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十九節束伍

  
  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柴進很識相,張彥橘還和他約定,夏稅和秋稅都繳糧食,按一千五百蚊一石的價格折算成稅收。
  呼延庚現在是官身,用流民逼迫大戶的事情,隻能依靠和他不相幹的公孫勝去幹。他已經想好,轉運司收上來的糧食,以招撫判官的名義全部截留,用來安撫流民。和張彥橘交代清楚之後,張彥橘就退出了書房。
  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柴進很識相,張彥橘還和他約定,夏稅和秋稅都繳糧食,按一千五百蚊一石的價格折算成稅收。
  呼延庚現在是官身,用流民逼迫大戶的事情,隻能依靠和他不相幹的公孫勝去幹。他已經想好,轉運司收上來的糧食,以招撫判官的名義全部截留,用來安撫流民。和張彥橘交代清楚之後,張彥橘就退出了書房。
  現在張彥橘才是滄州的主官,呼延庚也沒必要每次都要占著人家的大堂。他每天都在州衙後的書房辦公。
  就在七月份呼延庚和張彥橘談完夏稅和秋稅的事情之後,邱穆陵仲廉進來了,呼延庚問:“上次和你說的那個林衝,你們把人拉進來了嗎?”
  “史進已經和林衝認了師兄弟,林衝也被聘為宣撫司的教頭。”
  “隻是個教頭?”
  “給了個大使臣的武階,已經上報給宣撫司了,估計問題不大。”
  “總之,林衝已經是咱們的人了?”
  “是的。”
  “那好,給他一封調令,調往平州,擔任練兵指揮使,給我練出五千可用的戰兵,才準回來。”
  “是!”
  “他可以帶家眷去。你和史進也去。”
  “我?”
  呼延庚給邱穆陵仲廉寫了一副告身,以宣撫司走馬承受和平盧鎮撫使的名義,任命邱穆陵仲廉為權行平盧鎮撫使司事兼鎮撫使司都督軍事,代表呼延庚行使鎮撫使的職權。隨後把鎮撫使的印信交給邱穆陵仲廉。
  “你代我掌印信,平盧境內,你就是我。都督軍事本朝已不常置,故而這個職位隻是我的私屬,隻要對我負責。”
  “謝少兄的信任。”邱穆陵仲廉拜倒在地。
  “你我兄弟,不必多說。史進為平州府兵馬鈐轄兼提舉平盧團練公事,把楊三生換回來,楊三生在咱們隊伍婺篨銌L,暫時坐不住鈐轄的位置。”
  呼延庚又把史進叫進來:“以你為平州府兵馬鈐轄,平州的那五千新兵,你要給我帶出來,一個月之內能夠成伍上陣,識金鼓。你可以帶你自己本部一指揮老兵過去做種子,還要什麼條件另說。”。
  他想了想,接著說:“咱們這五千新兵,都是朝廷編製外的,隻能以編練團練的名義,以朱武、陳達、楊春、傅慈為提舉團練公事。”
  這等於是把史進一個指揮擴充了五千人。
  因為王進在發鳩山盤秀山之戰的功勞,可以蔭一子,而王進沒有後人,這個蔭官就落到了史進身上,加上史進本身立的功勞在此基礎上計算,現在史進已經是武功大夫了。以這個官階來帶領五千人的軍隊,也算合理。
  而朱武、陳達等人汴梁之戰後朝廷亦有封賞,這次跟著史進又進了一大步。
  不知道金兵什麼時候會打過來,先讓新兵能夠列陣而不逃跑,一個月時間已經非常緊張。
  史進是陝西人,但在西軍與平州都沒有根基,隻能依靠呼延庚的支持,他脫離不了呼延庚。
  隨後,呼延庚又把宣讚叫了進來,自己的兩河宣撫司右軍,以宣讚為坐營都指揮使,管理全軍。右軍本部在攻下河間後都有些鬆懈,汴梁也送了一部分家眷過來,整體上軍紀有些散漫。
  “從明日起,全軍進入備戰,十五日內,要能出戰。”
  呼延庚在安排自己麾下的軍隊備戰,他認為大約一個月之內,戰爭就會再次開始。但燕京城堙A金國的進度比他預想的要慢得多
  因為完顏斡離不死了,打馬球中暑死了。
  金國的繼位製度非常奇葩,兄終弟及。完顏阿骨打、完顏吳乞買、完顏斜乜為一撥,等這三兄弟轉完了,就該輪到完顏斡離不、完顏訛埵楚B完顏兀術、完顏蒲魯虎這一撥了。
  完顏斡離不雍容大度,威望卓著,加上阿骨打的嫡長子早死,而且沒有親生兒子,故而早被定為完顏家皇位繼承人的第二代第一人。
  而且完顏阿骨打係的王子們,內部自有打算,借著完顏斡離不接過皇位的良機,把皇位就在阿骨打係內部傳下去,而不再傳給吳乞買的子孫。
  但這個打算醞釀的時間太久,以至於被完顏吳乞買的兒子們感覺了出來,嫡長子完顏蒲魯虎就希望直接繼承父親的皇位,不再經過堂兄們的手了。
  完顏阿骨打和完顏吳乞買兩係的矛盾已經非常明顯,現在隻是老一輩的斜乜等人還未去世,矛盾暫時被壓製住了。
  而且以完顏斡離不的威望,完顏阿骨打係的人認為拿到皇位十拿九穩,也不急於在現在動手。
  但完顏斡離不突然死了。
  完顏斡堣ㄙ漲漸敞}了整個金國的政治平衡,除去繼承人之爭以外,完顏斡離不擔任著南京路都統,控製著遼國治下最富庶的南京道,他的突然死去,使得南京道的爭奪也變成了矛盾爆發的起爆器。
  完顏阿骨打、完顏吳乞買兩係的金國貴族誰都明白,哪一係拿到了南京路都統,就能在接下來的儲位之爭中獲得優勢。
  而南京路都統的位置,非要現在的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親自任命才能服眾,為此完顏訛埵滇辿菻e往上京會寧府,與完顏阿骨打的庶長子完顏斡本商議後,再同完顏吳乞買一同召集諸位勃極烈商議,他還帶走了完顏斡離不的心腹劉彥宗為自己出謀劃策。
  同樣,完顏蒲魯虎也早已帶著兄弟和謀士往上京去。
  而與繼位問題全無關係的完顏粘罕,完顏撻懶等勃極烈也往會寧去,一來參加勃極烈會議,二來看有沒機會左右逢源占些好處。在燕京,隻剩下名義上的都統國王完顏母,他既沒有行政經驗,也無隨機應變得能力,更加指揮不動其他孛堇的猛安。
  他在燕京留守的任務就變成了一個:“別把燕京丟了,待吾等回來再與宋人算賬。”
  因此,無論是王稟攻克真定,楊惟忠收複雄州,還是呼延庚奪取平州,燕京的金兵都沒有什麼反應。
  王稟已經率軍撤回了京畿,而剛剛官複原職的高陽關路安撫使楊惟忠,則率領近十萬人與金兵隔著白溝河相持。數十萬大軍麵對麵不發一箭一矢,史稱“靜坐戰爭”。
  呼延庚不知道金國的這些變化,他隻專心的在河間督促三件事:“屯糧、練兵、造船。”
  呼延庚將楊可發、魯智深、關力原、熊大白四人召入自己的書房。
  在太原的時候,楊可發和魯智深比呼延庚的品級和資曆都要高,但現在卻成了呼延庚的下屬。
  因此呼延庚對楊可發與魯智深非常尊重,以兄長事之。
  現在這四個人,經過汴梁之戰後受過封賞,官階都不低。楊可發已經踏入橫行諸司的行列,魯智深是橫行副司,還在大相國寺掛單,關力原和熊大白也都是大使臣。
  呼延庚對眾人說:“咱們橫海團練使司要辦團練。”
  啊,四個人都愣住了,團練使不是虛職嗎,什麼時候需要真的辦團練了?
  “我要以團練使司的名義招兵,也是以你們各自指揮為種子,每人再加兩千新兵,一個月內,要能上陣,識金鼓。”在決定招撫流民的時候,呼延庚就決定把軍隊的規模擴大。
  楊可發當即明白,以團練之名,領了呼延庚的私兵。
  楊可發一言不發,他的兩位從兄,楊可世和楊可勝,都是西軍中有名的猛將,都已經為國捐軀,他楊可發難道可以例外嗎?隻要能殺北虜,手下有兵,多多益善,管他是官軍還是團練呢。
  魯智深雙手合十:“我彌陀佛,善哉善哉,將主,你嚇著大師了,大師隻好殺兩個人壓壓驚。”
  熊大白和關力原都是大喜過望。他們倆以前不過都頭押正,自從跟著呼延庚,官階和差遣不停的往上跳,看今天這意思,自己已經追平楊可發這樣的世襲將門了。
  經過這麼久的並肩作戰,呼延庚認為關力原和熊大白都是肝膽相照的好漢子,值得信任。
  於是呼延庚頒下命令,任命楊可發、魯智深、關力原、熊大白為團練司提舉團練公事。
  他們各自的本部指揮中,本身就有官階的,被提拔出來,擔任指揮使、虞侯、都頭、副都頭。其餘的按照資曆深淺,以往功勞大小等,分別擔任押正和伍長。目前招募的新兵分作二十個指揮。將編成四個廂,魯智深為第三廂行軍司馬,關力原為第四廂行軍司馬。楊可發為第五廂行軍司馬,熊大白為第六廂行軍司馬。第一第二的番號,呼延庚留給了盧龍軍。
  呼延庚定下一個規矩,這二十個指揮在一個月後,將進行練兵大考校。排名前四的指揮使,將加上行軍長史的頭銜,協助管理本廂。
  由這些指揮使在二十名指揮虞侯中挑選自己的搭檔,因為呼延庚將把軍隊速擴充,因此,這二十名指揮虞侯很有可能在短期之內提拔成指揮使。
  在兩人一組的指揮使指揮虞侯的搭檔確定以後,再由指揮使和指揮虞侯挑選自己的都頭和副都頭。
  求月票、評論、收藏
  

Snap Time:2018-10-21 16:00:08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