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四十一節堵截


    劉無奈,帶領本部抄小道去了。

    張嚴帶領本部追上婁室的後軍,一通追殺,金兵四散而逃,車輛被打翻,車上的輜重,在永興路劫掠的財寶金銀都散落在地。

    宋軍們停下腳步,開始撿拾,爭搶金兵遺棄的財物。

    張嚴也不禁止,笑罵道:“都是些沒誌氣的,首級不比金銀值錢?”

    神水峽,呼延武康已經用三排柵欄河拒馬將整個三寬的峽穀完全封住,他問呼延庚:“歸師勿遏,這樣完全將峽穀封住,會讓金賊拚命的。”

    “我已向四路援軍傳令,他們定能及時趕來。”呼延庚一指兩側的山地:“兩邊的山峰隔得太遠,而且山勢平緩,若是在兩側山上伏擊,沒法擋住金賊。”

    呼延武康不再爭論,而是去巡查,看每個軍漢是不是都做好了準備。三寬的柵欄,兩千名軍漢,幾乎每一個人都隻能單獨作戰,每一個人既要當弓弩手,又要當短兵手。

    “來了!”

    峽穀口方向跑來兩匹馬,是安放在穀口的哨騎,軍漢們把柵欄和拒馬搬開一個敞口,探馬衝了進來:“金賊來了。”

    呼延庚不喜歡這樣,他本意想讓自己的一百騎兵,前出偵探,在發現金兵後,不斷地騷擾,試探,阻礙,讓金兵疲敝,而不是這樣一溜煙的跑回來。

    但一百騎兵實在太少了,不能太早的消耗掉,要把他們留作預備隊,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完顏婁室果然選取了最近的渡河道路,直奔神水峽,被早已在此立營的呼延武康堵住。也算是宋軍的幸運了。

    金兵當然可以從兩側山脊上繞過去,不過就要把鎧甲輜重等物都拋掉,如果這麼做,那就與潰散沒什麼區別了。

    前方已經出現了滾滾煙塵,大約三四百騎兵,向著柵欄這邊湧來。騎兵在柵欄前方大約四百步的地方停下,觀察著。過了一會,從後方又來了一匹馬,馬上跳下一名金兵,他徒步走到柵欄前麵來,用漢話大聲問道:“請貴部將軍答話。”

    柵欄後的宋軍麵麵相覷。

    金兵道:“我大金前軍,有女真勇士萬人,人人如猛虎,我大金後軍,有金銀輜重百車。我家都統問問貴部將軍,是要被一萬生女真化為齏粉,還是願意得到百車金銀。”

    呼延武康就在陣前,他彎弓搭箭,一箭射出,正射中傳話金兵頭盔上的獸尾,大喝一聲:“滾。”

    “還是六哥心軟,若是我,直接射他麵門。”呼延庚看著轉身逃走的金兵說說道。

    “射麵門怎顯得我箭法精湛。”

    金兵的進攻開始了,他們也看見了正前方是三排柵欄,一群草原蠻部衝了上來,騎著馬沿著柵欄遊走,向著柵欄放箭。

    宋軍都站在柵欄後,用神臂弓和步弓向著蠻部射擊,宋軍都著甲,又有柵欄防護,蠻部弓不過五鬥,箭是骨簇,對柵欄後的宋軍威脅很小。而蠻部在在三寬的正麵來回奔馳,速度也加不起來,不斷地有蠻部戰士被射下馬來。

    但完顏婁室也不指望蠻部能夠打開宋軍的營柵,在草原蠻部在宋軍陣前幹擾的時候,金兵中的女真人和渤海人,騎著馬速衝到陣前,下馬徒步上前,翻越柵欄殺來。

    在有金兵翻越第一道柵欄的時候,呼延武康下令:“長槍手棄弓,持槍,刺!”

    大多數金兵在翻越第二道柵欄的時候,就被長槍挑了下來。但金兵越來越多,長槍手已經忙不過來了,終於有金兵翻越了第三道柵欄。

    在金兵要落地的時候,旁牌手已經用肩膀頂著盾牌,撞了上去,將金兵撞倒在地,然後右手長刀補上一刀。

    營中的宋兵已經大部扔下了弓弩,用長槍和旁牌與金兵戰鬥。

    一番苦戰,終於將金兵的第一波攻勢打退。

    這時,在四百步外,金兵支起一根高杆,上麵高懸一顆首級,金兵用漢話大呼:“陣斬宋將張嚴,援兵不會來了。爾等還是收了金銀,各不相犯。”高杆下還掛著張嚴的將旗。

    張嚴的人頭在宋軍中引起一陣騷動。

    呼延庚對中軍官道:“讓軍漢們傳話,張嚴就是貪圖金銀,才為金賊所害,吾等若貪圖金賊的財貨,就會落得和金賊一樣的下場。”

    待這一番話在軍漢中傳過一輪,呼延庚又道:“堵住金賊,立下首功,百車金銀任士卒自取。”

    “堵住金賊,金銀任取。”這樣的懸賞在軍漢中掀起一陣陣的歡呼。

    金兵見用張嚴的首級恐嚇無效,又開始進攻了。

    “三郎,喝口水。”呼延武康讓親兵遞給呼延庚一個葫蘆。

    “謝六哥。”呼延庚接過葫蘆,喝了一口,麵居然是酒,一股辣味滾過喉嚨,精神頭又提起來了。

    呼延庚看了看剛剛被殺退的一撥金兵,以及遠處高杆之上,高懸著的隴西都護張嚴的人頭。

    完顏婁室用扔棄財物的方法,誘使張嚴所部爭搶,隨後大軍向後反殺,將張嚴所部一舉擊潰,並擊斬張嚴。當時,吳的涇原第十一將還在路上慢慢走,曲端的涇原軍本部還未出鹹陽城。

    劉雖然繞路到了婁室軍的前方,但他隻有五百人,不可能正麵阻攔婁室軍,於是一麵沿途追蹤騷擾,另一麵派出信使,向各軍通報婁室退兵的方向。

    金兵於是正麵攻打呼延武康的營寨,還把張嚴的首級掛起來,恐嚇宋軍。

    呼延武康勉力將士:“勿憂,其餘各路援軍很就到,可將金賊聚殲於此。”

    宋軍依仗營寨,用弓弩打退了金兵一波又一波的進攻。

    天色慢慢黑了,金兵那一頭一片沉寂,呼延武康命人點起火把,將營牆前方照得通明。

    突然,金兵方向傳來喊聲,一隊隊金兵推著大車,大車上架著盾牌,向前衝鋒。宋兵這一邊是亮堂堂的,金兵卻是從黑暗中來,宋兵的箭手就失卻了準頭。

    金兵將大車推到柵欄前,從一輛大車後麵,完顏活女一躍而起:“孩兒們,殺出去,就可以回家了。”他一手持骨朵,一手持刀,率先跳過柵欄。他左手一揮骨朵,擋開刺向他的長槍,右手大刀下砍,劈倒了長槍手。

    完顏活女全力揮舞手中的大刀和骨朵,沒遮攔的往眼前的對手劈砸過去,他已經得到消息,一直如同附骨之蛆的跟著金兵的劉部,已經開始圍殺金兵的後隊。

    金兵的處境是凶險之極,唯一的出路就是乘著前麵的宋軍還不知道援兵已經到來,將營柵打開缺口,完顏婁室所部才能逃出生天。

    對麵的宋軍見當頭一個骨朵砸來來,情急之下用刀抵擋,卻不知完顏活女這一下已經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隻聽得當一聲響,那長刀竟然被完顏活女打成兩截,那骨朵餘勢未消,接著將那宋軍的腦袋整個打得粉碎,完顏活女隻覺得臉上一熱,已然被血漿濺得滿臉都是。

    正當此時,完顏活女隻覺得右肋一陣劇痛,左手下意識的丟下骨朵伸手一抓,已經抓住了刀刃,原來旁邊的敵兵一刀砍了過來,如非自己身上穿了兩層鐵甲,隻怕已經傷到內髒了。砍傷完顏活女的敵兵發力抽刀想要再砍,卻拖不動,原來被完顏活女死死抓住,那宋軍正要翻腕絞斷對方的手指,卻聽得一聲厲吼,抬頭一看隻見完顏活女目怒視,滿臉都是紅白之物,仿佛鬼神一般,饒是那宋軍也是久經戎行的好漢,也不禁失了一下神,便被完顏活女一骨朵掃在腰間,頓時內髒碎裂,口吐鮮血而亡。

    幾十個,上百個金兵已經越過了柵欄……金兵劈倒了柵欄,成百上千的金兵一擁而入,在宋軍的大營中,殘酷的巷戰開始了。

    呼延庚手持鐵,左揮右擋,已經有十餘個金兵在他的銀下喪生。

    但呼延武康手下不過兩千人,要靠肉搏阻擋接近兩萬人的完顏婁室部力有未逮。

    呼延庚還在苦戰,呼延武康已經殺到他的身前:“擋不住了。”

    “死也要擋住!”呼延庚眼睛已經紅了,這明明是一場漂亮的合圍戰,結果四路援軍隻到了一家,軍將還被人斬首了,這叫打的什麼仗。

    “死也擋不住,”呼延武康大吼,“先脫身,再想辦法。”他伸手給了呼延庚兩巴掌,“拚掉性命也守不住了。”

    呼延庚被呼延武康吼了一頓,清醒了一些,自己的戰略就這樣破產了嗎?他抬眼望去,宋軍已經變成了幾十人、十幾人,甚至幾個人擠做一團,武器向外,抵擋著十倍於己的金兵的圍攻。

    不,不能放棄。無論前世還是今世,呼延庚從書上都讀到過很多例子,有時候已經山窮水盡,彈盡糧絕,但就是堅持一口氣,就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張浚是宣撫司判官,張灝是西河訪察使,呼延庚是宣撫司走馬承受,三人聯手,抹掉了四路經略使,而讓曲端、劉錫、劉惟輔名正言順的控製各路軍事,而且解決了當務之急,肯定要給這幾人正式的統軍名義,加官進爵,甚至接任經略使也大有可能。這幾人為了前程,也該拚命趕來吧。

    而且,張嚴不是趕來了嗎。雖然他被完顏婁室擊敗了,完顏婁室和呼延庚已經接戰,再也沒有心思去伏擊追擊的宋兵,這樣唾手可得的大功,他們怎麼可能不要。

    堅持,堅持下去。

    求收藏評論,謝謝大家

    

Snap Time:2018-07-17 02:31:56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