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73章暗流湧動

  
  今天橘子生日,但是橘子突然感冒了,碼起字來舉步維艱,今天可能沒辦法兩更了。
  ——————————傑拉——————————
  “我的回合,抽卡。”
  【東風穀惠:手牌4張→5張,場上:一張蓋卡。】
  小惠看著遊戲場上的“黑魔術師”,想到上輩子時和“黑魔術師”有關的最古老的戰術之一就是使用“黑魔術師”的專有魔法卡“黑·魔·導”來完成對對手後場的清理,以遊戲那不科學的強運來看,他的手上很有可能就有這張專門用來清理後場的魔法卡。
  這樣的話,自己後場的那張關鍵陷阱卡就非常危險了,那麼,先解決掉遊戲的“黑魔術師”就是重中之重,“我守備表示召喚一隻怪獸,然後我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
  【東風穀惠:手牌5張→3張】場上:兩張蓋卡一張覆蓋怪獸。】
  “我的回合,抽卡!”遊戲抽卡後想了想【小惠的怪獸似乎很少看見守備力很高的,這應該可以先用攻擊力低一些的怪獸來試探】,道:“我召喚‘詛咒之龍’,然後使用它攻擊你的覆蓋怪獸!”
  “吼!”邪惡的魔龍降臨,它的聲勢要比一旁的魔術師高多了,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看起來很厲害的“詛咒之龍”隻**拿來探路的怪獸而已。麵對小惠場上的怪獸,“詛咒之龍”的魔焰噴射而出,灼熱的烈焰讓藏在卡片下方的怪獸無可奈何地跳了出來。
  【月讀命:守備力1400】
  月之巫女被火焰燒得有些狼狽,但是她的靈力卻在火焰之中更加的洶湧澎湃,“月讀命”一出場後就開始了封印陣,月光的力量開始不斷地纏繞在“黑魔術師”的身上。
  “‘月讀命’翻轉時,發動效果。將‘黑魔術師’轉為側守備表示。”隨著小惠的聲音,“月讀命”的封印陣也完成了,“黑魔術師”不知不覺地發現他已經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給壓製住了,他在這個封印之中發揮不出來,此時,一輪新月,正在他的頭上冉冉升起。
  “喝!”月讀命的最後一個咒語念完後,“黑魔術師”頭上的新月升到最高,這讓魔法師感覺一陣陣睡意襲來,最後他耐不住睡意,緩緩睡去,重新變為了一張覆蓋的卡片。
  “月讀命”成功封印了“黑魔術師”,但是她也因為專注於封印對方而忽視了對自身的保護,最終被“詛咒之龍”的魔焰燒成焦炭,香消玉殞。
  “黑魔術師!”遊戲對小惠的這一舉動有些意外,【“月讀命”是很大強的靈魂怪獸,如果惠她一直隻召喚“月讀命”而不召喚其他怪獸的話,因為“月讀命”每個回合自動回到手牌的特性,他的場上不會留下能夠進攻的部分,而且也不會因為規則而敗北!但是她卻沒有這麼做,而是將“月讀命”放了出來隻為封印我的“黑魔術師”,她的打算是……】
  遊戲仔細的想了想,卻發現他找不到小惠這樣做的原因,不過有一點他很肯定,那就是小惠是不會使用這個靈魂怪獸的BUG來讓這場決鬥變得無聊的真正的決鬥者。能和這樣的決鬥者決鬥,遊戲覺得非常的幸運,這讓他更要拿出100%的專注來麵對這場決鬥了。
  “我的回合結束了。”“黑魔術師”的表示狀態暫時無法變更,因此遊戲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我的回合,抽卡。”小惠抽出一張卡後,對遊戲笑了笑——雖然這個笑容非常勉強,畢竟她現在很難控製肌肉——道:“遊戲,你知道嗎?忍者頭領可不止半藏一個哦。”
  “什麼?”遊戲皺了皺眉頭,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召喚‘忍者頭領佐助’。”小惠的場上一個煙霧彈爆開,一名強大的忍者出場了,不同於半藏的渾身漆黑,這名忍者渾身上下都是雪白的,手上拿著兩個寒光閃閃的匕首。
  “‘忍者頭領佐助’?除了半藏之外還有別的忍者頭領嗎?”遊戲從這張卡上感受到了危險的光芒,不過在他看見佐助的攻擊力時卻又疑惑了起來,“攻擊力1800點,這是比不上‘黑魔術師’的守備力(2100點)和‘詛咒之龍’的攻擊力(2000點)的!”
  “是這樣嗎……‘忍者頭領佐助’攻擊遊戲場上覆蓋的怪獸。”明知道攻擊力不足,小惠仍舊下達了攻擊宣言!
  “什麼?!”遊戲雖然覺得這很瘋狂,但是他可不認為這名忍者是沒有效果的,但是現在的確沒什麼辦法。他場上的蓋卡是“死亡魔術箱”,這是一張很強的魔法卡,但是卻需要“黑魔術師”正麵在場上時才可以使用,因此遊戲隻能幹著急。
  決鬥場上,“忍者頭領佐助”在小惠下達攻擊宣言之後立馬消失不見,隨後,“黑魔術師”的卡翻了過來,他正在熟睡著,而就在他要醒來的一瞬間,一把鋒利的匕首已經劃過了天才魔術師的脖子,淬過毒的匕首讓天才魔術師無法抵擋,最終不甘地倒下。
  而此時,關於“忍者頭領佐助”的情報才終於浮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忍者頭領佐助:效果怪獸,戰士族,光屬性,攻擊力:1800,守備力:1000,效果:這張卡攻擊表側守備表示的怪獸的場合,不進入傷害計算,那隻怪獸直接破壞。】
  擊敗“黑魔術師”之後,小惠並沒有結束回合,“我使用魔法卡‘死者轉生’,丟棄一張手牌,將墓地的‘月讀命’重新加入手牌。回合結束。”
  【死者轉生:通常魔法,效果:丟棄1張手卡,以自己墓地1隻怪獸為對象才能發動。那隻怪獸加入手卡。】
  【東風穀惠:手牌5張→3張(月讀命+兩未知卡)】
  ——————————主宰者許伯理翁————————
  就在“決鬥者王國”的大賽正進行地如火如荼的同時,世界的另一端,一個地下基地,現如今“夜世界”少數能和貝卡斯的“國際幻象社”相抗衡的組織,“古魯斯”的上層也在經曆一場大洗牌,同樣是使用決鬥的方式,但這的決鬥就要殘酷多了。
  “夜世界”是這個世界的另一麵,“夜世界”的人都和“黑暗遊戲”息息相關,甚至可以這麼說:八成以上的“夜世界”人都可以或多或少地使用“黑暗遊戲”的力量。
  “黑暗遊戲”,是在這個世界延續多年的一種古老的魔法儀式,它的力量原則上能夠作用於任何具有“規則”的“遊戲”——從石頭剪刀布、猜硬幣的對戰到圍棋、西洋棋以及決鬥怪獸的對戰都能夠成為使用黑暗遊戲的方式。黑暗遊戲開始以後就不能停止,最後在黑暗遊戲中落敗的人將會受到勝利的人的操控。
  原本是這樣沒錯,但是自從“決鬥怪獸”這個對戰方式出現以後,黑暗遊戲的力量似乎就被擴大了,原本隻會讓敗者受到勝者不過分的操控的黑暗遊戲,現在能夠定人生死。而且,這樣的變化隻出現在“決鬥怪獸”的對戰之中。
  也就是說,兩個人開一局西洋棋的黑暗遊戲,能量強度為勝者能讓敗者脫光衣服跑到大街上學狗叫的話,在同樣強度的決鬥怪獸黑暗遊戲,勝者就可以讓敗者去死。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至今沒人知道,但是也正是這個原因,“夜世界”開始混亂了起來,“決鬥怪獸”也在一瞬間取代了幾乎所有以往的黑暗遊戲方式。直到當今的“決鬥怪獸之父”同時也是現任“決鬥王”的貝卡斯·J·克羅佛多用強力將混亂的“夜世界”平定為止。
  但是能喝貝卡斯抗衡的勢力也不是沒有,其中有著悠久黑暗遊戲曆史的“古魯斯”就算其中之一。
  “古魯斯”是一個國際上臭名昭著的名畫盜竊組織,他們盜竊名畫之後還會在原處放一幅以假亂真的仿製品,這個組織發展至今,已經積累了大量的財富與力量,這與“古魯斯”上至精英下至雜兵都或強或弱地擁有“黑暗遊戲”的能力有關。當然,現在的“夜世界”是決鬥怪獸的天下了,“古魯斯”也從以往的仿製名畫、偷竊名畫的工作轉移到了仿製決鬥怪獸卡上麵。
  而今天,強大的古魯斯卻來了一場大洗牌:兩個月前,一名來自埃及的少年帶著一個奇怪的黃金手杖加入了“古魯斯”他一來就以雷霆手段進入了組織的高層,而在今天,由他牽頭召開的會議上,在所有的古魯斯高層麵前,他說現在的組織首領是無能的廢物,應該被取代。
  這一句話頓時讓在座的所有高層群情激奮,他們頓時炸了鍋,而現任的古魯斯首領也是麵色難看地向埃及少年望去,他冷冷的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廢物?好大的口氣!”
  少年邪邪一笑,他站了起來,環顧四周這些古魯斯的老高層們,輕蔑地說道:“不不不,你不要誤會,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廢物。”
  ——————————墮天使傑拉特————————
  感謝書友法爾拿斯、Leo、澐的打賞。
  古魯斯和黑暗遊戲之類的是橘子我自己的設定(原作會黑暗遊戲的人不多,而且“古魯斯”是馬利克一手窗邊),我在這本書強化了這方麵的東西,讓以後的戰鬥打起來能更激烈一些。
  

Snap Time:2019-02-20 21:29:41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