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節飛票(18-06-22)      第四十六節少府寺(18-06-22)      第四十五節文鬥(18-06-22)     

第十八節收稅


    “我幫了將軍,將軍何以回報?”

    這個公孫勝,直接開口要回報,倒像是一個生意人。呼延庚道:“我指給你一城,讓你在此城安然發展信眾。”

    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吧秋稅收上來,滄州等河北東路今年沒遭到太大破壞,隻要秋稅能收上來,他就能把兩萬五千軍隊包括平盧軍在內再養一年,而且能夠做更多的軍備建設。

    而濱州知州董誼,明顯和自己不是一路人,自己就用公孫勝給他找點麻煩吧。

    “你到濱州境內去發展吧,濱州匯集了諸多希望乘船南下的流民,他們生活淒苦,很容易受你的蠱惑。”

    “呼將軍,怎麼能說是蠱惑呢?”

    “你幹不幹?”

    “好!成交。”

    滄州二分之一的土地,河北東路三分之一的土地,都投效在柴進名下,而表麵上的無主地,大多也被柴進占據。而柴進有丹書鐵券,非謀反不得問罪。故自打柴進記事以來,他家從來沒交過稅。到了他當了家主,自然也不交。

    呼延庚剛剛收複河間全境的時候,就找柴進催過一次糧,柴進拒不交稅,隻是報效了三千石糧食,這和他半個河北東路的身家實在不相稱。

    而且柴進在棣州、濱州也有很多田產,也不交稅。棣州知州趙正雲曾經拜訪過柴進,說:“看在趙宋江山的份上……請柴員外襄助。”

    柴進如何回答的不知道,不過民間流傳一句笑話,趙宋江山,百家姓都要出錢,唯獨姓柴的不出。

    就是這麼一個主,呼延庚決定那他開刀。對這樣通著天的豪強,殺雞駭猴不靈了,要殺猴駭雞才行。

    大群的難民正在河北東路的大地上徘徊。

    七月,正是下地的季節,若是往日,農民們正在田地勞作,以湊夠一年的租稅和自家的溫飽。然而眼下,他們卻頂著烈日,順著道士的指引,向著各個莊園行進。

    靖康年整整十七個月,既不安靖,也不康樂,金兵在河北西路反複過兵,整個河北西路不僅沒有收成,還被宋軍征收,被金兵打糧。家中一粒存糧也無。而大軍路過,也把田土完全毀壞。

    河北西路中等以下人家,十有五六都被迫背井離鄉,因為即使家中存糧沒有耗盡,也有可能被金兵抓了壯丁。

    流民逃亡的路線有兩種,一種向南往京師去,後大部淤積在黃河以北的相州一帶,這也是宗澤所說,可以頓起百萬義民的基礎。另一條路就是向東,到河北東路來。河北東路不是金兵的主攻方向,而走河北東路的金兵又被河間府擋住,故而兵災較小。

    但河北西路的百萬流民,就是一支吃光一切的大軍。樹木早就被剝光了樹皮,樹葉也早被采摘幹淨,都枯死了,沒有一星半點的綠色。道路被太陽曬得開裂,被踩得塵土飛揚。

    一群一夥的人,在這灰塵漫天的路上跋涉著,背包的。挑擔的,推車的,拄棍的……一個個麵黃肌瘦,破衣拉花。

    沒有表情的麵孔,無神空曠的眼睛,苦難仿佛從眼睛滲透過去,埋藏在靈魂。路旁散落著倒下的屍體,不管倒下的人是不是還喘著氣,若沒有人照護,立刻就會被經過的人剝去衣衫,隻留下一具具瘦骨嶙峋赤裸的屍體,任野狗撕咬。

    沿途的村落沒有炊煙,半坍陷的房屋張著沒有門窗的黑黑洞口,流民過處,寸草不生。除非是豪強的莊園,家丁持弓箭在牆上守衛,這些流民才沒有去招惹,繞路而過。

    距離一地外,呼延庚仔細觀察著扔在野地的一些屍骨,這屍骨有被煙火熏烤的痕跡,顯然是被同類吃掉了。前方目光所及,是著一大隊流民。

    他知道整個河北,流民遍地,知道流民悲苦。但是他從未曾想到,會是這樣一番景象。

    在這之前,呼延庚見過張橫帶領的三萬流民,那些流民是在金兵到來之前逃亡,手頭總還有些準備,又有張橫這樣的強人為之組織,因此絕沒有達到眼前的悲慘景象。

    後來在孟津,將逃難的五萬多百姓渡過河去,那些百姓多有富裕之家,也還沒淪落到沒飯吃的地步。

    此後從河間去真定,雖然路上也遇到一些災民,但一來急著趕路沒有仔細觀察,二來那些災民的團夥規模都不大,也沒有今日所見震撼。

    呼延庚看著遠處的流民,陷入深深的自責。自己幹什麼來了?

    即使不用親眼所見,自己也應當知道,遍地流民的慘狀。但自己的焦點,隻是在占地盤,糧草全靠常平倉供給,每日帶著高鷺四處巡視得瑟,為這些流民,什麼也沒做。

    他想到這,不由得扭頭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高鷺。她害怕這些骸骨,沒敢站過來。

    呼延庚歎了一口氣,走到高鷺身邊,接過韁繩。

    高鷺道:“高家莊可以放糧,隻是也沒有這麼多糧食。”

    “高家莊盡力而為吧,不過也不能全靠高家莊,待轉運司向河北東路發出征稅令,高家莊踴躍一些,做個表率。”

    他跳上馬:“我們先回去。”

    高鷺也跳上自己的馬:“你準備怎麼做。”

    “我忽略了,我需要的工匠、民壯,漁夫,農夫,都可以從流民中征發啊。隻是還需要糧食。駕。”

    一個老者拄著根拐棍,勉強在泥濘中跋涉著,他家一直是中等農戶,有二十幾畝地。喂著幾頭大牲口,日子過得還算不錯。好年景的時候用結餘糧食放點高利貸。在村子還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

    奈何金兵過處,顆粒不留,他家的存糧被收走了,大兒子被抓了壯丁,不知已經填在哪座城下。土地被大軍踐踏,毀得不成樣子。就是今年夏天也沒法補種糧食了。

    一家人最終迫不得已踏上了逃荒的道路。聽聞京東東路一帶情況尚好,有活路。他便帶著一家人先往東,再南下,沿途的難民匯聚,漸漸的便成了一股洶湧的人流。

    他的兒媳婦,包著頭臉,牽著孫子,小兒子推著一輛獨輪車,車上坐著小孫女,車上還捆綁著一點破衣爛被的家什的行李卷,這就是全部的家當了。

    看著這路上的慘狀,兒媳婦不斷的掉著眼淚,她活了三十幾年了,從來沒離開過離家二十的地方,如今拋下家園遠走他鄉,真不知道這道路的盡頭等著自己這家人的是什麼。

    在難民中傳言,河北東路的柴大官人家,以前是皇帝,糧食堆積如山,隻要柴大官人拿出這糧食山的一角,就能讓所有人渡過今年這一年。

    難民默默流淚,默念著人群中的道士傳授給她的“經文”,據說隻要反複念誦,就能讓已逝的親人脫離輪回,進入極樂,災害早消,自家能重返故土。

    “我要死了……”一個難民隻覺得肚子象火燒一樣,前天吃下去的一點磨碎的樹皮和麩皮渣早就不知去向,他隻覺得頭昏眼花,雙腿如鉛一般沉重。好幾次都忍不住想在路邊坐下來,可是他知道不能坐:很多人象他一樣,想坐在路邊接接力,緩口氣,結果身子一歪就再也起不來了。

    念經的聲音在耳畔愈來愈小,愈來愈遠。那些道士們說:隻要反複念,死了就能進入樂土,還能見到爹娘——隻是自己已經有些記不清他們的麵容了,到時候還能不能相認呢?總是可以的吧,爹娘總是記得他長什麼樣的——想到這他的下陷的很深眼眶溢出了淚水,把臉上的泥垢衝開了一道道的黑色的溝痕。

    或許還是死了好吧?可是自己會被別人吃掉吧,不能,不能成為別人口中的食物。一股子虛火將他的生命力又激發起來了,他大聲的念著不知所以然的“經文”,繼續往前走著。

    有人在呼喊:“散福了!散福了!”

    每天三次,公孫勝就安排散出雜糧窩頭來,數量不多,就是為了能夠聚攏住難民,同時引導他們向自己需要的方向行進。

    在滄州下屬的南皮縣郊外,有一座柴進名下的莊園,這算柴家在棣州的一個分支。大批的流民突然出現在莊外,將莊子團團圍住。

    莊園管家派人去向柴進去稟報,一麵嚴令緊閉大門,莊丁們都上牆駐守。莊中管事在莊牆上望去,流民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頭。

    在流民當中,出來幾個道是模樣的人,向著牆上稽首,牆上放下框子,接了一個道士進莊去。道士進去以後,自報家門,說莊子外的流民都是龍虎山一脈的信眾,南下乞活路過貴莊,請貴莊布施幾日粥糧。

    管事推脫說,還需員外決定。道士含笑退出莊去。

    過了一會,突然聽見莊外大嘩。管事的出門問:“怎麼回事?”

    “流民開莊子了。”

    三日之內,柴進名下的三個莊園被流民攻破。柴進請滄州衙門鎮壓,張彥橘於是和柴進好好談了談夏稅和秋稅的事情。

    求月票、紅票、評論、收藏

    

Snap Time:2018-07-23 11:36:00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