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三十四節汴梁城(18-04-26)      第三十三節第二層戰壕(18-04-26)      第三十二節襄漢失守(18-04-20)     

第二十七節王淵


    韓世忠見勢不好,和蘇格打個手勢,一起順著河流逃跑。

    耶律犬舍邊追邊喊:“該有喊了吧。”

    果然,他見韓世忠點燃了一個號炮,炮聲一響,側麵殺聲大起。

    “來呀,讓我見見你有多少伏兵。”

    這時,就見一支騎兵如同箭頭一樣從側麵直衝金兵的隊伍,當先一員小將,白馬銀槍,瞬間就紮進金兵隊列中,一杆銀槍上下翻飛,將他前左右三麵的金兵,一槍就挑下馬來。

    金兵的騎隊大亂,前後擁擠,自相衝撞。

    韓世忠又調轉頭來,對著耶律犬舍放出三枝連珠箭,其中一箭穿透鐵甲,射傷了耶律犬舍的肩膀。耶律犬舍在親衛的掩護下打馬掉頭逃跑,金兵全軍而潰。

    呼延庚和韓世忠又追殺了一陣,斬首二百級而還。

    十一月初,宋金兩軍在河北的戰線西南起趙州東北到霸州,這一條斜線上相持。大致沿著滹沱河的下遊中段。

    宋軍的這一場退敗,讓趙構所提出的兵臨雄州,以兵迫和,迎取二聖的方略完全破產。

    高陽關路都統製被下旨痛責,“戴罪立功,以觀後效,尚書左丞宗澤為河北河東宣撫司副使,赴大名督戰”

    諸將在河間集結,聽著童穆宣讀聖旨。

    待童穆宣旨完畢,諸人散去,童穆拉住呼延庚:“呼將軍,久違了,你要請灑家喝一頓。”

    在汴梁時,童穆給呼延庚幫過不少忙,呼延庚很是承他的情,他也有很多疑惑,需要人解答。

    兩人酒過三巡,呼延庚開始套話,“轉瞬之間,河北半壁淪陷,不知太後何等痛心。”

    童穆笑道:“太後憂心,你我身邊人,為她分憂便是。不過眼下的局麵,卻不能說是壞事。”

    “啊?”

    “呼將軍,你有擁立之功,已經上了新皇的船,就再也下不去了。我是侍奉新皇和太後起家,二聖移駕時也沒有帶著我,我也無法改換門庭。故而我也不用瞞你,這番局麵,最難受的不是聖人和官家,而是另有其人。”

    呼延庚沾水在桌上寫個“康”字。

    童穆道:“你我兩人說話,何必如此作態。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罷了。康王弄成這番局麵,是他自作自受。”

    “為何如此說?”呼延庚長期不在汴梁,隻能通過在河北的一些跡象猜測,現在童穆在這,才向他解釋了這幾個月一來朝廷在河北這一番混亂布置的根由。

    “康王要迎回二聖,”童穆解釋說,這樣能達到兩個目的,隻要高舉迎回二聖的旗幟,隻要二聖一日不回來。趙構就能多一日保住河北大元帥的位置,抓住兵權。

    萬一真的把二聖給弄回來了,也不打緊,趙構可以坐看趙桓、趙諶父子相殘,從中取利。

    但是,整個迎回二聖的目的在於保住康王的兵權,保住楊惟忠所部的實力,因此楊惟忠手下十萬大軍推進到雄州以後,趙構就叫了暫停,他可不願把自己的實力消耗在和金兵的戰鬥中。在叫了暫停之後,為了繼續表明“迎回二聖”的態度,於是派了耿南仲出使金國。

    “雖然聖人已經看穿了康王的伎倆,但迎回二聖這個虎皮太大,沒有辦法戳破,隻能看著康王在河北騰挪。”童穆冷笑著,“康王也是好算計,可他這一番苦心,金賊不配合,也是枉然。楊惟忠一戰失雄州,再戰失保州,丟掉真定的王淵也是康王的人,他還能有什麼話說。”

    好像趙構以後的各種動作,都需要金人配合。

    呼延庚來自後世,他自然記得在另一個時空,趙構是如何一番做派。他每次想和金人講和,過不了多久金兵就來揍他,直到紹興十年把完顏兀術打疼了,才最終求得一個稱臣割地納貢的和平。

    想不到這個時空,趙構的命運小有改變,他現在還不是皇帝呢,就這麼心急火燎的主動和金兵求配合了,真是時空易變,本性難移呀。

    童穆道:“此次楊惟忠大敗,李相公便要撤掉楊太尉,讓王節帥來接手,隻是康王死保,才暫緩一步,讓楊太尉戴罪立功。而聖人的心思,想以呼將軍你為河北副都統製。”

    好大一個餡餅,但看童穆的表情,這個餡餅沒砸下來。

    “隻是李相公、張樞密,宗左丞,王節帥都覺得太過孟浪,聖人讓你在河北謹慎小心,待稍稍立得幾個功勞再說,不要心急,也不要埋怨幾位相公。幾位相公都是對呼將軍青眼有加,絕非阻礙呼將軍的前程。”

    “末將沒有心急。”呼延庚心中奇怪,童穆怎麼會擔心自己對李綱張叔夜不滿。

    童穆宣完旨意便返回了汴梁,而宗澤還在路上。楊惟忠先行在河間召集諸將軍議。大名府的鈐轄聞達與都監李成也到了。河間已經成了楊惟忠的幕府所在。到河間的諸將也各自征用民房住了下來。

    這時,真定路兵馬鈐轄王淵來拜訪呼延庚。

    這個王淵,字幾道,兩年前還是真定兵馬都監。劉安撫真定的時候,發現王淵虛報兵員,克扣軍餉,於是任命馬擴調查此事。而馬擴同時又在聯絡西山的紅巾義軍。

    王淵找到幾個證人,誣告馬擴溝通匪類,意圖謀反,將馬擴送進了真定的監牢。

    靖康元年五月,種師中第二次為太原解圍,王淵為種師中的後軍統製援太原,在進軍榆次時帶領後軍逃跑,直接導致種師中的後路被截斷,從而全軍覆沒。回到真定後,王淵就被提拔成了真定路兵馬鈐轄。

    靖康元年七月,第三次太原解圍戰,劉帶領真定的援軍,在井陘口被斡不攔住,劉布下口袋陣,兩翼包抄,中軍防守的方略,王淵為中軍。在戰鬥打響後,王淵敵前轉進,讓口袋陣變成了無底洞,包抄的兩翼先後被金兵擊潰。戰後,王淵被提升為鎮定(包括真定和中山兩府)路兵馬都鈐轄。

    後來金兵圍真定,在金兵到來前,王淵率軍敵前轉進,南下勤王,但誰也不知道他到哪去了。

    而在趙構在相州設立大元帥府,召集河北勤王兵馬,王淵才在相州出現,成為大元帥府前軍統製。

    今年王稟恢複真定以後,王淵官複原職,成為鎮定路兵馬都鈐轄,重回真定。而在另一個時空,趙構在應天繼位稱帝後,王淵就頂替了楊惟忠的都統製位置。

    就是這樣一個王淵,從曆史的軌跡上說,王淵是最有可能接替楊惟忠的人。現在,王淵就坐在呼延庚的對麵開口說話。

    “楊太尉這一敗,我河北的精華損失慘重呀。”王淵麵露沉痛之色。

    呼延庚不知道他的用意,隨口敷衍了幾句。

    “呼將軍,你說,楊太尉怎麼會這麼糊塗呢,把側翼交給張瓊這個匪賊。這已經不是楊太尉第一次誤事了。”薛廣張瓊本來都是都門禁軍,被金兵打散後曾經上山為盜,後被宗澤招撫,歸入楊惟忠屬下。

    “楊太尉的作為,自有朝廷評判,非吾等敢言。”

    “咳,”王淵一揮手,“呼將軍你不知道,自大元帥在大名開府,吾等河北豪傑就準備南下勤王,就是這個楊惟忠,身為都統製,磨磨蹭蹭,汴梁都打完了,大軍也未南下,害得二聖北狩。”

    喔,不是趙構拖延,是楊惟忠磨蹭。呼延庚想:要不是我來自後世,興許就被你糊弄了。

    王淵繼續說:“聽聞朝中想換掉楊惟忠這個都統製,換一個年輕的,有勁頭,能服眾的大將。”

    呼延庚心想:這個人選不會是你吧。

    “大元帥提出以呼將軍你為河北都統製。”

    啊?呼延庚是真的吃了一驚。

    王淵做痛心疾首狀:“可惜李相公、張樞密、宗左丞,以呼將軍你太過年輕為由,給攔住了。”

    王淵一邊說著,一邊觀察呼延庚的表情,見呼延庚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感覺達到了效果:“太後倒是維護呼將軍,說以呼將軍為副都統製,再以王節帥親臨前線,李相公還是不答應,說此舉太過孟浪。”

    呼延庚心思轉動,這就和童穆所說對上了,原來當都統製這件事,是趙構提出的,被李綱張叔夜等人攔下了。

    如果呼延庚不是穿越者,不知道趙構的本性,以二十歲的年紀,多半會怨恨李綱張叔夜耽誤自己前程吧。

    但呼延庚知道趙構是什麼人,他不會不清楚,呼延庚根本沒資格擔任都統製,但他就是提出來了,凡事稍微正常點的大臣都會阻攔,於是自己和李綱等人之間,就很有可能有了心結,趙構以後再施展離間計什麼的,就有著力點了吧。

    萬一李綱不攔著,呼延庚真的當上了河北都統製,他絕對沒有資曆壓服河北諸軍,一定會出亂子,到時候趙構既可以抓住機會嚴辦了自己,鏟除呼延庚這個眾所周知的太後心腹,也可以示之以恩,脅迫呼延庚給趙構辦事。

    在了解趙構秉性的基礎上,呼延庚很就把這些關節想清楚了,他也清楚了王淵來拜訪他的目的,便故意做出惋惜的神色來,歎了口氣,“也是庚資曆不夠。”

    求收藏。請讀者們做下宣傳,編輯已經下通牒了,三月收藏要達到一千五,請大家多幫幫忙

    

Snap Time:2018-04-26 21:05:10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