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節襄漢失守(18-04-20)      第三十一節太行山東麓(18-04-17)      第三十節襄垣(18-04-13)     

第一百二十七節呼家將演義大綱


    待張彥橘和折月嵐走後,呼延庚心很欣慰,組織、行政、軍隊三大塊,自己抓總並主管軍隊,折月嵐管理著組織,張彥橘和趙伯臻管行政,那黨政軍的三角支撐就成形了,這個實體無論如何不會散掉。

    下麵該調整軍隊的組織架構了。呼延庚將《華北治安站》翻了出來,麵有八路軍組織結構的附表,呼延庚依照這個附表,再根據在宋朝的實際經驗,畫出了北洋軍……咳咳……紅巾軍的組織結構圖。

    他以張憲為行軍司馬,相當於總參謀長。別看張憲從小習武,但他老爹張所是進士,張憲自幼發蒙,就是為考文進士培養的,可謂文武雙全,在另一個時空,張憲的戰績也保證他能幹好參謀長的活。

    以高鷺為行軍長史,相當於是秘書長。

    自定親以後,高鷺從不和呼延庚接近,對呼延庚不假辭色。談完事情,她就和張憲一同告辭了。

    呼延庚目送著張憲走出去,心中在想,不知道張憲會找誰來擔任作戰部長、情報部長。他想了幾個人選,都感覺不合適,這時,淩振帶著魏定國、武柏六、黃阿慶按照呼延庚的吩咐到來。

    呼延庚暫且把參謀部的事情放下,和他們四人商議軍工和民用產品的研發和生產。

    經過這麼久的磨合,呼延庚發現淩振和魏定國與他們的外號完全不相符。淩振號稱震天雷,隻是因為他專管號炮,其實他對所謂彈道學之類全無概念,他擅長的,是從實測中發現器械的使用方法,並用訓練將這些方法教授給士兵。

    因此淩振現在就被調到張憲手下,專門負責編寫各種器械的訓練手冊。

    魏定國人稱“神火將軍”,但他卻並不擅長在戰陣中使用火箭,至少不比他人更強。魏定國所喜歡的,卻是研究火藥的配比,研磨火藥的工藝,引信的工藝。因此魏定國轉而負責具體器械的生產。

    而武柏六編輯過《齒輪書藏》,他本身對“製器之學”非常感興趣,願意自己鑽研,那就讓他繼續鑽研吧。

    黃阿慶是鑄鍾匠人出身,對煉鐵和鑄炮倒是一往情深,他才是負責生產技術改進的最佳人選。

    先和他們談完了工作分派,呼延庚取出一份命令來,授予武柏六和黃阿慶正九品上的官階。他現在是藩鎮,已經有權直接授予七品以下的官階,再報朝廷認可即可。

    “在我這,加官進爵有三條路,軍功論官,稅功論官,技工論官。”軍功不必說了,稅功就是交的稅多,技工論爵,就相當於工程師評職稱。

    宋代還是個官本位社會,呼延庚也沒打算和整個社會大環境硬抗。即使在另一個時空,到了二十一世紀,官本位不照樣大有市場。

    所以呼延庚還是采用舊瓶裝新酒的方法,暫時借用七品以下的武臣官階,作為最基礎的升遷和賞功路徑。反正宋朝官階等級多,七、八、九三品級一共有將近三十級,足夠大家升遷所用。

    “舊式火箭,鋸杆、上漆、粘羽等等太過麻煩,要盡將鐵杆火箭製造出來。”全鐵杆的火箭其實有技術基礎,宋代有就不用一根羽毛,隻用鐵片做尾翼的的弩箭。

    “火箭還是太過昂貴,除了虎蹲炮,其他身管火炮也要加研發。”

    “銅太貴,爭取早日製成鐵炮。”

    “打製一批鐵農具,常平司將購買這批農具,按分期付款的形式,賣到各個都保。”

    “今年春耕開始,要全麵使用鐵犁。”

    呼延庚說了很多,最後歸根結底一句話:“我們需要更多的鐵和鐵。”

    “當然,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糧食,通知公孫道長那邊,讓他給我把會煉丹的道士都集中起來,我要訓話。”

    呼延庚和大家說著說著就忘了,麵前這幾人隻是管軍工的,卻不負責民用生產。

    在被武柏六提醒之後,呼延庚尷尬的笑了笑:“今天就到這吧,民事生產的事情,我再找張運使說。”

    這幾人走了之後,呼延庚沒有急著去找張彥橘,而是王貫清跟著他來到了書房。

    “俊升,東海書社辦得怎麼樣啊。”呼延庚明知故問。

    “來的士人挺少的。”

    “秀才呢?”

    “若是秀才,他們誌在考學,東海書社無助於科舉,故而秀才也不來。”

    “不要把眼光局限在讀書人,就是街麵上的販夫走卒,隻要願意讀書的,都可以收進來。”

    王貫清心中有些不情願,但他還是答道:“是。”

    “這幾天,你把東海書社的人都找來,給我寫些東西。”

    “些什麼。”

    呼延庚給了王貫清一張紙,王貫清接過來一看,是《呼家將演義大綱》。

    第一行寫的是:呼家將,熱血的主角。

    王貫清道:“將主,你可一點都不熱血呀。”

    呼延庚道:“評話嘛,看下去,看下去,我家從後唐年間,淄州馬步軍都指揮使呼延綜就為國效力,一代代傳下來,總有熱血的嘛。先看下去。”

    王貫清依言看下去。

    妻妾:小女孩,長腿妹,姐妹,英武女子,賢淑女子……交叉組合。

    出身高貴的仕女:花瓶,政治聯姻的工具

    賢明的太後:皇帝身邊的智囊,關鍵時刻幫助主角度過難關。

    楊家將:忠勇衛國,對時政不感興趣的大將,被主角提拔

    折家將:懷才不遇,玩世不恭的大將,被主角提拔。

    高家將:被主角影響洗心革麵的官二代

    鄭家將:力大無窮的猛將。

    石家將:無心為國,隻顧自己榮華富貴,欺男霸女的紈子弟,最終走上賣國的道路

    文官:學識淵博的後勤幕僚

    小人物:義字當頭

    番邦人物劉某某:仰慕中華風物,棄暗投明,為中原效力

    太監一:皇帝的忠仆,總在合適的時間幫到主角

    太監二:小人,和奸臣勾結,陷害主角,賣國,給大軍使絆子。

    潘太師:反角之首,大奸臣。

    趙檜:被奪爵的宗室,陰險小人,潘太師的走狗,遼國的奸細。

    趙王爺:監軍,皇叔,皇弟,自以為聰明的白癡,喜歡藝術和財富,好麵子情緒化,喜歡以土地換和平,量中華之物力

    老臣某某:士大夫階層政治老油條,有心救國,更在乎權利和小團體利益,注定是無法適應新時代的人物

    趙國公:宗室領軍,敗仗的直接責任人

    耶律某某:遼國大將,特別能打,隻怕呼家將。

    蕭某某:遼國大將,被呼家將陣斬。以上兩角色可以互換。

    ……

    王貫清看完提綱,問道:“將主這是要編家史?”

    “不是家史,而是評話。將我呼家為國打的勝仗用評書的講給老百姓聽,提振百姓的士氣。”

    王貫清又看了看大綱:“將主這大綱編得精彩,學生一定盡將話本寫出來。”

    “不,你不要自己寫,而是找十個讀書人,各寫一部?”

    “一共有十部?”

    “對呀,從北漢初年呼延綜驅逐契丹,到呼延讚隨世宗、太祖太宗收複太原,再到呼延守勇、呼延守信兄弟立功檀淵……直到本將守汴梁,當然要寫十部。”

    “那……豈不是要直呼各位老大人名號。”

    “本將不在乎。”

    “那涉及到當朝諸將呢?比如劉都護,劉承宣,老種、小種節度。”

    “照實寫就是了,本將不搶劉的功勞。”呼延庚沉吟著,現在指著劉延慶劉光世的鼻子罵,好像也不太好,“敗仗之類,要避諱的,把主將換成姓趙,比如虛構一個趙延慶。”

    “趙王爺,趙國公,就是起這個作用的吧,敗仗都是趙家人打的,勝仗都是呼家將打的。”王貫清忍不住了,隱隱諷刺了一句。

    呼延庚仿佛沒聽出來:“說得好,就這麼寫。”

    王貫清繼續看大綱:“趙檜又是誰?若是虛構人物,又為什麼一定姓趙名檜?”

    “你別管,本將喜歡。”

    “將主這個大綱,各色人等都有了,說書先生們一定愛講,隻是,女子太多了些。”

    “女人多,老百姓喜歡看。”

    “好吧。”王貫清又問了些細節。

    呼延庚一一回答了他,隨後說道:“寫成之後,將這些書稿送給說書先生們去講,讓各個茶館,給作者分成,每一杯茶分五文錢。”

    和王貫清聊過之後,已經是下午未時,這時代的人大多吃兩餐,但呼延庚一直保持著三餐的習慣,到現在他還沒吃午飯,於是便去找黛絹要些吃食。

    剛吃完午飯,張憲又找上門來,他已經按照呼延庚給他的規劃,寫了一個整軍的條陳。

    在曆次戰鬥以來,體現出呼延庚所部的兩個最大的弱點:一是沒有謀略,二是兵力不足。接著他開始說如何解決兵力不足的問題。

    “日常團練廂下轄五個指揮,遇戰事需要保甲兵參戰的,則各廂擴編到十個指揮,與正軍混編。”

    “十個指揮,正軍和保甲兵如何配比?”

    “正軍原有的五個指揮,各抽出一個都,然後補入一個都的保甲兵,正軍與保甲兵配比是四比一。相對的,另五個指揮,正軍與保甲兵配比是一比四。”

    “我軍目前十一個團練廂,如果每廂十個指揮,則可以迅速拉起五萬人的大軍。”

    呼延庚點了點頭,這才有點速動員的樣子。

    “我們北洋軍……”

    “住口!”張憲剛開了個頭,呼延庚厲聲喝止,“軍紀中先加一條,以後以紅巾軍自稱,嚴禁自稱北洋軍,初犯者打十軍棍,累犯開除。”

    求收藏、求評論、求打賞

    

Snap Time:2018-04-26 14:02:50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