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六十七節劫收


    對於程方望的抱怨,呼延庚哈哈大笑,也不在意。昔日這些豪強在於金兵刀下,也不是顫栗而從。相對於金兵,自己已經仁義的不可言說。

    他對著程方望笑道:“金賊質豪強妻子,這些豪強父俯首聽命,此計策我欲行之,君以為如何?”

    看著程方望發白的麵孔,呼延庚擺擺手,笑道:“當日代州諸公商議與我等聯姻,此乃良策,若有一人聯姻,眾人或以為是一時之計。但若紅巾與代州諸公一體,當勢無可當。我紅巾眾人,多有年少高誌之人,或才告智深,或武藝精熟,不少都獲得朝廷的功名,程君心中以為如何?”

    程方望心中一振,聯姻的提議,他也讚同,不過與呼延庚眾人的想法一樣,確實是存有一時之計的想法。如今呼延庚的紅巾若與代州豪強廣結姻親,那麼代州豪強中愛子女之人,則無不被他綁在戰車之上。

    他心中一橫,對這呼延庚說道:“將軍不必試探於我,當日我曾送將軍一些兵馬,更何況我已有一子,現在正在將軍軍中。吾已經毫無退路可言。”

    “哦?姓程?”呼延庚在腦海把豪強送來的家丁頭領思索了一番:“可是程強?”

    “正是,強乃我之庶子,昔日我欲送其作為質子,其心懷怨恨,後將軍征兵,他主動要到將軍麾下,如今他視我如路人。其實送質於金兵,乃不得不為為之,然我等之心,仍向大宋。我亦不想路甲卻如此瘋狂,或者金兵於他有什麼天大的好處,也未可知。”

    呼延庚一陣沉默,天大的好處,能夠有什麼天大的好處。他嘿嘿之笑,充其量不過是代州知州,難不成為他奉一個王公不成。

    一個官迷野心家,最是壞事,最是難以琢磨。升鬥小官,都可以收買。也不知道那些當初代州諸位豪強送來的家丁心情如何?還是幹脆將他們直接編入紅巾邊吧。

    代州豪強的援軍營,普六茹伯盛正宣讀著呼延庚的公告,陽繼忠正帶著一千左右的紅巾,正在四周戒備。普六茹伯盛一字一字的讀著,一邊查看著下麵那些人的神情。但是卻沒有得到他想想中的憤怒,驚訝,或者任何不適的舉動。

    讀完了,他看了一眼下麵有些麻木的人群,後者仿佛不知道這些對他們的家族意味著什麼,沒有一絲一毫的表示。

    過了半晌,竟然還是冷場,普六茹伯盛隻好自己問道:“諸位對將軍告示可有看法?”

    冷場,普六茹伯盛隻好再問一遍:“諸位中有豪強之族人,均已無意於家族興衰?”

    這一次,下麵的人亂了一下,一個人從人群中間走了出來,對這普六茹伯盛苦笑道:“統領或許不知,我等以前若非跟隨兩河雙石,便為昔日韋栓所募集的義軍。石大哥為金兵所滅,全軍皆散方帶部分袍澤回到族中。族中之人,對我等皆有驅趕之心,唯恐因為我等某天串連而起占據塢堡抵抗金兵,為家族招致滅族之禍。因而即便將軍不來,我等也會被送離代州。”

    說完這話,又躊躇問道:“不知將軍將如何處置路氏家族?”

    “將軍向來仁義,路氏不會因此而滅,不過不加懲戒,總就難以威懾。路甲一家或因此事而牽連,其他叔伯兄弟,當可無礙。”

    看著眾人如釋重負的神情,普六茹伯盛心中知道雖然家族視他們為棄子,但他們心中依然對家族關切非常。

    普六茹伯盛當下笑道:“我來此都將軍之令,非是不信任諸位,而是將軍不欲以此事欺瞞諸位。若諸位有心抵抗金兵,將軍便命我將諸位編入代州營,而非以前模糊不清之身份。諸位是否願意。”

    “謹聽將軍號令!”下麵的代州營士兵立刻回應到。他們既被家族送來,便已被視作棄子,又受到紅巾的猜疑。

    如今編成代州營,便相當於承認了他們紅巾軍的身份。升遷,獎賞當與他人相同。普六茹伯盛看著眾人臉上的喜色不象是作偽,心中的戒備終於放了下來。

    在呼延庚的威逼之下,代州那些小型的豪強在第二日,第三日紛紛前來繁峙。縱然一些大豪強紛紛閉門不言,但那些平日被金兵擄掠的小村寨卻紛紛擁擠而來。少者帶來了百餘人,多者帶來數百人馬前來代州。

    兩日後,呼延庚於代州便新聚集了三千人馬,呼延庚又帶了陽繼忠一團,總共五千餘人,浩浩蕩蕩直奔路氏塢堡而去。會合馬擴前麵圍困路氏的兩千紅巾,總數七千人馬,即便路氏人人皆兵,也不過三千精壯,哪能抵擋七千餘精壯人馬。

    此刻,被圍堵在臨時營寨之內的路家諸人,以及逃亡在其內的附近居民,正在恐慌的看著外麵正在加工的攻城器械。臨時的營地防禦措施隻是針對那些小規模的敗兵擄掠以及流賊,哪抵擋的住正規的攻城器械。

    所幸的是,城外的紅巾,並不向無畏的消耗,終日隻是在塢堡前麵試驗兩下,然後就帶了回去。但是每一次攻城器械擺出來的時候,開門投降的吼聲就越發的激烈起來。

    “兄長,莫要猶豫了,趁著現在外麵人少,我們衝殺一陣,然後奔向附近羅家的塢堡,那呼延庚假仁假義,不會因為此事將代州諸位豪強全部得罪。長兄之仇,終究是要報的。”

    看著這個與長兄一樣對官位熱切的弟弟,路家的老二路明一陣黯然。路家不是別的豪強大族,本族人口稀少,若一時不慎,必有勸阻覆滅之禍。

    當日代州眾人推舉自己長兄為首的時候,他便勸過長兄,長兄被野心衝昏了頭腦,否則哪有今日之禍。亂世之中,為首者,終究是要付出多過於得到。

    “以我看,我們還是開門投降如何?”旁邊的一個老人,與路氏相鄰而居數十年,因而得意全族避禍於塢堡之中。“敵人勢大,我等也隻能如此。”

    路明看著這個沒有腦子,隻有野心的三弟,苦著臉對老者說:“非我不想,這幾日與圍城的紅巾接觸,卻都被擋了回來,實在是無法可想。”

    以往常的經驗,路甲一死之後,繼任者將自己的家人作為質子送到戰勝者的地盤,然後一切重新開始。

    但是當他寫了一封投降信送給馬擴之後,對麵既沒有回複可以,也沒有回複不可以,隻是將路家,厚厚的圍了起來。

    “難道想屠滅我路氏立威?”他不自主的向著那個老者看去。

    “我聽呼延庚,非喪心病狂之人,他是朝廷命官,若公然屠滅一族,難逃朝廷的責罰。何況公告上也已經明示,當無害於我等。若兩位賢侄不放心,老夫親自前往紅巾營中一趟,以探紅巾口風。”他站起來,顫顫巍巍的走向門口,路明想喊住他,卻終於沒有喊出口來。

    “兄長,他會不會出賣我們?”

    路明瞪了一眼弟弟,老者家族人口更加稀少,如何出賣?刀都沒有拿到,就會被路家的族人給砍個精光。

    “將軍,將軍”

    外麵忽然一陣陣整齊的呼喝,山崩海嘯一樣傳了過來,路明臉色大變,趕到程強之上,看到“平東將軍張”的大旗下,一個年輕人正緩緩接近堡壘。他的身後,跟著數千人馬,其中大約有數千裝扮各異的士卒。仔細看了一看,那些昔日對哥哥命令無不俯首聽命,對金兵擄掠,無不甘心認命的小小村寨,正在那隊列之中。

    “奪”一封書信被幫在箭上,從下麵射了上來,箭枝深深的射入城門上麵的屋簷上。

    顫栗的路家眾人,在大軍壓境之下終於將命運交給了呼延庚的仁慈。

    大門一打開,紅巾軍一聲歡呼,前鋒的紅巾蜂擁衝入了塢堡的大門。不一時,塢堡內傳出哭聲與喝罵聲。呼延庚策馬走入塢堡,看見那些小校們正在竭力的組織著隊列,卻不斷的瘋狂搶掠的紅巾衝散。

    不斷的有衣衫破爛的士民從邊奪路而出,隨即便被瘋狂的紅巾追上,立刻打到在地,然後懷中財務被搜刮一空。

    路氏兄弟以及眾位小村寨豪強均站在身旁,仿佛對一切都熟視無睹。呼延庚皺了皺眉頭,喝道:“軍法官,何在?”

    立在身前的馬擴尷尬一笑,回答到:“將主,我軍暫無軍法官。”

    “武鬆,抽出親兵,立刻維持秩序。”他話音未落,卻被一聲求救打斷。一個女子衣衫破爛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看到這邊人群微微一愣,站在當場。

    幾個紅巾士卒嘿嘿淫笑著,從房屋的一側衝了過來就要去撕破一付的衣衫。

    呼延庚心中怒極,看著這些正在瘋癲狀態的士兵,縱馬上前,用手中的馬鞭朝幾個正在搶奪財物的紅巾狠狠的抽去。幾個士卒正在興奮頭上,被人一抽,立刻大怒把刀。一看騎在馬上之人,立刻扔下刀來,跪伏在地上。

    “怎麼?”呼延庚黑在麵孔,冷冷的說道:“怎麼又放下刀來?”

    “馬防使,你們便是如此治軍嗎?,趙武節,你的俠義之心呢?”

    呼延庚喝道:“武鬆,立刻帶親兵入寨中維持秩序,不聽號令者,斬。”

    

Snap Time:2018-07-21 13:47:38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