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作者:引弓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  大宋武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宋武夫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節襄漢失守(18-04-20)      第三十一節太行山東麓(18-04-17)      第三十節襄垣(18-04-13)     

第五十七節牽牛


    天剛蒙蒙亮,傅慈就帶領他麾下一都在離汴梁城牆五遠的地方越過了蔡河,繞過蔡河西岸的壕壘,向前摸索。

    呼延庚的這一廂,是以在河東時跟隨他的兵卒為主幹,裁汰老弱,從王稟麾下補全精銳而成。為了抓緊這支軍隊,以往在呼延庚麾下表現不錯的軍漢,被平均分配到五個軍中,宋代兵製,一個軍是五個指揮,兩千五百人。現在,史進帶領一個指揮,在蔡河北岸探查形勢。五個都三前兩後,互相之間隔著兩百步,慢慢向前推進。傅慈也小提了一級,正式當上了都頭。

    金兵的聯營,對汴梁是半包圍得形狀,史進所部越過蔡河以後,西邊遙遙可見金兵的營房,以及設在青城的粘罕大營,東邊則是汴京城牆。他們小心的往前推進了一段,到了一處小土丘,便隱藏了起來。城外的樹木已經被砍伐一空,找到這樣一個藏身之處可真不容易。

    到了天光大亮的時候,金兵開始攻城,史進這個指揮,許多人做慣了山賊,借地勢隱藏的功夫極好,大隊金兵從北側一之遙的地方跑過,都沒注意到這邊有五百宋軍。隻怨金兵吸納的各族降兵太多,又沒有自己統一製式的衣甲。在宋金交戰的各色史料中,都有金兵剝取宋兵的軍襖然後自行穿戴的記錄。所以史進的這一指揮躲在山丘之下,偶然看見他們的金兵都當他們是自己人,有的以為他們在等待命令,有的以為他們是在躲懶,但金兵忙於攻城,都無暇來顧及這夥宋兵。

    傅慈的這個都在最右翼,也就是靠近汴梁城牆的那一邊。

    在汴梁西麵城牆牆下攻勢膠著的時候,終於有一個金環金將馳馬過來,幾哩哇啦一通大罵。邊上一個漢兒翻譯道:“問你們是哪一部的,怎的在此躲懶,還不到順天門下去。”

    史進看了朱武一眼,朱武一點頭,史進也不說話,一溜小跑,仿佛被金將嚇壞了,趕過去拍馬屁,到了跟前,金將倨傲的坐在馬上,等著史進答話。史進突然高高躍起,左手抓住金將的腰間的係甲繩,借著下墜之力,一把把敵人拉下馬來,右手拔出腰刀,從金將的鎧甲縫隙中刺入,用力一搗,將他刺死。隨手奪過金將手中的鐵骨朵,掄將起來,金將的幾個親兵近不得身。

    朱武傅慈等人一擁而上,與金將的部屬廝殺起來。

    這下,史進這五百宋軍就暴露了。

    金兵也發現了這邊不對頭,先派了一個謀克的金兵過來,史進等人指揮軍漢結陣而戰,一刻鍾時間,就把這一謀克打退了。

    金兵這才對史進這五百人重視起來,又派來了一個合紮猛安的兵力。

    史進這一指揮,已在金兵進攻的間隙間向南撤退了百十步,然後又結成陣勢。這讓金兵的猛安孛堇十分的猶豫,如果攻打史進部,就偏離了主要戰場,但如果放任史進等人,就沒法保障側翼的安全。想了一想,他還是指揮金兵向史進所部殺來。為了盡解決著一小撮宋軍,這個猛安孛堇一開始就帶領自己的親兵直接衝陣。

    史進所部久經戰陣,可不怕這幾十匹鐵馬的衝鋒。楊春、陳達、傅慈三個都從左到右擺出雙排的一字長蛇陣,長槍手直抵金兵的鐵騎,後麵兩個都毫不客氣的用弓弩招呼金兵。

    眼看金兵直接撞上長槍陣,衝鋒的勢頭被阻擋下來,站在第二排的傅慈一躍到前排,手持鋼叉挑翻了正麵的鐵馬,與金兵殺作一團。

    金兵的後陣跟了上來,史進長槍一揮,後麵的兩都也衝了上去。

    這時,從汴梁西南方向的神武南軍築壘地域,魯智深帶著兩個指揮的援軍趕了過來。魯智深大喝一聲,掄起禪杖,就要往上衝。朱武先攔住魯智深,觀察了一下戰場的形勢。

    金兵一個猛安又一千餘人,是宋軍一個指揮一倍還多,現在史進帶著兩個都,增援右翼的楊春,中間的陳達慢慢在向人多的這一側靠攏,而右邊的傅慈落了單,現在手下隻剩下七十多人了。

    魯智深道:“待灑家去救傅三叉。”

    “且慢,先合力攻打左邊。”

    魯智深知道朱武素有急智,便任他安排,率部向著左邊殺去。史進如同一頭猛虎,在金兵陣中左衝右突,魯智深卻又似一頭蠻牛,從外圍直撞入金兵陣中,兩人的屬下合計有一千餘人,很就打垮了當麵的金兵,隨後如同風卷殘雲一般,解決了中部的金兵,圍著傅慈的金兵見勢不妙,掉頭就跑。

    宋軍追殺了一陣,立住陣腳。這時,在被打垮了一個猛安之後,完顏粘罕可能意識到了側麵的威脅,調了兩個作為攻城突擊隊的下萬戶,由寶山孛堇指揮著來向南麵進攻。史進和魯智深等人且戰且退,將金兵引向了南麵,離神武南軍的壕壘越來越近。

    寶山孛堇急調了一千騎兵,想繞道魯智深等人背後,將這股宋軍兜住,可不曾想,從戰壕中又衝出三個指揮,將這股騎兵截住。寶山孛堇見不是頭,親自帶了另一千騎兵,又繞到新來的宋軍背後。這時,寶山孛堇已經離宋軍的壕壘不到半地了。

    壕壘中突然響起戰鼓聲,原先隱藏在壕壘中的好幾千宋軍一擁而上,將寶山孛堇團團圍住。魯智深,史進等人也退到南邊來,堵住金兵北麵的去路,現在情勢陡然一變,成了宋軍將寶山孛堇的五千人圍在壕壘的邊緣地帶廝殺,而且寶山還陷入重圍。

    粘罕可能是著急了,派了另一個兒子真珠孛堇帶了一個中萬戶來救援。宋軍慢慢退往壕壘之中,真珠和寶山合兵一處,進攻神武南軍的壕壘,丟下幾百屍體,無功而返。

    南麵鏖戰的同時,西麵城牆上的守軍麵臨的壓力為之一鬆,辛康宗緩過勁來,指揮守軍沉著應戰,把手頭撈得到的矢石灰瓶,一陣陣象傾盆大雨似地往城下傾潑,一次又一次地打退金軍,讓他們留下許多屍體,有的地方屍體橫七豎八地疊起來,疊成好幾層。隻是矢石有限,金軍卻不顧傷亡,前仆後繼地繼續撲向城根。在陣後督戰的將領們掄起八棱大棒,不由分說,朝那些後退的將士橫掃豎打。他們退下一批又湧上一批,再進再卻,再卻再進,形勢十分危急。

    劉延慶畢竟是老將,他見到金兵攻勢凶猛,急令指揮衛士從城頭上發射箭矢。城頭上架起幾架投石機,幾架床子弩,射士們人手多,箭矢集中,射法又不同凡響,傾刻間就射死不少金兵。有的射士擒賊擒王,對準戰陣後的督戰將領射去、也射死射傷幾名,造成了金軍的混亂退卻。這時城上城下都看清楚有一名金環大將怒馬突出,直撲城根,企圖穩定軍心,重新組織進攻。城上幾架床子弩一齊對準他發射,有兩支箭同時穿透他的身體。他的親兵們急忙向前搶得他的屍體,回身就走。城上一起喊,金軍大亂,狼狽撤退。

    順天門門下的進攻顯然緩和了,但是近旁的戰鬥還是十分激烈。金軍似乎在每一道城壁下都選擇了幾個進攻點,隻要一處得手,登上城樓,就可驅散守軍,搶奪城門,放進大隊人馬。麵對著金軍的流動進攻,劉光國奉了父命,帶領自家親信部將乘城而行,看到戰況劇烈之處,就把弓箭隊調來助戰,同時激勵將士,奮勇搶救。將士們人人奮戰,找到目標就一箭射去,還有用落石、檑木相擊的,擊退金軍。

    床子弩和配重式投石機發揮了殺傷敵人的高效率,尤其是配重式投石機,泥球及其便宜,而且原料簡單,彈藥仿佛無窮無盡。幾座笨重的遊砣也開始發威,遠距離地攻擊敵方陣後,破壞他們組織進攻。但作為炮彈的大石塊卻不湊手,數炮打過,座炮就沉寂了。眼看密集的金軍,重新集合擁來,一時無法把他們打退。

    這時,一個太學生模樣的人,在城頭上向觀戰的老百姓大聲疾呼:“蔡太師花園有的是石頭,有膽兒的,和我雷觀到太師橋去取來。”一人帶頭,一大群人就呼嘯著擁到“春風楊柳太師橋”的太師府中,把東園、西園中的假山湖石統統拆下來,搬運到城頭上當炮石打。這一不平常的舉動,在戰鬥的當時,大家都覺得是正常而又十分必要的。用民脂民膏換來的假山湖石,當作炮石打去,既打擊了侵略的金軍,也懲罰了導致侵略的民賊蔡京,大家心感到特別痛。

    一陣炮轟箭射,把護城河以內的金軍消滅了,護城河以外的金軍也被轟擊得站不住腳,紛紛撤退,丟在城根、戰壕中的雲梯也顧不得搬走。縋城而下的宋軍一把大火,把他們燒成灰燼,火焰衝天而起,遮蔽了白日,在金軍混亂的退卻中,這些縋城而下的勇士義敢於渡濠追擊,掩殺潰兵,使金軍丟下了大量的屍體匆匆而逃。

    求月票,收藏、紅票、評論,謝謝大家

    

Snap Time:2018-04-26 14:03:24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