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79章禁忌聖物

  
  看樣子沒人答對啊……不過沒關係,這章5000字,就當兩章用吧~
  ————————禁忌的聖槍————————
  黎政離開之後,小惠的內心世界就對貝卡斯完全敞開了。
  千年眼的力量猶如一條毒蛇一般鑽入了小惠的內心世界,將她的每一個想法都看得清清楚楚。但由於貝卡斯不希望激怒“未來來客”的的原因,他這次並沒有深入的去了解小惠的內心深處,而是隻看了看少女現在所想。
  【原來如此……那個叫做“黎政”的boy應該就是小惠girl身邊的那位了,隻是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什麼?】貝卡斯終於看清了小惠的想法,他此時已經落入不敗之地,他從小惠的想法之中得知了少女基本上所有的卡:【小惠girl現在的手牌是“聯合軍”以及“哥布林德博格”,這兩者對我都沒有影響;場上覆蓋的怪獸是“白衣忍者”,效果是能破壞守備怪獸,這對“納祭之魔”並沒有威脅;第一張蓋卡是“忍法·變化之術”,不過小惠girl似乎並沒有值得使用這張卡的怪獸呢……然後,是第二張蓋卡……嗯?】
  貝卡斯愣住了,因為他發現這張卡少女自己也不知道!
  “這是?怎麼回事?”貝卡斯一愣之下,開口了,“剛才那張牌,小惠girl,你自己也不知道嗎?”
  小惠並沒有理會貝卡斯,在黎政離開之後她一直沉默著。
  “東風穀惠選手,請繼續你的回合。”見少女遲遲沒有動作,索羅斯出聲提醒道。
  小惠這才勉強地抬起頭,她的兩眼中有著一分茫然,但也有著一分決心。“我的回合,結束。”手牌並不滿足繼續進行這回合的條件,因此小惠隻能結束這一回合。
  “我的回合,抽卡。”貝卡斯抽出一張卡,他注視著小惠場上蓋著的那張卡,那張卡是什麼小惠自己也不知道,他自然也無法看穿,“原來如此啊,小惠girl,原來是之前遊戲boy告訴了你我的能力。沒錯,我的‘千年眼’並不能真正的看穿你們的卡,而是看穿你們的內心,從你們的想法之中就能獲取卡的資料以及你們戰術。不過,這張卡。”貝卡斯再度看了眼那張覆蓋的蓋卡,說道:“這張卡你也不知道,所以我就也不知道了。但是,一張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卡,能幹什麼?你連在什麼時候該發動它都不知道呢……”
  貝卡斯說到這,專門看了看小惠的臉色,但他卻發現少女臉上古井無波,沒有絲毫的猶豫,“哦?這倒是有意思了,剛才我記得你回合結束的時候還挺茫然的,現在又怎麼了?”
  聽見貝卡斯的疑問後,小惠隻是閉上眼睛,將那張蓋卡的背麵輕輕撫摸了一下後,點了點頭,說道:“謝謝。”
  “……”貝卡斯無話可說了,對麵的少女就好像完全無法溝通一般,但是卻又給人一種很認真在聽你講話的感覺,“算了,我也不繼續問了,隻要打敗你就可以。我使用‘納祭之魔’吸收你場上的覆蓋的‘白衣忍者’,他翻轉的時候能破壞場上一個守備怪獸吧?但是現在場上並沒有守備怪獸哦。”
  幻想中誕生的惡魔再度伸出了它的鎖鏈,藍黑色的鎖鏈在決鬥場上散發著危險的光芒。兩道鎖鏈掀開了一直覆蓋著的那張怪獸卡,然而就當一直躲在卡下麵的白衣忍者打算一躍而出施展他那引以為傲的防守暗殺技術的時候,七八根鎖鏈就將他捆了個結實,然後狠狠地拖進了幻想惡魔的腔囊之中。
  【納祭之魔:攻擊力2400→3900】
  小惠一呆,沒想到這個“納祭之魔”的效果和黎政給自己說的並不一樣,黎政說的那個“納祭之魔”隻能吸收一隻怪獸!
  “雖然我不知道你所想的‘黎政’是怎麼得知我這個世界上僅有一張的‘納祭之魔’的效果的,但是很明顯小惠girl,他並沒有告訴你真相。所以說,你現在能將這個出賣了你的家夥交給我嗎?”貝卡斯嚐試了一次說服,他認為如果那個“黎政”真的知道“納祭之魔”的效果的話,為什麼不告訴小惠girl正確的效果?貝卡斯猜測或許“黎政”俯身在小惠girl身上或許是要圖謀什麼東西,但也說不準。不過現在試一試總有一定的幾率不是嗎?
  嘛,如果現在貝卡斯的想法被黎政知道了的話,他可能就會大呼“日了牛角麵包了”吧?所幸黎政並不知情。
  “我拒絕!”一向說話古井無波的小惠這時候卻瞪大了眼睛,一臉憤怒地盯著貝卡斯,這個眼神之憤怒,讓這位“決鬥怪獸造物主”也是渾身不自在。
  “好吧好吧,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貝卡斯端起一名黑西裝端來的酒杯,抿了一口麵的紅酒。
  小惠相信黎政是不會出賣她的,這隻是貝卡斯太強了而已,她一字一頓地說道:“你·這·回·合·結·束·了·嗎?”。
  【糟糕,好像起反效果了?嘛,算了,還有黑暗遊戲在,隻要贏了就不必在意這些。】貝卡斯想了想後,點點頭,“回合結束。”
  “我的回合,抽卡!咳……”小惠用力抽出了一張卡,但是卻由於太過激動而導致她的心率一下子蹦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
  小惠額頭上的冷汗一瞬間就如同下雨了一般地流了下來,【這感覺,又來了……】。這種感覺的成因並不是今天才出現的,而是很早就有過,甚至是從小惠一出生就開始折磨她的一種不治之症。
  【看來,一直是黎政幫我壓製住了這個病……】小惠咳了兩聲,發現自己用來捂住嘴巴的手上已經沾了一些血,但至少現在還不要緊。
  示意一旁的索羅斯自己不要緊之後,少女準備繼續這局決鬥。
  “惠醬她,不要緊吧?”場外觀戰的杏子看不下去了,她和同樣擔心的城之內等人一同跑到了決鬥場附近,但就在他們打算進去看一看小惠的狀況時,一碰到黑暗遊戲形成的黑霧,他們就發現自己從另一側出現了。
  完全無法進入決鬥場的範圍!早就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的暗遊戲說道:“果然,黑暗遊戲隻要一開始就無法被幹涉了。”
  “可惡,就這樣看著嗎?!”城之內在一旁無用的大吼著。
  “隻有相信惠了。”遊戲說出了唯一的方法,現在貝卡斯全力施展的黑暗遊戲就連他也是破不了的,也許等他進一步的找到了自己的“真實”之後才會有辦法吧。
  決鬥場,小惠顫抖著發動了剛剛才抽到的卡:“我使用‘強欲之壺’…呼呼…從卡組…呼……”
  看著對方這麼淒慘的樣子,貝卡斯皺皺眉頭,少女現在的狀態可以說他是最了解不過的了,於是他撤回了基本上所有之前依附在少女身上的黑暗力量,現在的他隻能知道對方的卡了,而不能清晰地知道對方所有的戰術。
  不過貝卡斯認為自己已經徹底地了解了這個少女,她的一舉一動應該都能猜得到。
  “……抽兩張卡。”小惠突然感覺到身上的壓力一輕,她看著眼前的貝卡斯,露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以至於連卡都一時半會兒忘了抽。
  “不要誤會,我隻是不希望你就這樣死在這而已。你,是不是有一種絕症?心髒跳得比一般的人得多,但是卻無法保證供血?”貝卡斯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他將自己的手牌放了下來,從自己上衣的背包拿出了一張卡,擦拭著。
  麵對這個看起來像是作弊行為的動作,小惠卻沒有提出反駁,而是點了點頭。
  “你的醫生應該沒有打算直接給你治好吧?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做到。因為這個病呢,曾經也有一個女孩兒患過,那個人是一名大富豪的千金,富豪和他的未婚夫費盡了千萬資金,也沒能保住她的生命。”貝卡斯低下了頭,回憶道:“我看著你,就仿佛看見了當年被這個絕症折磨而死的,仙蒂婭一樣。”
  貝卡斯向小惠展示了他新拿出來的那張卡,上麵並沒有任何的文字,隻是一個普通的畫像而已。
  上麵,一名美麗而略顯虛弱的少女正像陽光一般地微笑著。
  “仙蒂婭?是你的未婚妻嗎?”小惠開口了,她已經猜到那個自己的醫生給她說過的那個和她患了同一種絕症的少女應該就是貝卡斯剛才提到的仙蒂婭了。
  “沒錯,正是為了死去的仙蒂婭,我必須要獲得海馬集團的立體投影技術,讓仙蒂婭從我的世界複活!用立體投影和千年眼的力量!”貝卡斯突然歇斯底地說道:“或者,讓小惠girl你身後的那位疑似從未來來到這的‘黎政’回到過去拯救她!”
  “黎政……他並不是未來來客。”小惠搖了搖頭,雖然從沒想到過這個決鬥怪獸的創造者真正的願望會是會如此的簡單,但是他想錯了,黎政並不是未來來客,他並不能回到過去拯救仙蒂婭。
  而場外的遊戲眾人此時也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貝卡斯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再人之常情不過了。
  “……是嗎,但是至少,我想知道他是怎麼救你的。至少,我想要知道當時我究竟能不能救仙蒂婭,究竟是我不夠努力,還是命運的安排?”貝卡斯歎了口氣,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繼續你的回合吧。”
  “我抽兩張卡。”小惠抽出了兩張卡。
  “‘大天使·克斯提亞’嗎?要是能早來幾回合可就糟了。不過,現在小惠girl你倒是不能出這張卡了,否則我的‘納祭之魔’能依靠她的力量再度強化下去。”貝卡斯捋了捋頭發,說道:“你現在召喚‘哥布林德博格’進行守備的話要好點吧?”
  至於小惠抽出來的另一張卡,貝卡斯看了看之後發現是“盜賊的七件道具”這一張需要支付巨大的代價的卡之後也就沒有注意它了,或許它能夠防止自己的蓋卡,但是又能怎麼樣呢?支付了整整1000點LP之後,小惠girl的LP就隻剩下300點,這點LP麵對自己的“納祭之魔”可沒有勝算!
  然而,接下來小惠的所作所為卻讓貝卡斯完全搞不懂了。
  “我召喚‘大天使·克斯提亞’”小惠完全沒有聽貝卡斯的勸告,執意召喚了這名光芒耀眼的天使長。
  光輝的羽毛從天際灑落,這讓對麵的幻想惡魔似乎有些不舒服,但是很,更多更強的魔氣從他身上冒出,整個決鬥場再度回歸魔氣森森的狀態。
  “大天使·克斯提亞”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降臨了,然而,她還沒有落到地麵上,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開始往地下深處吸去!
  天使長驚恐地往地下看去,卻發現一個黑黝黝的洞口開始運轉了起來,貝卡斯場上打開的一張蓋卡正散發著陰森的寒光。
  【落穴:通常陷阱,效果:對方對攻擊力1000以上的怪獸的召喚·反轉召喚成功時才能發動。那1隻攻擊力1000以上的怪獸破壞。】
  “小惠girl,你的大天使就先去卡組睡一個回合吧。”貝卡斯戲謔地說道,再強的怪獸又怎麼了?還不是一張陷阱卡的事嗎?“不過,你也可以用‘盜賊的七件道具’來無效我的‘落穴’,不過,我知道你肯定不會……”
  “我發動陷阱卡,‘盜賊的七件道具’。”小惠臉不變色地從手牌發動了這張代價高昂的反擊陷阱,“我支付1000點LP,無效你的‘落穴’。”
  【東風穀惠:LP1300→300】
  【盜賊的七件道具:反擊陷阱,效果:陷阱卡發動時,支付1000基本分才能發動,那個發動無效並破壞。】
  “你!”貝卡斯完全沒有料到小惠居然會這樣,他自從撤出了少女的內心之後一直以為自己仍舊能完全掌控對方的一舉一動,但是卻沒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孤注一擲,“好吧,你成功讓大天使留了下來,但是你的生命值已如風中殘燭,下一回合,隻要我的‘納祭之魔’攻擊你就會輸掉,而且‘大天使·克斯提亞’的攻擊力遠遠比不上現在的‘納祭之魔’,你對它仍舊毫無辦法!告訴我,為什麼你會選擇這麼做?”
  “因為我,相信……黎政留下來的……這張卡。”小惠一字一頓地說道,此時的她受到黑暗遊戲的侵蝕已經很深,即使貝卡斯不再在她身上使用千年眼的能量她也要撐不住了。
  所以勝負,必須在這個回合揭曉。
  “‘大天使·克斯提亞’攻擊‘納祭之魔’!”小惠下達似乎完全沒有希望的攻擊宣言。
  “什麼?!居然真的攻擊?!”無論是貝卡斯還是一旁觀戰的遊戲、城之內、本田、杏子、耿思以及貘良,都被這個攻擊宣言嚇了一跳,“小惠她是放棄了嗎?”
  “哈!”天使長嬌一聲,鼓起十足的勇氣,向前方比自己強大得多的惡魔攻去。
  “納祭之魔,還擊!”貝卡斯的宣言也及時下達,納祭之魔隨即打開自己的腔囊,放出被操控的“奈菲斯之鳳凰神”和“白衣忍者”進行還擊!
  而就在雙方接觸的一瞬間,小惠動了,她翻開了黎政留下來的魔法卡!
  “貝卡斯,你輸了。”小惠嘴角向上一揚,【果然,相信黎政是正確的。】“我發動速攻魔法——禁忌的聖典!”
  “什麼?!”貝卡斯大驚,但是此時的他卻沒有機會阻止了。
  【禁忌的聖典:速攻魔法,效果:雙方怪獸進行戰鬥的傷害計算時才能發動。直到傷害步驟結束時,這張卡以外的場上的卡的效果無效化,那次戰鬥的傷害計算用原本的攻擊力·守備力進行。】
  決鬥場上,一本仿佛承載了世間萬物所有的知識的魔法書在天使與惡魔的頭頂緩緩打開,屬於聖人才能掌握的禁忌的知識散發著絕對的威嚴。
  惡魔和天使都感覺自己的力量被吸走了,但是即使失去了力量,天使長少女還擁有強大的肉身力量,而完全依靠魔力的幻想惡魔,在此時此刻,仿佛變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幼童……
  “效果被無效了,這樣就無法再用別的怪獸來當擋箭牌,而且還必須用原本的攻擊力的話……”聽見小惠的解釋後,貝卡斯絕望地看著那本禁忌的聖典,喃喃道:“‘納祭之魔’的攻擊力就會變成……”
  【納祭之魔:攻擊力0,效果無效】
  強弱逆轉後,天使和惡魔的交戰在一瞬間就結束了,納祭之魔被天使長手中的烈陽之劍一劍刺死!
  【貝卡斯:LP2000→0】
  ——————————禁忌的聖杯————————
  溫馨提示:聖典第一次登場在第十章“靈殿係統與五靈殿”~
  a href=http://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Snap Time:2019-02-21 10:04:44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