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作者:伍一書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  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第470章狂狼健身計劃(18-04-27)      第469章急需小寧子幫助(18-04-27)      第468章兄弟不死逐夢不止(18-04-27)     

第155章舊識再相遇

  
  寧宇已經成年了,並且已經考上了名牌大學,成了父母口中的驕傲,所以父母對他很多方麵都不再像以前那麼限製。比如喝酒,比如抽煙,雖然寧宇並不抽煙。
  幾杯酒下肚,平時不愛說話的父親一下子也成了話癆,和寧宇聊了很多,除了喜悅的告訴寧宇自家的經濟狀況開始出現了好轉,他已經在籌備東山再起之外,更多的則是催促寧宇早些找個優秀的女孩,並將之帶回家。
  寧宇並沒敢跟父母說他已經有了女朋友,高中的時候,所有的家長都防孩子早戀勝於防洪水猛獸,這讓剛上大學的寧宇依然對這種事心有餘悸。高中時他和梁喜笑的事,鬧得那麼大,他是真的怕了。
  爺倆兒第一次喝酒,雖然一開始都很節製,但後麵卻越喝越起勁,最後竟然全都喝高了。
  也許,這就是酒精的魔力吧?
  暈暈乎乎的回到房間,寧宇躺在床上,拿起手機想看看唐糖有沒有回他的消息,卻看到來自許寬的詢問,問他有沒有回來。
  許寬是他的高中同學,而且當初和寧宇一樣,是班王者榮耀打的最好的男生,但兩人選擇的路卻完全不同。
  寧宇遭遇了那麼多的事情,最終放棄夢想,“改過自新”的拿起了書本,並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考上了江北大學這所重點高校。
  和寧宇不同的是,許寬堅持了自己的路,並沒有參加高考,而是以離家出走的方式,不顧他的父母是否同意,毅然決然的跑去了魔都,加入進了王者榮耀的職業戰隊的青訓隊,並一直留到了現在。
  就在前不久剛結束的KPL季後賽上,許寬還偶爾會出現在直播屏幕上,但卻是以替補隊員的身份出現,並且一直沒能上場比賽。
  不過,能夠成為職業戰隊的正式隊員,哪怕是替補,許寬也必須要成為青訓隊中的佼佼者才可以,這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了。
  但是,寧宇對許寬現在什麼樣,真的是一丁點都不關心,因為這個人在他的心已經被永久的貼上了“懦弱”的標簽。
  如果那天許寬能夠站出來,寧宇怎麼還會……
  算了,過去的事情,不想再去想了。
  寧宇沒有回許寬的信息,而是退出對話框,繼續翻找,發現一向冷清的高中群麵已經聊得火熱,一條條信息嗖嗖嗖的往上刷,而唐糖一直沒有回他信息。
  寧宇等得有些著急,想給唐糖去的電話,但想想又放棄了。一學期沒回家,估計唐糖也在陪家人吃飯呢,這個時候打電話過去不太好。
  忽然寧宇感覺有些無聊,可能是因為在大學過得太充實了。於是,他打開遊戲,開始溫習每個英雄的技能描述,看著看著,他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長途勞頓,加上酒精的催眠,寧宇實在太疲憊。
  第二天大清早,寧宇就被唐糖的來電吵醒,驚得他從床上跳起來,要找書本下宿舍樓,但當他看清周圍的場景,才意識到已經到了寒假,他這是在自己家中。
  “懶豬,太陽都照屁股了,還不起來。”
  寧宇看一眼窗戶,笑道:“我們這邊窗戶上都是窗花,白花花的,太陽照不進來的。”
  唐糖認真的問:“你們那邊的雪是不是特別好看?”
  “當然,來了你就知道,什麼叫雪國了。隻要是天底下的,除了穿衣服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的。”
  “哎呀,好想去啊!”隔著電話,寧宇都能夠聽出唐糖此時一定臉上掛著兩顆心形眼。
  寧宇笑道:“好啊,明年寒假爭取帶你回來。我爸昨晚還催我談個女朋友呢……”久看中文網首發
  兩人膩歪了半個多小時,若不是唐糖那邊被母親催著出門去逛街,他倆估計還能聊下去。
  寧宇戀戀不舍的剛掛斷電話,間隔不到一分鍾,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
  打來電話的是高中的班長,問他有沒有到家,約他一起出去吃午飯,和高中同學們好好聚一聚。
  寧宇想著自己確實除了在家打遊戲之外無所事事,於是就答應了下來。他的父母最近忙著東山再起,好像在聯係人組成隊伍接工程,一大早就都出去了,隻在桌子上給他留了一張紙條,告訴他飯菜在鍋,讓他自己拿出來吃。
  唐糖在逛街,沒時間陪寧宇膩歪。寧宇隻能無聊的在家看一上午電視,然後在約定的時間,到了約定的銀河商場門口,與老同學們見了麵。
  今天到場的同學不算少,有十幾個,大多是男生,但這數量相對與他們高中六十多人的班級來說,確實太少了點。
  寧宇掃了一圈,確定他最不想見到的許寬沒有到場,這才稍稍鬆出一口氣。
  老班長是個身高一米九,體重接近兩百斤,跟史壯身材不相上下壯漢。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貂皮大衣,看起來跟個黑狗熊一樣。
  他清點了一下到場人數後,對眾人道:“行了,都到的差不多了,咱們進去吧。吃火鍋都可以吧?”
  “好。”眾人欣然點頭,彼此勾肩搭背的進了銀河商場,來到三樓找了家川味火鍋圍坐到了一起。
  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大家除了下課一起玩耍,中午一起吃飯,其餘在一起交流溝通的時間其實非常有限,都是關係最好的那幾個天天湊一起。半年大學讀下來,所有人都好像長大了不少,已經不局限跟最要好的朋友說話,每個人都成了話癆,聊的最多的除了戀愛,就是玩耍。
  玩耍的項目有很多,但逃避不開的,必然是王者榮耀。
  當初高中的時候,隻要下課或者午間,真是人人開黑,要多熱鬧有多熱鬧。
  而聊到王者榮耀,所有人都看向了寧宇,都嬉皮笑臉的說讓寧宇帶上分。
  正此時,一個男生忽然出現在老班長的邊上,摘下擋臉的圍巾和帽子,笑著在老班長的肩膀上用力一拍:“我來了!給我留點沒?”
  老班長被拍得嚇了一跳,有些生氣的回頭去看,頓時又樂了:“正聊王者榮耀呢,你這個大神就來了。坐坐,什麼不夠咱們再點。吃東西是小,喝酒是大。咱們今天的原則很簡單,可以上廁所,可以吐,但就不能敬酒不喝。反正是啤酒,喝不出事。”
  寧宇正和旁邊同學說笑,忽然聽到老班長的話,於是扭頭看去,視線正與來人的目光撞上。
  真是不想見誰,就見到誰。來得人,正是許寬。
  有近一年半沒看到許寬了,他還是那個樣,就是比以前稍胖了一些,臉上的稚氣也少了不少,看來職業戰隊的夥食不錯,也很磨練人。
  許寬看著寧宇,嘴唇動了動,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說,但礙於周圍太多同學,他還是沒能將任何話說出口。
  在許寬落座之後,剛剛的話題繼續,但眾人關注的重點已經轉移,所有人都在問許寬一些關於職業戰隊的事。但也有人很沒眼色,本來氣氛好好的,竟忽然向許寬問道:“對了,當初寧宇和你一起去的魔都吧?怎麼就你留下了,寧宇怎麼就沒再繼續啊?我記得寧宇打的不比你差啊?”
  此話一出,場麵氣氛瞬間陷入尷尬,所有人都沒再說話,都將目光落在許寬和寧宇的身上。
  寧宇低著頭擺弄著筷子,在酒精的刺激下,往事一幕幕的出現在腦中。
  “許寬,你可以幫我作證的啊,我是被人陷害的!”
  “寧宇,對不起。”
  “夠了!寧宇,你有完沒完?你現在這樣像什麼知道嗎?就像條瘋狗!明天一早,帶著你的行李離開俱樂部吧。你被開除了!”
  回憶漸漸消退,眼前的事物漸漸清晰。
  火鍋還在冒著熱氣,鍋已經泛白的牛肉已經跟隨著水浪翻滾了起來,再這麼煮下去,就老了,就不好吃了。
  寧宇拿起筷子,夾起那塊牛肉,沾上好吃的醬料,將之送進口中,然後自顧自的灌了一口啤酒,完全沒有聽周圍人都在聊著什麼。
  “怎麼樣啊,寧宇,來場內戰!”有人起身來到寧宇旁邊,將胳膊搭載寧宇肩膀上,滿嘴酒氣的笑嘻嘻問道。
  “啊?”寧宇放下筷子,這才注意到所有人都在看著他。
  原來,就在寧宇剛剛失神的時候,大家都在商量著開一場5V5的內戰,讓寧宇和許寬一人帶一邊,全做酒桌上中場休息的娛樂。
  雖說是娛樂,但沒點賭注總會讓人缺少積極性。於是,雙方約定,賭一瓶啤酒,敗者方一人一瓶。
  現在所有人都同意了,就差寧宇還沒有給出答複。
  寧宇本不想打,他不想跟許寬相遇,尤其是在遊戲,那會讓他回憶起很多非常不好的回憶。
  可是,看到大家興致這麼高,他實在沒法拒絕。
  “好吧。”寧宇無奈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寧宇已經成年了,並且已經考上了名牌大學,成了父母口中的驕傲,所以父母對他很多方麵都不再像以前那麼限製。比如喝酒,比如抽煙,雖然寧宇並不抽煙。
  幾杯酒下肚,平時不愛說話的父親一下子也成了話癆,和寧宇聊了很多,除了喜悅的告訴寧宇自家的經濟狀況開始出現了好轉,他已經在籌備東山再起之外,更多的則是催促寧宇早些找個優秀的女孩,並將之帶回家。
  寧宇並沒敢跟父母說他已經有了女朋友,高中的時候,所有的家長都防孩子早戀勝於防洪水猛獸,這讓剛上大學的寧宇依然對這種事心有餘悸。高中時他和梁喜笑的事,鬧得那麼大,他是真的怕了。
  爺倆兒第一次喝酒,雖然一開始都很節製,但後麵卻越喝越起勁,最後竟然全都喝高了。
  也許,這就是酒精的魔力吧?
  暈暈乎乎的回到房間,寧宇躺在床上,拿起手機想看看唐糖有沒有回他的消息,卻看到來自許寬的詢問,問他有沒有回來。
  許寬是他的高中同學,而且當初和寧宇一樣,是班王者榮耀打的最好的男生,但兩人選擇的路卻完全不同。
  寧宇遭遇了那麼多的事情,最終放棄夢想,“改過自新”的拿起了書本,並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考上了江北大學這所重點高校。
  和寧宇不同的是,許寬堅持了自己的路,並沒有參加高考,而是以離家出走的方式,不顧他的父母是否同意,毅然決然的跑去了魔都,加入進了王者榮耀的職業戰隊的青訓隊,並一直留到了現在。
  就在前不久剛結束的KPL季後賽上,許寬還偶爾會出現在直播屏幕上,但卻是以替補隊員的身份出現,並且一直沒能上場比賽。
  不過,能夠成為職業戰隊的正式隊員,哪怕是替補,許寬也必須要成為青訓隊中的佼佼者才可以,這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了。
  

Snap Time:2018-12-10 08:34:31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