諶身邊。這天趙諶到了符離,就在富豪家中借住,誰知到了晚上,王善、張用等人將符離城團團圍住,請天子主持公道。
  王善、張用、楊進、丁進、翟進、扈成、馬皋、張瓊、薛廣等人,都是宗澤招募的流民義軍,在杜充續任宗澤之後,不能抵抗金賊,卻以誅殺“亂民”以為功。把這些流民帥都逼反了,“複為盜”。張瓊薛廣繼續抗金,兵敗身死。
  楊進、翟進等人在京西北路劫掠,王善、張用、丁進等人則在天子南下後,加入了護駕的軍隊。但杜充拒絕給流民帥等軍糧,還要追究他們不尊軍令導致相衛丟失的責任,這些流民帥各帶本部逃散。
  王善、張用得知天子到了符離,便到聖駕麵前喊冤。他們在夜晚到達符離城下,讓部下打起火把,數萬人在城下齊聲高呼:“冤枉,冤枉。”
  趙諶被吵醒以後,先是非常不滿,讓楊沂中將這些亂兵驅散。在聽說亂兵號稱數十萬之後,又急得在房中團團轉:“童大伴,這該怎生是好?”
  童穆道:“官家到城頭上,先斥責他們犯上,然後好生撫慰,說知道他們的冤屈,隻要扼過了這一夜,明日早晨,王殿帥便到了。”
  趙諶道:“朕就不上城牆了,童大伴,你代朕去說話。”
  “官家,這可不行,我上去,便顯得官家膽怯,讓亂兵恥笑,反而誤事。”
  趙諶反複推托,就是不敢上城牆去。童穆道:“官家不敢上城,定叫亂兵看出破綻,吾等死定了。”
  趙諶無法,壯著膽子走到城牆上去。顫巍巍的開口道:“爾等冤屈,朕已知曉。”
  他這樣一開口,童穆低聲嘿了一下,要糟。如果趙諶有底氣,當一開始居高臨下的責備亂兵犯上,當全部誅殺,隨後聽取亂兵喊冤,再撫慰一番,雷霆雨露皆是軍恩是也。
  現在皇帝什麼都沒問,一開口就說知道了,一來讓人看破,皇帝根本無心平冤,二來底氣不足,暴露了城中虛弱。
  聽到趙諶的喊話,張用道:“俺們找個識字的,寫狀紙申冤。”
  王善道:“申甚麼冤,皇帝要真相信你我有冤,豈會不問問詳情。”
  “那你說怎麼辦?”
  “趁著大軍未至,打進城去,逼迫皇帝拿到丹書鐵券。”
  王善與張用指揮士卒,連夜打造攻城器械。
  趙諶在臥室塈云蚺ㄨ蝖A動則差人來問指揮守城的楊沂中:“亂兵走了嗎?”“告訴亂匪,朕知道了,一定為他們申冤。”“跟他們說,再不走,一律滿門抄斬。”
  楊沂中不勝其擾。後來童穆讓傳話的內侍到城頭喊一聲就走,省掉了跪接跪送的過程,楊沂中才清閑了些。
  亂兵開始攻城了,這些亂兵大多都是流民,沒受過什麼軍事訓練,加上連夜打造的攻城器械不過數架雲梯而已。
  反觀楊沂中手下,全是內衛班直,尤其是禦龍直,選人時就是身高八尺的大漢。雖然打得仗不多,但訓練卻是一板一眼,人人硬弓鐵甲。與亂兵相對,說以一當五絕不是誇張。
  天已經亮了,呼延庚睜開雙眼,扭頭看看睡在自己身邊的朱鳳英。兩人許久未見,昨夜顛鳳倒鸞,反複折騰,今天早上看她,白皙的皮膚上微微透出紅暈。
  天氣熱,都沒有蓋被子,呼延庚情不自禁,親吻著她的身體,朱鳳英雙腿微屈,輕輕摩挲著。
  “再來一次?”
  “嗯。”
  “亂兵又上來了。”楊沂中大喊,“全軍戒備。”
  趙諶在屋子媬漼蚇漭h,一夜未睡,他雙眼通紅,頭發淩亂,突然高叫:“大伴,大伴。”
  “童公公上城去了。”黃彥節回答。
  趙諶頹然的往椅子上一坐:“朕要死在這媔隉H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城頭上,童穆問楊沂中:“還能守多久”
  “隻要有糧食,可以守很久,城下都是流民,連城都上不來。別說我這兩千禦衛損傷不大,逼急了我還能在城內征夫。”
  “那就好,希望王殿帥早些到來。”
  其實救兵已經到了,還不止王稟一路,而是王稟、杜充、劉光世三路大軍。他們三人和麾下主要將領,已經隨軍隊走的勳貴和文官,都聚集到王稟的大帳堙C
  杜充手下的戚方等人義憤填膺,戚方大叫:“不勞殿前司動手,我等就去把這些河北的敗類清理了,末將願為先鋒。”
  杜充又稱讚了自己的屬下一番,壯其形色,說道:“殿帥安坐,我就去將這幹亂匪收拾了。戚方為先鋒,哪位將軍為後援?”
  這是,一員大將龍行虎步,越眾而出。
  杜充見到此人,高興得叫道:“有鵬舉出陣,破敵必矣。”
  嶽飛道:“請安撫相公,殿帥開恩,王善、湯用,都曾於飛在河北並肩殺敵,他們此次作亂,必有苦衷。此二人都是與金賊廝殺的好兒郎,末將願意去勸說二人歸降,以免我大宋軍漢自相殘殺。”
  

Snap Time:2018-10-21 16:00:54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