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作者:伍一書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  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第470章狂狼健身計劃(18-04-27)      第469章急需小寧子幫助(18-04-27)      第468章兄弟不死逐夢不止(18-04-27)     

第319章好欠扁的阿宅

  
  一個半月的時間,過得真的飛。
  在無數高校召喚師的期盼下,在曆經半年之久後,終於在美好的初夏時節,迎來了王者榮耀高校聯賽的全國總決賽。
  為了這一次的總決賽,官方真的是下了大價錢,第一次大膽並且不計投入的實行雙城主客場賽製,第一輪總決賽的賽場在南方區冠軍羊城科技大學所在的羊城舉行,第二輪總決賽的賽場則在北方區冠軍江北大學所在的江北市舉行。
  這兩輪比賽之間間隔一周,分別在六月的第二個周末和第三個周末。
  第一輪比賽之前,寧宇等人便都在校團委胡老師的幫助下,請好了假,然後結伴踏上了奔向羊城的高速列車。
  因為出發的時間是在周四的下午,周五還有課,所以隻有狂狼戰隊五人同行,唐糖、張雅玉及路茗霏三人則將在星期六的一大早結伴乘飛機趕奔羊城,到現場為寧宇他們加油鼓勁。
  至於小胖哥、汪小明等人,他們是真的心有餘而錢不足,隻能選擇在寢室內看直播,遠遠的為寧宇他們用意念加油鼓勁了。
  雖然總決賽在羊城舉行,但場地並不在羊城科技大學內,而是被安排在了臨近羊城科技大學的羊城春泉多功能體育館中舉行,同時一起進行的,則是王者榮耀文化周活動,夾雜著諸多關於王者榮耀的娛樂活動,以及很多關於傳統文化的宣傳活動,甚至還請到了幾位還算小有名氣的歌手到現場表演,以拉動門票的銷售和比賽的影響力及社會關注度。
  寧宇等人到羊城的時候,正是深夜。出了火車站,坐上出租車趕奔訂好的賓館這個過程中,他們除了感歎羊城那不弱於江北的夜晚霓虹,還都想盡到住所把衣服從堥鴠~的換掉。
  江北這個季節最高溫度雖然已經到了三十度,但畢竟是北方,晚上還算是挺涼的。
  羊城這埵P樣最高溫度是三十多度,但是晚上的最低溫度竟然也他娘的是三十度左右,晝夜溫差相差不超過四度,住在這堛漱H簡直是白天被燒烤,晚上被蒸煮,真不知道他們怎麼受得了。
  寧宇他們隻是剛坐上出租車,就已經感覺自己全身上下從堥鴠~濕了個遍,簡直要命。
  因為官方提供的酒店隻從周五的中午開始到周日的中午結束,所以寧宇他們隻能自己掏腰包訂賓館。
  羊城的住宿費用非常高,寧宇他們那點打比賽賺來的獎金還真是不夠看的,所以寧宇和宋弘都提議,隻開兩間房,唐琌作為女孩子肯定是單獨一間,其餘四個男生擠在一起對付一晚上,這樣可以省下來好幾百塊錢。
  這種時候,常俊雨充分的表現出了一個有錢人的覺悟和態度,毫不猶豫的訂了三間房,並且直接在網上付好了錢,根本就沒給寧宇他們苦口婆心勸說的機會。
  開玩笑,標間隻有兩張床,每個床上各有兩個大男生相擁而睡的畫麵,實在是太辣眼睛了好不好?辣瞎了眼睛,誰負責?
  累死累活的趕了大半天的路,寧宇他們帶著一身熱汗,好不容易到了賓館住下,寧宇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本以為是唐糖打電話過來關心他,卻沒想到來電的竟然是養成科技大學的阿宅。
  “到羊城了吧?住下沒呢?”電話剛接通,聽筒內便立刻傳出了阿宅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興奮。
  寧宇愣了愣,忍不住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這個時候到羊城?”
  阿宅倒也誠實,直接道:“我聽你們江北大學的人說的,我查了下車次,估計你們大概這個時候到。你們住哪了,地址發過來,我們過去找你們玩。”
  寧宇有些鬱悶,心說你就算在我們學校安插了“臥底”,也沒必要這麼堂而皇之說出來吧,而且聽你的語氣,怎麼好像一點負罪感都沒有?
  畢竟之前隻是打過一次電話,寧宇和阿宅根本就談不上熟,所以不是很想對方這時候過來,於是他在看了一眼時間之後道:“已經十一點多了,你們學校的宿舍樓應該都關門了吧?你們要是過來,豈不是回不去寢室了嗎?”
  阿宅笑著道:“我們現在就在外麵啊,本來今晚就計劃找你們玩,沒想過要回去啊。行了,其他見麵再說吧,把地址發給我。你們既然來了,我們肯定要盡地主之誼的……”
  在阿宅好說歹說之後,寧宇雖然不情願,但最後還是將地址發給了阿宅。
  掛斷通話之後,一旁的常俊雨湊過來壞笑著問寧宇:“怎麼,這邊養了個小情人?放心,你盡管出去放肆吧,我回去肯定保守秘密,不會告訴唐糖的,我最多隻會對阿暖說。”
  寧宇笑道:“你這可夠狠的,阿暖跟我們寢室小胖哥一樣,你讓她知道了,那就是人盡皆知了。”
  常俊雨驚道:“我靠,不會吧,你在這邊還真有小情人?牛逼呀!”
  寧宇笑罵道:“情個屁人啊,是羊城大學的那隻校隊的人。他們在咱們學校有臥底,知道咱們大概這個時候到,就說跑過來找咱們玩。我其實也沒見過他們,隻知道他們隊長叫阿宅,是亞克西戰隊的輔助,以前和咱們有過一次交手。”
  常俊雨驚道:“我靠!不是吧!在咱們學校安排了臥底,還敢這個時候跑過來找咱們?他就不怕咱們揍他?”
  寧宇裝模作樣的勸道:“別介,見麵千萬衝動,這邊可是人家的主場。”
  常俊雨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點頭道:“也對,那就等回江北了再抽他們。”
  說笑歸說笑,想拒絕也終究沒拒絕,其實年輕人都還是挺喜歡交朋友的,尤其是和誌同道合的人做朋友,更何況對方可是去年高校聯賽的亞軍,中間還有亞克西這一層關係,所以雙方其實都很期待這一次的見麵。
  寧宇給另外兩個房間的三人都發了信息,通知他們盡收拾收拾,準備一下,羊城科技大學的人馬上過來找他們玩,別人家過來的時候有人在洗澡,那就尷尬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寧宇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他也正好剛剛洗完澡換好衣服。
  “我們到了,沒有房卡,上不去。你們下來吧,我們帶你們出去Happy一下,讓你們感受一下羊城不同於江北的魅力。”
  隨後,寧宇將唐寅、宋弘都喊了出來,唐琌因為是女孩子,考慮安全問題,寧宇沒有叫上唐琌。
  結果下了樓,寧宇發現對方一共來了五個人,其中有兩個是女生,這才把充滿怨氣的唐琌叫了下來。
  唐琌當然不開心了,你們一群大男生跑出去玩,偏偏把她一個丟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賓館,她怎麼可能睡得著?她也很想出去玩呀!這可是她第一次來羊城。
  阿宅扶了扶鼻梁上的圓框眼鏡,看著常俊雨笑道:“你就是寧宇吧,果然跟老亞說的一樣帥……”
  常俊雨笑著指了指一旁尷尬無比的寧宇道:“這個才是寧宇,我是辣雨。”
  阿宅“哈哈”笑道:“我當然知道了,我看過你的直播呢,怎麼可能不知道你長什麼樣?我就是開個玩笑。”
  這一次換常俊雨尷尬了:“我直播從來不露臉的。”
  阿宅怔了怔,忙轉移話題扭頭看向寧宇道:“怎麼樣,羊城跟江北比,是不是更熱啊?”
  寧宇對這個阿宅是真心的服,這小子怎麼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結果這麼不靠譜,見麵兩句話就直接把他跟常俊雨全給得罪了,等一會真出去玩,真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寧宇還是非常禮貌的笑著道:“是啊,太熱了,我們全都換了身衣服才敢出來。我們那個出租車司機太節省了,直接開窗戶吹風不開空調,結果外麵吹進車堛滬楔顐涇媟贖袬棪炕C”
  阿宅道:“正常,我有一次白天坐出租車還遇到個更猛的,接近四十度啊,那師傅就是不開空調,結果跟我一起那哥們兒直接中暑,哪都不能去隻能先被那司機給送醫院去了。對了,你們還有一個人呢?”
  唐琌在後麵舉手道:“我就是。”
  “這麼小?這是高中生嗎?”阿宅驚訝的問道。
  唐琌是娃娃臉,個子又不算特別高,所以看起來特別小,確實不像個大學生,更像是個高中生。
  不過,女孩子嘛,聽到有人說自己長得年輕,自然非常高興咯。她笑著道:“當然了,不是大學生怎麼打高校聯賽呢?我是小琌子,這是我表哥……”
  唐琌正要介紹唐寅,卻聽阿宅笑著道:“你看,你表哥就沒你年輕,我剛才還差點喊他老師好呢。”
  寧宇裝模作樣的勸道:“別介,見麵千萬衝動,這邊可是人家的主場。”
  常俊雨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點頭道:“也對,那就等回江北了再抽他們。”
  說笑歸說笑,想拒絕也終究沒拒絕,其實年輕人都還是挺喜歡交朋友的,尤其是和誌同道合的人做朋友,更何況對方可是去年高校聯賽的亞軍,中間還有亞克西這一層關係,所以雙方其實都很期待這一次的見麵。
  寧宇給另外兩個房間的三人都發了信息,通知他們盡收拾收拾,準備一下,羊城科技大學的人馬上過來找他們玩,別人家過來的時候有人在洗澡,那就尷尬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寧宇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他也正好剛剛洗完澡換好衣服。
  “我們到了,沒有房卡,上不去。你們下來吧,我們帶你們出去Happy一下,讓你們感受一下羊城不同於江北的魅力。”
  隨後,寧宇將唐寅、宋弘都喊了出來,唐琌因為是女孩子,考慮安全問題,寧宇沒有叫上唐琌。
  結果下了樓,寧宇發現對方一共來了五個人,其中有兩個是女生,這才把充滿怨氣的唐琌叫了下來。
  唐琌當然不開心了,你們一群大男生跑出去玩,偏偏把她一個丟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賓館,她怎麼可能睡得著?她也很想出去玩呀!這可是她第一次來羊城。
  阿宅扶了扶鼻梁上的圓框眼鏡,看著常俊雨笑道:“你就是寧宇吧,果然跟老亞說的一樣帥……”
  常俊雨笑著指了指一旁尷尬無比的寧宇道:“這個才是寧宇,我是辣雨。”
  阿宅“哈哈”笑道:“我當然知道了,我看過你的直播呢,怎麼可能不知道你長什麼樣?我就是開個玩笑。”
  這一次換常俊雨尷尬了:“我直播從來不露臉的。”
  阿宅怔了怔,忙轉移話題扭頭看向寧宇道:“怎麼樣,羊城跟江北比,是不是更熱啊?”
  寧宇對這個阿宅是真心的服,這小子怎麼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結果這麼不靠譜,見麵兩句話就直接把他跟常俊雨全給得罪了,等一會真出去玩,真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寧宇還是非常禮貌的笑著道:“是啊,太熱了,我們全都換了身衣服才敢出來。我們那個出租車司機太節省了,直接開窗戶吹風不開空調,結果外麵吹進車堛滬楔顐涇媟贖袬棪炕C”
  阿宅道:“正常,我有一次白天坐出租車還遇到個更猛的,接近四十度啊,那師傅就是不開空調,結果跟我一起那哥們兒直接中暑,哪都不能去隻能先被那司機給送醫院去了。對了,你們還有一個人呢?”
  唐琌在後麵舉手道:“我就是。”
  “這麼小?這是高中生嗎?”阿宅驚訝的問道。
  唐琌是娃娃臉,個子又不算特別高,所以看起來特別小,確實不像個大學生,更像是個高中生。
  不過,女孩子嘛,聽到有人說自己長得年輕,自然非常高興咯。她笑著道:“當然了,不是大學生怎麼打高校聯賽呢?我是小琌子,這是我表哥……”
  唐琌正要介紹唐寅,卻聽阿宅笑著道:“你看,你表哥就沒你年輕,我剛才還差點喊他老師好呢。”
  

Snap Time:2018-10-21 23:24:33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