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金師的太空堡壘》全文閱讀

作者:不滅燈芯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最新章節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最新章節後語(18-05-29)      結局(免費)(18-05-29)      第二百八十五章收割(一)(18-05-29)     

第一百三十二章說服


    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後,所有參觀的學員才在校車前集合。

    導師點了名,發現沒有人遺漏,隨即讓所有人登車,同樣開啟了窗戶密閉,返程而去。

    一路上學員們都在談論所見所聞,興奮的勁頭很久才漸漸消退。羅倫則和科德薩爾教授在校車到達亞迦寧一區後,要求在街邊停車,兩人相約吃一頓晚餐。

    梵妮、塞維安和琦莉三人不約而同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目送這兩人離去。

    “什麼情況?”塞維安小聲問。

    “我親眼見到這兩人之間剛才發生了一幕不可描述的場景。”梵妮信誓旦旦。

    “哇,好刺激!我想去看看!”琦莉興奮的搓手。

    梵妮和塞維安麵麵相覷。

    “其實……我也很期待。”塞維安吞吞吐吐。

    “滾!”

    ……

    羅倫和科德薩爾在一家環境優雅靜謐的餐廳吃牛排,而就在他們進去後不久,一輛動能懸浮車駛來。

    沒有人下車,駕駛員就坐在車,透過單向玻璃冷冷地盯著這間餐廳的門口。

    科德薩爾自從離開太空署研發基地後,一直都在喋喋不休,難得有一個知己與自己談得來的,他不停的完善自己對於理想中太空堡壘的構建,不時還向羅倫征求來自二合變思想中的建議。

    這頓牛排吃了大約兩個小時,終於科德薩爾拿起餐巾抹了抹嘴,打了個飽嗝,又歎了口氣道:“羅倫,其實你很棒,是一個喜歡學習和研究的孩子。特別是所提出的二合變思想,如果在官方超級太空堡壘建造之前出來的話,恐怕就不會建造如今這種堡壘的模樣了。不過你的二合變有一個很大的漏洞,不知道你自己有沒有發現?”

    羅倫愣了一下,搖頭道:“這我還真不知道。”

    科德薩爾推心置腹道:“你所提出的一切想法,說到底基本都是可行的,但唯獨能量的提供是最大的短板。比如你的元素動能的結合概念,如今根本就無法達成,單靠動能的話,連一個自應變能級防禦矩陣都完全無法啟動。”

    羅倫笑道:“還真是這樣,教授你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這個理論的短板所在。”

    科德薩爾沒有半分得意的表情,點頭道:“所以我們隻能立足現有的……”

    “要是我說我有這種能量呢?”羅倫忽然打斷了他的話。

    科德薩爾露出錯愕的神色。

    羅倫心知時機來了,目前兩人所處的這間包房非常隱蔽,術能力場感知範圍內沒有其他可疑人,他伸出拇指和中指,就在科德薩爾的麵前打了一個響指,一道【暗能矢】的光芒閃現,在羅倫的指間跳動起來。

    眸見這一幕,科德薩爾當即懵逼,怔怔地盯著這團忽然出現的暗影,目光速掃動,想要看清楚羅倫使用的什麼特殊裝置導致這一情況,又試著想用科學的角度對眼前的現象做一個合理的解釋。

    過了片刻,科德薩爾發現自己完全是徒勞的。

    羅倫將指間的【暗能矢】屈指一彈,打在科德薩爾用過的牛排刀上,將這把刀子的刀刃擊穿了一個極為規則的圓形洞口,半點響聲都沒有發出來。

    科德薩爾低著頭,麵露驚懼的盯著曾用過的刀具,已經說不出一句話。

    “我所掌控的能量不在科學的範疇內。”羅倫麵色平靜的看著科德薩爾,“教授,我現在鄭重邀請你去一趟奕達三區,我想你一定不會失望的。”

    科德薩爾努力的消化著剛才詭異的一幕,神情駭然無法掩飾,過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我一定去,一定會去!我們保持聯絡,秘密聯絡!”

    到了現在,羅倫敢肯定已經說動了科德薩爾,隻要帶著教授在奕達三區自己的工廠轉一圈,這比空口無憑磨破了嘴皮還要管用。

    從餐廳出來後,羅倫與科德薩爾就在門口告別,各自離去。

    而那一直等在門口不遠處的懸浮車內,駕駛員在兩人的背影消失之後才緩緩走下車來,此人正是太空署研發基地中的桑姆,那個曾經附身佐伊和麥金托什的神秘高等級異化生物。

    在車前駐足片刻,桑姆似乎在猶豫著什麼,不過他很就下定了決心,放棄了羅倫,而是轉身跟著科德薩爾離去。

    這個地方距離科德薩爾的住所剛好一個街區,所以剛剛吃了晚餐的教授準備直接步行回去,他並不知道一個極其危險的生物已經遠遠跟在了身後。

    桑姆是一個報複心極強的異化生物,當初在奕達三區的下水道中,突遇父親的欣喜讓他將對羅倫的仇恨拋到了腦後。這一刻偶遇羅倫後,他自然不會再放棄,雖然布諾姆菲爾德已經答應了他會派遣其他兄弟姐妹去幹掉羅倫,但這並不妨礙桑姆先殺掉一個看樣子與羅倫關係密切的人。

    隻要能最大程度的打擊那個曾經差點殺死自己的人類,桑姆會不折手段的去做。

    科德薩爾在見識過羅倫的奇妙能量後,此刻一直保持著興奮的狀態,步履矯健,很就穿過一個街區,來到了一座上了年份的公寓前,熟練的按下門口的指紋識別後,開門走了進去。

    在這扇門要自動關閉的瞬間,一隻觸角伸過來,輕輕的勾住門沿,等科德薩爾走進動能懸浮梯的那一刻,桑姆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走動懸浮梯前,桑姆冷冷的盯著懸浮梯顯示屏的樓層指示,在到了十一樓時,指示燈停下。

    “11樓。”桑姆喃喃自語,按下懸浮梯按鈕,等待門打開。

    過了片刻,懸浮梯回到了一樓,桑姆一步跨了進去,並且同一時刻他已經想好了讓科德薩爾怎樣痛苦的死去。

    懸浮梯微微一沉,緊跟著桑姆之後,一個男人也走進了懸浮梯。

    桑姆原本沒有理會,不過在懸浮梯啟動之後,他察覺到了一絲異樣,這個男人似乎一直在默默的注視著自己。

    側頭看去,桑姆瞬間愣住。

    “我想知道的是,我和你很熟嗎?”羅倫平靜的盯著麵容扭曲的桑姆,這個剛才在太空署研發基地曾有過一麵之緣的年輕人。

    

Snap Time:2018-08-21 15:39:04  ExecTime:0.158